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228事件疑云 真正受益者是中共

人气: 295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3年03月06日讯】(新纪元周刊315期,记者赵芷菱报导)228事件并没有谁错谁对,外省人也好、本省人也罢,都是受害者,而真正的受益者却是中共。

曾任报社记者20年、从事文史工作多年的徐宗懋,直捣228事件问题的核心——中共与谢雪红,他说:“研究228事件不能不提谢雪红,她是中共领导人物却被一些台独学者描绘成‘主张台独’。”针对《228事件责任归属研究报告》,著有《228真相解密》一书的武之璋评道:“早在228事件发生前,1947年2月10日,蒋介石致电陈仪特别提到,‘据报共党分子正潜入台湾,渐起作用,此事应严加防制,台省不比内地,军政长官自可权宜处置也。’唯陈仪未能查觉事态的严重性;这封电报非常重要,但却长期被学者忽视,总有一天拨云见日台湾回归正常社会之后,《228事件责任归属研究报告》会变成学术界的笑话。”

228历史认知的错误

2007年2月,当政的陈水扁根据《228事件责任归属研究报告》,指称228事件是国家大屠杀,蒋介石是元凶,并采取一连串“去中正化”活动,包括中正机场改名为桃园机场、移除蒋介石铜像、中正纪念堂改名为自由广场等。

武之璋也批评马英九,“对228历史的认知是错的,228的历史背景复杂,发生原因很多,责任归属也不全怪国民政府,更不是单纯的官逼民反,国民政府的应变措施也并非一无是处。”他建议,“政府正视史实,面对真相,会引起阵痛,阵痛过了,伤痕自然消失,否则台湾永无宁日。”

武之璋说:“228一直到今天依然是破坏内部团结的一个议题。政客操弄228以取得政治利益,而部分学者自甘堕落,沦为御用打手更收推波助澜之效。可悲的是学术界对228的研究也分蓝绿,双方自说自话,既无交集,也无辩论;马英九对228的态度实有助纣为虐之嫌,非但不问是非的一味道歉,而且对228的解读‘官逼民反’也与事实出入太大。马的再三道歉并不能化解仇恨,即使取得几位受难家属的谅解,也无补大局;做为一个泛蓝的领袖,应该有坚持大是大非的道德勇气,谨守政治不干涉学术的原则。”

位于嘉义市八掌溪畔的228纪念碑,是全台最早的228纪念碑。(中央社)
位于嘉义市八掌溪畔的228纪念碑,是全台最早的228纪念碑。(中央社)

谢雪红系“台共”非“台独”

谢雪红在台湾人心目中一直是位传奇女性,这位中共革命领导人物竟被一些台独学者描绘成“主张台独”,为了厘清这一段历史,回归谢雪红的真实面貌,徐宗懋专访了谢雪红的多年老友周青(中共党员、台盟成员。1946年起曾任台湾《人民导报》、《大明报》、《民报》、《中外日报》记者)。

周青说:“谢雪红是我的前辈,也是我的老朋友,在日据时代,她勇敢地站出来反帝反封建,从一个奴婢成为领导人物。谢雪红在‘反右’和‘文革’期间受了冤屈,我也一样被批斗,事实上当时连国家主席在‘文革’中都受难,其他人又如何逃过?不过后来中共中央已对谢雪红全面平反,肯定她对中国革命的重大贡献,评价她是优秀的共产主义战士,把她的骨灰安置在八宝山革命公墓,这些都说明了一切。”

至于为什么一些台独学者会说文革期间谢雪红因为主张台独而遭到批斗?

周青表示:“主张台独、分离的人常以他们的立场出发来扭曲谢雪红的历史,通过歪曲谢雪红,把谢雪红‘228’这面旗子抢过来作为他们的资本,来扩大他们的势力。真正研究历史的人都清楚,他们刻意假造历史,把谢雪红刻划成台独的‘鼻祖’,简直不可思议!”

