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肝移植界权威:世界移植界知道中共强摘器官

3月28日美国匹兹堡大学 “器官移植在中国被滥用”研讨会现场。演讲者为活动主持人暨医学博士Dana Churchill先生。(摄影:王宇新/大纪元)

人气: 7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3年03月30日讯】(大纪元记者姚兰、王宇新美国匹兹堡报导) 美国匹兹堡被称为世界器官移植之都,日前在匹兹堡大学召开了“器官移植在中国被滥用”的专题研讨会。3月28日,在世界器官移植界处于领军地位的托马斯•斯塔尔兹器官移植研究所 (Thomas E. Starzl Transplant Institute,简称STI)的肝脏移植手术主任Chris Hughes 教授向大纪元表示,世界移植界对中共强摘器官都有所耳闻。Hughes还现场在制止中共活摘的征签表上签名,反对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

他说,世界移植界医生有必要了解中国的器官移植真相意味着什么,这会帮助建立器官移植的基本道德标准。并表示,其团队将重新检讨培训中国移植医生的政策。

匹兹堡大学器官移植研究所STI是目前世界上唯一可以进行包括肝、肾、胰腺、小肠、心、肺等实体器官和骨髓在内的所有移植项目的中心,并一直保持其在腹部器官移植中的领先水平。

世界器官移植界处于领军地位的托马斯•斯塔尔兹器官移植研究所 (Thomas E. Starzl Transplant Institute,简称STI)的肝脏移植和手术科主任、副教授Chris Hughes 3月28日在参加美国匹兹堡大学“器官移植在中国被滥用”的专题研讨会后表示,世界移植界医生有必要了解中国的器官移植意味着什么,这会帮助建立器官移植的基本道德标准。他表示,其团队将重新检讨培训中国移植医生的政策。(摄影:王宇新/大纪元)
世界器官移植界处于领军地位的托马斯•斯塔尔兹器官移植研究所 (Thomas E. Starzl Transplant Institute,简称STI)的肝脏移植和手术科主任、副教授Chris Hughes 3月28日在参加美国匹兹堡大学“器官移植在中国被滥用”的专题研讨会后表示,世界移植界医生有必要了解中国的器官移植意味着什么,这会帮助建立器官移植的基本道德标准。他表示,其团队将重新检讨培训中国移植医生的政策。(摄影:王宇新/大纪元)

Chris Hughes:令人难以想像的罪恶 移植界要关注中共强摘器官事实

Chris Hughes 说,“(我认为)世界上每个器官移植外科医生都听说过中共强摘器官的事实,更多关于它的事实,更多来自世界各地有关移植手术的事实依据,证实这样的事情就是在发生着。这是一件非常意义深远的事情。”

他说:“但是,他们并没有探究,在中国确切的发生着的这种器官移植意味着什么。”所以,进行移植培训的医生导师应该都来关注研讨会有关器官移植在中国被滥用的主题。

他说,“中共死刑犯数量没有增加,数量激增的器官到底来自何方,无法解释。我认为,国际社会需要弄清楚中共这些不明器官的来处和采取行动。同时,需要更有力的强调人权。”

Hughes先生说, “无论是否是法轮功学员,活体摘取器官本身就是违背了人的意愿,这是错误的。无论有无宗教信仰,器官捐赠应该是以捐赠人同意为基础进行的。 法轮功是一个爱好和平的群体,他们跟任何其他人一样,拥有许可捐赠器官的权利。如果他们不愿意,就绝不能对他们做出这等行为。”

他说:“法轮功学员因被强摘器官而致死,这是非常令人难以想像的(罪恶)。这是发生在和平善良人群身上的悲剧!”

据大赦国际的估计,中共死刑犯的人数每年低于2000例,但是在迫害法轮功以后,这一数字每年增加到一万例以上。

重新检讨培训中国移植医生政策 对无辜人群摘取器官不可接受

Hughes还在回应大纪元记者的提问时说,需要重新考虑有关培训中国移植医生的政策。“我们将进行讨论和对话,讨论对于对中国器官移植访问学者的政策。” “正如麦塔斯所说,器官移植数字(公布的和实际的)对不起来。那些来路不明的器官,中共要对此负责。国际社会要知道这些器官来自哪里。”

“我个人觉得做一些相关讨论,会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人们会来询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他们如何理解这件事情。作为为将要在世界其它国家—如中国和其它国家—从医的人员进行培训的美国医生,这件事件尤为重要。我们的影响力,我们的决定影响他们的未来……给他们留下深刻的印象。移植医生,必须拥有医疗人员应该具备的最高的职业道德素质。”

他表示,在UPMC下面的器官移植研究所(STI)作出的决定将使得中国国内的现状发生变化。他还说, “我会尽我所能去影响来自中国的医生,将会有越来越多的医生了解与这件事情有关的事实,这些真相会帮助、为全世界的器官移植建立基本的道德标准。”

他说:“器官捐赠,需经过器官捐赠者的同意。对无辜的人群进行摘取器官是不能接受的。”

肾脏移植专家:这样的不法器官移植必须立刻停止

Henkie Tan博士强调,中共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恶行,受到美国医学协会和美国器官移植委员会的强烈谴责。这样的不法器官移植是根本不应该发生的。必须立刻停止!(大纪元资料室)
Henkie Tan博士强调,中共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恶行,受到美国医学协会和美国器官移植委员会的强烈谴责。这样的不法器官移植是根本不应该发生的。必须立刻停止!(大纪元资料室)

Henkie Tan医学博士任享誉世界的Thomas E. Starzl移植研究所活体肾脏移植外科助理教授。是美国匹兹堡大学医学院第一位进行纯腹腔镜活体供肾切除术的外科专家。担任了2005-06年度的美国肾和胰腺移植委员会主席。

Henkie Tan博士强调,中共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恶行,受到美国医学协会和美国器官移植委员会的强烈谴责。这样的不法器官移植是根本不应该发生的。必须立刻停止!

