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组图:中华民国国民革命忠烈祠见证历史

台北市圆山国民革命忠烈祠,系中华民国“国殇圣域”,为祭祀开国、讨袁、护法、东征、北伐、讨逆、剿匪、抗日、国共战争等时期为国殉职殉难军、文人之处所,使其常留青史,千秋俎豆。1967年奉先总统 蒋公核定整建 ,1969年3月25日落成启用。(摄影:宋碧龙 / 大纪元)

人气: 413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 , , , , , ,

【大纪元2013年04月11日讯】(大纪元记者钟元、耿豫仙台湾台北报导)中华民国“国家级”的台北圆山国民革命忠烈祠1967年奉先总统蒋公核定整建 ,自1969年落成启用以来,迄今供奉开国、讨袁、护法、东征、北伐、剿匪、讨逆、抗日、国共战争及在台抗日等各时期为民国牺牲之死难军民,现供奉武烈士39万8,656人,文烈士2,540人,合计入祀烈士40万1,196人。

国父临终仍喊着“和平、奋斗、救中国”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大纪元》记者于清明时节走访台北国民革命忠烈祠,这里供奉从1894年到中华民国开国1911年期间,国父孙中山先生领导第一次革命起至推翻满清止,所牺牲的革命同志,如陆皓东、秋瑾、林觉民、方声洞及黄花冈72位烈士(据考证结果查有86人) 等225人。1915~1916年讨袁时期,因袁世凯继任民国总统以后意图恢复帝制,宋教仁、陈其美等烈士举义讨伐,致为袁害而殉难共84人。

[[26]]

清末戊戌政变后,慈禧太后起用义和团排外,招致八国联军进犯北京,造成举国愤恨,国父乘机命郑士良等在惠州起义。光绪26年8月15日夜,郑士良率革命志士6百余人,在惠州三洲田起义,进围博罗县城,复于平山,龙冈号召千余人,进攻镇隆,生俘清管带杜凤梧,枪杀守备严某,24日奇袭永湖,连败清将刘邦、邓万林等。26日战崩冈垆,28日克三多祝,附义者达两万余众,声势大振,准备续向厦门进出。未料当时日本总理伊藤博文并不支持中国革命,禁止自台湾出口武器,致使接济惠州起义之武器来源断绝。国父乃令郑士良暂停活动,解散起义部队,战争因此中止。此次起义虽功败垂成,其影响却扩及两广,进而对尔后之革命行动产生积极的推助作用。(台北圆山国民革命忠烈祠)
清末戊戌政变后,慈禧太后起用义和团排外,招致八国联军进犯北京,造成举国愤恨,国父乘机命郑士良等在惠州起义。光绪26年8月15日夜,郑士良率革命志士6百余人,在惠州三洲田起义,进围博罗县城,复于平山,龙冈号召千余人,进攻镇隆,生俘清管带杜凤梧,枪杀守备严某,24日奇袭永湖,连败清将刘邦、邓万林等。26日战崩冈垆,28日克三多祝,附义者达两万余众,声势大振,准备续向厦门进出。未料当时日本总理伊藤博文并不支持中国革命,禁止自台湾出口武器,致使接济惠州起义之武器来源断绝。国父乃令郑士良暂停活动,解散起义部队,战争因此中止。此次起义虽功败垂成,其影响却扩及两广,进而对尔后之革命行动产生积极的推助作用。(台北圆山国民革命忠烈祠)

护法时期,在讨袁之后,张勋企图迎接宣统复辟,毁弃民国约法于不顾,遂引起革命同志为护法而战,所奉祀者 1917~1923年有朱执信等64位烈士。东征时期,黄埔建军之翌年,先总统蒋公领导校军,相继讨平杨希闵、陈炯明诸叛逆,1925年牺牲烈士有廖仲凯等71人。

[[2]]

宣统3年6月间,武昌革命同志决定起义,至8、9月间,清廷为镇压四川铁路风潮,新军被调入川,其留守武汉者,约半数与革命党保持关系。革命党原定10月6日起事,奈因清军防范严密,未克如期发动。10月9日,党人设在汉口之机关,因制造炸药,不慎爆炸而遭破获,党人被捕者数十人,蒋翊武在武昌断然发令,当夜12时起义,又以武昌戒备森严,命令无法送达而未果。翌日,武昌革命机关亦多遭破获,党人为情势所迫,匆忙于当晚7时发难,参加者约2千余人,首由第八工程营夺取军械库,第15协等单位攻占楚望台,再引炮兵入城,进攻督署。湖广总督瑞征及第八镇统制张彪相偕逃亡。次日,武昌底定,越二日汉阳、汉口亦相继光复。至此,孙中山领导革命推翻满清之志业,终于在历经十次挫败后竟告全功。(台北圆山国民革命忠烈祠)
宣统3年6月间,武昌革命同志决定起义,至8、9月间,清廷为镇压四川铁路风潮,新军被调入川,其留守武汉者,约半数与革命党保持关系。革命党原定10月6日起事,奈因清军防范严密,未克如期发动。10月9日,党人设在汉口之机关,因制造炸药,不慎爆炸而遭破获,党人被捕者数十人,蒋翊武在武昌断然发令,当夜12时起义,又以武昌戒备森严,命令无法送达而未果。翌日,武昌革命机关亦多遭破获,党人为情势所迫,匆忙于当晚7时发难,参加者约2千余人,首由第八工程营夺取军械库,第15协等单位攻占楚望台,再引炮兵入城,进攻督署。湖广总督瑞征及第八镇统制张彪相偕逃亡。次日,武昌底定,越二日汉阳、汉口亦相继光复。至此,孙中山领导革命推翻满清之志业,终于在历经十次挫败后竟告全功。(台北圆山国民革命忠烈祠)

黄花岗72烈士之一-林觉民篇Revolutionary Martyr Lin Jue

三二九《向先烈致敬》影片

三二九感恩献花篇20秒

中华民国国父孙中山先生提出“民族、民权、民生”的三民主义思想。(网路图片)
中华民国国父孙中山先生提出“民族、民权、民生”的三民主义思想。(网路图片)

