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紫凤】天阵

这恰如古之布阵,有如锥矢之利者,所以冲坚毁锐,有如游龙之接者,所以循环无穷,有如鱼丽之陈者,所以坚密无漏,有如飘风之散者,所以出神入化,其阵十变,其气一也,分功有胜,要在绝阵取将,无坚不摧。(图片来源:photos.com)

2013/04/25

【大纪元2013年04月25日讯】于鼓声隆隆之中,神韵大幕徐徐拉开,一种气势有如天风海雨逼面而来,眼前黄云横阵,旌旗蔽空,首裹唐巾,手持兽盾的大唐将士陈列于天地之间,威灵浩荡,俨然神将,不由我倒吸冷气,今日得见了乐舞《唐阵》的天策之威!

且不论鼙鼓动地,天将威仪,只一望天幕之上兵阵之陈,便已骇心动目,肃然叹曰:此兵之为气,凛然至正,通天彻地!竟也让我恍然再见了十四年的那一幕――法轮功学员以万人之众现身于中南海前,如天阵之开,而乾坤为正,此情此景宛然目前。

不过,数字对于杀人如麻的中共向来不具意义,所以中共蜷缩在中南海内瑟瑟发抖,倒并非因对面而立着一万人或两万人,而是它们竟然听不到来自对面的任何声音!上万之众,静如止水,没有口号,没有喧哗,无慎,无怒,无怨,无悔,彼无声之声,如大音希声,震动十方,恰如此刻天幕之上万人金甲鼓鼙中,邪共能不望气而胆丧?!

接下来的琵琶一声如裂帛,又将我之识神唤回神韵之场。舞台之上,大唐天策之将,英姿神武,兽盾腾拏,重蹈秦王破阵之乐,再鼓太宗七德之风,机锋之神变,为鞭为弩,为舟为车,为貅为罴,而其表现十阵相接莫测无穷者,则正如孙子所谓“兵无常势,水无常形,能因敌变化而制胜者谓之神”。

想来,这也正是令中共恐惧的另一原因,那就是它们发现对面的上万之众,不仅是听不到的,甚至连看也看不懂。按中共之鬼谷术,无论运动与人,无论有形无形,皆可划于某一类别以分而治之,所以,中共一路杀来,革富农之命,革资本家之命,革知识份子之命,亦可革文化之命、革封建之命,而毛魔所谓联合95%之多数更是被中共奉为迫害5%之少数的九阴真经。而“四.二五”这一天,对面而立的上万之众,有官员,有军人,有教授,有商人,有农民,有工人,有学生,有老有少,不同民族,各种背景,四面聚之而来,八方散之而去,中共的大脑竟也一时短路,实不知应将这上万人如何归之划之分之治之,更何况这上万之众的身后还有其所代表的万万之众法轮功学员,他们分布禹州,如沙如霰,无处不在。

于是中共派出大批便衣特务,如虱如蚁,混入法轮功学员之中,俟机而动。却发现,他们中有淳厚长者,有青年志士,有渊博学者,有善良农妇,而彼此交流无非于“真、善、忍”三字真言之心得,如身心之健康、理想之树立、人生之真谛、科学之正见,彼此各有心证却殊途同归,能出情入理而通达无碍,而中共对法轮功之构陷,立做百孔之穿,于真善忍之诋毁,谈笑间墙橹灰飞烟灭。

这也恰如古之布阵,有如锥矢之利者,所以冲坚毁锐,有如游龙之接者,所以循环无穷,有如鱼丽之陈者,所以坚密无漏,有如飘风之散者,所以出神入化,其阵十变,其气一也,分功有胜,要在绝阵取将,无坚不摧。

而神韵《唐阵》之为武舞最殊胜威仪处,乃有金铁之陈,却无杀戮之暴,以乾坤至正至大至刚之气荡灭妖氛。古人论兵以剑比阵,剑者,服之不用,若无锋之剑,而用则所向披靡。恰如法轮功学员今日之所为,坚守真理,唯此为大,正义所在,心无旁骛,而中共完全是自我陶醉式的唱着独角戏,对面那个它们要从“肉体上消灭”“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的敌人根本就一种自我设定,它掉尾鼓噪要战胜法轮功,而法轮功学员却根本就没有把它作为什么敌人。所谓大道无敌,正以心中无敌,若彼无锋之剑,如为无形之阵,用则处处机锋,神变莫测,正气所向,魔众披靡,而中共之穷凶极恶,徒见取死之道,更何堪与敌!

一弹指间,“四.二五”已经过去十四年,十四年后之今日,法轮大法洪传全球一百二十国家及地区,修者亿众,《转法轮》被译为三十余种文字,而神韵之出,弘扬真善忍之精神,天下莫不尊之中华正朔之所在,而普世价值之归旨。今日观乐舞《唐阵》,势如万马并驾,千车争逐,风云为变,天地异色,乃知凌烟武灵之犹在,而山河再奠之可待,是以大奇而赞曰:

胡为乎来哉!
秦王猛士持虎盾,风云叱咤战九垓。
移锋长蛇走惊电,挥戈鹤翼下蓬莱。
鼙鼓动地殷雷滚,龙旗搅海天阵开。

胡为乎来哉!
秦王猛士金甲胄,洞照十方明光铠。
一顾九幽妖气散,再顾太白烛月来。
血染地脉玄黄色,气射将星森皑皑。

胡为乎来哉!
秦王猛士皆神将,足蹈七德舞徘徊。
一举开唐之九土,再举灭共之祸胎。
凌烟武灵镇天域,捷报紫阙坐莲台。

胡为乎来哉!
秦王猛士大唐阵,机锋神变不可猜。
为车为弩又为剑,为貅为罴复为騋。
千纪之出承大命,撒下天罗赤虬哀。

胡为乎来哉!
呼吸如野马之往,汗漫若飘风之徕。
奋乎六合净妖氛,烈兮八埏荡昏埃。
尔之唐阵开天地,重整乾纲正三才。

——转自<<新纪元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