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境荒村古韵长(上)

文/王金丁
  人气: 10
【字号】    
   标签: tags:

*【导言】

天空,片片雪花仍然不断飘落,天地已连成一片白色……

*【主文】

眼前旷野一片空茫,只好趁着晌午天空泛着的亮光快快赶路,弦琴老者扬起鞭子狠命摔着驴背子,那驴子似乎了解主人心事,大口喘着气,雪地里艰困的跋涉着脚蹄子。

老者瞧着驴子晃着脑袋有气没力样儿,起了怜心,仰起头望着天空,片片雪花仍然不断飘落,天地已连成一片白色,老者心头一紧,回头瞧见梅姑正裹着袄衫瑟缩在驴车里。

弦琴老者仍不死心,吆喝了两声又甩起鞭子,却瞧见那驴子右蹄子已陷入雪地里,鞭子摔上驴背时,驴子正奋力从雪地里跋起,可左蹄子一使劲,却跟着一起陷入雪地里。

刹那间,驴车向前倾颓。梅姑瞧着,赶忙抛开袄衫飞身跃下雪地,一只手握住了驴子右蹄就要往上拔起,哪知脚下雪地一松,也跟着陷入雪里。

老者看着情势不对头,忙将鞭子甩向梅姑,喊道:“抓紧了!”掌心劲道一出,梅姑即随着鞭子飞向驴车。

忽然,一片风雪漫起,老者顿觉一阵晕眩,连人带车坠入了雪窟里。

恍惚中听到了一串小调儿,老者才从晕眩里醒转过来,发觉已进了一个村庄里。只见眼前红墙白瓦,村人悠闲来去,天空仍然稀疏下着细雪,也不沾身子,却有片片粉红梅花残瓣在空中飞舞,煞是好看。抬头望去,原来那屋后小山坡上植着一排梅树。

看着来往村人笑着朝他打着招呼,老者回过神来,只觉着像回到了家。忽然,小调儿又在耳边响起,老者头脑就更清晰了,这才意识到自己仍坐在驴车上,手里还抓着驴鞭子。

一旁的梅姑正抱着他的手臂,圆睁着眼睛四周瞧着:“阿爹,我们到了哪儿了?”

老者说:“梅姑仔细听听,那声调儿哪儿唱来着,快寻寻。”

梅姑望着前方,指着梅树旁的一爿茅屋说:“阿爹瞧瞧,那婆婆正哼着呢!”

老者下了驴车,倾着耳朵听着,一面顺手往驴背子上拍了两下,驴子就缩起腿,伏在地上喘着气了。

老者快步往那老婆婆走去,却瞧见那婆子正闭着眼睛,张口哼唱着,手掌轻拍着摇篮里的小婴儿。于是,他把脚步放缓了。走近时,却见那婴孩也不哭不闹,静静的亮着黑眼珠踢着小腿,自顾耍玩着。

“您们来了。”那老婆婆停了嗓子,招呼着。

老者回说:“叨扰了婆婆了。”

“这辈子第一次见到外边的人来了这里,村子里高兴着呢!”

听着老婆婆说话和蔼,老者兴奋的说:“婆婆唱的是什么歌儿啊!从没听过的,可又好似哪听过。听着婆婆唱曲儿,心里都舒畅了。”

老婆婆开心的笑了起来,摇篮里的小婴儿也跟着咕咕笑着。

“就您褒我,这是唱给孙儿听的,哄孙儿快睡,孙儿没睡,我倒先睡着了。”

梅姑站一旁,笑了起来:“我叫梅姑,婆婆唱的曲调儿好听。”

老婆婆这就乐透了,说:“这曲子是跟阿娘学的,阿娘是从姥姥那儿听来的,您们估算估算,这唱了几年、几代了。”

老者说:“婆婆可否再唱唱?”