1925年国父北上身体不支,罹患肝癌3月12日逝世于北京协和医院,享年58岁。国父临终仍喊着“和平”、“奋斗”、“救中国”。孙中山终身维护共和,为追求一个统一富强的中国而鞠躬尽瘁。国民政府于1940年通令全国尊称其为“中华民国 国父”。

1925年2月,陈炯明部自粤东进犯广州,企图颠覆革命政府。时黄埔军校校长先总统蒋公为确保革命基地安全,维系革命命脉,亲率校军3千与粤军等革命军东讨陈逆,连克东莞、淡水。同月22日,陈逆部林虎主力自背来袭,欲包围校军,却被阻棉湖,激战终日,逆军万余人遭败。迄3月底,讨平东江。6月回师广州靖乱,剪除杨希閺滇军与刘震寰桂军。至10月陈逆残部复从闽南南下,蒋公二次东征,一举攻克惠州,直捣塘湖,终于彻底肃清陈炯明势力,奠定广东革命基地。(台北圆山国民革命忠烈祠)
1925年2月,陈炯明部自粤东进犯广州,企图颠覆革命政府。时黄埔军校校长先总统蒋公为确保革命基地安全,维系革命命脉,亲率校军3千与粤军等革命军东讨陈逆,连克东莞、淡水。同月22日,陈逆部林虎主力自背来袭,欲包围校军,却被阻棉湖,激战终日,逆军万余人遭败。迄3月底,讨平东江。6月回师广州靖乱,剪除杨希閺滇军与刘震寰桂军。至10月陈逆残部复从闽南南下,蒋公二次东征,一举攻克惠州,直捣塘湖,终于彻底肃清陈炯明势力,奠定广东革命基地。(台北圆山国民革命忠烈祠)

记者在国民革命忠烈祠看见沿着大殿周围的回廊,展示了国父创建民国的“开国起义、惠州起义、广州三二九起义、辛亥革命、东征与靖乱”等重要战役图。

[[4]]

1926年7月,北伐军攻占长沙,连克湘阴、岳州之后即在长沙稍事整补。8月26日,国军续向汀泗侨攻击,时吴佩孚所部虽不下十余万,然战斗力已大逊于往昔,且又疲于北方之战会攻下南口,再赶回武汉,此时北伐军已攻入汀泗侨。8月30日,国军势如破竹,吴部退守贺胜桥。吴佩孚曾亲率大刀队督部反攻,仍为国军击溃,革命军遂直趋武汉。9月6日,占领汉阳,7日占领汉口,围攻武昌,10月10日克复,吴佩孚兵败,北走河南,武汉三镇遂尽入革命军之手。(台北圆山国民革命忠烈祠)
1926年7月,北伐军攻占长沙,连克湘阴、岳州之后即在长沙稍事整补。8月26日,国军续向汀泗侨攻击,时吴佩孚所部虽不下十余万,然战斗力已大逊于往昔,且又疲于北方之战会攻下南口,再赶回武汉,此时北伐军已攻入汀泗侨。8月30日,国军势如破竹,吴部退守贺胜桥。吴佩孚曾亲率大刀队督部反攻,仍为国军击溃,革命军遂直趋武汉。9月6日,占领汉阳,7日占领汉口,围攻武昌,10月10日克复,吴佩孚兵败,北走河南,武汉三镇遂尽入革命军之手。(台北圆山国民革命忠烈祠)

蒋公继承国父遗志誓师北伐

1922年6月16日,陈炯明在广州发动武装叛乱,蒋介石奉召从上海赶到广州来援,并帮助孙中山出谋划策击退叛军,蒋介石护送孙中山脱险返沪,因为他对孙中山忠心耿耿,患难与共,从此获得孙中山的信任和器重。

[[7]]

1927年5月,北伐军先后击溃孙传芳、张宗昌等部,并略定淮海,方冀直下幽燕,不意共军制造宁汉分裂,蒋公为顾全大局,宣布引退,中枢顿失领导中心,局势迅速恶化。孙传芳军趁概率5万余人,自8月25日起,陆续渡过长江,占领南京与镇江间的龙潭一带,直逼南京东北近郊。时国民革命军将领何应钦、李宗仁、白崇禧等全力分进合击,血战6昼夜,造成龙潭大捷,孙军大败,从此无力再举,此实为国民革命军继鄂南汀泗侨及南昌之役以来又一次剧战。(台北圆山国民革命忠烈祠)
1927年5月,北伐军先后击溃孙传芳、张宗昌等部,并略定淮海,方冀直下幽燕,不意共军制造宁汉分裂,蒋公为顾全大局,宣布引退,中枢顿失领导中心,局势迅速恶化。孙传芳军趁概率5万余人,自8月25日起,陆续渡过长江,占领南京与镇江间的龙潭一带,直逼南京东北近郊。时国民革命军将领何应钦、李宗仁、白崇禧等全力分进合击,血战6昼夜,造成龙潭大捷,孙军大败,从此无力再举,此实为国民革命军继鄂南汀泗侨及南昌之役以来又一次剧战。(台北圆山国民革命忠烈祠)

1926~1928年北伐时期,从蒋公北伐开始至全国统一止,所奉祀有陈鸿彬烈士等3,522人。1929~1936年讨逆时期,系闽变、两广事变至敉平西安事变为止等历次牺牲者,如朱绍穆烈士等560人。1930~1936年剿匪时期,中共在江西叛乱,历经五次围剿,致共军溃不成军,分往西北逃窜,如李卓峰烈士等12,395人。

[[9]]

