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朱令铊中毒案 牵出前京政法委书记及中央领导

人气: 112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3年04月30日讯】(大纪元记者薛飞综合报导)很多不幸都会随着时间的逝去而淡化甚至遗忘,而发生在19年前的清华大学朱令铊中毒一案则明显不符合这个规律。4月1日发生复旦大学的投毒案硕士研究生黄洋不幸去世让国人唏嘘不已,然而社会的目光很快转移到19年前的清华铊中毒一案上。19年前,两次摄入致死剂量的重金属铊盐,让多才多艺的清华大学学生朱令几乎变成植物人。北京警方确认系人为投毒所致,然而19年后仍悬而未破,成为中国一个时代的痛。

19年来,有关“谁是凶手”的各种猜测和传说,坊间从来没有间断过,尤其是朱令的室友孙某,一直被认为是主要嫌疑人,由于孙家的背景之大,使得全国民众关注的这一案件不了了之。

有消息称,94年清华铊中毒的嫌疑人孙某的爷爷孙越崎是民革中央副主席、名誉主席;堂叔孙孚凌,历任北京副市长、中国政协副主席;父亲孙大武是民革中央副主席。据称,06年孙某更名并修改了出生日期,目前是某上市公司幕后老板。

虽然铊中毒一案已经过去19年,但民间对真相的追问也从未间断。复旦大学的投毒案发生后,多家媒体采访了朱令的家人和知情人,都希望为这起看似扑朔迷离的案件真相再往前推一把。

4月29日,广东《羊城晚报》报导了至今仍疑点重重的朱令“铊”中毒一案,文章并首次披露了案件被强制中止涉及中共最高层,并首次提到了幕后的中共官员:时任北京市委政法委书记的强卫(现任江西省委书记)及不具名的某中央领导。包括新华网及人民网在内的大陆门户网站纷纷转载了这条消息。但新华网的报导随后被删除。

悬疑: 为何案件戛然案结

据《羊城晚报》报导,1995年底,朱令的室友孙维被警方列为本案唯一犯罪嫌疑人。1997年4月2日,孙维被北京警方带走讯问,持续8小时后由家人领回。1998年8月26日,警方称没有任何证据证明孙维和朱令中毒案有关。2007年,公安部办公厅在给政协委员的复函中称北京市公安局文保处早在1998年已办结此案,并妥善答复了当事人家属。但朱令父母却称公安机关从未告知此案已结,他们一直在等待调查结果。

1995年4月底,朱令被确定为二次中毒,公安部门介入调查。同年夏秋时分,警方曾到朱令父亲所在的单位调查过朱令父亲和孙维父亲的关系,并通知朱令家属:“只剩一层窗户纸了”。清华大学派出所所长李慕成也曾告知朱令父母“有对象”。到了1996年2月,北京市公安局有关领导却对朱令家属表示案件侦查难度很大,仍在努力中。此后再无下文。直到1997年4月2日,警方突然对孙维进行了一次突击审讯。

外界传闻,孙维家世显赫,有亲属曾担任北京市领导职位。吴承之认为,孙维未被进一步调查是得益于其家庭关系。

1998年8月25日,北京市公安局约见朱令的家属,确认朱令中毒的事实。之后,警方再没有就此案传出新消息。但2007年9月17日公安部办公厅却称案件已于1998年8月结办。

负责此案的北京市公安局十四处民警李树森2006年曾表示:“这件事的调查工作中有一定结论,从个人来讲,我不愿意回答;从公安机关的纪律来说,我不宜发表意见。这件事情很敏感,过去那么长时间了……”截至发稿,《羊城晚报》记者未能再联系到李树森。

案件牵出时任北京政法委书记强卫及当时中央领导

朱令父亲吴承之告诉《羊城晚报》记者,虽然这些年不断在追问,但公安部门的回复一直都是“正在调查中”。公安部办公厅在对政协委员的有关提案的复函里这样写道:“1997年10月23日,时任北京市委政法委书记的强卫同志组织召开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市检察院、市公安局‘三长会议’。会议认为,此案关系社会稳定,需妥善处理。1998年1月,市公安局将办理情况逐级上报中央领导同志,根据中央领导同志批示,经强卫同志批准,1998年8月25日,市局文保处 结办此案,并妥善答复了当事人家属。”对此朱令父亲表示诧异,时至今日,公安机关并未告知朱家此案已结。

2008年5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正式实施。朱令家人向北京市公安局提交了要求公开朱令急性铊中毒案侦破过程和结果的申请。5月30日,北京市公安局以“法律、法规及相关规定不予公开的其他情形”为由,对此申请发出“政府信息不予公开告知书”。此后北京市政府正式进行复议,决定撤销北京市公安局的不予公开的决定。

2009年,朱令家人在律师的陪同下再次到北京市公安局要求公开案件信息,同时了解案件侦破进展,接待人员表示需请示领导再给答复。随后又是几年过去了,仍是没有下文。

日前,朱令家人已与律师取得联系,他们将再次提交信息公开的申请,若没有回复,通过法律渠道再投诉后仍然无果,就可以起诉了。朱令父亲称,他们并不愿放弃:“我无法了解不予公开的原因,不能接受这样的结果。争取案件侦破和结果的信息公开,是我们现在最大的心愿。”

文中的“中央领导同志”是谁?