“我来唱。”没等老婆婆说话,就有个声音唱了出来,老者转身一看,原来后面已围了一群孩童,一个男孩跑着、唱着,旁边几个孩儿也跟着唱了起来。

老者听着、觉着就是沁心的曲调儿,心里也跟着哼唱着韵律。一时,心里想起了那弦琴,有了琴就好记住音律了。梅姑早从驴车里抱来了弦琴,交给老者。

老者拨了几个弦,顺了顺歌声,只是几个清纯的弦音,可是村里从没响过的,孩童们好奇了,歌声就停了下来。那领头的男孩觉着了,又朗了声,唱了起来,孩童们又跟着唱起来了。

弦音找着了歌声后,就丝丝脉脉的涌上来。等大伙唱得起劲了,那领头的男孩就溜到琴旁凑趣儿,趁着老者出神的拨着弦琴,也伸出手指,往那弦上撩拨了几下。

老婆婆瞧着了,喊着:“这小喜儿就是喜欢调皮。”

老者见着这男孩兴奋的样儿,打心里喜欢起来,就拉着小喜儿手指头一声声弹拨着。小喜儿专心的滚着眼珠子跟着音调儿转。

老者看着这男孩抓着了弦琴的音性,鼓励着说:“这琴也没几条线,就是跟着大伙声音拨着,好玩又好听。”

听老者这一说,小喜儿心里雀跃起来了,干脆把弦琴抱了过来,拨了一回,看大伙唱着高兴,就向老者求着说:“这琴让咱们玩儿、玩儿几趟吧!”

小喜儿站起来抱着琴跑了,一伙人还唱着追了过去。老者望着一群小孩儿穿过梅树呼啸而去,心里只是一阵惊喜,却听见老婆婆呵呵的笑声,身旁的梅姑也笑弯了腰。

雪仍然稀稀疏疏飘着,孩童们跑远了,歌声划过辽阔的天空传来,老者听着,一片片暖意流入心里。

****

老者把驴车拉到一家红瓦屋前大石旁,喂着驴子吃饱了草料,一个孩童也提来了一桶子水,置在了驴子脚前,那驴头儿甩了两下,嘴里张扬了两声,就一古脑儿埋进了水桶里。老者瞅着孩童红彤彤脸儿时,那脸儿已钻进了屋里去了。

望着眼前雪雾苍茫的村落,老者正待想想风雪前事时,却见一姑娘喜孜孜跑了来,将手里的食物递给他,说:“这是阿娘蒸的枣泥花糕,老伯伯跟姐姐趁着热吃了。”

这姑娘还指着前边烟囱里冒着白烟的矮屋子说:“阿娘还在厨房里忙着呢!”

梅姑接过那姑娘手里的东西一看,一张蕉叶子衬着的糕儿正热呼着,忍不住凑着鼻子闻了一下,赞着说:“这糕儿真香,定是好吃了。”

又看着那姑娘说:“姑娘好俊秀啊,叫什么名字?”

“阿娘叫我敏儿。”

这时,老者才觉着是饿了,就抓了一块吃了起来,一呼噜吃了一大块花糕才停嘴说:“这糕儿真是好吃,待会去谢谢敏儿阿娘。”

敏儿看着老者吃着的样儿,得意的笑了起来说:“阿娘叮嘱了,点了灯,招呼您们去吃阿娘做的晚餐。”

正说着时,却听得歌声自后山传来,那弦音也在歌声里调皮的喧嚣着,老者听着自然觉着好笑。转头看时,小喜儿正抱着弦琴,伙着一群孩儿已站在小山岭上。唱的又是不同的曲调了。从远处传来,只觉着是说不出的韵味儿,像是打哪处唱到了这村落,千百年前唱到了今日似的,听着似乎也跟着进了那古老的地方去了。

天空仍然飘着细雪,老者听得出了神,叫梅姑从肩上拍了一下,抬头看时,村庄里屋前、屋后已站满了村人,有顶着斗笠、斗篷的,有遮着树叶子的,都随着音律唱着,老者觉得像是村子里有了喜事似的。

忽然,小喜儿又跳到了一家屋脊上了,正向老者招着手。

敏儿挥起手来,转过身说:“老伯伯,小喜儿正弹得起劲呢!我们过去看看。”