1927年起,中共连续发动几次暴动,皆为中央军所败。遂窜往湘、鄂、皖、赣诸省边区,建立各地“苏维埃”政权。政府初时视为癣疥之疾,不意未二载,竟成燎原之势,赤焰四处蔓延。政府乃决意肃清共军,以除心腹之患。自1930年12月起,中央军连续发起五次围剿攻势,前4次均为无功而返。第5次乃改碉堡战术,以军事及经济封锁,逐步进逼共区,1934年10月,共军在节节败退下生存日感困难,遂取道赣南向西突围,中央军则以薛岳部跟踪追击,后方转战湘、桂、滇、川、康、青、甘、陕诸省,俟其逃至陕北时,因西安事变及日军入侵日亟乃止。(台北圆山国民革命忠烈祠)
1927年起,中共连续发动几次暴动,皆为中央军所败。遂窜往湘、鄂、皖、赣诸省边区,建立各地“苏维埃”政权。政府初时视为癣疥之疾,不意未二载,竟成燎原之势,赤焰四处蔓延。政府乃决意肃清共军,以除心腹之患。自1930年12月起,中央军连续发起五次围剿攻势,前4次均为无功而返。第5次乃改碉堡战术,以军事及经济封锁,逐步进逼共区,1934年10月,共军在节节败退下生存日感困难,遂取道赣南向西突围,中央军则以薛岳部跟踪追击,后方转战湘、桂、滇、川、康、青、甘、陕诸省,俟其逃至陕北时,因西安事变及日军入侵日亟乃止。(台北圆山国民革命忠烈祠)

一二八淞沪战后,民气昂扬,国际间对我亦刮目相看,然国内杌陧之状依旧。1933年,冯玉祥组军抗日再度崛起,其后则有陈铭枢的“福州人民政府”继之。陈氏以第19路军为其最大凭借,19路军因上海之战而声誉扬溢,然战后调入福建,陈遂联结失意军人及自命前进人士等,组织“生产民主党”,以“打倒独裁,取消党治,反对日帝,联络共军”为口号,1933年11月20日,在福州召开“人民代表大会”,成立“中华共和国人民革命政府”,以李济深任主席,与国民政府相拮抗。蒋公乃明令讨伐并亲临前线督战,迄1934年1月13日止,在中央军强力压迫下,福州“人民政府”消灭,为时仅53天。(台北圆山国民革命忠烈祠)
一二八淞沪战后,民气昂扬,国际间对我亦刮目相看,然国内杌陧之状依旧。1933年,冯玉祥组军抗日再度崛起,其后则有陈铭枢的“福州人民政府”继之。陈氏以第19路军为其最大凭借,19路军因上海之战而声誉扬溢,然战后调入福建,陈遂联结失意军人及自命前进人士等,组织“生产民主党”,以“打倒独裁,取消党治,反对日帝,联络共军”为口号,1933年11月20日,在福州召开“人民代表大会”,成立“中华共和国人民革命政府”,以李济深任主席,与国民政府相拮抗。蒋公乃明令讨伐并亲临前线督战,迄1934年1月13日止,在中央军强力压迫下,福州“人民政府”消灭,为时仅53天。(台北圆山国民革命忠烈祠)

1926~1936年国民革命忠烈祠展示包括“东征与北伐、鄂南会战、南昌会战、龙潭会战、会师京津、五次围剿、敉平闽变”等重要战役图。

[[50]]

1945年,蒋介石委员长在南京中山陵前,透过中广电台向全国同胞宣布对日抗战胜利。(网路图片)
1945年,蒋介石委员长在南京中山陵前,透过中广电台向全国同胞宣布对日抗战胜利。(网路图片)

[[44]]
蒋公在大陆时,声望两次达到中华民国历史巅峰,一次是在1936年12月25日西安事变和平解决后,南京全城陷入一片疯狂,所有的鞭炮都放光了,南京包括平时规规矩矩的学生,都跑上街上欢呼跳舞,简直是疯狂。第二次是在1945年8月15日抗战胜利日本投降时,当时重庆也是陷入疯狂。图为南京市民放鞭炮到机场迎接蒋介石。(网路图片)
蒋公在大陆时,声望两次达到中华民国历史巅峰,一次是在1936年12月25日西安事变和平解决后,南京全城陷入一片疯狂,所有的鞭炮都放光了,南京包括平时规规矩矩的学生,都跑上街上欢呼跳舞,简直是疯狂。第二次是在1945年8月15日抗战胜利日本投降时,当时重庆也是陷入疯狂。图为南京市民放鞭炮到机场迎接蒋介石。(网路图片)

蒋公领导八年对日抗战

国民革命忠烈祠奉祀从1937年七七事变起,至抗战胜利止,八年中军民牺牲者,如张自忠及蔡公时烈士等335,887人。

自国民革命军北伐成功后,日本有感于中国国力持续增长,民心士气日益高昂,对其大陆政策甚为不利,乃于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步步进逼,大有蚕食鲸吞之势。然国人睹日帝气焰嚣张,深知有早晚决战之日。故1937年7月芦沟桥事件起,双方遂全力搏斗,全体军民体察攸关民族生死,无不奋起御侮,献身抗日行列。综计至1947年战争结束止,双方共会战22次,大小战斗四万余次,国军伤亡官兵3百余万人,民众牺牲2千万人,财物损失无数。然其间志士仁人前仆后继,民族气节之昂扬与可歌可泣之故事,在中华民族历史上已成空前,尤其不平等条约之废除与跻身四强之林,其贡献更永志青史矣!(台北圆山国民革命忠烈祠)
自国民革命军北伐成功后,日本有感于中国国力持续增长,民心士气日益高昂,对其大陆政策甚为不利,乃于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步步进逼,大有蚕食鲸吞之势。然国人睹日帝气焰嚣张,深知有早晚决战之日。故1937年7月芦沟桥事件起,双方遂全力搏斗,全体军民体察攸关民族生死,无不奋起御侮,献身抗日行列。综计至1947年战争结束止,双方共会战22次,大小战斗四万余次,国军伤亡官兵3百余万人,民众牺牲2千万人,财物损失无数。然其间志士仁人前仆后继,民族气节之昂扬与可歌可泣之故事,在中华民族历史上已成空前,尤其不平等条约之废除与跻身四强之林,其贡献更永志青史矣!(台北圆山国民革命忠烈祠)

