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外星的特殊礼物 罗斯威尔事件回顾

文:曾去执

游客参观罗斯威尔幽浮博物馆。(法新社)

    人气: 229
【字号】    
   标签: tags: ,

数十年来流传的罗斯威尔(Roswell)外星飞碟坠毁事件,整个事件过程扑朔迷离,事后政府、民间态度迥异,各执一词。这也成为后来许多电影、文学作品的素材来源。

那一天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一般民众认为,整个过程在美国军方刻意掩饰、隐瞒、转移、歪曲之下,至今留下的仍是一团迷雾。

飞碟坠毁事件经过

一九四七年七月四日晚上,美国新墨西哥州罗斯威尔市发生不明物体坠毁事件。次日,在距离科罗纳(Corona)五十公里、罗斯威尔西北方一百二十公里的农场,主人布莱索(Mac’ Brazel)发现许多特殊的金属碎片,遍布大约四百公尺的范围里。六日,他将金属碎片交给罗斯威尔的警长,然后向军方报告,并转交给空军基地。七日,布莱索带着马西尔(Jesse Marcel)少校和另一个军官到现场检视,并装载一大堆东西带回基地检验。

七月八日的事情更离奇。在距离布莱索农场西边五公里的荒地上,一位住在梭克罗(Socorro)的土木工程师葛拉第(Grady L.)发现一架金属碟形物的残骸,直径约九米;碟形物裂开。有好几个尸体分散在碟形物里面及外面的地上。这些尸体体型非常瘦小,身长仅一百到一百三十公分,体重只有十八公斤,无毛发、大头、大眼、小嘴巴,穿着整件的紧身灰色制服。美军获讯随即进驻发现残骸的两地,封锁现场。

军方公关部军官韩特(Walter Haut)向当地两家电台和两家报社发布一篇新闻稿,罗斯威尔《每日纪事报》于七月九日以头条新闻刊载,宣称军方发现飞碟残骸,并将送到俄亥俄州作更进一步检查。这一则消息引起各界的好奇,马上传达至各地,引起极大的轰动。

但是在六小时后,军队指挥官乔治.雷米(Geoge Remi)将军接手负责这个事件,急忙安排了一个记者会,推翻以前的说法,表示他的军官犯了错误,根本没有飞碟这回事,坠毁的物体只不过是带着雷达反应器的气象球而已。稍早,广播电台的经理罗伯兹(Judd Roberts)也接到华盛顿的命令:“不得播报这则飞碟的消息。”因此,隔日报纸澄清坠落的不明物体是一个气象球,而不是外星来的飞碟。

由于事出突然又转变太快,大众怀疑其中有什么隐情,所以每个人都相信气象球的说法是经过修正后的声明。到了一九九七年,美国军方再辩称,所谓的外星人只是做为飞行弹跳测试用的假人,但世界各地的人都认为,这只是再一次的隐瞒事实。

蓝皮书计划

在罗斯威尔事件之后,美国总统杜鲁门下令强化安全与保密工作,由空军负责推行“蓝皮书计划”(Project Blue Book),成立一支由科学家所组成的特别组织,以应付未来所可能发生的任何飞碟坠机事件,并压抑民众的知识与好奇心,且制造飞碟是无稽之谈的情境。

蓝皮书的调查工作将所有资料与档案结果分成机密等级,送到国家档案管理局储存,机密性较低的档案已陆续解密并公开,但至今仍有一些“绝对机密”的档案尚未公布。根据蓝皮书计划提出的报告中,有数百件未被研究,其中许多报告未被列入,纵然被列入,对报告的处理也不恰当,甚至常被篡改。

因此,许多人认为,蓝皮书是美国空军用来降低大众的飞碟热,甚至可能是掩饰当局秘密研究飞碟的障眼法,直到一九六九年军方才放弃这项蓝皮书计划。

飞碟专家的态度

享誉全球的飞碟专家海尼克(Allen Hynek)博士,生前曾担任白宫幽浮听证会与联合国幽浮相关现象会议的发言人,于一九四八年起担任美国空军的飞碟研究顾问,审查飞碟及相关的第一手报告。他起初视有关飞碟的报告为无稽之谈,这或许就是空军聘用他的原因。但经过十多年的研究,并实际检视目击者有理有据的报告,他的态度逐渐转变。到了一九六○年代,他几乎公开反对空军,并表示对之失望。

他曾说,军方对于突发的不明物目击事件,如果很难解释的话,他们立即封锁消息,不让媒体接近;并且尽量不要让大众的情绪激动,那是他们的职责所在。他主张必须慎重对待飞碟事件,因此与军方相处不睦。

