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天剑】敌邦梦绿 党国梦黄

2005年圣派翠克节庆祝时,芝加哥河被染成绿色。(维基百科)
【大纪元2013年03月25日讯】小学时夏天的梦,是每天能吃一根3分小豆冰棍,长到中学,梦见打赌输了,冲出去托一盒奶油冰棍回来,啪一声摔哥们儿面前,牛气那叫冲天。

上班以后的梦,是哪天开了工资,邀上三五狐朋骑车奔爽辣川菜馆,叫10扎冰啤,点四六小炒,直喝到痴人说梦。

三十而立的梦,是老婆孩子热炕头,走狗屎运分上单位房,工资每年涨几十块毛币,过年给老婆添身新衣、给孩子拿回魂斗罗。

四十不惑的梦,是反正菜价油价房价怎么也打不住了,能不能六环以外侥幸捡个缺心眼儿开发商放的烂尾楼;能不能学么到三鹿蒙牛以外一奶农不懂三聚氰胺好常年订货;能不能巧遇那位发明压缩空气代油的英国人Peter,奉献在下老掉牙的夏利试车,以求彻底告别中石油中石化这俩吸血恶鬼。

都很大了,我还在梦想,穷怕什么,党不是一直告诉我们世界上还有三分之二的穷鬼么?再说了,ZF够傻,纸多便宜啊,多印钞票嘛!钞票多了不就富了么?每天挣50和每天挣5万不是钞票闹的吗?薄瓜瓜牛×不就是薄三拿钞票堆起来的么?把北京541印钞厂扩大10倍,哦不,一家伙扩大100倍,日夜不停玩儿命印毛大头票,彻底摆平美刀,一举拿下世界金融统治权,党国不就撅得更高了么?

别说,还真让我说着了。原先学世界经济的朋友说我幼稚,钱不是随便想印多少就可以印的,美刀之所以能左右世界经济,是因为和黄金储备相匹配,为什么明明是纸币,却被人家叫做硬通货?加上世界金融形势分析预测、证券市场起伏走向,本国就业率之类的乱八七糟,反正我也不懂,总之一句话,印钞是有规矩的。

我想那是资本主义吧,我们社会主义党国从老马老列那儿开始不就没规矩么?到老斯老毛更是想怎么整就怎么整。老斯视金钱如粪土,就爱杀人玩儿,把黄金石油都换了机枪子弹,枪毙活人跟甩手打气球那么随便,十几年崩了一千多万人。那时卢布比值好大呦,不输美刀,可有用么,老斯发现还不如多印面包券手纸票管用,拿住苏联P民的上下进出口就行;

老毛学这个很快,印了粮票布票大衣柜票,也是,印多了钞票也买不着吃穿,娶媳妇还得排队等大衣柜先打出来。老毛还特担心钞票印多了自己大脸会被贫下中农出恭后代替秫秸杆擦屁股,完了还要以“反革命犯上罪”消耗子弹,算了,饿死几千万杀掉几千万,没票子看你们敢造反?

到老邓这儿,十亿奴隶眼看就快变大眼灯了,矮邓担心陈胜吴广转世,龙椅歪大了自己跟着就会玩儿个狗吃屎,急的肆脖子流汤儿,眼珠一转,想起印钞。疯狂开机之余,又在南边一渔村画了个圈,曰“开放”。党国差点儿饿毙的奴仆们终于活过一口鸟气。不过矮邓自诩救世主没几天,那些马弁就憋不住了,羊上树了,旱地拔葱了,土包子开花儿了。发现虽然粮票布票作废了,党票却仍然好使,官帽和萝卜图章转眼变成了毛币,于是乎,官商勾肩搭背,倒腾批文,驾潜艇走私万宝路,出口大炮换象牙钻石,卖妇女开窑子大街小巷洗头房洗脚屋性病诊所代替了传统澡堂……党国无比闹腾……

这是老邓始料不及的,谁让他发明了一个词:摸石头。没了老毛弹压的宦官们顺水推舟,摸了帽子摸票子,摸了房子摸车子,通通美其名曰“摸石头”,结果一把没摸好,摸出个8964,全国P民反了,矮邓慌了,龙椅再次震动,立马石头不摸了,狗胆一颤:给我开枪!说到底,匪就是匪,不管它叫什么鸟党,一定的。

到蛤蟆这儿,就更不是个东西了。这厮发现全国P民见血不吱声,可仇匪情结没变。蛤蟆眯起淫眼,又想到钞票,我拿钞票砸晕你们,看你们还有工夫挑战我不?于是鼓起蛙肚憋出娘娘腔——“闷声大发财”,只要你不摇晃我椅子,干吗都行。

被8964学生市民怒瞪而惊魂未定的党国马弁,又像气儿吹似的挺起小腰板儿,二次开始玩儿。都知道蛤蟆底儿潮,爹汉奸,自己汉奸,后来还睡了俄国女特工被克格勃摁床上策反了俄奸,这双料坏种不一定能挺多久,早晚翻车,咱也就别装蒜了,这回玩儿大的吧。一时间,跑马圈地强拆盖楼,抢能源的扑向石油天然气煤矿,搞电信的扑向互联网手机座机笔记本,搞资源的扑向电厂金矿稀土,搞产业的扑向汽车高铁飞机,搞金融的扑向股市汇市基金钱庄……没多久,党国蛋糕瓜分完毕,土包子扭脸变了大亨,不信?你看看康师傅那麻脸,知道一个坑里搁几亿么?再看看曾奸臣那黑鼻孔,知道怎么擤出他儿子澳洲海景豪宅的么?