[[13]]
淞沪会战始于1937年8月13日,日本对上海保安队之攻击。为应事变,国军即以精锐国军增援,曾一度主动攻至汇山码头,敌凭坚顽抗。至10月初,更增援至30万众,由松井石根指挥,大举进犯。为掩护长江下流物资之后撤,并藉以改变日军作战方向,亦增调50余师,不顾一切牺牲,于吴淞江湾浏河间狭小地区,与海陆空联合之敌行阵地战,血战3月,寸土必争。其后敌于杭州湾以北之金山嘴全公亭登陆,迂回淞江,袭国军侧背。11月9日,国军逐次向青浦白鹤港之线转进,继转进于吴福线,及锡澄线后,以主力向浙皖赣边境退却。(台北圆山国民革命忠烈祠)
淞沪会战始于1937年8月13日,日本对上海保安队之攻击。为应事变,国军即以精锐国军增援,曾一度主动攻至汇山码头,敌凭坚顽抗。至10月初,更增援至30万众,由松井石根指挥,大举进犯。为掩护长江下流物资之后撤,并藉以改变日军作战方向,亦增调50余师,不顾一切牺牲,于吴淞江湾浏河间狭小地区,与海陆空联合之敌行阵地战,血战3月,寸土必争。其后敌于杭州湾以北之金山嘴全公亭登陆,迂回淞江,袭国军侧背。11月9日,国军逐次向青浦白鹤港之线转进,继转进于吴福线,及锡澄线后,以主力向浙皖赣边境退却。(台北圆山国民革命忠烈祠)

1937-1945年抗日时期,蒋公领导八年抗战,国军进行大会战22次,重要战役1,117次,小型战役38,931次,合计大小战役共40,070次,国军牺牲206位将 军(其中包括8位上将),将士阵亡132万4,279人,负伤官兵176万1,682人,失踪官兵13万126人,总计伤亡失踪官兵321万6,087 人。

[[15]]

1938年5月,日军于徐州会战后,仍未能击破国军主力,乃不得不转由长江仰攻,企图深入武汉,歼灭国军,遂纠集12个师,配合海军陆战队,及飞机500余架,分4路进犯。其在江南者,一沿南浔路南进,掩护其左翼安全,一沿瑞武路西进,以迂回武昌之南,在江北者,一沿长江北岸迳扑汉口,一沿大别山北麓,进犯信阳。另以舰队溯江而上,直抵武汉。国军则在武汉外围之九宫山、幕阜山、庐山、大别山等山岳地带做纵深配置,以迎击来犯之敌。10月初,南路之敌陷通城、岳阳,迫近武昌;北路之敌下黄陂、信阳,形成两翼包围。国军乃按预定计划,向平汉铁路以西转进,至10月25日,放弃武汉,撤至鄂西山地,以屏卫大后方之安全。(台北圆山国民革命忠烈祠)
1938年5月,日军于徐州会战后,仍未能击破国军主力,乃不得不转由长江仰攻,企图深入武汉,歼灭国军,遂纠集12个师,配合海军陆战队,及飞机500余架,分4路进犯。其在江南者,一沿南浔路南进,掩护其左翼安全,一沿瑞武路西进,以迂回武昌之南,在江北者,一沿长江北岸迳扑汉口,一沿大别山北麓,进犯信阳。另以舰队溯江而上,直抵武汉。国军则在武汉外围之九宫山、幕阜山、庐山、大别山等山岳地带做纵深配置,以迎击来犯之敌。10月初,南路之敌陷通城、岳阳,迫近武昌;北路之敌下黄陂、信阳,形成两翼包围。国军乃按预定计划,向平汉铁路以西转进,至10月25日,放弃武汉,撤至鄂西山地,以屏卫大后方之安全。(台北圆山国民革命忠烈祠)

共军只有2位将军死在抗战期间;国军抗日牺牲军人是共军的至少40倍以上。

[[17]]

日军于1942年攻占马来西亚后,泰国附敌。嗣由饭田祥二郎率十余万众;以一部经泰国侵入越南,主力登陆仰光,向缅北窜犯。国军应盟军总部之请,派远征军第一路司令罗卓英率3个军入缅,协同英军作战,挫敌于同古,破敌于仁安羌,解英军之危,博得盟军好评,但终为优势之敌压迫转进印度。敌续侵腊戌,陷龙陵、腾冲。至1944年春,国军为打通中印公路,以驻印军指挥官郑洞国率新一军及新六军开始反攻缅北,得盟军空军及工兵之协力,越崇山峻岭,进出新平洋,与敌激战于太白家。3月5日,攻占孟关,次第克复孟拱、密支那。同时,远征军卫立煌亦指挥约5个军,强渡怒江,发动滇西攻势策应驻印军之作战,迭克敌坚固据点龙陵、腾冲,直捣畹町。至1945年1月27日,滇西国军与驻印英军会师芒友,完成打通中印公路任务。(台北圆山国民革命忠烈祠)
日军于1942年攻占马来西亚后,泰国附敌。嗣由饭田祥二郎率十余万众;以一部经泰国侵入越南,主力登陆仰光,向缅北窜犯。国军应盟军总部之请,派远征军第一路司令罗卓英率3个军入缅,协同英军作战,挫敌于同古,破敌于仁安羌,解英军之危,博得盟军好评,但终为优势之敌压迫转进印度。敌续侵腊戌,陷龙陵、腾冲。至1944年春,国军为打通中印公路,以驻印军指挥官郑洞国率新一军及新六军开始反攻缅北,得盟军空军及工兵之协力,越崇山峻岭,进出新平洋,与敌激战于太白家。3月5日,攻占孟关,次第克复孟拱、密支那。同时,远征军卫立煌亦指挥约5个军,强渡怒江,发动滇西攻势策应驻印军之作战,迭克敌坚固据点龙陵、腾冲,直捣畹町。至1945年1月27日,滇西国军与驻印英军会师芒友,完成打通中印公路任务。(台北圆山国民革命忠烈祠)

