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江泽民“六四”上台内幕 化装化名诡异进京

人气: 91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3年04月19日讯】(大纪元记者李平综合报导)江泽民不仅是1989年震惊世界的天安门“六四”血案的最大受益者,更多披露出的真相揭示其更是“六四”屠杀元凶之一。大陆戏剧学家沙叶新的回忆文章披露了江泽民1989年“六四”屠杀前化装、化名、诡异进京的内幕。

沙叶新1989年时任上海人民艺术剧院院长。在“六四”血案20余年之后沙叶新在《动向》杂志发表回忆文章称:“由于风云际会,恰逢机遇,让我在‘六四’前后能够和当时上海市委的主要领导曾庆红、江泽民有所接触,有所对话。这也并非重大国家机密,即便机密,二十年过去,也可以解密了。”

文章披露,1989年“六四”屠杀后上台才一个多月的中共总书记江泽民“衣锦还沪”,召开知识份子座谈会。江在发言中称,当初让他去北京,他毫无思想准备,也不知他去干什么,只通知他马上来,还说北京很乱,要他化装,还要化名,身份是画家。但化名他记不得了,只记得姓李。

沙叶新文章还披露,为了哀悼死难学生,“六四”后他带了三天黑纱。他六月五日上午七时十五分的日记写道:
“北京在流血。我震惊、哀痛、哭泣……”
“我太书生气,以为政府不会下令枪杀百姓,他们居然就如此做了,这个政府罪该万死!”
“昨天凌晨和上午,都看到华东师大的学生、研究生在主要街道阻止交通,宣传北京的事实真相,我真为他们的勇气感动。”
“我想今日上午带黑纱,表示我对死难者的哀悼。”

沙叶新六月六日上午八时的日记称:
“昨日上海全市交通阻塞,因上海各高校学生上街,设路障,破坏轮胎。这是四十年来所没有。”
“为了哀悼死难学生,昨日(五日)上班时我佩戴了黑纱。到剧院后,人问谁死了,我说北京的一个老同学死了,当然大家心中都知道我的黑纱是为谁而戴。”

沙叶新,今年74岁,是江苏南京的回族。是中国国家一级编剧,中国戏剧家协会常务理事,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新华社曾以“党的作家,党的人”相称,但如今他的矛头却直接指向当权的共产党,此前他已被列入“异见作家”名单。比如他写作的《江青和她的丈夫们》,被大陆禁演,针砭时弊的《都是因为那个屁》也被禁演。

《导报》事件和密信

江在“六四”后正式发迹,成为集党政军三权为一身的独裁寡头,成“六四”屠杀的最大受益者。江之所以被中共元老看重和确立为新任党魁,是因为江在“六四”镇压中立下大“功”。

据《江泽民其人》一书披露,在胡耀邦去世后的第四天,《世界经济导报》因开辟专栏悼念胡耀邦。时任上海市委书记的江泽民随即派市委副书记曾庆红、市委宣传部长陈至立等负责的“上海市委整顿领导小组”进驻《导报》,停止钦本立总编辑职务、遣散《导报》员工,还特别下禁令不许《导报》的编辑再做记者。江及其亲信对于导报的粗暴处理引发了一场席卷上海乃至全国新闻界的抗议。

一般认为,江整肃《世界经济导报》开了“六四”镇压的先河,同时江曾从上海写密信给邓(李鹏总理并呈邓小平),赢得了邓等中共元老的好感。江在密信中借对“六四”前“亡党亡国”形势的分析和采取“果断措施”的对策对怂恿邓小平下令屠城起到非常关键的启发作用。

江泽民为“六四”屠城扫清最后障碍

但江能通过元老们的考验,真正成为总书记,还不止《导报》事件和密信。而真正的关键在于江帮助邓完成了一个极端重要的政治任务,使得“六四”屠杀得以实现。

当时邓小平、李鹏颁布的戒严令(由此产生“六四”镇压)按照中国82年宪法完全是违法行为。宪法第六十七条规定,只有全国人大常委会才能行使“决定全国或者个别省、自治区、直辖市进入紧急状态”的职权。因此,无论李鹏和杨尚昆在没有全国人大常委会决定之前,都无权宣布戒严。

而邓小平要求江做的就是搬除“六四”屠杀的最后一个也是最关键的障碍:把出国访问赶回的人大委员长万里劫持在上海,直到万里表态同意邓李的非法政变。邓暗示这是中央对江的一次考验,如果江出色完成这个任务,则此事很可能成为江的政治生涯的一个重要转折点。

江当然明白其中的利害关系。他把万里劫持在上海住了六天,最后江泽民交了底牌,在万里不答应之前,江得到指令要把他留在上海。5月27日万里发表了公开声明同意中央颁布的戒严令。江泽民对万里的胁迫等于在战略上切断了赵紫阳的臂膀。

江泽民是两个重大血案的元凶

时政评论人士李天笑表示,“六四”罪行之所以至今得不到清算,其主要原因并不在邓小平、杨尚昆两个死人,也不在于李鹏、陈希同等退休无权势的老人,而在曾经权势如日中天的江泽民和江安插在常委会的人马。江2002年退下来时留下的规定中就包括不准重新评价“六四”。因此,江不但是“六四”屠城的元凶,也是阻止重新评价“六四”的元凶。

从这点上看不难理解,当江奄奄一息、江系在胡、温、习清剿整肃下分崩离析大势已去时,中共内部出现了目前对“六四”评价的松动。

江在“六四”后掌握党、政、军三权,这在中共建国史上是史无前例的。江一人跨越性成为“六四”屠杀和镇压法轮功两个重大血案的元凶,这也是史无前例的。因此,江的可怕下场也将是史无前例的。

(责任编辑:肖笙)

评论
2013-04-19 9:58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