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儿科医师的修炼故事

文/吉林市法轮功学员

(图:大纪元)

  人气: 7
【字号】    
   标签: tags: ,

一九九六年九月九日,我有幸修炼法轮大法,初炼时身心每天都在发生着变化。

记得第三天在同修家看师父的讲法录像,从我左耳“噌”的一声出去一个东西,我立刻觉得大脑清醒。打坐中能体会到坐在鸡蛋壳里一样的美妙,不知不觉中身体的所有不适都全部消失,深深体悟到大法的博大精深,方知这才是我应该遵循的,明白今生来世的目地就是返本归真。从此坚修大法,坚信师父,扔掉多年来信仰的佛教,生命有了回归的愿望,决心跟师父修炼到底,直至圆满回家。

一、在工作中按大法的标准要求自己放淡名利--时时用大法,真、善、忍的法理要求自己

我是一名内儿科副主任医师,看透了社会的黑暗。医院也打着救死扶伤的幌子,不顾病人的安危,勒索钱财贪婪之事比比皆是,本来该治病救人的医院竟成了黑暗、道德败坏的行业了。从领导一年上百万元的收受贿赂,到三、五个月就可以买车,买房的小大夫。老百姓有句口头禅,“有啥别有病,没啥别没钱”,老百姓到医院看病,小病剥一层皮,大病到医院就得倾家荡产。由此看到医院在中共淫威下的黑暗。

我修炼第二年,受社会药品回扣风影响,各个厂家的药商整天坐在医院里督促大夫看病使用自己厂家的药,而后给回扣提成,大夫也不管患者需不需要,哪个药给提成多就开哪个药。一天下来上百元,有的上千元进到大夫的腰包,比工资多多少倍。医院纠纷不断,大夫都抢患者看。医生的职业道德何在?

我的患者较多,患者也愿意找我看,因为态度好,花钱少,病好得快,最主要的是不请、吃、拿、要,我时时用大法约束自己,看淡名利,做个好人,不给师父丢脸,不给大法抹黑,自己没有把乾坤扭转的能力,只能做到:不符合师父要求的,我决不做。那段时间真的难受极了,常人的一举一动都不愿意看。

突然有一天,院长找我,和我商量院医室你去不去,院医室是给职工看病的地方,和经济不挂钩,当时悟到这是师父给我安排的。不能错过机会,这正是自己需要的,有时间自己多看书学法、抄书,钱少够用就可以了。师父让我脱离那个环境,脱离常人为了利益争争斗斗的地方。有人说,你去院医室等于放弃了儿科专业三十多年而转行了,我不觉得可惜,尽管一个月少拿不少钱,但我心性提高上去了。这是多少钱都买不来的,我的师父看着高兴,自己心里也坦然,常人喜欢的我不喜欢,常人需要的我不需要。常人说:真不理解你炼功人,有钱都不挣,业余时间不打麻将,不穿漂亮衣服,活得多没意思。这就是我们炼功人和常人的区别。

二、在修炼中体现大法的神奇

修炼十六年中,我经历了很多神奇事,难忘的事,下面列举几例。

那是二零零一年四月十七日晚上,我和十几名同修去庙宇讲法轮大法的真相,因第二天是四月二十八,游客多,所以选在晚上。那天晚上做了大量的真相资料,贴标语,挂横幅,整个的一片山,和寺院都做一遍,半夜两点下山时,右脚腿疼得不得了,一下坐在地上,原来脚踩到石头上,石头一打滑,鞋帮和鞋底断裂,脚面和脚心换位置了,疼得我大汗淋漓,同修都不知所措,当时我有一念:师父就在跟前,我不怕,别耽误大家的时间,赶快好起来,用手一扳,咯吱一声,脚心脚面恢复原来的位置。我立刻站起来,不疼也不麻了,和同修回家,白天照常上班。此事我和同修都感动得不知说什么好,这是师父在帮我。一般脚崴一周才能好,骨折一个月才能下地活动,这还得是轻的,可我的脚那么严重,不红,也不肿,这又是见证了大法的神奇。

还有一次,我坐在床上看明慧文章,突然头晕,脑子一片空白,面色苍白。我丈夫不修炼,是医生,立刻测血压,高压180,低压100,脉搏每分钟40次。这时我嘴也歪眼也斜,说话吐字不清,但心里明白,我立刻想到自己是炼法轮大法的,有师父在,任何东西不得干扰,不准迫害我,在这期间丈夫把一片药塞到我嘴里,趁他不注意转身时,我把药吐出去。此事来势凶猛,丈夫急着和我商量到医院去,我说不是病我不去,这是邪恶的干扰和迫害,大约二十分钟嘴也不歪了,眼也不斜了,一切恢复正常。丈夫又一次见证了大法,是师父又一次救了我。

走过了十多年艰苦的路程,经历了很多,深一脚,浅一脚,有苦,有甜,渗透了师父多少心血,慈悲的师父一次又一次的替我化解魔难,很多事情是师父在承受,在呵护,在鼓励,师父就在身边。今后更加重视静心学法,遇事多找自己(哪里作不好),多救人,让师父放心,直至圆满跟师父回家。