[[19]]
1945年5月,日军经湘西会战挫败后,在中国大陆即一蹶不振。是时盟军已攻占琉璜、琉球诸岛,日本本土日形危急,而国军以美式武器装备各军之作业亦大半完成,乃展开桂柳战场之反攻。国军以第二方面军之一部出桂东,夺取邕甯;以第三方面军之一部,沿柳宜路直取柳州;复以第三方面军主力沿桂穗路,穿越城岭山脉攻略桂林,日寇望风披靡。国军于5月27日克邕甯,继收复柳州,桂林诸重镇,进展七百余公里,前锋直逼粤西。是时,日本鉴于国内外窘境交迫,而在中国之日军此刻亦如困斗之兽,几已无力再战矣。(台北圆山国民革命忠烈祠)
1945年5月,日军经湘西会战挫败后,在中国大陆即一蹶不振。是时盟军已攻占琉璜、琉球诸岛,日本本土日形危急,而国军以美式武器装备各军之作业亦大半完成,乃展开桂柳战场之反攻。国军以第二方面军之一部出桂东,夺取邕甯;以第三方面军之一部,沿柳宜路直取柳州;复以第三方面军主力沿桂穗路,穿越城岭山脉攻略桂林,日寇望风披靡。国军于5月27日克邕甯,继收复柳州,桂林诸重镇,进展七百余公里,前锋直逼粤西。是时,日本鉴于国内外窘境交迫,而在中国之日军此刻亦如困斗之兽,几已无力再战矣。(台北圆山国民革命忠烈祠)

国民革命忠烈祠展示包括“八年抗战、七七事变与华北作战、松沪会战、徐州会战、武汉会战、第三次长沙会战、缅北滇西作战、长衡会战、桂柳反攻作战”等重要战役图。

[[21]]

抗战期间,共党乘机坐大,胜利后更大肆扩充,其势力几遍淮河以北,国军处处受袭。1947年7月4日,中华民国政府宣布全国总动员,戡平共党叛乱。同月,共军亦全面进攻,双方激战于西北,山东及东北战场,时民穷兵疲,国军已渐处于不利地位。1948年1月,政府改采分区防御战略,黄河以南分为20个绥靖区,预计2年内肃清共军。然共军攻势愈为凌厉,年底,锦藩,平津,徐蚌会战爆发,国军依次转进,迄1949年初徐蚌会战失利。大局逆转,中央政府被迫迁台,整军经武建设复兴基地,待机反攻。(台北圆山国民革命忠烈祠)
抗战期间,共党乘机坐大,胜利后更大肆扩充,其势力几遍淮河以北,国军处处受袭。1947年7月4日,中华民国政府宣布全国总动员,戡平共党叛乱。同月,共军亦全面进攻,双方激战于西北,山东及东北战场,时民穷兵疲,国军已渐处于不利地位。1948年1月,政府改采分区防御战略,黄河以南分为20个绥靖区,预计2年内肃清共军。然共军攻势愈为凌厉,年底,锦藩,平津,徐蚌会战爆发,国军依次转进,迄1949年初徐蚌会战失利。大局逆转,中央政府被迫迁台,整军经武建设复兴基地,待机反攻。(台北圆山国民革命忠烈祠)

1949年10月舟山群岛金塘、六横、虾峙、桃花等岛陷敌后,舟山本岛以南仅存登步为唯一屏障,舟山防卫部以221师之661、662两团守登步东、西部,663团守朱家尖、662团二营守大蚂蚁岛。10月30日,敌61师于登步南海岸全面登陆,221师守军与敌激战至11月4日,岛上大部为敌攻陷,惟国军守军能缩小防线,以确保岛北一角待援,拂晓增援部队224团在守军协力下发动攻击,激战昼日,是晚推进至岛中部,等待200团到达后再兴攻击,5日11时部队全线总攻击,6日凌晨,119团赶至,遂再攻击,迄7时,尽复失地,登步作战乃告大捷结束。(台北圆山国民革命忠烈祠)
1949年10月舟山群岛金塘、六横、虾峙、桃花等岛陷敌后,舟山本岛以南仅存登步为唯一屏障,舟山防卫部以221师之661、662两团守登步东、西部,663团守朱家尖、662团二营守大蚂蚁岛。10月30日,敌61师于登步南海岸全面登陆,221师守军与敌激战至11月4日,岛上大部为敌攻陷,惟国军守军能缩小防线,以确保岛北一角待援,拂晓增援部队224团在守军协力下发动攻击,激战昼日,是晚推进至岛中部,等待200团到达后再兴攻击,5日11时部队全线总攻击,6日凌晨,119团赶至,遂再攻击,迄7时,尽复失地,登步作战乃告大捷结束。(台北圆山国民革命忠烈祠)

1946~1949年国共战争时期,八年抗战胜利后,中共扩大叛乱至终止动员勘乱止,如戴笠、邱清泉、黄百韬及张灵甫烈士等48,379人。

[[24]]

1958年8月23日18时30分,金门当面共军突以各型火炮300余门,分由厦门南北地区之围头、莲河、大嶝、小嶝、镇海角及厦门等地,以奇袭方式同时向金门防区疯狂射击;继以海空封锁,企图断绝国军后方补给,窒息13万军民于孤岛之上。炮弹至10月5日午夜中止,前后44昼夜,共军发射炮弹达47万4,900发。其间,共军并先后发动空战10次,海战4次。然终为国军三军将士以英勇奋战之精神,自地面、海上及空中予以痛击,此役对国军尔后确保金、马、台、澎与太平洋区域整体安全,功莫大焉。(台北圆山国民革命忠烈祠)
1958年8月23日18时30分,金门当面共军突以各型火炮300余门,分由厦门南北地区之围头、莲河、大嶝、小嶝、镇海角及厦门等地,以奇袭方式同时向金门防区疯狂射击;继以海空封锁,企图断绝国军后方补给,窒息13万军民于孤岛之上。炮弹至10月5日午夜中止,前后44昼夜,共军发射炮弹达47万4,900发。其间,共军并先后发动空战10次,海战4次。然终为国军三军将士以英勇奋战之精神,自地面、海上及空中予以痛击,此役对国军尔后确保金、马、台、澎与太平洋区域整体安全,功莫大焉。(台北圆山国民革命忠烈祠)

