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共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器官大会上落泪的真实原因

人气: 9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3年03月06日讯】(大纪元记者穆清综合报导)近日,官媒以“视频会议”高调报导卫生部和中国红十字会在共同召开的“全国人体器官捐献工作视频会议”上宣布,中国已初步建立全国器官移植和捐献体系。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发言再次承认,中国是世界上唯一系统利用死囚器官的国家,并一度落泪,称“我们的移植医生终于可以光明正大、扬眉吐气地在大舞台上施展才能了”。

2月25日在会议中,中国红十字会常务副会长赵白鸽透露,中国自2010年3月人体器官捐献试点工作开展以来,截至今年2月22日,共实现捐献 659例,捐献大器官1804个。目前中国已初步建立全国器官移植和捐献体系,从本月开始,人体器官捐献将从之前的19个试点省份扩展到全国所有省份。

黄洁夫的真实眼泪:中国器官医生面对国际谴责巨大压力

外界普遍质疑和惊讶,没建器官捐献分配体系之前,中国移植医生做移植手术一直都不能光明正大,而是在偷偷摸摸干,说明器官医生所面对国际谴责的巨大压力。

黄洁夫还指责“国际敌对势力”把利用死囚器官问题扩大化,但也透露了国际社会对中国器官移植的所有文章持反对态度,原则是不接受、不发表、不合作。

法广报导,黄洁夫所指责的“国际敌对势力”、“不接受、不发表、不合作”,是国际著名医学专业杂志《柳叶刀》2011年针对中国死囚器官移植问题提出的呼吁:国际学术会议拒绝接受来自中国的相关论文;同行评审期刊拒绝发表来自中国的相关论文;国际医学界应该拒绝与中国合作进行这类器官移植的研究。

中国移植器官来历不明 被国际社会拒之门外

时政评论员玉清心在文章《卫生部副部长讲话牵出的惊天黑幕》中表示:“我们移植医生终于可以光明正大、扬眉吐气做移植手术了。”黄洁夫这番话,意在夸新建的“器官捐献体系”的重大意义,证明中共没建器官捐献分配体系之前,中国移植医生做移植手术一直都不能光明正大,而是在偷偷摸摸干。她质问,黄洁夫描述的中国移植业的凄凉景象如果是真的话,那倒要问问,是什么原因让移植医生的行医不能公开操刀,非得暗箱操作,更不能登大雅之堂?

玉清心认为,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不是因为用了死囚器官,而是移植市场上的器官比死囚多,多出的器官来路不明,无法说清,移植医生涉嫌犯罪,所以才不能光明正大。使用不法器官的中国移植医生,越来越多地被拒之于世界各种移植大会门外。国际性医学期刊上也很少有中国医生的论文,这与中国作为全球第二大移植大国地位极不相称。国际器官学会直接发表文章,公开质疑大陆来源不明的器官很可能与罪恶相关。

中国移植数量呈爆炸式膨胀 与法轮功迫害同步增长

统计数据显示,大陆移植一直呈上升状态,但在2003年至2006年间,来自死者的器官突然成倍增加,使移植数量呈现蘑菇云一样的爆炸式膨胀。

据中国统计,在1994年到1999年的六年中,约进行了18,500个大器官移植,从2000年至2005年,进行了67,000个大器官移植,增长率为394%。根据大赦国际估计,2000年~2005年这6年间,有41,500宗移植手术的器官来源无法解释。

加拿大律师大卫‧麦塔斯和加拿大前国会议员、外交部亚太司司长、前检察官大卫‧乔高2006年发布的独立调查亦证实法轮功学员器官被活摘。大卫‧乔高和大卫‧麦塔斯的研究发现,光2005年被摘取器官的人数就比被处决的囚犯人数多了4万多名。

调查报导,在相对稳定、每年变化不大的普通死刑犯之外,在2003~2006年期间,中共利用偷盗法轮功学员器官,才有了这4年移植量的大爆炸。

其中,1991年到1999年,九年间全国施行肝脏移植总数不足二百例,2000年就施行了254例,到2003年飙升为3,000多例,2005年则超过4,000例。至2006年9月,中国从事肝移植的医院超过500家,进行肾移植的更多得不计其数。

据国际人权组织调查,中国每年公布的死刑犯在2,000人左右,即使全部用上,也只能让2,000人做肝移植手术,而其余的人又是从何处得到的肝脏呢?

