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付作弊 德国高中毕业考试使手机探测仪

周菲德国
    人气: 5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3年04月26日讯】(大纪元记者周菲德国报导)从4月开始,北威州学生开始高中毕业考试了(Abi-Pruefungen)。今年由于两届高中生同时毕业,教育部估计今年将有约13万名学生参加考试。为了严正考试纪律,对付新式作弊,各学校首先就从手机上下手。

考试中作弊现象从来没有停止过:把写着公式的小纸条藏在衬衫袖子里;在手臂上记上一些重要的公式或文字;在学校厕所的某个隐蔽角落藏本书等,如今这些“低等”作弊方式早已被人不齿。自从智能手机问世后,作弊也与时俱进,发展到了另一高度和层面。

有学校规定,考试前让学生们上交手机。而且为检测出那些随身携带手机又不愿上缴的学生,Odenthal文理中学想出一条新招:在高中毕业考试中投入手机探测仪。

上缴不带SIM卡的旧手机

Odenthal 文理中学校长Schmoll-Engels对德国媒体表示,按规定,学生们在考试前应上缴手机。但是学校发现,考试结束后,还有一些手机无人认领。原来,一些学生为应付学校,把没有SIM卡的旧手机交上来了,也就是说,他们仍把新手机留在身边备用。

学校有规定,考试时带手机等同作弊。考虑到这些可怕的后果,学校决定,投入手机频率检测仪来鉴别那些不听劝告的学生。该校校长透露,该设备能够测量出手机发射的频率,如果所有的学生都上交了手机,设备就不会发出动静。她表示,这一招“效果相当不错”。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发现考生利用手机作弊。

与时俱进 “智能作弊”

相较传统的作弊条,智能手机的优点简直太多了,许多手机可以上网,考试时近在咫尺的手机就成为一种新式作弊工具。例如,快速通过Google找到答案;通过短信寻求帮助;还可以把整个页面拍下来并发送出去,而得到页面的人又能将答案讯速传递回来。这种“效率”在过去是根本不可能的。

北威州教育部表示,使用手机频率检测仪并不是教育部的规定,由于该设备只能检测出一定范围内是否有手机频率,而不会干涉学生们的其它隐私权,因此没有必要禁止使用。教育部表示,这与手机跟踪器是完全不同的,手机跟踪器涉及到个人隐私,出于数据保护原因,没有手机用户的明确同意是不允许使用的,向周边地区发放干扰的干扰器也是被禁用的。

一般情况下,高中毕业考试时是不允许随声携带手机、智能手机、平板电脑、MP3播放器或I-POD等设备的,即使关闭设备也不可以,一旦被抓就将受到严厉处罚,手机一响,就会被视为作弊。学校有权决定处罚结果,比如可以令考生补考、作为不及格处理,或者不让考生参加其他科目的考试,多次作弊者可能被赶出考场或被学校开除。

因此学校提醒想“走捷径”的考生们,考虑清楚,真正可以帮助自己通过考试的唯有认真学习。

更多德国资讯请点击大纪元欧洲生活网: www.dajiyuan.eu

(责任编辑:贾南)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大纪元记者王亦笑德国报导)自从德国政界刮起强劲的“学历打假风”,先后好几员政坛大将已经倒在“抄袭门”,那么在德国内阁中还有多少人拥有高学历?
  • (大纪元记者王亦笑德国报导)德国前教育部长沙万因论文抄袭被取消博士头衔后,日前已正式辞职卸任,当然她并没有承认自己有抄袭行为,而是准备对她曾经就读的杜塞尔多夫大学提起诉讼,然而无论诉讼结果如何,沙万的政治生涯已经到此结束。两年前,针对当时国防部长古藤贝格的论文抄袭事件,沙万曾说,“人不会因为是博士就当部长,而是因为其在政界的能力”,可惜她自己也没能因为出色的政治能力而保住其政治前途。不过沙万的这句话倒是没错,在德国联邦内阁的14位成员中,的确并非人人都是博士,不仅如此,有的部长干脆连高中文凭都没有,但是他们依然因为自己的政治能力而“在其位并谋其政”,看来在德国这种有“政治洁癖”的国家,要么就老老实实拿个货真价实的博士,要么就兢兢业业干好本职工作,两种方式都有机会在政界出人头地,但是投机取巧者却随时都有可能被打回原形。
  • 【大纪元2月10日报导】(中央社柏林9日路透电)德国教育部长夏凡(AnnetteSchavan)今天请辞,原因是她的论文涉及抄袭而遭取消博士头衔。此事令总理梅克尔颇为尴尬,而且让她在9月的大选前折损一位亲密盟友。
  • (大纪元记者余平德国报导)杜塞尔多夫大学2月5日再次对教育部长沙万的博士头衔问题进行咨询,经过几个小时的会谈,于当日晚间宣布,取消沙万的博士头衔。这是继2011年德国国防部长古滕贝格因抄袭而被大学取消博士资格后,德国第二名被摘掉博士帽的部长。
  • 【大纪元9月18日报导】(中央社记者林琳柏林17日专电)2011年通过结业考试获得德国大学学位的外籍学生人数,大约有3万8300人,比起10年前在德国取得学位外籍学生人数,增加了2万4300人。
  • 中华民国驻德国代表处文化组在柏林、杜塞道夫、哥丁根、慕尼黑及斯图加特举办华语文测验。由于愈来愈多德国人知道这项认证考试,虽然报考人数只有百余名,却比去年多了一倍。
  • 德国在台协会今天说,在台湾具有高中毕业证书且欲申请德国大学的学生,只要提出1年台湾高等教育学历证明,可直接就读德国大学,不需参加学科鉴定考试或就读德国大学先修班。
  • 在德国议员观察网站上(www.abgeordnetenwatch.de),市民可向德国各级议员提问,问题和回答都公布在网页上。柏林议会和市长选举在即,这个网站也为市民提供了向候选人提问的平台。选举就像政治家的公开考试,考官是老百姓。而之前的选战就像是热身赛,众人围观。
  • 今年对于巴伐利亚的文理中学毕业生来说,是相当特殊的一年,中学的12、13年级一起参加毕业考试。这就意味着上大学人数会比往年多出一倍。这对12年级的学生和家长来说,生活会产生很大的变化,同时对高校、中学和整个社会来说,也需要做出相应的改变。
  • (大纪元记者周菲德国报导)移民融合问题一直是德国各党派之间争论的老问题。近日,自民党以及联盟党(基社盟和基民盟)都表示,要加强外国人法,强化德语学习的重要性。内政部收到议案,修改外国人法:没有通过语言测试的外国人只能得到最多一年的暂时居留许可。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