涉案的官员,除了“时任北京市委政法委书记的强卫”文中或文件中并未透露这个中央领导是谁?事实上,对于孙家背景的猜测早已经持续多年。

据知情人在网上披露,孙在犯案初期并未向家人坦诚自己的罪行。所以孙家并未对朱家进行政治施压,以至事件逐渐发酵。当一切证据都铁板钉钉的指向孙时,孙在巨大的压力下向家人坦诚了罪行。彼时孙越崎已经半身不遂,其父孙大武动用了可用的所有资源。所以孙大武利用多年经商所得的经济资源以及从孙越崎那里接手的政治遗产开始对孙维进行救援活动。97年孙维被警方询问当日,孙大武得到了高层手令,警方在扣押孙维8小时后不得不放人。

也有帖子称,孙家与薄一波家的关系源远流长,薄一波1949年担任中央财政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协助陈云负责全国经济的组织工作,党外专家孙越崎是薄的左膀右臂,孙死前后1997年9月建成了“越崎中学”和“孙越崎纪念馆”,薄一波专门为纪念馆撰写前言。网上有声音称:薄熙来都抓了,朱令案的真相也快了。

此外,外界也纷纷盛传时任中共总书记江泽民同孙越崎的关系不一般。据大陆媒体的报导,1991年10月,江泽民曾邀请孙到中南海叙谈并共进晚餐。孙越崎的车子一到,江泽民亲自上前迎接,走时江也亲自将孙送上车。

1992年10月,孙迎来了百岁华诞。当时的书记处书记到孙家向他祝贺,并特别带来了江泽民送给孙的一幅纪念照片,上面是二人的合影照。孙把这幅照片挂在客厅墙上,逢人就讲。

孙越崎被称为近代煤炭石油工业的奠基人。曾担任中华民国资源委员会委员长,经济部长兼资委会主任委员。1949年初违背蒋介石命令将资源委员会所属的上千家国营工矿企业的所有资产,包括数十万职工,3万多名技术,管理人员,悉数留在大陆。但在文革中原资源委员会叛逃人员无一漏网地被掀上斗争台,骨干被投入监狱,众多人被逼自杀身亡。

朱令现状:点头、摇头间的相互守望

据《羊城晚报》报导,朱令的家,白绿相间的地板革,斑驳掉漆的老式茶几,打着补丁的皮沙发,显出这房子的经历。19年前,朱令出现中毒症状时,这套房子还是新居。

朱令再也回不到从前的年轻和活力,她几近植物人,很难讲话,生活中与父母绝大部分交流,都是点头、摇头。

“这几天她又感冒了,对肺部影响很大,不好让你们去她的房间探望。”吴承之说,2011年,也是一场感冒,让她在医院ICU病房住了10个月,花费60多万元。

2011年那场感冒,引发肺部感染,她的气管被切开,气管气口至今没拿掉。

窗台上,是朋友送来的蝴蝶兰,花正绽放,但朱令已看不到花开,铊毒的并发症严重影响到她的视神经。

每天清晨,朱令醒来之时就是夫妇俩的起床时间。扶起女儿,第一件事是给她清理气管:雾化、清痰、洗肺,然后注入胰岛素,再一杓杓喂早餐。

康复锻练,朱令做屈膝半蹲动作需要三人合力,吴承之站在前方,和轮椅上的女儿互相顶住膝盖,母亲朱明新则在后方托腰保护。“她的小腿瘦得像根棍子。”

“快20年了,没想到还有这么多人惦记着朱令。”朱令父亲吴承之感慨道。

朱令事件时间表

●1973年11月朱令生于北京。1992年9月,考入清华大学化学系物理化学和仪器分析专业。

●1994年12月8日朱令开始大把掉头发。其后三天,腹痛加剧。

●1995年约3月朱令中毒后昏迷多日,几近植物人。

●1995年3月学校出示学生接触化学药品的清单,肯定朱令并无铊盐接触史。此事被记入病历。

●1995年4月10日朱令病症被同学翻译成英文,发到互联网紧急求助。一周内,世界各地的医生、专家的回邮达1500封。统计结果是,30%的回复认为病人是“铊”中毒。

●1995年4月28日协和医院用普鲁士蓝化学剂排毒,一个月后朱令体内铊含量基本排除,中毒症状消失,而严重的后遗症将和她相伴终生。

●1995年4月28日北京职业病防治所实验室负责人陈震阳确定,朱令是铊中毒,且体内铊超过致死量。陈震阳认为,如此大的剂量不是自杀,就是他杀,且凶手肯定是两次投毒。

●1995年4月底协和医院认为朱令是二次中毒。同年5月7日,北京市公安局14处和清华大学派出所受命立案。

●1995年5月朱令经治疗后得救。但肌体严重受损,并因输血感染丙型肝炎,此后生活不能自理。

●1997年4月2日毕业前夕,朱令同宿舍同学孙某突然被公安局14处从实验室带走讯问,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要求孙某在印有“犯罪嫌疑人”字样的纸上签名。公安局14处连续突击审问她8小时。

评论
2013-04-30 5:4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