到2007年,移植手术突然减少一半,原因是2006年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恶首度被大纪元率先公开报导揭露于世,迫于国际社会压力,这是中共不得已整顿移植市场而出现的结果。

中共从1999年7月20日起,正式发起对法轮功的迫害,至今已持续13年。

黄洁夫为中共站台 始终在撒弥天大谎

2月25日在会议中,中国红十字会常务副会长赵白鸽透露,中国自2010年3月人体器官捐献试点工作开展以来,截至今年2月22日,共实现捐献 659例,捐献大器官1,804个。

2001年,中共挑选肝移植专家黄洁夫作卫生部副部长,他是卫生部的器官移植的对外发言人,是中国器官移植的“掌门人”。

玉清心表示,黄在这个位置上坐了十多年至今,他对中国器官移植业的黑幕,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恶是清楚的。但是为中共站台,始终在撒弥天大谎。对于实际中国移植市场的器官用量不过是杯水车薪。按照中国人传统观念不愿捐赠器官的习俗,这个数字是不会有大的突破,所以建立的这个器官捐献分配体系不但不重要,没有什么实际意义,而且劳民伤财,更欺骗外界。

了解真相的人不难看穿,建立捐献系统的真实目的,是为遮人耳目,抵挡国际社会对中共活摘罪行的压力,不得已佯装做的姿态而已。3年共捐献659例,就能让中国移植医生们扬眉吐气地在大舞台上施展才能了?

老军医揭露:法轮功学员被中共“合法化”活体移植

此前,《大纪元》获得的辽宁沈阳老军医的证词,法轮功学员被中共作为“阶级敌人”其器官活体移植被“合法化”。

沈阳的老军医指证:“中共中央军委在1962年就行文,省级政府有权在所辖军区的监管下,设立重刑犯的资源再回收机构,这政策一直沿袭至今。据1984年补充规定,重刑犯的器官移植被合法化。……中共中央已同意将法轮功学员作为‘阶级敌人’,法轮功学员不再被当作人类而是被当作生产原料,成为商品。”

沈阳老军医还揭露:“实际上,在中国进行的地下非公开的器官移植数量要比公开的多几倍:如果官方公开数是一年3万例,那么实际数量应是11万例。由于有巨大的活体供体来源,许多有军事背景的医院在公开上报的同时,也大规模私下进行器官移植。”

王立军事件再揭“活摘”内幕

2012年2月6日,王立军闯成都美国馆事件后,大纪元独家获悉,王立军交给了美国政府大量关于中共内幕的各类机密资料,还有关于中共镇压法轮功的相关资料,其中包括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内幕的秘密资料。

作为重庆市副市长、重庆公安局长的王立军曾是薄熙来的得力副手,与尸体工厂和活摘器官罪行有着直接关系。《辽沈晚报》曾报导,王立军还讲述了亲临摘除器官的过程。

2006年9月,位于北京的“中国光华科技基金会”,为王立军设立的辽宁省锦州市公安局“现场心理研究中心”授予“光华创新特别贡献奖”,其成果之一就是药物注射后器官受体移植研究。王立军在颁奖大会上“感言”:“我们所从事的现场,我们的科技成果是几千个现场集约的结晶,是我们多少人的努力。……当一个人走向刑场,在瞬间几分钟转换的时候,将一个人的生命在其他几个人身上延伸的时候,都会为之震撼……。”

面对外界活摘器官指控 中共为何一再改口?