国民革命忠烈祠展示有“规复延安、戡乱作战、登步岛战役、古宁头战役、八二三金门炮战”等重要战役图。

高志航(1907-1937年)祖籍辽宁,少负凌云壮志,后入航校,成绩冠侪辈。1937年8月14日,日机大举进袭杭州,烈士率机反复升空应战,敌机大部被歼。是即光荣之“八一四”纪念节所由来,同年11月,烈士率队自兰州接机返南京,21日驻周家口突遭日机来袭,烈士奋勇登机,3次开车失败,机毁成仁。(台北圆山国民革命忠烈祠)
高志航(1907-1937年)祖籍辽宁,少负凌云壮志,后入航校,成绩冠侪辈。1937年8月14日,日机大举进袭杭州,烈士率机反复升空应战,敌机大部被歼。是即光荣之“八一四”纪念节所由来,同年11月,烈士率队自兰州接机返南京,21日驻周家口突遭日机来袭,烈士奋勇登机,3次开车失败,机毁成仁。(台北圆山国民革命忠烈祠)

烈士遗族访国民革命忠烈祠故事感人

中华民国建国百年(2011年),烈士高志航的儿子高耀汉参访忠烈祠,80多岁的老人面对忠烈祠20出头的仪队礼兵,深深一鞠躬,“感谢大家每天为其父守在这”,高耀汉哭了,仪队也哭了。

[[28]]

林觉民(1887-1911年)字意洞,天性真挚,卓荦不羁,素抱革命救国宏愿。在日入同盟会,极为黄兴所倚重。黄花岗起义前夕,作绝命书,期必死,其致妻书,尤为感人,发难时首先攻入督署,负伤被捕,不屈就义。(台北圆山国民革命忠烈祠)
林觉民(1887-1911年)字意洞,天性真挚,卓荦不羁,素抱革命救国宏愿。在日入同盟会,极为黄兴所倚重。黄花岗起义前夕,作绝命书,期必死,其致妻书,尤为感人,发难时首先攻入督署,负伤被捕,不屈就义。(台北圆山国民革命忠烈祠)

国防部后备司令部王惠民说,我们每天都在接待这些遗族,国民革命忠烈祠“为先烈先贤守灵、为国门形象把关、为民族维系国魂”,遗族接待负有安慰人心、抚平伤痛的价值,陪同聆听关怀接纳是每位在忠烈祠服务的同仁所需具备的素养。

[[30]]

罗福星(1886-1914年),粤籍,曾参加黄花岗起义之役,幸不死。民国成立,奉国父命来台组党,台湾抗日运动因而风起云涌,日人忌之,1914年被捕,惨遭绞刑,泰然就义,诚如其绝命书所云:“……永为台纪念耳”。(台北圆山国民革命忠烈祠)
罗福星(1886-1914年),粤籍,曾参加黄花岗起义之役,幸不死。民国成立,奉国父命来台组党,台湾抗日运动因而风起云涌,日人忌之,1914年被捕,惨遭绞刑,泰然就义,诚如其绝命书所云:“……永为台纪念耳”。(台北圆山国民革命忠烈祠)

国民革命忠烈祠几年来的训练,分工合作,配合家属可以在极短时间达成任务;所有档案皆电子化,只要提供姓名、籍贯、年龄、军阶、阵亡地点就能查到结果。 两岸开放后,遗族随团而至逐渐增多,有些默默走进文、武人祠找寻,而后站立默哀,或放束小花在牌位旁。也有些家属来到忠烈祠,直冲办公室问:“有没有某某某”。

张自忠(1891-1940年),山东临清人,抗日期间屡建奇勋,民国1938年10月任集团军总司令,1940年5月,日军分3路进犯鄂中,烈士抱杀敌报国之决心,奋勇截敌,重创血喋,不幸中弹殉职于宜城南瓜店,为我抗日圣战中守土战死之最高指挥官。政府明令褒扬,颁发第一号荣哀状,并入祀首都忠烈祠。(台北圆山国民革命忠烈祠)
张自忠(1891-1940年),山东临清人,抗日期间屡建奇勋,民国1938年10月任集团军总司令,1940年5月,日军分3路进犯鄂中,烈士抱杀敌报国之决心,奋勇截敌,重创血喋,不幸中弹殉职于宜城南瓜店,为我抗日圣战中守土战死之最高指挥官。政府明令褒扬,颁发第一号荣哀状,并入祀首都忠烈祠。(台北圆山国民革命忠烈祠)

2010年初张自忠孙子跟团来到忠烈祠,王惠民从外被召回,同时他也打电话往上报:“张自忠的家属来台!”台湾从未接触过张自忠将军的后代,不知长像如何。王惠民陈述这段接触,他说好像历史来到他的面前,回到电影“英烈千秋”的场景,令他感动万千,记忆犹新。

2009年12月某日傍晚时分忠烈祠关祠不久,一老妇带着女儿、女婿及两位亲友上前探询,不久直奔忠烈祠武人祠抱着烈士牌位痛哭失声,“她”是空军烈士温铸强82岁的姐姐温惠英。

那年1940年,13岁的小姐姐送11岁的小弟弟上火车,到四川投考空军幼校第一期。此后,中国大陆沦陷,姐弟分处两地,直到1954年7月初中共人民日报刊登:“温铸强驾机于大陈岛上空被我军(共军)击落。”温惠英全身抽搐,讲不出话来。

剿匪战死 牵连遗族

许多先烈,尤其勘乱剿匪战死的烈士家属在大陆更因而归为黑五类,日子不好过。温惠英也曾因“国民党空军眷属”身份在大陆屡屡遭受政治迫害。据其女儿马颖向媒体叙述,文革期间,母亲被戴高帽与牌子游街,父亲被打断肋骨,家门口被写上“狗特务”。

拜访忠烈祠后3个月,思念一甲子的温惠英了结心愿,与世长辞。

[[27]]

秋瑾(1875-1907年)字璿卿,又号竞雄,幼读书,富民族意识,诗有奇气,尝自署鉴湖女侠。在日参加同盟会,归任浙盟主持人,1906年与徐锡麟谋起义,事泄被捕,严刑逼供,勉成“秋风秋雨秋煞人”七字,遂就义。(台北圆山国民革命忠烈祠)
秋瑾(1875-1907年)字璿卿,又号竞雄,幼读书,富民族意识,诗有奇气,尝自署鉴湖女侠。在日参加同盟会,归任浙盟主持人,1906年与徐锡麟谋起义,事泄被捕,严刑逼供,勉成“秋风秋雨秋煞人”七字,遂就义。(台北圆山国民革命忠烈祠)

