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修炼故事

他因“四二五”得法

明慧记者肖妍采访报导
【字号】    
   标签: tags: , ,

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六日一大早,在新加坡国家信息技术研究所,一群华裔年轻人在谈论著昨天发生在中国北京的一件令人震惊的大事──逾万名法轮功学员去北京国务院信访办上访。

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那天早晨,中南海周围本来已经戒严布控,不久出现了惊人一幕:警察取消路障,先把法轮功学员的队伍从马路东口引到西口;然后又指挥着队伍,由北向南缓缓地向中南海正门行进。同时,迎面浩浩荡荡的另一队学员正由南向北,迎着这一队伍而来。两列队伍正好在中南海正门相遇汇合成一队,据各媒体的报导,汇集在中南海的人数大约有万名以上。法轮功学员在武装警察的引导下,有秩序地站到了中南海周围。这就是震惊海内外的“四二五”上访事件的一幕。

九四年去英国留学,九八年来到新加坡国家信息技术研究所工作的德忠还不了解法轮功到底是什么,听说“围攻中南海”,就非常好奇,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有同事就说,新闻里是怎么怎么说的 。德忠却说:“我在北京的时候,六四天安门事件都经历过了,怎么还能听新闻的? 我们单位不是有法轮功学员吗?我去听听他们怎么说。”

中午吃午饭的时候,德忠就特地坐在同单位的一位法轮功学员的对面,问他“围攻中南海”是怎么回事?法轮功是什么?也许在德忠的内心里,就有那么一种欲望想要了解法轮功,因此同事给他介绍的“四二五”上访事件根本就没往心里去,相反却对什么是法轮功发生了浓厚的兴趣。

中共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本想制造事端,以此迫害法轮功,消灭法轮功,反倒让更多不知道法轮功的人知道了法轮功,了解法轮功,甚至开始修炼法轮功。而且把法轮功推向了世界。

“哇,这么好,我也试试!”

德忠听了法轮功学员的介绍:“哇,这么好,我也试试!”他在新加坡大众书局买了一本法轮功主要书籍《转法轮》,同事借给他教功录像带,他就回家自己一边读书,一边跟录像带学功。在第一个星期里他就深深的感受到法轮功的神奇和超常。

德忠说:“第二天早上四点多钟起来炼功,连续好几天早起,一天就睡三、四个小时的觉,头脑却非常清楚,那种感觉无法用语言表达,一种晶莹透彻的感觉。”

十多年前就读于清华大学的德忠,由于学业的压力,大学期间就开始失眠,后来又从事计算机行业的工作,严重的失眠症一直伴随着他,三十几岁如同暮年的感觉。“炼功后就像吸了氧一样的感觉,头脑的那种清新是有生以来从未感受过的。那几天,不知怎么的,总感到心里甜丝丝的;走在路上,觉得周围的环境都充满了亮丽的色彩。”德忠说。

在炼功中德忠也体会到了一些奇妙的现象:他在盘腿打坐时感到、看到金黄色的能量通透周身,好多神奇的感受实在是无法用语言表达出来。

现有知识无法解释超常的科学

修炼法轮功不只是炼五套功法,更重要的是看书学习法理,按真、善、忍的原则去做,不断的提高自身的境界。德忠两个星期看了二、三遍《转法轮》后,就只是炼功,而没有学法了。逐渐的头脑里就出现了许许多多解不开的疑问。比如,德忠常常问自己:“老师让我们炼功要放弃执著。那么坚持炼功本身是不是执著哪?”很多类似这样的问题自己解不开,再加上在生活中不断涌现的种种物质、情感方面的诱惑,渐渐就感到无法做到时时刻刻按照炼功人的标准去做一个好人了。

尽管已经亲身体会到了炼功带来的神奇变化,但是德忠就是无法用他几十年来学的实证科学去解释这些超常的事物,怎么想也想不明白了,俗话说“眼见为实”,可是德忠就是看见了也敢不相信,才刚刚炼功不到三个月,就放弃了。

德忠不再早起炼功了,又恢复了以往的生活方式。因工作繁忙,三十几岁就出现了心脏病的症状,心动过速,心跳每分钟150次以上。去医院检查,用各种仪器查不出来问题。每年要犯三、四次,每次犯病都要花两个星期才能恢复。因为德忠平时就感到身体虚弱不堪重负,所以曾跟老板提出来身体不好,不能加班,不能承受压力,不能接受过多的任务等等,老板表示可以理解。

从新走入修炼

德忠最后一次犯心脏病是在二零零四年四月底,跟老板请了假在家休息。他想:“这样下去的话,我的命都要没有了。怎么办?医院也治不了。看来,只有法轮功能救我了!”这回,德忠是真的塌下心要炼法轮功。那是在二零零四年五月二日,他认真的对自己说:“我要炼法轮功了。”他也对妻子说:“我要炼法轮功了。”那时,他因为已经有近四年都没有炼过功了,动作差不多都忘了,只记得打坐静功的动作。他马上就在床上打坐炼起了功,同时把放入书柜里的《转法轮》又从新请出来阅读。

说来神奇,德忠还没开始学其它的动作,只是读读书,打打坐,还不到两天,心脏病的症状就全没了。要知道,以前都得要至少两个星期的时间才能恢复的。德忠可高兴了,他再一次体验了法轮功的神奇!