--摘、转自明慧网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11/一个儿科医师的修炼故事-267668.html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十八年中,为修炼中摔跟头,给大法抹黑流过痛悔的泪;为不严格要求自己,没达到大法的要求流过伤心的泪,但流得最多的是感恩的泪。想到师父的慈悲苦度,想到师父的无量慈悲,经常让我泪流满面。有时走在街上,看着来往的人流,心中常常充满自豪和喜悦:“我是大法弟子,我有师父,我有世界上最伟大、最慈悲、最了不起的师父!”
  • 炼法轮大法前,我是一位痛苦不堪的抑郁、厌世者,深知这一类人由于自己心理、性格的缺失,陷在深深痛苦中不能自拔。然而,我遇到了救世的奇功──法轮功(法轮大法)。法轮大法带我脱离了苦海,走入了光明。十五年了,我是法轮大法的深深受益者。
  • 我是一名医生,丈夫是九七年得法的,我亲身见证了得法轮大法后丈夫的身心变化。丈夫得法前患过肺结核、胸膜炎、咽喉炎,身体经常感冒。自修炼至今没有用过一次药。虽然有过几次较重的症状,但没过几天自然就好了。使我感到在他的身上有一种超常的力量,否则人是无法抵抗的。
  • 修炼前,夫妻俩常为工作或小孩教养问题吵架,公司送来的货有瑕疵或不对,林太太马上一通电话打过去骂人,也会和客人发生不愉快。得法后,夫妻俩都用“真善忍”的法理来自我要求,冲突或不愉快的场面日渐减少,到现在很难再见到。一家四口都是修炼人,林先生说:“修炼之前,很担心小孩被社会大染缸污染,担心被朋友同侪带坏,二个小孩都成为大法弟子后,因为有真善忍的法理做指导,依循着去待人处事,我不再担心他们会不会变坏,没有这方面的烦恼,我觉得非常幸福。”
  • 作者是中国大陆南方某偏僻山村的农民,今年四十三岁,一九九六年有缘有幸得遇法轮功后,发生了脱胎换骨的变化,从一个蹲过大牢的恶人、浪子归正为家人、村民都称赞的好人。
  • “真善忍”这个信仰改变了一切。我所有的一切都和修炼前截然不同。我通过自己的亲身经历知道,我们痛苦、抑郁、有暴力倾向、心胸狭窄和狂热都是因为我们对宇宙法理的因果关系知道得越来越少,相反的由于无知和无神论使我们不断地背离宇宙法理。把对“真善忍”坚定的信念作为提高身心健康的基础,我天天努力做到对己对人真诚、宽容、恭敬有礼、有责任心、不自私。
  • 亚伯拉罕•汤普森是一位土木工程师。他从小生长在一个美国天主教家庭中,没有成为虔诚的天主教徒,但是对于生命的目的存在着许多疑问,也对佛家、道家和东方宗教的内容很感兴趣,他看过一些佛教的书,却没有产生共鸣。此外,他还常常看到,在两眉的中心有一种很大的眼睛看着他,这令他非常惊奇不解,这只大眼睛究竟是怎么回事?他不断地追寻,探索……直到修炼了法轮大法后,他才获得了解答。
  • (shown)(续上) “因为真、善、忍实在真的很好!”因此,学业、事业、爱情都得意的年轻董事长庄嘉元于三十岁出头开始修炼法轮功。…他和女友到日本旅游,游山玩水中自己就拍摄到很多法轮,而且感觉越照越多,“哇!这是真的!”嘉元非常震撼,转念不停:“如果《转法轮》里面讲的这些都是真的话,如果我错过这个修炼的机缘,那真的会遗憾终身。”…他在大陆的工作让他发现那里环境非常恶劣,“道德非常沦丧,如果没去经历这一遭,长期以来对中国大陆经济等方方面面的诱惑,产生的憧憬与梦想是不容易清醒的。”离开后,他接上了缘在台北参加了“法轮大法九天学习班”,如愿成为法轮大法修炼者,内心强烈的震撼与触动无与伦比,“我能不能搭上这班车?错过这班车可能就失去千万年难逢的机缘了。”而且秉持“先他后我”精神开创事业另一片天…
  • 学业、事业、爱情都得意的年轻董事长庄嘉元于三十岁出头开始修炼法轮功。为什么会修炼法轮功?他答道:“因为真、善、忍实在真的很好!”…有次回台湾与朋友再碰面,朋友拿了几张做室内装潢的工地照片给嘉元看,照片中有许多法轮,嘉元感到非常神奇。二零零六年底,嘉元和女友到日本旅游,游山玩水中免不了拍照留念,嘉元亲自拍摄到很多法轮,而且感觉越照越多,“哇!这是真的!”嘉元非常震撼,转念不停:“如果《转法轮》里面讲的这些都是真的话,如果我错过这个修炼的机缘,那真的会遗憾终身。”
  • (shown)自己在绝望地准备好遗书下,无意中得到一本《转法轮》…,从开始的只修心性不炼功,到后来认识到,师尊传的是性命双修功法,性命双修的功法既要修也要炼,否则就不是真正的法轮大法弟子。这样就真正开始了自己的修炼路程。在中共邪恶谎言中,现在还有不少人不了解法轮功,从而有意无意起到迫害和伤害法轮功的作用。我想说,通过法轮功的修炼不仅仅是使我的身体痊愈恢复了健康,更重要的是改变了我对人生的看法和追求,身心得到净化升华,知道了我们人活着的真正目的。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