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张晓兰:弟弟张浩在拘留所“猝死”黑幕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3年04月25日讯】(法广记者肖曼报导)最近,《走出马三家》一文在中国网络上掀起对劳教制度罪恶的谴责,“马三家”成为酷刑等非人道行为的代言词。实际上,在中国不仅存在着 “马三家”,还有数不清的劳教所,看守所,监狱都成为司法机关公然侵犯人权的人间地狱。在今天的听众之音节目中,就向大家介绍湖北省黄石市区的张晓兰女士写给本台的一封求救信,控诉她的弟弟张浩在黄石市公安局看守所里“猝死”的黑幕。

下面就是这封信的内容:

尊敬的法国国际广播电台记者:您好!

我现在是一个无助的人,特此向您求救,希望得到您的指点与支持,我弟弟被湖北省黄石市警察打死,由于死者母亲上访被黄石警察多次非法软禁数日,又被送到海南,被旅游,现在关在黄石市某宾馆,限制人身自由,至今案发10个月,黄石市公安局、检察院、法院均不予与立案,仍然不启动侦查程序,湖北省检察院推辞,不受理,湖北省公安厅往黄石市公安局推辞,最高人民检察院更不接待、公安部信访局不接待、不受理。

我叫张晓兰,家住湖北省黄石市区,我弟弟张浩(现年39岁),合法公民,2012年7月8日凌晨与朋友外出吃宵夜,被黄石市公安局直属分局警察以查身份证为名带走,以莫虚有的罪名被拘留15天。

7月9曰晚19时,黄石市公安局数人来我家,告知我弟弟张浩因病“猝死”拘留所,我家人到黄石巿殡仪馆(我弟死亡之后并没有及时通知家人,而是被警察先送到殡仪馆后才通知我家人)看见我弟遗体,当时我弟遗体是被警察锁在冰棺里,我家人要看还必须要公安同意才能看到,我妈(死者张浩母亲,现年71岁) 看见我弟脸上有伤(脖子以下全被遮住),我们就要求公安局开棺来查看。

经过反复协商,到13号下午我全家还有亲戚和当地司法有关人员与社区领导一起开棺查看,当我妈看见我弟遗体时当场昏倒在地,只见我弟从头到脚体无完肤,全身伤痕累累,简直是惨不忍睹。我家人非常气愤,当时就做了伤检。我家人质问公共安全专家:你们不是说张浩因病“猝死”吗?这一身伤是从何而来??? 可公安局警察说:我们决没有动张浩一个手指头。开始他们说那些伤痕不是伤,只是“尸斑”,可过几天却说那些伤是张浩在拘留所“自杀”时自己搞的,大家想想看,一个只被判拘留15天的人会“自杀”吗???

在家人强烈要求下,于9月1日我全家在拘留所与检察院领导还有拘留所领导和市有关领导的陪同下一起观看了我弟张浩在拘留所的监控录像:

7月8日早上8:30分,死者张浩是被两名穿制服人员两边架进拘留所(后面还跟两人,只见四人气势汹汹),到拘留所后两人放手,张浩站立不住当场倒地,张浩被放进7号监舍,张浩进监舍后就一直双手始终按在腹部。

到中午12:30左右张浩从监舍的床上滚到地上!到3:30分左右张浩的脸开始变色,同监舍还另关了3名人员,这3人不停的按铃敲铁门报告,可没有一个干警过来查看。5点时张浩从脖子到头已经全部乌黑了。

5:10分左右进来两名干警,一名身穿警察制服(詹晓彬),另一名穿便衣(刘家生),两人进来后对躺在地上打滚的张浩连踢带骂,直到5~6分钟后两人扬长而去,关门时穿制服的脚穿皮鞋还对躺在地上的张浩狠狠踩下一脚才关上铁门。

可怜的张浩又从监舍滚到放风场。5:40多分时张浩肚子越来越大,同监舍的人又按铃报告,6点钟那名叫刘家生的干警进来后站在放风场门口,发烟给那3名人员,同时用右手指着地上的张浩一直在骂,直到6:12分离去。

张浩后来一直痛苦打滚到7月9曰下午2:51分死亡。

张浩2:51分倒地时同监舍的马上按铃报告,直到3:19分才有人来开门查看。可怜的张浩在这30多个小时里,同监舍的人无数次按铃敲门报告,张浩也用脚踢门求救,就没有一个人来问问什么情况,中间干警进来两次不是打就是骂。

张浩在生命最后的30多个小时里没有休息一分一秒,全是在痛苦挣扎中度过直到死亡——-这前面就是录像里的真实情况。

我弟死亡后,当地公安局并没有去查清我弟的死亡原因,而是来我家做工作,只谈私下商量解决,我家人不同意,一定要他们查出我弟的死因和身上的伤从何而来(一个大活人没病没痛进派出所30多个小时莫名死亡,这叫何人能接受呀!!!)

为了查明我弟的死因,2012年10月17日下午1:30分对我弟进行了尸检,尸检到场的有我家人,湖北省、黄石市检察院的领导,还有湖北同济医学院的一名教授(秦教授),打开我弟的胸膛和脑,只见后脑有伤,胸口有伤和积血,胃壁有伤,肠子有(四处裂口“裂口面整齐”),我弟做的外伤和内尸检,所有的伤口、伤痕都有法医正规的标记。

尸检后公安专家说10天~15天出尸检报告,可等了一个月,他们一天推一天都不肯拿出我弟的尸检报告。只等到40天时,没办法我妈只有去北京告状。我妈(死者母亲)上北京一共去了三次。

第一次:下飞机就被人抓去关起来,直到黄石有关人员去接回黄石市;第二次:下火车又被抓住当天就送回黄石市;第三次:我妈没办法只有去找过路车,后被好心的司机带到北京。我妈到公安部后请求上面督办我弟的“尸检报告”快点拿出来。

直到十月底我家才拿到我弟的“尸检报告”。可湖北省检察院出的结果是:张浩的空肠破裂因生前腹部遭受钝性暴力打击所致的依据不足。张浩是因消化道“穿孔”、“破裂”才造成死亡。

我家人也找过有关部门专家咨询,人的肠子是不容易破裂的,更不要说同时破裂“四处”,那是根本不可能的 。

张浩到底是因“穿孔”死,还是因“破裂”死???“空肠破裂”在医学临床上,到底会是什么“原因”才会使其破裂???

尸检报告里从头到尾都没一处是指“穿孔”,请问这“穿孔”的结论从何而来???没有“穿孔”那“破裂”又是如何形成的呢???

湖北同济医学院的“秦教授”,你作为一个有名的专家为什么就不能拿出良心说句公道话???你是一个已经退休的老教授了,你也是一个有儿女的人,你难道就没有一个做人最基本的道德良心吗???你不会是想在谟暮之年留下一个骂名吧!!!

希望尊敬的法广记者,您作为当代世界主流媒体的记者、当今最具有良知的公共媒体,来帮帮我吧! 在此万分感谢!

我本人已经转发给以下数位专家学者:陈有西律师、迟夙生律师、郝劲松律师、茅于轼先生、李庄先生、信力建先生、贺卫方教授、何兵教授、滕彪教授。

求救人:张秋梅(死者张浩的大姐)139 0723 4499

张小兰(死者张浩的二姐)186 8993 6576

E-mail:18244228888@163.com

(责任编辑:李文慧)

评论
2013-04-25 4:0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