自己在家炼了二、三个月后,带着太太和孩子一起去了炼功点,每周一次的集体学法、炼功使他受益很多,身体很快恢复正常。这次德忠知道了学好法的重要,他上明慧网系统的看了李洪志师父的所有讲法,仔细的、入心的读,明白了以前解不开的心结,感到提高的非常快,知道了大法弟子的责任。

德忠是因为要治疗心脏病又从新走入了修炼法轮大法,心脏病当时就神奇的消失了。更为神奇的是,在很短的几个月的时间里,折磨了他几十年的失眠、风湿、咽喉炎也都不知不觉的不翼而飞。

让更多人受益于法轮功

无病一身轻的德忠,不再花时间与病魔抗争了,饱受病痛折磨的人更知道健康的可贵。他要告诉他认识的人,法轮功的神奇,公司的老板和同事因此对法轮功有了比较好的了解。明白了中共制造的谎言和法轮功的真实情况。

德忠还想把真相告诉那些他并不认识的人。至今十年了,他不论在哪里,都尽自己最大的能力告诉人们法轮功真相。

最初他打印一些法轮功真相资料去家属楼派发;每天用一个小时的时间给国内同胞打电话,告诉他们法轮功的真实情况。

除了上班、睡觉和吃饭外,德忠利用其余所有的时间告诉人们法轮大法好,不要听信中共的谎言。上下班的路上、旅游景点及建筑工地都能看到德忠的身影和他那孩子般纯真的笑容。

新加坡常年有很多建筑工程,引进许多中国劳工(据说超过十万人),流动性很强,德忠利用这个时机告诉他们真相,讲了一批,又换一批。

旅游景点大陆游客很多,周末德忠就去鱼尾狮景点。

因工作的关系,二零零六年底德忠来到加拿大,从此唐人街就是德忠最常去的地方,那里是能接触华人最多的场所,看到华人明白了真相,做了“三退”(退党、退团、退队),德忠发自内心的为他们高兴。

不善言辞的德忠说:“过去的事情在当时感受非常深,可是现在都记不起来了,只记得按真善忍的标准,自己哪里还有没做好的地方,怎样做得更好。”

“四﹒二五”万名法轮功学员上访背景

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三、二十四日这两天,天津发生了当地警察殴打并无理抓捕四十五名法轮功学员的事件。当其他的法轮功学员要求释放被非法抓捕的学员时,天津的警察却说:“我们是执行北京的命令,你们要反映情况就去北京。”于是,第二天,法轮功学员们就按照天津警察的答复去北京上访。可以说,当时的情况是天津警察在主动催促法轮功学员到北京上访。

二十三号和二十四号的天津抓人、打人事件的背景是天津教育学院出版的《青少年科技博览》再次登出诽谤法轮功的文章。文章说炼了法轮功会得精神病,暗示读者修炼法轮功会出大问题,甚至导致亡国。这篇文章是当时政法委书记罗干的连襟何祚庥发表的。

法轮功学员自发到编辑部澄清事实,向有关人员讲述自己学法炼功的亲身体会,讲述着一个个沉痾痊愈,道德回升的感人经历。当出版社方面了解到事实后,立即表示愿意发表声明更正错误。但是,就在这个时候,四月二十三日天津市突然出动三百多名防暴警察,驱散自发前往编辑部澄清事实的法轮功学员,殴打并逮捕了四十五名法轮功学员。