科罗拉多大学航太博士傅鹤龄在留美期间,曾于一九八一年拜访海尼克博士,海氏再三强调,罗斯威尔事件一定有值得探索的地方。傅鹤龄并亲临罗斯威尔市,造访当地的幽浮博物馆与研究中心,该馆是由当时担任发布飞碟坠毁消息的公关部发言人韩特和美国幽浮协会
(MUFON)合作资助下成立的私人机构。博物馆搜集许多与幽浮有关及飞碟坠毁的珍贵资料,傅鹤龄还与该研究中心专家讨论许多罗斯威尔事件的问题。

傅鹤龄并访问罗斯威尔当时殡仪馆老板丹尼尔。丹尼尔说,罗斯威尔事件发生期间,军方曾来电话,透露有一些尸体需要冷冻及防腐,并询问个子很小的人需要用多少防腐剂?然后还订了若干个大小不一的盒子。老板觉得很奇怪,因为他查了资料,发现二周内在小地方的罗斯威尔市并没有人去世,要防腐剂何用?令人生疑。

五角大厦的说词

一九九五年七月二十九日,美众议员席夫(Steven H. Schiff)在翻阅军方的档案后指出,一九四七年被认为有关幽浮或外星人飞碟坠毁在该州罗斯威尔的神秘传说,其相关的重要档案已在四十多年前未获批准的情况下被销毁,军方的用意是企图否定事实。根据国会审计局的报告,罗斯威尔基地行政当局自一九四五年三月至一九四九年十二月的档案,均已销毁,军方无法解释是谁以及为何要销毁这些档案。

目前的官方档案仅剩下两份相关的文件。席夫强调,被销毁的资料中,可能包括当时基地内的军官向其上级单位解释这起坠毁事件的来龙去脉。

虽然有几百人曾参与或可以提出证据证明“罗斯威尔事件”的真实性,但是由于官方资料已毁,政府当然不能承认这个事件的真实性。因此五角大厦始终以莫古儿(Mogul Project)计划——当年一枚高空侦测气球坠落地面所遗留的残骸,来解释罗斯威尔事件。但是民间曾研究该案的所有人士,都对飞碟与外星人的存在深信不疑。

公关军官韩特的表白

根据二○○四年六月五日凯瑞(Tom Carey)与施密特(Donald Schmitt)合著的《罗斯威尔外星人见证》(Witness To Roswell)一书,作者搜集了许多目击者看见外星人的证词,其中有许多是第一手报导,也有大量有关外星人尸体的故事,另外也提到基地的第八十四号飞机棚,那是运送残骸、尸体进出的重点场所,许多目击者都在这里有过不寻常的经历。

最重要的目击者首推当年担任公关军官的韩特,发现飞碟的新闻就是由他发布的。他于二○○二年完成公证的口述书,要求死前不得对外透露。如今韩特的口述书已可完全对外公开,他所做的口述历史,揭露他在八十四号飞机棚看见坠毁的物体,以及布兰查德上校(Col. Blanchard)带回来的几个大头的小矮人尸体,时间是七月八日星期二的下午。

事件的第二天早上,韩特参加高参会报,听取事件的简报,残骸碎片一一传递给每一个人,但无人能辨认是何物。会议主要讨论如何处理这种情况,以及何者可以公诸大众。

根据韩特的说法,瑞米将军(Gen. Ramey)想转移社会大众对飞碟与尸体的注意,感觉上瑞米是执行美国国防部的指示。他表示,他自己也亲自到其中一个地点,带回一些残骸碎片。他也注意到,有两个小组之后被派遣花了好几个月的时间,湮灭任何可能留下的证据。

富尔佛德中士的见证

富尔佛德(Earl Fulford)中士是八十四号飞机棚的飞机技师,七月八日当天,就有该市的民间技师不断问他有关谣传太空船与小太空人的事。下午四点,他离开勤务时,看见好友侯克开着连结拖车,其上运著像金龟车大小的东西,上面覆盖着防水布,侯克拒绝告诉他防水布里面是什么东西,因为这是上面的命令。直到目前,富尔佛德询问起侯克,侯克还是不愿意告诉他。

这事到此还没了结。他说,他第二天“自愿”参与清除小组的任务,到所谓的布莱索残骸现场清理。他们每个人有个麻布袋,受命将所有“不自然”的东西都装进去。他回到基地后,第二天清晨二点被叫醒,受命到P-3飞机棚。因为他也是个铲车操作手,上级命令他载运七呎见方的木制板条箱到闲置的C-54轻型运输机上。他不知道板条箱里面是什么东西,但感觉它的重量很轻。

