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江泽民曾密指20名军中大佬搞政变 推翻政治局关键决定

——真实的江泽民(42)

在江泽民密谋的军人逼宫之下,会场里鸦雀无声,连呼吸声都听得见,大家都知道胡锦涛要不同意,当时就能被军人带走软禁起来。胡锦涛低声说道:“个人完全赞成张万年、郭伯雄、曹刚川等二十位同志的提议。”(网络图片)

人气: 221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3年05月12日讯】原订于2002年11月15日上午11时,新当选的九名政治局常委与新闻界见面,但一直推迟到11时38分,才出来亮相。这是一个极其不寻常的讯号,因为中共通常是在夏季北戴河会议的时候就拟订了权力分配的名单和座次。所谓的中央委员会全会只不过是走一个组织形式而已。十六届常委亮相被延迟,就是因为江泽民临时调整常委人数和临时动议连任军委主席,并导演出一场20名军中大佬逼宫所致。

“血债帮”高层成员

江泽民集团除了四大迫害元凶(江、罗、刘、周)之外,在当时的中央中共政治局常委中还有一批参与迫害的重要成员,包括曾庆红、李岚清、贾庆林、李长春、吴官正等。在人数和权力分配上,钳制着胡温。

曾庆红,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书记处书记、中央党校校长,中华人民共和国副主席。1999年至2002年底任中共中央组织部(简称中组部)部长。曾庆红权力欲强、诡计多端,不但为江泽民在权力斗争方面出谋划策,如离间邓杨关系、整倒陈希同等,而且在迫害法轮功方面也是一肚祸水、满腹阴谋,是“狗头军师”。

看到镇压的迟缓进展情势,薄熙来的父亲薄一波给江出主意说:“政府在这件事情上工作很不力,这和镕基同志不重视、不公开表态有关。”按照曾庆红的想法,朱镕基在“四‧二五”事件中亲自接见法轮功学员,他不出来讲话,会给外界造成党中央分裂的猜测。另外以朱的民望和信誉,如果支持镇压,可以让不少人倒向江泽民这边。曾庆红把这些分析告诉江泽民后,江立即把朱镕基找去训话,大意是说,国务院部门“三讲”进行得很不得力,要朱镕基把“三讲”当作维护执政党地位的运动重视起来。江泽民指责朱镕基长期以来“不知道服从政治的大局,对党中央的政策有抵触情绪,消极应付。要知道,‘三讲’中最重要的就是‘讲政治’。镇压法轮功就是当前最大的政治。”江说,“镕基同志,党中央要求国务院不但要‘讲政治’,而且要讲好,要把推广‘三讲’和当前最大的政治结合好,否则就是分裂党!”

从江办出来,朱镕基十分沉默。不久以后朱镕基还是违心地表态支持江泽民的镇压决定。

李岚清,他的儿子曾犯下十亿大案,被江泽民一笔勾销,江泽民以此威逼利用李岚清。

当时大多数政治局委员乃至常委都在迫害法轮功的问题上相当冷漠,李岚清也不同意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决定。江泽民拿出党性和“亡党亡国”的帽子威逼李岚清,最终李岚清立场松动,同意了江的决定,成了迫害法轮功的专职机构“610”的首任最高头目。

贾庆林,一九九九年迫害法轮功开始之年,贾是中共北京市的市委书记,被江泽民批评为“如此麻木”。

贾庆林是赖昌星远华大案发生时的中共福建省委书记,被江泽民以惯用的“收买贪官以为己用”的方法保住官位,并调任北京市长、市委书记,为江泽民控制北京要地。贾庆林卖力追随江泽民的迫害政策,所以在2002年中共十六大上,贾庆林作为江的心腹升任中共政治局常委,还为江泽民“分管”政协,当上了政协主席。贾庆林与罗干、黄菊、李长春、吴官正等人一起牵制胡锦涛,并继续执行江泽民定下的迫害政策。

李长春,1998-2002年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广东省委书记,2002年至今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主管宣传。

李长春开始时也是消极敷衍、低调对待,不愿和江一样被绑在历史的耻辱柱上。江泽民没办法,2000年2月只好亲自去广东督战。他批评广东对法轮功“镇压不力”、“软弱”,要李长春在政治局会议上做“检讨”,还亲自给深圳市委发传真要他们“守住阵地”。在江泽民和罗干的高压下,广东终于开始劳教法轮功学员。

2002年10月,在江泽民的授意下,时任广东省委书记的李长春在《广东支部生活》上刊出文章,大谈江泽民的假造“过继”烈士儿子身份问题。一个月后,2002年11月中共十六大上,为江泽民漂白出身有功的李长春被提拔进了政治局常委会。