Henkie Tan博士提到他在不同的器官移植会议中也经常与很多中国大陆的外科医生交谈,提醒那些外科医生做出正确的选择。

Henkie Tan博士希望自己能提供更多的支持。如果再有这样揭露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研讨会,他愿意发言以引起更多的关注。

中国移植数量与迫害法轮功同步增长

早在2009年明慧网就发表过深度分析报告《 死刑犯撑不起中国器官移植市场上的蘑菇云》,说明主要依靠死刑犯器官的模式,根本不足以支持中国过去十年来的器官移植发展轨迹。

统计数据显示,中共1999年迫害法轮功前,器官移植数量每年在三千例左右,但在迫害法轮功后却迅速飙升到每年一万多例。尤其是在2003年至2006年间,大陆的移植数量呈现蘑菇云一样的爆炸式膨胀。
  
2010年3月《南方周末》记者在《器官捐献迷宫》采访中山医院副院长何晓顺时得悉,“2000年是中国器官移植的分水岭。2000年全国的肝移植比1999年翻了10倍,2005年又翻了3倍。”
  
美国媒体The Journal Gazette于2012年8月10日刊登美国华盛顿DC伦理与公共政策中心资深专家George Weigel的专栏文章,文章说,中共政权控制下的医学,已沦为一个杀人企业,文章还引述美国知名调查记者Ethan Gutmann于2011年12月8日在美国国会的证词—2008年北京奥运前,约有6万5千位法轮功学员在心脏还在跳动的情况下,被活摘了器官。

中国的器官移植数量虽然从2003~2006年的高峰期(高达两万例)跌了下来,但这几年仍能维持在每年一万例。在死刑犯稳步下降,人体捐赠起步缓慢的情况下,中共又是如何继续维持这个数量的呢? 中共的解释就是“活体捐赠”。
  
人体自愿捐赠在中国一直雷声大雨点小。媒体表示卫生部部长陈竺要成为卫生部第一个签订无偿捐献器官志愿书的人,还处在“领导带头”的动员作秀阶段。 中共官方承认,自2010年1月中国开展人体器官捐献试点工作至2013年2月22日,三年间共实现捐献659例,捐献的器官1,804个。

大量失踪法轮功学员成为被活摘的主体
  
在过去十年里,中国器官移植数量疯狂增长,国际社会上要找到一个合适的肝脏、肾脏需要数年的等待,而中国却常常只需要几周的时间。而中国器官移植数量突增时间与法轮功学员大规模被抓捕、关押、失踪时间相吻合。
  
1999年到2001年,法轮功学员反迫害的最主要途径就是到北京上访,到天安门打横幅。江泽民和中共实施株连政策来加以迫害:让家人下岗,让单位领导受罚,让全单位职工都没有奖金, 甚至让地方政府部门承担责任,以乌纱帽相威胁。为了抵制中共邪恶的株连政策,从 2000年左右起,很多上访的法轮功学员就不报姓名,不报家庭地址。自1999年,到北京上访而被逮捕后失踪的法轮功学 员,2000年是高峰期,当时有上百万法轮功学员到北京上访,其中很多再也没有回来;有的被遣送回当地关押在各地劳教所后,在劳教所突然死亡或失踪。

近年来媒体多次报导,中国看守所很多被中共处死的死囚犯,不是真正死囚犯本人而是替身,目前被处死囚犯中有相当数量的替身。这种情况在中国各省市看守所,尤其是在北方的城市中是半公开秘密。中国各省市黑道和白道的人大多都知道此事。

一位曾被中国看守所关押过的知情者透露,在中国花大概10万到30万元人民币就可收买警察,找其他犯人替死。他说,那些替死的人大多是从社会上抓来的社会最底层的农民和民工,其中相当部分是被非法拘留的法轮功学员。

他说,打死法轮功学员上头不追究,致使很多罪恶从中产生,现在中国各看守所、劳教所中最容易被当作替死者就是法轮功学员。

国际独立调查团被中共拒绝入境
  
2006年5月8日,加拿大前国会议员、助理国务卿大卫.乔高与著名国际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应“赴中国调查真相委员会”之托成立独立调查团,调查“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指控。
  
6月2日,两位调查员向中共大使馆递交信函,询问如何可以进入中国,在不受中共政府的监视的条件下进行真正有实质意义的独立调查。6月23日,中共驻加拿大大使馆拒绝了大卫.乔高和大卫.麦塔斯的签证请求。
  
2009 年11月加拿大Seraphim Editions出版社发行了新书《血腥的器官摘取》。他们表示,经过调查,我们还是收集了数量惊人的承认证词。“我们的结论是,大规模强行掠夺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行为已经发生,而且现在仍然在继续。”

(责任编辑:李穹)

评论
2013-03-30 11:39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