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背井离乡 大连女生加拿大状告薄熙来 4月开审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3年03月26日讯】(大纪元记者周行多伦多报导)加拿大法轮功学员告薄熙来酷刑迫害的诉讼案,将于下个月中在加拿大安省最高法院开庭审讯。在中国大陆因为修炼法轮功而遭受迫害的原告金荣,将有机会在加拿大看到正义得到伸张。

2000年,因为修炼法轮功,正值花季年龄的大连女生金荣,19岁开始在大连市持续遭受迫害,2004年她以留学生身份来到加拿大。2007年5月底,当时身为中国商业部长的薄熙来在访问加拿大期间,金荣以酷刑罪告上安省最高法院。5月28日,薄熙来在渥太华的维斯汀(Westin Hotel)旅馆接到诉状。薄熙来后来没有应诉,但中华全国律师总会受中共之命成为该案件的干预者,参加法庭审理。

金荣表示,她所以在加拿大状告薄熙来,是因为中共自1999年开始镇压法轮功后,薄熙来历任大连市委书记、市长、辽宁省委副书记、辽宁省省长,截至2004年4月19日,辽宁省经国际人权组织证实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达103人,居全国第4。金荣告当时作为主要决策者的薄熙来,通过做决定及实施政策,促使其他中共人员对原告实施了酷刑、迫害及恐吓。

恋家女生被迫离开国门

在中国大连,19岁的金荣刚开始在辽宁师范大学的大学生活时,对人生充满憧憬,没想到在行使公民权利,维护信仰自由时遭到了迫害和酷刑折磨,并失去了基本的自由。

在大学期间,金荣已经经历看守所,洗脑班的一系列折磨和迫害,身心受创。好不容易熬到大学毕业,却被告知,如果去找工作的话,需要表态是否炼法轮功。她说:“我想读研究生,不用去找工了。但学校通知我,不能读研究生,除非放弃修炼法轮功。”

金荣在大学期间,因为不愿意放弃令自己身心受益的修炼,差点就被送去臭名昭著的马三家教养院。

马三家教养院是酷刑“转化”法轮功学员最邪恶的场所,其它劳教所转化不了的都往那里送。该院所属劳教所都有地牢、电棍、猪镣、老虎凳、面具、大挂、抻床、死人床、括宫器、吊绳等各种刑具,专门用于迫害法轮功学员。

被告薄熙来在任辽宁省省长期间,拨款10亿元在全省进行监狱改造用于迫害,仅马三家一地就耗资5亿多元,以极其残酷、血腥的手段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洗脑迫害。令人震惊的苏家屯秘密集中营曾关押数千名法轮功学员,活摘他们的器官出卖之后焚尸灭迹的事实在2006年年初最早被披露出来,薄熙来罪责难逃。2000年10月,马三家劳教所发生警察将多名女性法轮功学员扒光衣服推入男牢被强奸的骇闻,震惊国际社会。

为鼓励各监狱及劳教所参与迫害,辽宁省以金钱和利益为诱惑,对残酷迫害法轮功的单位和个人给予物质和精神上的奖赏,并将狱警的提薪和升职与“转化”法轮功学员挂钩。

恋家的金荣,考大学时找了近家的大学,上大学后,每周回家2到3次。现在她眷顾的家园居然没有了她一介小女生的容身之所。

“我只能争取出国。”金荣说,这就意味着长期远离父母,这是 “以前连做梦都想像不到的”。

2004年,金荣来到加拿大留学。她说:“我当年就想告薄熙来。”

失去人身自由

金荣对《大纪元》说,她初中开始修炼法轮功,按真、善、忍的标准做人使她身心受益,所以中共镇压法轮功后,2000年1月,她去了北京上访,希望向国家领导人讲清法轮功的真相,但结果使她很失望。

“我还没有进入信访办公室,就被阻截并押回大连。”金荣说,她在高中时曾向往当警察,可以保护人民,但这次的亲身经历,“使我感到恐惧,感到失望。他们(警察)恐吓我,说的话很肮脏,很低级。”

2000年1月的一个半夜时分,金荣被押到大连姚家看守所,没有办任何手续,就被直接关入犯人房间里。她说,房间很挤,只能睡在冰冷的地上,忍受着饥饿和寒冷,“这是我人生当中首次经历这样的事。”

金荣在给法庭的证词中说,在17天的关押中,她被禁止洗澡,不能换衣服,不能见家人,不能炼功,并多次被审讯,被强迫写不炼法轮功的“保证书”;白天被强迫长时间做体力工作,加上饥饿和寒冷,她发起高烧,强烈的咳嗽持续了10天,但看守所没有提供任何医疗服务。

金荣说:“父母和家人非常担心,后来我得知,在我被抓时,我父母每天都睡不着觉,担心忧虑,四处奔波,希望找人帮忙,能来看看我。”

回到大学后,金荣的生活失去了自由,校方指派2人负责监视她,一个是中共官员,一个是同宿舍的同学,她在哪里,这同学跟到哪里,还录她的电话。金荣被禁止离开学校,周末也不能回父母家,必须定时去见辅导员,不断被进行洗脑式的教育,要她放弃法轮功。金荣说,她的老师利用各种场合批评和污蔑她,全系的学生都知道她,她感到心灵受伤,曾产生退学的念头。

金荣对《大纪元》说,她不得不留在学校,因为退学后个人材料会转回家,“这样的话,我随时都有被抓的可能。”

薄熙来的极端政策

薄熙来当政下的大连市,中共对法轮功迫害到了难以置信的程度。2000年4月的一个周末,金荣回家探父母惊动了校方,学校派出很多人到处去找她。金荣说,校方找到她后直接押送到书记办公室,然后被转押去大连戒毒所的洗脑班,就是一种通过各种手段迫使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的班。

她说:“我父母都不知道我被抓到哪去了,后来通过被释放的法轮功学员转告我父母。”

金荣在洗脑班被关了一个多月,期间经受各种迫害与威胁,目的只为了使她放弃修炼法轮功。她说,最难受的是被关小号,在一个很小的房间里,手被铐在黑色的水泥地上,没法站起来;连续7个小时,没有灯光,没有食物和水。“有些法轮功学员被关10多个小时。”

为抗议迫害,金荣曾以绝食应对,警察就把她押去看法轮功学员被强制灌食的过程。金荣说,一名法轮功学员的双手被绑在椅子后面,警察按住她的头和双腿,一名医生将一根橡胶管从她的鼻孔插进出灌食。从她的脸上能看出在承受极大的痛苦,管子拔出来后带着血。

金荣说,一个守卫还告诉她,曾经有一名法轮功学员在灌食时因为管子被激烈搅动,在痛苦中死去。守卫威胁她,如果继续绝食会受到同样对待。

“我父母去学校找领导,做了很多努力。”她说,“幸亏他们的努力,我后来能回到学校,不然就被直接转去马三家教养院了。我父母说,学校已经把将我转去马三家的材料都准备好了。”

(责任编辑:岳怡)

评论
2013-03-26 2:3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