辛亥革命百年,陆皓东孙女陆淑贞(左二)、秋瑾外孙女王焱华(右二)首次受中华民国政府邀请来台,对于先辈们革命的理念、民主的追求在台湾实现及随处飘扬的国旗,感到既开心又感动。图为陆淑贞及王焱华在台参加完春祭仪式后拜会侨委会,由侨委会副委员长任弘(中)致赠中华民国国旗礼盒。(摄影: 宋碧龙 / 大纪元)
辛亥革命百年,陆皓东孙女陆淑贞(左二)、秋瑾外孙女王焱华(右二)首次受中华民国政府邀请来台,对于先辈们革命的理念、民主的追求在台湾实现及随处飘扬的国旗,感到既开心又感动。图为陆淑贞及王焱华在台参加完春祭仪式后拜会侨委会,由侨委会副委员长任弘(中)致赠中华民国国旗礼盒。(摄影: 宋碧龙 / 大纪元)

三二九 陆皓东先烈孙女 陆淑贞女士致词

辛亥革命一百年(2011年),两岸都邀请陆皓东孙女陆淑贞参加纪念活动,但是她认为中华民国才是“正统”,因此受邀来台。

中华民国政府3月29日在台北圆山国民革命忠烈祠扩大春祭,由总统马英九亲自带领五院院长主祭,并邀请先烈后代观礼致词。 陆淑贞女士致词完,举右手高呼:“中华民国万岁,三民主义永存!”谈起对台湾的印象?她说:“台湾很繁荣,也很干净。”“看到民主在台湾实现,很开心也很感动!对于马总统的热情,非常感激、难忘!”

秋瑾外孙女王焱华对于在辛亥革命一百年之际,首次踏上台湾感到非常感动。她表示,这是外婆秋瑾理想实现的地方,她说:“这次来到台湾,看到外婆希望的民主和男女平等的愿望,已经实现了,非常地高兴。”

[[33]]

梁敦厚(1905-1949年),山西定襄人,1949年4月,敌纠集60万众,以人海兼火海战术,向太原围攻。烈士任省府委员代主席,领着党政军民展开浴血保卫战,战斗之激烈,牺牲之惨重,史罕其例,太原沦破之日,烈士率五百余人,集体自杀成仁,在近代史上烙印成“太原五百完人”不朽史篇。(台北圆山国民革命忠烈祠)
梁敦厚(1905-1949年),山西定襄人,1949年4月,敌纠集60万众,以人海兼火海战术,向太原围攻。烈士任省府委员代主席,领着党政军民展开浴血保卫战,战斗之激烈,牺牲之惨重,史罕其例,太原沦破之日,烈士率五百余人,集体自杀成仁,在近代史上烙印成“太原五百完人”不朽史篇。(台北圆山国民革命忠烈祠)

中共一直否认国民政府抗日的事实,一位50多岁的女士来到国民革命忠烈祠在武人祠哭了一整天,向服务军官表示,看到父亲的牌位心痛,后悔来得太晚,更对自己被大陆蒙骗了一世纪而愤“恨”,所以心情百感交集,悲痛不已。人虽然住“中华人民共和国”,但她清楚的说:“从那个年代到这个年代,我们心里都是一样认同‘中华民国’”。

1943年开罗会议讨论对日作战计划,罗斯福接见的是蒋介石,而不是毛泽东。中国人民在当时国民政府的领导之下浴血奋战14年,终取得空前胜利。图为战争结束时,日本向中国投降,中国的代表是国民党的何应钦将军。(历史档案图片)
1943年开罗会议讨论对日作战计划,罗斯福接见的是蒋介石,而不是毛泽东。中国人民在当时国民政府的领导之下浴血奋战14年,终取得空前胜利。图为战争结束时,日本向中国投降,中国的代表是国民党的何应钦将军。(历史档案图片)

王惠民说,每逢7月,国民革命忠烈祠呈展二次大战日本在中国的降书,当年日方代表是冈村宁次,中国战区最高统帅蒋中正先生,命全权代表何应钦将军接受敌人的降书,上面没有毛泽东、周恩来,更看不到邓小平,画面见证历史,唯有诚实才是最佳的策略。

在抗战中闻名中外被誉为“常胜将军”的张灵甫,命断中共特务刘斐之手。孟良崮会战中共用人海战术消耗74军弹药,张灵甫组织部队进行了顽强而严密的抗击,共军的尸体堆成了山。苦战四昼夜之后, 第74军子弹火药和粮食水全部都打光用光了,张灵甫在向国民政府国防部发出最后一封杀身成仁的电报后与副军长蔡仁杰、师长卢醒等集体自杀,时为1947年5月16日。(台北圆山国民革命忠烈祠)
在抗战中闻名中外被誉为“常胜将军”的张灵甫,命断中共特务刘斐之手。孟良崮会战中共用人海战术消耗74军弹药,张灵甫组织部队进行了顽强而严密的抗击,共军的尸体堆成了山。苦战四昼夜之后, 第74军子弹火药和粮食水全部都打光用光了,张灵甫在向国民政府国防部发出最后一封杀身成仁的电报后与副军长蔡仁杰、师长卢醒等集体自杀,时为1947年5月16日。(台北圆山国民革命忠烈祠)

忠烈祠对游客有时间限制,但对遗族服务24小时不打烊,每天早上9点例行播放国歌,所有人要肃敬站立,烈士张灵甫将军儿子张道宇曾在忠烈祠听完后说:“我父亲的血是为这个国号、这面国旗、这块土地及土地上的人民而流。”王惠民说,很多遗族都这样跟他说。

孟良崮之魂 常胜将军 – 张灵甫(一)

孟良崮之魂 常胜将军 – 张灵甫(二)