事实上,自从2006年面对外界对中共非法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牟利的指责,中共一再改口,从开始信誓旦旦地否认盗用死刑犯器官,到高调承认使用死囚器官,让人不禁怀疑其背后隐藏了什么目的?

军医王国齐2001年在美国国会的国际运作及人权委员会举行的听证会上出庭作证,中共有组织摘取死囚器官贩卖活摘器官。中共一贯否认盗用死刑犯器官,就王国齐的证词,2001年6月中国外交部发言人章启月说:“中国严格禁止买卖器官,中国器官移植的主要器官来源是人们自愿捐献的。”

2006年3月,中共外交部发言人秦刚在记者会上声称:“有关中国存在从死刑犯身上摘取器官进行器官移植的情况,完全是谎言。”“蓄意捏造,欺骗舆论。”

同年4月10日,中共卫生部新闻发言人毛群安在回答记者提问时,也否认称:“一些境外媒体蓄意编造中国从执行死刑的犯人身上随意取出器官进行移植,这是恶意诋毁中国的司法制度,欺骗海内外舆论,是别有用心的。”

同年10月10日,秦刚回应BBC记者傅东飞的报导(报导中提及探访的医院医生说“器官来自于死刑犯”)时再次声称:“境外一些媒体报导中国的器官移植时编造‘假新闻’,‘攻击中国的司法制度’。”

但在2006年11月,中共官方转变了说法:称大多数移植器官来自于死刑犯。据《BBC》2006年11月17日在《中国承认大部分移植器官来自死囚》一文中写道,中共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在广州的一个会议上称大多数移植器官来自于死刑犯。2007年1月11日,中共卫生部新闻发言人毛群安在接受《BBC》的 “中国丛谈”节目专访中也称大多数移植器官来自于死刑犯。

从那以后,中共一直咬定大陆的移植器官主要来源于死刑犯。

自从2006年面对外界对中共非法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牟利的指责,中共一再改口,从开始信誓旦旦地否认盗用死刑犯器官,到高调承认使用死囚器官,让人不禁怀疑其背后隐藏了什么目的?
自从2006年面对外界对中共非法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牟利的指责,中共一再改口,从开始信誓旦旦地否认盗用死刑犯器官,到高调承认使用死囚器官,让人不禁怀疑其背后隐藏了什么目的?


承认用死刑犯器官 背后政法委和公安内幕运作

美国华府中国问题专家石臧山表示,承认用死刑犯的器官,关键是背后政法委和公安的内幕运作:利用死刑犯的名义来做假文件,杀非死刑犯(法轮功学员)顶死来活摘器官;这在中国监狱很流行。

2006年3月,两位来自中国大陆的证人披露,在沈阳苏家屯集中营大量发生着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事件,女证人安妮的前夫就曾是负责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的主刀医生。随后陆续证实,自从中共迫害法轮功开始,中国的劳教所就一直在和医院、公安、司法等部门勾结,进行着这样的罪恶。

近年来媒体(包括中共地方小报)多次报导,中国看守所很多被中共处死的死囚犯不是真正死囚犯本人而是替身,目前被处死囚犯中有相当数量的替身。这种情况在中国各省市看守所尤其是在北方的城市中是半公开秘密。中国各省市黑道和白道的人大多都知道此事。

一位曾被中国看守所关押过的知情者透露,在中国花大概10万到30万元人民币就可收买警察,找其他犯人替死。他说,那些替死的人大多是从社会上抓来的社会最底层的农民和民工,其中相当部分是被非法拘留的法轮功学员。

他说,打死法轮功学员上头不追究,致使很多罪恶从中产生,现在中国各看守所、劳教所中最容易被当作替死者就是法轮功学员。

1999年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以来,在江泽民、罗干和周永康通过镇压法轮功的秘密组织“6.10”机构给全国各地主管公安局的政法委系统下令:“打死法轮功学员算白死”不追究的免责保护。