“谢雪红的丈夫杨克煌1946年下半年就被中共吸收,成了中共地下党员,因此228期间,谢雪红的活动是透过杨克煌与中共组织进行协调的。就史实而言,谢雪红正式成为中共党员的时间应该是1947年下半年,即筹备成立台湾民主自治同盟这段时期,入党地点应该是香港。不过她在台湾的逃亡早与地下党有密切的连系,去香港也是接受党的指示,入党只是一个程序而己。”

台湾人对中共缺乏认知

关于中共介入台湾228事件的问题,武之璋指出:“(台湾)坊间不少228作者以皇民化人少、共产党人很少,来淡化其影响及其发生的作用是错的。”他举例台北若是出现陈进兴这样的三个强盗,就可以“把台北搞得鸡犬不宁”。

前立法委员林浊水1987年3月初发表228事件之剖析的第一部分〈228与共产党〉中,认为共产党的角色为不足道,并批评蒋介石的说法。

武之璋认为:“林浊水的错误论述,正是忽略了蒋介石那封非常重要的‘据报共党分子正潜入台湾’的电报,蒋对台湾情况的掌握是很精准的。”

武之璋说,林浊水的错误论述还不只于此,林浊水说:“228事变中老台共既发挥不了什么作用,而中国大陆的中共那时还远在陕北,被国民党打得手忙脚乱。不但没有能力支援,甚至消息和反应都十分迟钝──直到国民党镇压228的大军已即将登陆台湾的3月8日才由新华社向台湾广播‘支持’并‘指导’台湾的事变。而这时民变已是尾声,接下来的是国民党的大屠杀了。”

武之璋指出,228事件刚刚爆发时,毛泽东在延安的广播讲话就说:“我们中国共产党所领导的武装部队,完全支援台湾人民反对蒋介石和国民党的斗争。我们赞成台湾独立,我们赞成台湾自己成立一个自己所要求的国家。”以上谈话可见诸《解放日报》1947年2月底的社论和毛泽东的广播讲话。且当时国共内战也不局限在陕北。

由此可显示出,台湾人对中共的认知不多,《谁是新中国》一书作者辛灏年就经常开玩笑说道:“台湾朋友什么才能都有,就是缺少和共产党抗争的才能。”“台湾朋友善良,比我们大陆人要单纯得多。可是,单纯虽然可贵,但你面对一个狡猾的狐狸和凶恶的豺狼的时候,你的单纯就会葬送自己。”

中共就是台独的制造者

透过田野调查,windchiu表示:经证实,228事件乃是当时中共所精心策划的一项活动,借着台湾民众对政府的冲突而引发暴乱,目的在于瓦解政府对台湾的掌控,进而创造中共占领台湾之契机。所以追根究柢,228事件并没有谁错谁对,外省人也好、本省人也罢,都是受害者,真正的受益者是中共。

辛灏年说:“中国共产党就是台独的制造者,从台湾228开始,中共就在台湾策划台独,中共在大陆与台湾滋事的两大目标:消灭国民党、消灭中华民国。”

他说,中共对台湾有两个痛苦,第一是,它真想统一台湾,就是统一不了。第二是它真想打台湾,但却不敢打,因为大陆老百姓是很疼爱台湾的。不是台湾打不动,不是怕美国,是怕大陆人民!那怎么办?它就开始对台湾采取两手革命。

“如果你今天为了争夺台湾的政治权力来勾结中共,你的苦头就在后面。”辛灏年提醒当前的台湾国民党,“从历史上看,哪一次‘国共谈判’国民党沾了光呢?‘共产党真的是天不怕,地不怕,但是它怕中华民国和现在不争气的国民党。因为中华民国是正统,国民党曾经是这个正统的创造者和捍卫者。’”

辛灏年希望当前在台湾的中国国民党,“不要忘了中国,特别是不要忘了中华民国那些遭难的大陆人民。要把‘三民主义’当作你们的党魂,重新唤回你们党的生命。”

至于“台独”问题,辛灏年认为,实际上是中共在大陆的专制统治和两岸分裂分治的结果,没了中国共产党,就没有台独问题,一切将会迎刃而解。◇

本文转自第315期【新纪元周刊】“焦点新闻”栏目
想提前看到新纪元更多精彩文章吗?请访问新纪元周刊网站:
http://mag.epochtimes.com/

新纪元杂志PDF版订阅(52期10美元)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