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伪造招生数据提高排名 美六高校承认造假

去年一年,六家顶级高校承认向美教育部、其认证机构和《美国新闻和世界报导》提供伪造的数据。NBC新闻网报导,德克萨斯基督教大学的招生办主任说,该校是全国唯一一所主动要求审计自己招生数据的学校。图为德克萨斯基督教大学校园。(维基百科)

人气: 3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3年03月22日讯】(大纪元记者海宁编译报导)每年都会有一群穿西装、拎着手提箱的会计师鱼贯而入德克萨斯基督教大学的一间办公室。他们到那儿不是为了核查收入或者支出,而是为了审计招生数据。

NBC新闻网报导,德克萨斯基督教大学的招生办主任说,该校是全国唯一一所主动要求审计自己招生数据的学校,绝非作秀,审计内容包括申请人数及其SAT成绩、申请人在班级中的排名、平均积点(GPA)及其它表现。

消费者和联邦政府力图争取在学校费用、学生平均债务和找到工作比率等方面的透明度。一些主要院校却因误报那些数据和其他数据,想在申请人面前更好看些而被揭穿。德克萨斯基督教大学招生办主任布郎(Raymond Brown)说:“我们业内人士很清楚谁照实申报,谁提报假数据。有相当一些学校做假账。”

当学校间吸引优秀学生和攀登排行榜的竞争日益激烈时,这个不可告人的秘密正在暴露。在招生的战场上,各院校使出浑身解数。哈佛商学院2011年的一项研究表明,一个学校只要在《美国新闻和世界报导》的排名上前进一名,申请人数就会增加近1%。

伪造数据

去年一年,六家顶级高校承认向美国教育部、其认证机构和《美国新闻和世界报导》提供伪造的数据。《美国新闻和世界报导》的院校是全国最有名的。前年有一家高校被查获。很多学校已经伪造数据多年。

克莱尔蒙特•麦基那学院(Claremont McKenna College)一名高级管理人员在承认他向《美国新闻和世界报导》和美国教育部提供了伪造的入学考试分数后辞职。布克奈尔大学(Bucknell University)校长承认,很多年来该校的入学新生SAT成绩至少被人为提高了16分。土伦大学(Tulane University)商学院提供给《美国新闻和世界报导》伪造的申请人数,并把申请人的平均入学成绩拔高了35分。

埃莫利大学(Emory University)官员说,该校向《美国新闻和世界报导》及其他提供大学排名的机构报告了伪造的学生人数。该校提供的SAT平均成绩来源于那些申请并得到入学的学生,而不是那些最终报到的学生,因此显得很高。入学新生在高中班级的排名也被虚报。埃莫利大学表示,两名前招生办主任和其他高管了解这些举动。

乔治•华盛顿大学虚报了其入学新生中排名高中班级10%的人数。伊利诺伊大学法学院被查出向法学院认证机构美国律师协会(ABA)提供了不准确招生信息。2011年,维拉诺瓦大学(Villanova University)法学院也因同样行为被查处。伊利诺伊大学法学院被美国律师协会通报批评并罚款二十五万美元。维拉诺瓦大学法学院被查看两年。同时,其它15家法学院因欺诈、不正当竞争和虚报毕业生找到工作的比率而被起诉。它们把兼职、临时工作和与法律无关的工作统统算了进去。

“法学院透明度”组织共同发起人麦克安替(Kyle McEntee)说:“无罪推定对这些教育机构已经不适用。我觉得很悲哀。”该组织要求法学院提供准确的招生和找到工作比率的数据。

法律团体介入

法学院的信用缺口如此之大,今年美国律师协会和法学院招生委员会(Law School Admission Council)不得不开始检查和认证法学院报告的入学成绩和本科期间的积点。但是如果学生申请其他学院和大学,他们和家人就只能依赖于内部报料人了。去年,几个其他伪造的案例都是被揭发出来的。除了德克萨斯基督教大学和法学院之外,招生数据没有经过独立审计或认证。除了当众出丑之外,被《美国新闻和世界报导》发现报告假数据的学校受到的唯一惩罚是“取消排名”,直至下一年它们信息的准确性得到验证为止。

现在联邦政府面向美国家庭推出了一项名为“大学成绩单”的新院校选择工具,旨在简化和扩充一个关于费用、毕业率、毕业生平均债务以及贷款违约率的一体化、可搜索的政府数据库。这个奥巴马总统在上月他的“国情咨文”称赞的工具第二天就开始运作。

美国教育部发言人布里斯科(Daren Briscoe)说,虽然有政府的背书,这个数据库里的信息也是由大专院校自己提供的,既没有审计也没有认证,报告假数据也不会受到惩罚。他说:“这是个自愿申报系统。像其它自愿申报系统一样,惩罚不是驱动因素。” 他认为因为“大学成绩单”并不给学校排名,学校如果伪造数据不会得到任何好处。布里斯科说:“如果你是个极端愤世嫉俗的人,你会相信某个学校会邪恶到篡改数据的地步。我们并不认为这是个完美的系统。但我们总有机会看到它运转得如何。”

大学管理人员私下承认,即使大专院校正确的报告其学生负债率,“大学成绩单”已经有他们可钻的漏洞,该系统并不要求学校报告贷款给孩子付学费的学生家长之平均债务。

尊重丧失

波普高等教育政策中心主席肖(Jane Shaw)说,学生和家长的底线是:不要盲目相信著名院校提供的信息。她说:“我们尊重教授,我们尊重他们教学的院校。但这种尊重正在逐渐丧失。”

从私营教育公司霍伯森(Hobsons)分出的一个公司因提供了院校入学数据的替代品而获利。这个名叫Naviance的系统从高中收集进入某些特定高校的毕业生信息,然后让院校申请人拿自身条件与那些学长相比,而不依赖于招生办公室提供的数据。

德克萨斯基督教大学招生办主任布郎承认,虽然被抓获虚报数据的学校仅占全部院校的一小部分,实际的问题要普遍得多。他说:“这说明了一个更广泛的问题:招生办公室承受的压力。人们经常谈论大学橄榄球教练一直处于压力下。招生官员的压力不比他们小。”

(责任编辑:张东光)

评论
2013-03-22 9:0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