2012 年5月,追查国际调查人员以前任政法委书记罗干办公室张主任的身份,与中共政治局常委、主导舆论宣传、属于江派的李长春通话。李长春在电话中确认,有关活摘器官的事,“找周永康,他在管。”这再次证实活摘器官是以江泽民为首的中共官方行为,时任中共中央政法委书记的周永康深涉其中。

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最大黑幕在劳教所

劳教所是中国的“法外之地”。当局不需要经过任何司法程序就可以剥夺普通公民人身自由。这个黑洞甚至比中共的牢房还要黑,因为里面没有任何法律的监控监管。很多无法想像的杀戮、酷刑都发生在劳教所。

劳教制度是中共政法委的核心,也是政法委的生财工具。劳教是个巨大的贪腐黑洞,过去十几年里,政法委的头头从劳教制度中获取了很多经济利益。

1999年迫害法轮功开始后,劳教系统就被广泛用于关押、酷刑折磨和强迫转化洗脑法轮功学员。在中国数百个劳教所,被关押和被强迫生产出口奴工产品的主体变成无辜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

江泽民发动对法轮功学员长达13年的迫害,直接迫害了一亿人的正信,波及几亿中国人,几乎影响到中国的每一个家庭。这场迫害完全没有法律根据,是江泽民通过盖世太保“610”、政法委与劳教所等迫害机构非法实施。

在江泽民灭绝人性的“打死算白打”、“不查身源、直接火化”政策下,劳教所发生了许许多多惨绝人寰的罪恶,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事件最为典型,数量巨大的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形成巨大的人体器官库,在社会道德低下,医疗与劳教系统串通牟利的情况下,人类无法相信的这个星球从未有过的罪恶大规模发生。

中国局势的核心问题是法轮功问题

大纪元曾特别报导,自习近平上任后,江泽民不顾十八大高层达成“已退休的领导人不得再干政”的“默契”,多次公开抵触习近平的“习八条”。其原因就在于,江泽民因为残酷迫害法轮功,罪恶累累,一直害怕被清算。因为这种恐惧,江一直对其他政治局常委以及后任接班人不放心,处心积虑要把自己的亲信、迫害元凶塞入政治局常委,以捆绑最高层共同背负血债,逃避被清算。

与此同时,为维持对一亿法轮功修炼者的打压,须耗费巨大的财政国力,同时把中国的整个司法系统拖入崩溃状态,整个社会的运行与管理陷入混乱。因此,江与后任最高层接班人之间矛盾的不可调和也就成了必然。

十六大的时候,江泽民选中了罗干作为迫害政策的继承人,十七大是周永康。在十八大的时候,江又意图把薄熙来推入政法委,并用政法委“第二权力中央”,图谋政变篡权。不过,人算不如天算,王立军出走美领馆,薄熙来随之倒台。

十八大之后,政法委被降级,江泽民在中共最高层政治局常委第一次失去迫害元凶,江的恐惧可想而知,这也是他近期一再公开挑战、阻击习近平的原因,因为他不甘于失去权力,也不能没有权力而存活。他需要笼络同党,继续为迫害政策虚张声势。江这种由于迫害法轮功而产生的对权力的偏执,必定引发相应的反弹,牵动高层局势的走向。

从薄熙来垮台事件到政法委被降级,再到这次劳教所事件,再次印证《大纪元》此前的报导,中国局势的核心问题是法轮功问题。

2012年5月24日,美国国务院公布了2011年年度人权状况报告。在有关中国的章节部分,提到了中国器官移植以及媒体和人权团体持续不断报告有关法轮功学员被活摘器官的案例。这是美国首次在正式的政府报告中提出这个问题。

2012年10月3日,106位美国国会议员联名致信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要求美国国务院公开所掌握的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包括王立军提供给美国驻成都领事馆的档案。

(责任编辑:孙芸)

评论
2013-03-06 3:48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