–转自明慧网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3/4/26/他因“四二五”得法-272536.html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上万名中国大陆法轮功学员闻悉天津动用防暴警察抓打法轮功学员的消息后,赶到位于中南海附近(府右街)的国务院信访办公室,为在天津市被非法逮捕的四十五名法轮功学员和平上访,是谓“四.二五”事件。“四.二五”隔天,台湾报纸大幅报导该事件,许多人自己寻找炼功点,有人甚至认为“中共说不好的事,这功法肯定是好的”,很多人就在那时候走进大法修炼。
  • 修炼法轮大法几个月后,奇迹出现了,妻子身上的病全没有了,身体轻松了。当时我悟到:这是师父给她净化了身体,是师父帮她消了业,身体才达到了无病状态,心中十分感恩大法师父!从此更坚定了修炼的信心,家里也成立了炼功点,积极的做洪扬大法的事情。十八年过去了,回顾十八年中,有十四年的时光是在邪恶的迫害中度过的,十四年的迫害中,有十年是在邪恶黑窝监狱里度过的。在那样恐怖的邪恶环境中能够走过来,十年囹圄,九死一生,是师父的看护,是大法的威力,是放下生死,正念正行才能走到今天。迫害还在延续,监狱、劳教所、洗脑班等邪恶黑窝里的同修还在遭受着邪恶的迫害,酷刑折磨,中共犯下了人类历史上从未有过的滔天大罪。望联合国人权组织,全世界正义团体,伸出缓手,伸张正义,共同制止这场迫害,早日结束人类的浩劫。
  • 千言万语也无法表达对师父的感恩,像我这样一个业力深重、即将走上黄泉路上的小小常人,何德何能能够得到师父的救度。…得法头三年,学法少,不会修自己,一直不精进。在我的婚姻走到尽头,生命也将走到尽头的时候,师父没有放弃我,给了我一个全新的人生。
  • 修炼前,夫妻俩常为工作或小孩教养问题吵架,公司送来的货有瑕疵或不对,林太太马上一通电话打过去骂人,也会和客人发生不愉快。得法后,夫妻俩都用“真善忍”的法理来自我要求,冲突或不愉快的场面日渐减少,到现在很难再见到。一家四口都是修炼人,林先生说:“修炼之前,很担心小孩被社会大染缸污染,担心被朋友同侪带坏,二个小孩都成为大法弟子后,因为有真善忍的法理做指导,依循着去待人处事,我不再担心他们会不会变坏,没有这方面的烦恼,我觉得非常幸福。”
  • 我全身病痛…拄着拐杖给学生上课,离退休还有五年就没法工作了。当时的感觉死神随时在伴随着我,生命随时都有结束的可能。学法炼功不到半年时间,这些疾病陆陆续续都没有了,全身感到无病一身轻,真是一种无法用语言表述的轻松幸福的感觉。是师父把我从死亡的边缘拉了回来。看到我的变化,我老伴也在我得法半年后也走进来修炼,修炼不长时间也是无病一身轻。我俩比学比修,共同精进。
  •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是一个令无数人生活发生巨大动荡的日子。中共前党魁江氏出于妒嫉,不顾百姓的福祉发动了对法轮功“真、善、忍”信仰者的灭绝迫害,从修炼中受益的法轮功学员也从此开始了和平理性的反迫害。在法轮功反迫害十三周年之际,现居加拿大多伦多的高顺琴女士接受了采访,回顾了自己亲历、见证的那段跌宕、悲壮的历史。
  • 我修炼法轮大法已有十四年了,历经了邪党的种种摧残后,今天我依然走在修炼的路上。我的每一天充满了充实和快乐,这份洒脱缘归宇宙大法,是真善忍的光辉,照亮了我即将干涸、悲苦多忧的心田,现在我是天底下最幸福的人。十四年来,我与成千上万的法轮功学员一样,向身边的人不断地讲述着大法的美好。然而,在邪党的谎言毒害下,仍然有众多的民众,对大法真相表示出质疑和对抗。下面讲讲我身边人的修炼故事二三则,从中会给人启发与思考,望善良的人都来了解法轮功,走进法轮功。只要你按真善忍的标准修心向善,什么奇迹都会出现…
  • 得法至今已十五年,在这世风日下、物欲横流的社会里,是法轮大法这片净土改变了我,规范了我的言行,改变了我的人生观、价值观。在工作中时刻用修炼人的标准要求自己,看淡名利,用我的一言一行证实法,救度众生。使一个濒临倒闭的国有企业起死回生。在这里我用尽人类的语言,也无法表达对师父的感恩之心。
  • 我乡政府把女职工进行排班,轮流值班目地是阻止他们学法炼功。在此值班期间,我发现法轮功学员说话和气,爱清洁,讲卫生,把好事、方便让给他人,一年四季不吃一粒药,身体健康,精神饱满,对他们的师父和法坚定不移,虽然他们其中有很多在进洗脑前进过劳教所,吃过很多皮肉之苦,但他们从不言放弃,至死不渝地坚修大法。就这样时间一长,我慢慢地被他们深深地打动了。他们确实是一群好人,是从骨子里面体现出来的一种美,更让人羡慕,让人敬佩,甚至让人崇拜!
  • 我是二零一零年秋得法的法轮功新学员,得法一年半来身心各方面都发生了脱胎换骨的变化。从一个感觉是世界上最痛苦的人一跃变为世界上最幸福的人,能够得到法轮大法,受再多的苦也值了!那才是真正的不枉活一世啊!用尽人类所有美好的语言、词汇和想像都无法描述和形容大法的美好!简单介绍我得法前后的一些情况和变化,以及对熟悉我的一些人的影响。希望更多的世人能够从中受到启发和觉醒,找到真正的自己,了解生命的本源和人活着的真正意义,只有这样才不白活一回啊!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