萨斯最初于2002年11月在中国南方爆发。“萨斯(SARS)”第一病例在广东被发现后,李长春(政治局常委,时任广东省委书记)为首的宣传部门百般遮掩隐瞒,疫情逐渐蔓延至其它省。

吴官正,在一九九九年迫害开始时任中共山东省委书记。在曾庆红的献计下,江泽民向吴官正施压加重迫害。吴官正为了升官,于是把山东变成全国迫害最严重的省份之一。法轮功学员陈子秀被迫害致死的案例就出现在山东,《华尔街日报》对此做了真相报导,并表示,吴官正与李长春都是中共十六大常委“人选”,但广东上访的法轮功学员人数不多,而山东上访的学员很多,于是中共高层向山东当局施压,吴官正为了顺利升任中共政治局常委,加剧山东省的迫害,直接导致第一宗法轮功命案。

要了解更多的“血债帮”情况,请访问“明慧网”(minghui.org),查看施暴者被法轮功学员起诉案例。

第五节 恋栈并继续弄权

“宫廷政变”

那是2002年的前半年,江泽民已经在为十六大可能退位而揪心,还有一块主要的心病,就是政协主席李瑞环。外界让李留任的呼声特别高,一来他无论走到哪里都明里暗里地敲打江泽民,特别得民心;二来李瑞环没有公开发表过镇压法轮功的言论,这都令江泽民不安。让江泽民为难的是,对付李瑞环不能再用对付乔石那一手,因为他还没到七十岁划线的退休年龄。如果他还在十六大政治局常委会里,常常提出和江相左的主张,那将对下台的江泽民构成极大的威胁,对江泽民要提拔进政治局的亲信执行江的主张也会构成阻力。所以江是不惜任何代价都要把李瑞环搞下台的。李瑞环本人倒对权力并不在乎,他甚至提出愿意陪江泽民下台。

为了2002年出访美国,江泽民把中共十六大召开的日期从9月份一直推迟到了11月。

许多人注意到一个有趣的现象,就是原订于2002年11月15日上午11时,新当选的九名政治局常委与新闻界见面,但一直推迟到11时38分,才出来亮相。这是一个极其不寻常的讯号,因为中共通常是在夏季北戴河会议的时候就拟订了权力分配的名单和座次。所谓的中央委员会全会只不过是走一个组织形式而已。十六届常委亮相被延迟,就是因为江泽民临时调整常委人数和临时动议连任军委主席的缘故。

政治局常委会、政治局进行了五次激烈的辩论并经表决之后,通过了关于江泽民全退的决议。李瑞环自然兑现了他的诺言,不再留任。

元老及政治局的成员们都松了一大口气。在他们看来,只要江泽民下台,什么就都好办了,所以通过决议时,给江泽民戴了不少高帽。江趁机提出要把自己的亲信送进政治局。大家居然也糊里糊涂地同意了。他们没有想到这件事情的严重性,十六大政治局及常委会里江氏人马占了多数,那江岂不成了政治局的后台老板?这种结果比十五大更惨,上一届起码江还受着李瑞环、尉健行等人的制约,江的一些提议并不是总能顺利通过。

江唯一能做的就是攥紧枪杆子,保留军委主席之职,左右胡锦涛。于是,江由曾庆红出面,找在十六大上应该退休的军委副主席张万年密谋江留任的问题,并告诉张,事成之后江让他当国防部长。

2002年11月8日,中共十六大开幕。11月13日,在中共十六大主席团常委第四次会议上,被江泽民许愿当下届国防部长的张万年突然站起来用非常强硬的态度发难,提出了由二十名主席团,全部为军人的成员联署的“特别动议”,建议江泽民留任新一届中央军委主席。张万年发言后,被江泽民一笔勾销儿子十亿大案的李岚清、还有女儿成为江泽民人质的刘华清立即表示:完全支持“特别动议”。

接着张万年又逼胡表态。会场里鸦雀无声,连呼吸声都听得见,大家都知道胡锦涛要不同意,当时就能被军人带走软禁起来。胡锦涛低声说道:“个人完全赞成张万年、郭伯雄、曹刚川等二十位同志的提议。”

接着,举手表决。除李瑞环、尉健行、曹庆泽三人弃权,张万年等二十人的“特别动议”获得通过。尉健行在会上就此表了态:“从组织原则上接受通过临时特别动议”,但从个人意志上,是反对的。以大会主席团常委会“临时特别动议”来否定政治局常委会、政治局五次讨论并经表决通过的决议,是不寻常、不郑重的,要承担历史责任。

当时请假未到的万里听到此消息后气得浑身发抖,拍案大骂江泽民,并愤然退出主席团常委会,以示抗议。

(责任编辑:高谦)

评论
2013-05-12 2:51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