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史海】中共大饥荒:饥饿至极 民众被逼吃大便求生

人气: 83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3年05月10日讯】旅美女作家依娃日前发表的对大陆1958年到1962年大饥荒的实地调查报告,又爆出惊人内幕:许多甘肃农民为了活命,在大饥荒时期,竟然以人的大便特别是干部的大便为食,以求果腹活命。

依娃写道,她在2011年第一次到甘肃省通渭县,拜访《金桥路漫》的作者张大发先生。张大发说:

“我当农村小学教师的时候,有人就指着一个老汉说,这个老汉吃过人屎。那些年饿的实在没有办法,去要饭也没有地方要,还不让出门,说给红旗县丢人。吃草根树皮也找不上,一个村子的榆树皮都被刮光了。有一天,这个老汉就拄了个棍子,摇摇晃晃走到村外转,找到一块冻硬的人屎,就拿回来,在炉子上烤一烤,烧着吃掉了。吃了以后,就不那么饿了。他第二天又去找,找回来烧着吃。也不回避人,当着人面就像吃馍一样的吃。当别人问他的时候,他说,要找干部拉下的屎,人家是吃下粮食的,品质高,能养活人。这老汉算是活下来了。”

有人开了头,效仿的人大有人在,吃屎成了这个此地民众的救命手段。

大牛沟有一位妇女,家里人都饿死了,女人也饿得饥黄面瘦,发枯如草。村里来了干部,她觉得救命的来了,干部走到哪里,她跟到哪里,寸步不离,干部一解完手,她就去抢人屎吃。她用这个办法侥幸度过了大饥荒

静宁县贾河乡68岁的宋宏仁说:“我不害怕你笑话,我的三娘就是吃过屎的。人家队长的娃娃巴(土语:拉)了屎,她捡回来晒干了吃,我看见的,我看见的。”她知道队长家吃得饱,就专门等队长的娃娃在门口大便。宋宏仁还说:“饿死人的时间,队里仓库里有粮食哩,我看见的,就是不给人吃。人饿死着呢,人家卖余粮着呢。”

中国陕西省富平县流曲乡的牛俊香,今年60岁,8岁时父亲在甘肃省秦安县老家饿死,由母亲带领着她和妹妹逃荒要饭落户到陕西。她回忆说:“我记得生产队的牛跑脱了,吃了队里的榖,拉出来的屎里面有没有消化的谷粒。我妹子那时才三岁,就在牛粪里面找谷粒吃,捡一颗吃一颗,捡一颗吃一颗。后来一个大些的男娃娃也来捡着吃,就打我妹子,不让我妹子吃。把我妹子打得直哭,就为那牛屎里的谷颗颗,两个娃娃抢着吃呢。”

从上海被移民到甘肃阿克塞农场的张方诲说:“我亲眼看看见一个孩子拉下屎,里面有未消化的苞谷粒,另外一个孩子饿得爬过去捡着吃。”不光是人屎,饥荒年间,原籍河南燕师县的赵桂香,今年68岁,坦白自己曾经吃过大雁屎。大雁吃麦青,屎拉在河滩上。人去捡回来,洗一下烧汤喝。大雁屎后来还成了抢手货,不好找了呢。

酒泉夹边沟农场,右派们饿极了,就在马粪里找出未消化的麦粒,清洗一下吃。甚至从其他右派的呕吐物、排泄物里找未消化的洋芋小块吃。因为饥饿,夹边沟的右派死亡率为百分之八十五左右,暴尸戈壁,无墓无碑。

中共为了维护政权,维护统治地位,制造了这场1958年到1962年的人祸:大饥荒。中国农民饿死四千万到五千万,出现人吃人,人吃屎、人吃老鼠等等悲惨现象。中国文化语境,说“让人吃屎”,是对人极大的侮辱,有不共戴天之势,越王勾践为吴王阖闾尝粪,就是一种奇耻大辱,所以有“卧薪尝胆”的历史典故。

(责任编辑:古春秋)

评论
2013-05-10 5:16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