张灵甫与妻诀别书

张灵甫为国殉难,副军长蔡仁杰中将、师长卢醒及高级将领集体自戕,张灵甫举枪自尽前,写了一封与妻诀别书,让少校侍从官带出,由张道宇公开内容:“十余万之匪向我猛扑,今日战况更恶化,弹尽援绝,水粮俱无。我与仁杰决战至最后,以一弹饮诀成仁,上报国家与领袖,下答人民与部属。老父来京未见,痛极,望善待之。幼子望养育之。玉玲吾妻,今永诀矣。”

[[35]]

黄百韬(1900-1948年)祖籍粤,父宦游天津,遂定居焉。早岁从戎,崭露头角,后入陆军大学特别班深造,深谙韬略。历经讨逆、剿共、抗战戡乱诸役,战功卓著,曾荣获青天白日勋章。1948年冬,徐蚌会战,烈士任第7兵团司令官,固守碾庄,与敌激战兼旬,终以弹尽援绝,杀身成仁。(台北圆山国民革命忠烈祠)
黄百韬(1900-1948年)祖籍粤,父宦游天津,遂定居焉。早岁从戎,崭露头角,后入陆军大学特别班深造,深谙韬略。历经讨逆、剿共、抗战戡乱诸役,战功卓著,曾荣获青天白日勋章。1948年冬,徐蚌会战,烈士任第7兵团司令官,固守碾庄,与敌激战兼旬,终以弹尽援绝,杀身成仁。(台北圆山国民革命忠烈祠)

王惠民表示,国民革命忠烈祠是祠而不是庙,主建筑仿皇帝太和殿建造。右侧为文烈祠、左侧为武烈祠,古多以右为尊位,民主国家,所有枪杆子是为人民服务,不是为自己服务。开国烈士文人占了一半以上,抗日战争则武人居多。

[[39]]

熊其佬(1917-1946年)湖南长沙人,小学毕业,早年从军,参加剿共,抗日,戡乱诸战役。1946年,服务于陆军第2师,充任上士班长,赴东北戡乱,11月25日,我军攻取摩天岭与林匪彪部展开激战,烈士率全班与匪肉搏冲杀,负伤匍至敌前,以身堵敌机枪火口,为国壮烈成仁。(台北圆山国民革命忠烈祠)
熊其佬(1917-1946年)湖南长沙人,小学毕业,早年从军,参加剿共,抗日,戡乱诸战役。1946年,服务于陆军第2师,充任上士班长,赴东北戡乱,11月25日,我军攻取摩天岭与林匪彪部展开激战,烈士率全班与匪肉搏冲杀,负伤匍至敌前,以身堵敌机枪火口,为国壮烈成仁。(台北圆山国民革命忠烈祠)

“祠包含家族、宗族及国族”王惠民说,所以忠烈祠放的就是建造这个国家的人,及历史过程中为这块土地、这个国号、国旗、这块土地上的人民而牺牲奉献的先贤先烈。单人牌位供奉的是将军级别;校尉级军官刻塑成百人牌位;士官、士兵级别工整抄录名册纳于祭祀箱内。

吉星文将军于1937年7月7日,戍守北平宛平县城芦沟桥畔,打响了我国对日抗战的第一枪,率部勇抗强敌,与日军浴­血奋战29昼夜,重创日寇,毙敌三千余人。但1958年8月23日,吉星文将军于八二三炮战中遭共军炮火击中乃至失血过多身亡,抗日英雄最终牺牲在抵抗共军的最前线令人扼腕。中华民国为纪念吉星文将军,政府将7月7日订定为“陆军节”。(台北圆山国民革命忠烈祠)
吉星文将军于1937年7月7日,戍守北平宛平县城芦沟桥畔,打响了我国对日抗战的第一枪,率部勇抗强敌,与日军浴­血奋战29昼夜,重创日寇,毙敌三千余人。但1958年8月23日,吉星文将军于八二三炮战中遭共军炮火击中乃至失血过多身亡,抗日英雄最终牺牲在抵抗共军的最前线令人扼腕。中华民国为纪念吉星文将军,政府将7月7日订定为“陆军节”。(台北圆山国民革命忠烈祠)

吉星文将军 – 打响全面抗战第一枪

1923年蒋中正出任孙中山在广州的大元帅府参谋长,图为1923年7月16日与孙中山在广州合影。(网路图片)
1923年蒋中正出任孙中山在广州的大元帅府参谋长,图为1923年7月16日与孙中山在广州合影。(网路图片)

中华民国国旗歌 创业维艰缅怀诸先烈

中华民国国旗歌“……毋自暴自弃、毋故步自封,光我明族,促进大同。创业维艰,缅怀诸先烈;守成不易,莫徒务近功。……”王惠民表示,国民革命忠烈祠让海内外的华人、遗族及这个世代的年青人知道,一个国家或民族,如果没有烈士、没有英雄,就没有办法回顾既往,没有办法眺望未来。

台北市圆山国民革命忠烈祠,系中华民国“国殇圣域”,为祭祀开国、讨袁、护法、东征、北伐、讨逆、剿匪、抗日、国共战争等时期为国殉职殉难军、文人之处所,使其常留青史,千秋俎豆。1967年奉先总统 蒋公核定整建 ,1969年3月25日落成启用。(摄影:宋碧龙 / 大纪元)
台北市圆山国民革命忠烈祠,系中华民国“国殇圣域”,为祭祀开国、讨袁、护法、东征、北伐、讨逆、剿匪、抗日、国共战争等时期为国殉职殉难军、文人之处所,使其常留青史,千秋俎豆。1967年奉先总统 蒋公核定整建 ,1969年3月25日落成启用。(摄影:宋碧龙 / 大纪元)

意志坚忍 忠贞为国- 戴笠将军

王惠民强调,中华民国建国百年,有大半以上是在动荡中走过,这些先烈,不管文人或武人,在那动荡、艰难的时代,面对战争没有一位是说:“我准备好了。”每个革命先烈都说:“我死则国生,我生则国死”,烈士坚持国父孙中山所提出之“自由、民主及人权”,也唯有此价值中华民族才有出路及希望。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