宪兵一等兵班杰明的见证

大众文化中的外星人形象五花八门。其中最普遍的形象包括大头、大眼、无发等,其原型就是来自罗斯威尔事件目击者的描述。(法新社)
大众文化中的外星人形象五花八门。其中最普遍的形象包括大头、大眼、无发等,其原型就是来自罗斯威尔事件目击者的描述。(法新社)

宪兵一等兵班杰明(Elias Benjamin)七月八日早上受命取了枪到P-3飞机棚执行警卫任务。他被安排负责护送三、四具覆盖床单的尸体到基地的医院。其中有一具还会动,有一具则因床单滑动,他看见一个灰脸无发的大头,望之不似人类。到达医院后,床单又再滑动,尸体的样子他看得更清楚了,他描述那具尸体是身体小、大蛋头、斜着眼、小嘴巴、两个鼻孔。他看着医生帮那个小人动手术,看起来他还活着。

其后上级迫使他签结秘密文件,要他保密,并告诉他如果对外泄漏消息,他的身家性命不保,因此,他一直担心他的退休金会出问题。他太太说,一九四九年结婚时,他告诉过她,她鼓励他公诸于世。

其他目击者的说词

这个事件另一位重要的目击者是本索中士(Sgt. Frederick Benthal),他是陆军的摄影师,从首都华盛顿飞来,被带到尸体的现场拍照,当时场地已经净空,其他人员都不在现场。

宪兵一等兵赛恩(PFC Ed Sain)也可证实这件事情。他说,他乘坐救护车到达现场,受命任何人擅入账棚就予射杀。塞恩的儿子说,他父亲不愿谈这事,但曾告诉他,他一直保护着尸体,直到尸体被转运到基地为止。

罗雷(Homer Rowlette)中士在六○三空军工程中队服役,他的儿子与女儿表示,一九八八年罗雷在临死前告诉他们,他是清除小组的成员,曾被派遣至罗斯威尔北方失事的现场,干的是不光采的事,其他人称这种事是“记忆薄片”(memory foil)。在现场他看见一艘圆形的太空船,还看见三个头很大的小人,其中至少有一个还活着。

另外还有一些宪兵担任机棚的警卫,他们的描述与前述状况大致相同;还有不少的目击者担任戒备森严的B-29轰炸机运输条板箱的工作,也都提供他们的证明。

根据宪兵中士李罗一(Sgt. LeRoy)妻子的描述,有一天晚上,她先生被召回到科罗那飞碟坠毁的现场,协助装运尸体,第二天早上回家时,他的衣服发出恶臭。她把衣服烧了,但是那种恶臭一直在她先生身上留了两个礼拜。

当时军中盛传着飞碟与尸体、上级要求保密与关闭基地等谣言。一等兵海尼斯(Eugene C. Helnes)说:“那绝对不是气球坠毁,我认识那些清理现场的同仁。一直到我一九四九年离开基地,我们所有的谈话焦点都是飞碟坠毁的事情。”

这么多见证的说词颇堪玩味与咀嚼,但是对飞碟的大小与尺寸,人们描述的倒是有些差距,有的说是蝙蝠翼的形状,有的说是鸡蛋形状。

韩特在他的口述书上表示,有十五呎长,但是富尔佛特说,在卡车上覆盖着防水布的物体,其大小大概是福斯的金龟车那么大。至于对外星人的描述,这么多人的描述倒是大致相同。

文件虽解密 真相仍不明

二○○三年六月,“罗斯威尔事件”机密档案解密的时限到期,封存整整五十六年的秘密终于有机会让人一窥其中真相。这桩堪称廿世纪最经典的不明飞行物事件有满满的十一箱文件。

然而采访记者发现,在十一箱的“罗斯威尔文件”中,许多都是几十年前就公开了的从报纸杂志上搜集来的飞碟剪报、旧书以及政府的报告。记者还发现了许多关于飞碟的老式大尺寸录影带,甚至还找到了那个所谓的“气象球”残片!许多飞碟迷声称,这些气象球残片是美国政府在事发后偷偷放在 UFO坠毁现场,用来替代飞碟残片。他们认为,那些飞碟残片后来全都被送往一个秘密军事基地。