他拽着老者手臂就迎了过去,踏过一块石头时,上面还沾着雪泥,老者脚底滑了一下,敏儿手脚俐落给扶住了。梅姑也跟了来了,一起跃过了一处土丘,就攀上了那屋脊。

这村子屋舍顺着地势层层叠叠随处错落着,老者站在小喜儿身旁,看着满坑满谷的村人唱着曲儿,纯朴的声音弥漫雪空里,就打心里感动起来。

此时,小喜儿却把弦琴交到老者手里说:“老伯伯您们来了村里,全村都高兴了,这场面大了,我心里也慌了,老伯伯您来弹,让小喜儿揣摩揣摩。”

老者听着歌声一波波涌上来,就顺着音调,乘着歌声间歇处拨起来,村人听到了这清脆的弦音,唱得更起劲了。渐渐的,歌声也有了厚度了,琴音就推着歌声唱上了云霄。

老者弹着琴,觉着生命里从来没有过的体验。一时,梅姑也动了心,就掏出竹板儿敲了起来,嘴里还哼着、唱着。

敏儿远远瞧见了那老婆婆,抱着孙儿披着毡子站在村头,就指着前方告诉梅姑说:“瞧,老婆婆也来了。”

****

雪地里已映出一线暮色,正慢慢爬上屋脊,远远能看见屋瓦村路间隐隐没没绕着一圈汉子,不是担着、挑着就是驮着或推着货物的,一路从后山腰绵延到了村子里。

敏儿知道村哥哥们从外面市庄村镇兑了食物回来了。

“天要昏了,咱们赶去后山上瞧瞧去。”

敏儿指着那队伍,叫小喜儿将老伯伯手里的弦琴接过去,偕着梅姑,三人奔向后山去了。

刚踏上小岭头,眼看暮色已袭上半个村庄,敏儿就加快脚步奔了起来。只几个脚程又越过了一个山岭。老者跟在敏儿后头一路追着,心里讶异着这姑娘的脚力,就转过头来跟梅姑交换了眼神。

看着敏儿越跑越快却是一身轻松,脚下只好运起功力来,敏儿看着老者跟了上来,就笑着说:“老伯伯好脚力,小心这路上还湿滑着呢!”

老者听着,心里又是一阵惊喜。

*【导言】

原来这村庄错落在山谷里,溪流依村而过……

只见一阵尘沙飞舞,竟找不着回村子的路了……

*【主文】

三人前前后后跑着,片刻就上到了半山腰。

老者倚着一棵高大的槐树干歇着,雪片儿还簌簌的从树上落下来。从这里望去,才把整个村庄看清楚了。原来这村庄错落在山谷里,溪流依村而过,此时已被雪铺成了一条白色丝带。

这时,脚下一个汉子跟着一个汉子,背着大包包穿过山腰,向村庄走去。敏儿拉开嗓门长长的唱喝起来,歌儿似的,老者听着新奇,觉着声音里带着欢迎、慰勉的亲切味儿。

汉子们似乎感受了,也唱起歌来回应着,一时,歌声一串串缭绕了起来,回荡在山腰间。

老者正听得有趣,一旁梅姑却摇着他的手臂,轻声说:“阿爹您听,那村里也有了回音了。”

老者倾耳听着,一波波浑厚的歌声从山谷里飘来。老者更觉著有趣了,再仔细听时,就惊奇的说:“可不是小喜儿弹的弦琴吗!”