现如今,那些白天做主席台上唱石头歌戴三块表侃发展观的,晚上都呻吟在高档会所,出行法拉利玛莎拉蒂,腕上江诗丹唐百达翡丽,指上套着大克拉铂金钻戒、臂上挎着妖艳名媛明星,前边一群墨镜,后边一堆碎催,人五人六不知自己祖上姓啥的——也别说绝了伤到无辜——多一半吧,都是党国官场商场暴富户。没有蛤蟆贪腐蛋招儿,这些货色10年前还躺板儿车上数星星玩儿呢。不信,你查查刚被老王揪出示众的亿万富豪刘汉官方简历,再不信,你听听一夜成名的党国床上书记雷政富那段流氓腔录音,看看那厮的裸战录影,就知道钳制我们亿万P民的货色都是些什么鸟,哪个选举他们来钳制我们?凭什么我们拼死拼活三辈子挣不来一个屋,这些小老儿一个眼神都能发财!

前两天西方各国大过一个宗教节日叫圣派翠克节(Saint Patrick's Day),一听这名就知道翠绿翠绿的。圣派翠克1500多年前在爱尔兰传福音,让人信仰上帝。

奇怪的是,美、加、澳、欧许多国家都过这个节,而且以绿色作为庆祝色。大家穿绿衣,开绿车,染绿房,伦敦桥、悉尼歌剧院,美国国会都被灯光打成绿色。大家还高高兴兴戴上绿帽子出街狂欢,要在中国,那简直就是自取其辱的变态行为艺术。更有甚者,芝加哥一条河曾被染成绿色,整整一条河啊!过分吧。

这使我兴奋,又让我联想,美国环保局、城管干吗吃的啊,冲上来抓人罚款啊!然而,人们除了喜庆,还是喜庆,竟没人搭理!我就又联想,我们中国的大江大河都五彩了,万猪漂移,腐臭熏日,奇景骇人,有人管么?党国广东一城管被P民捅了7刀,也没人搭理,大概都是学习美国好榜样吧?

爱学习是好,不过天气却学不来。西半球兄弟若把车开进党国公路,能摞好几层,尾气大吧?可人家总是天蓝蓝,云白白,水清清,猪乐乐,气人不?根本没人尿那个PM2.5,黑人兄弟听说党国PM够好几个250,闹得汽车限号,口罩防毒面具脱销,嘴张老大。


北京3月19日大范围降黄泥雪,雪花落到地面如同泥浆,北京道上、车上、伞上和身上到处都是黄泥巴。图为一位民众在泥雪中穿越马路。(网路图片)

想老毛活着时狂叫“人定胜天”,可他却被天定了死期。老百姓都信“七十三八十四,阎王不叫自己去”,老家伙就是不信,逼P民几十年喊他“万岁”,熬过84了么?一张臭皮囊晾广场上,他胜了谁?阎王都懒得理他。

天下敌国皆绿,唯党国一片灰黄。你钱多得淤了,每顿买俩油条,吃一根撇一根,有用么?有种你别往敌国跑啊!

那天党媒讪笑美国底特律房市崩盘,1000美刀买俩别墅,那叫解气,还有人揶揄说,刚好是两双中档鞋的价儿。

一甩眼,又见北京五道口楼房10万一平了,我的亲娘舅啊,这是撅起多老高的蛋事啊!买100平1000万,美国佬敢想么?吓死他!爱国激情立马被勾起:不行,我们要杀到底特律,少买五道口一套爱国房,换3333套美国别墅,然后分给美国穷人,彻底实现解放美帝国主义的痴心梦想。

正流哈拉子,咣当一声惊了梦,睁开眼,赶紧戴上口罩下车,一阵欣喜,哇,飘雪了,霾走了?不对呀,怎么是黄的?分明下雪呀,党国真好本事,连雪都漂黄了,春雪化泥倒楣到家,好一派末代风光,举世无双啊!我是该哭呢,还是该骂呢,还是先钻到哪儿洗把黄泥脸呢?


分享到 Facebook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要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美东时间: 2013-03-24 14:48:34 PM 【万年历】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3/3/25/n3830535.htm【九天剑】敌邦梦绿-党国梦黄--.html
标签:tags: 大陆乱象,
中共腐败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