然后,在混乱不堪的一号箱子内,记者终于找到七月的罗斯威尔《每日纪事报》。这实际上是一份逐日记录的日记文件,上面记载着基地每天的活动。令人失望的是,纪录上一九四七年七月根本没有发生过任何特别的事情,也没有迹象表明当时出现了任何紧急情况。

总之,尽管解密文件表明,罗斯威尔当年很可能并无飞碟的光临,尽管有人认为,一些目击者有撒谎嫌疑,但有更多的人认为,现在就为“罗斯威尔事件” 盖棺定论为时尚早。他们认为,外星人曾造访地球的有力证据肯定存在,只是这些证据尚未曝光,有待日后挖掘,正如老话所说的:“没有找到证据,并不等于没有证据。”

(包括美国在内的各国政府一方面拨大量款项给NASA等机构研究地外生命,另一方面又表现出对一切关于“外星生命到过地球”的可疑“证据”躲躲闪闪。)

--摘转自《新纪元》
本文网址:http://mag.epochtimes.com/gb/030/3363.htm(新纪元周刊)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惊人的巧合?俄陨石视频与神韵最后一幕
  • 2013年2月15日在俄罗斯车里雅宾斯克一颗直径约17米的巨大陨石以时速5.4万公里(30马赫)的速度坠落,陨石在坠落前,被一白色闪光物体击中,碎裂,并在地球上空25公里处爆炸变成直径小于1公分的小碎片,即便如此,由于音爆的作用,建筑物玻璃破碎等原因造成1200人受伤,六座城市受到影响。那神秘力量即时挽救了地球和人类。
  • 球能量充满所有的空间,然而能量场并不均等。研究者称地球上有“灵线”(Ley Lines)也是能量聚集之处,也有人称为能量线、地脉、灵脉。这些灵线上有什么神秘事件呢?
  • 人间有言“老天有眼”、“头上三尺有神明”;无神论者不相信神佛的存在,将人间现象的发生视为自然的结果。人间现象的发生果真都是自然的吗?“巧合”的发生当真只是偶然?天空现“天眼”,上海证券综合指数出现惊人“巧合”…
  • 最近几个月来,世界各地都传出人们从空中听到奇怪的声音。有时候是嗡嗡声,或是低沉的隆隆声,也有人说听到呜呜声、砰然作响,甚至是一段旋律。这些声音部分被录下来并放上网路广为流传,一时之间谣言四起,各种阴谋论都出炉。
  • 1908年6月30日上午7点17分,西伯利亚通古斯森林一声巨响,就如一颗氢弹被引爆一样,一次人类历史上威力最大的爆炸事件发生了,…近日意大利科学家在爆炸地点的数百公里之外的Cheko湖边寻找到一块陨石碎片,经过初步推测,认为该碎片来自1908年那次通古斯灾难。
  • 1912年4月15日世界最大的豪华游轮泰坦尼克号,在首航中,不幸触撞冰山而沉没,造成了1500多人死亡的大悲剧。然而在80多年后的1990年却出现了一位泰坦尼克号的乘客在冰山上获救,在1991年又有泰坦尼克号船长史密斯再现的奇闻,成为各国争相报导的热门话题。
  • (shown)3月18日以来,似乎来自地底的神秘轰鸣声,夜复一夜的降临美国小镇克林顿维尔。警方、政府和地质学家们纷纷出动,试图找寻声响的来源,但到目前为止一无所获,不得其解。
  • 据说德国著名探险家兼作家冯‧丹尼肯曾进入过拉坎顿人守护的地下长廊。隧道内那种超越现代人类智慧的严密、宏大与神奇,使得这位以大胆想像著称的作家也瞠目结舌。他认为隧道是用高科技的超高温钻头和电子射线的定向爆破以及人类现在还不具有的某些技术开凿成的。
  • 《摩诃波罗多》(一译《玛哈帕腊达》),是印度古代梵文叙事诗,意译为“伟大的波罗多王后裔”,是古印度两部著名的史诗之一。此书记载了居住在印度恒河上游的科拉瓦人和潘达瓦人、弗里希尼人和安哈卡人两次激烈的战争。此书与《罗摩衍那》并称为印度两大史诗,它写成于公元前一五○○年,距今约有三千五百多年了。而书中记载的史实则要比成书时间早二千多年,就是说书中的事情是发生在距今约五千多年前了。书中的战争规模浩大,其惨烈程度世所罕见。后来考古学家在发生上述战争的恒河上游发现了众多的已成焦土的废墟。这些废墟中大块大块的岩石被黏粘合在一起,表面凸凹不平。要能使岩石熔化,最低需要摄氏一千八百度。……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