想不到那琴音在这谷里竟那么清澈。

梅姑侧着脸,也听到了,微笑着点着头。一时觉着空气里充满了祥和温馨。

梅姑感动的说:“这真是个奇妙的村落。”

暮色渐渐铺满了山谷,眼前一片金黄,飘着雪的村庄在老者眼里就更漂亮了。

三人站的地方正好遮风避雪。此时,一股寒香扑鼻而来,梅姑瞧见山壁里长着几株青松、几丛翠竹,还有几枝红梅如胭脂一般映着雪色,分外显得精神。

梅姑瞧着好看,就走过去游赏去了。

敏儿站在老者身旁,指着缓缓行进的汉子们,仰起头望着插向天空的山岭说:“十几天前,咱村哥哥们,就是背着村里的东西攀过这山头,下到平原村镇去,如今换了食物回来,这样一年走个三、五趟,咱村里就够充实了。”

“这山谷村里住着近百户人家,每家每户自个儿斟酌着在屋前屋后植树、种花、种菜、种水果。有技巧的,制了道具活儿,就往溪里去抓虾补鱼。有力气的,带着绳儿、棍棒儿,呼朋揪伴上山去捕野猪、野鸡。有懂茶种的,选着好天气掮了竹篓子,就去山上采茶去了。也有传下来染布织衣技术的,就教妇女、姑娘们做着。”

敏儿一面观着天色,一面比划着说:“要哪家有了好东西了,分着给大伙用,那个巧媳妇厨房里做了好食物,大伙就吆喝着抢着去吃去了。”

看着村哥哥们都走进了村里去了,敏儿才发现不见了梅姑,就喊了几声。那梅姑却应着从竹丛里钻了出来,襟里抱了青翠的竹叶子,还有红红白白的梅花,像寻了宝一样高兴。

敏儿选了一株梅花攥在手里,拉着梅姑就向谷里奔去了。(待续)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shown)可我一生飘泊江湖,拉琴卖唱只是求个糊口,真为的是寻访正法大道,小兄弟喜欢武功,武功自有其精巧奥妙之处,岂知这正法大道才是人间至宝…
  • (shown)小箭子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一粒碎银子,就朝拉琴的老者掷去,海二叔急忙叫着:“不要胡闹。”只见那碎银子已飞了出去,眼看着就要击上了拉琴的老者,还是软绵绵的坠了下来,看得海二叔惊呆了,手里的酒杯子停在嘴前,嘴里念着:“这是那门子功夫,这趟路可没白跑了。”…
  • (shown)早上三、四点钟,天未亮,侯加福已到赤兰溪、沄水溪去找石头。清晨的溪谷露水很浓,身体都淋湿了,他却感觉很好,能够找石头,还可以找灵感。侯加福创作石雕时都是用凿子直接在石头上打底稿,手工雕刻的作品给人的感受就是不一样。
  • (shown)阿里山茶风味、品质特殊,隙顶国小的茶艺课及小小茶博士的评鉴制度,无形中将乡土教学和品格教育融入其中。茶艺课就像是一门艺术课一样,为资源相对缺少的偏乡小学来说,注入一股活水。
  • 没等七然爷开口,那树下的老和尚已低着眉说话了:七然兄心里的事老衲知晓,您一向行事方正乡里尽知,既有老少英雄相助,就不必过虑了,人生戏梦一场,散戏前自会真相大白,恩怨也应了结。…
  • (shown)“我不是说只要静心专志,就能功德圆满吗?”小和尚挑起那油担子向小箭子挥了手,转身往山门飘去,不见了踪影,只见几片枫叶珊珊飘落,忽然一团团云雾从山上飘向五里坡,整个村坊已笼罩在云雾中…
  • (shown)受五里坡清风客栈七然爷嘱托采办物资,海二叔赶驴车走江川,近几年世道萧条,人心衰败,江川一带引来盗贼出没,小箭子也驾马随行。坐驴车上望着天空,海二叔不觉唱出心中郁闷:黄河之水天上来啊,流向四海;咱都从娘肚里来啊,谁也回不了娘胎……
  • 散落地上的蕃薯一个个都捡回来了,小和尚们扑扑手,又跑上石阶,那位小和尚回过头来向小箭子喊着:“进寺院来看看啊。”
  • 在遨游名山大川后,把在大自然中的感受化成文字则成为诗词;体现在绘画中就成为山水画;将宏伟秀丽的山河缩影到家居庭园,就成为树石艺术。
  • 有三十年手工制鼓经历的制鼓师傅梁正颖告诉我,一位老和尚打了他的鼓之后说:“这鼓是天上来的。”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