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陈思敏】黄洁夫与红十字联手会有多恐怖

黄洁夫与红十字共同推行的器捐试点、OPO、COTRS系统,旨在消除国际社会对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挞伐。(合成图片/大纪元)

人气: 4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大纪元2013年05月14日讯】黄洁夫身为中国器官移植(OTC)掌门人,最心慌莫过供需严重失调、始终无法取信于人的器官来源与分配问题。11日,在深圳首届器官获取组织(OPO)会议上,放声宣告今后器官分配皆可溯源的黄洁夫,凭的就是器官分配与共用系统(COTRS,暂订)的建立启用。据黄洁夫所言,未来取代死囚器官的公民器捐,就是透过COTRS系统来实现供需之间公开公平的配对。但事实上,中国人体器官的来源与分配,从来都是可以溯源的。

国内在器官移植科学登记系统方面,早已经建立有“中国肝移植注册”和“中国肾移植科学登记系统”。前者由香港大学外科学系玛丽医院肝脏疾病研究中心管理,后者由解放军第309医院(解放军总参谋部总医院)全军器官移植中心负责。按规定,各移植医院应将进行手术的情况上报给器官移植科学登记系统,但现实中却存在监管疏漏与不透明。

据报导,在一中院器官移植中心提供的简介资料,在2010年该中心进行约330例肝脏移植手术,但显示在“中国肝移植注册”网站首页上,2010年全部例数只有7例。于此,港大玛丽医院主管全国肝移植登记的王海波和一中院院长沈中阳,都拒绝解释彼此数据出入甚大的原因。

更黑箱的是解放军第309医院,其肾移植登记系统则全无资料的公开。据309医院全军器官移植中心主任石炳毅于受访时宣称,他们的系统覆盖全国所有具备肾移植资质医院的全部手术资料,当然,也包括“器官来源的资讯”。而军队医院并不归国家卫生部管辖,但石炳毅拒绝媒体记者查阅资料的请求,并说:“所有的资料都不公开,从OTC得到允许,才能看。”

港大玛丽医院和309医院的做法,完全背离国际通用模式。在许多建立有器官获取和移植系统的国家,每例器官的获取、分配和移植手术进行的详细资讯,都会在网上公开供外界检阅查询。而做为国家移植体系管理层的OTC,如果已有的登记系统都未能实现资讯公开,OTC掌门人黄洁夫又怎能承诺新的COTRS系统能做到?更何况受黄洁夫之托组建COTRS系统的是人人喊滚的红十字会

在红十字COTRS这套体系中,OTC与卫计部负责下游的监管工作,而红十字会,不但负责上游的器官捐献工作,还与OTC、OPO等部门统筹中游的器官取、用分配。按规定,将来供需双方的资讯都要汇总给红十字会下的器官管理中心,但据一位知情的负责人表示:(患者资讯)肯定不会给他们(红十字会)。

据公开资料显示,不受国家卫生部管辖的军队医院,不但是器官移植的主力,对器官来源的掌控,总后勤部卫生部更胜于国家卫生部。

据《国家掠夺器官》,在1999年后,也就是江泽民开始镇压法轮功后,最高法院开始全面推行注射死亡针。也是从这年开始,国内器官移植例数跳空攀升。举凡关联到管控法轮功学员的法院、公安局、劳教所等地的军队医院、武警医院,都有用死亡注射针杀害法轮功学员并摘取器官的罪恶发生。例如从1999年到2004年,薄熙来主政大连、辽宁时期,谷开来和王立军都积极推进在沈阳、大连、锦州,以至整个辽宁省及后来的重庆市,皆采死亡注射取代死刑枪毙,以便活摘器官用于盗卖牟利。

要进行器官移植,血液检测是必要的第一步。据《血腥的活摘器官》采访许多从监狱或劳教所出来的人,无论他们是否为法轮功学员,均异口同声:只有法轮功学员和死刑犯被进行血液检验和器官检查,但其中,只有法轮功学员,每三个月就要被医生体检一次,并进行实验室的化验。换言之,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不仅被系统抽血,其血液、细胞抗原等组织的配型资料,亦被系统管理。

继《走出马三家》的报导后,在新闻摄影工作者杜斌《小鬼头上的女人》的纪录片中,所提到在马三家受尽地狱般劳教酷刑的法轮功学员信淑华,也被证实曾受活摘器官的威胁。

今年4月24日,在美国国家记者俱乐部举办的一场新闻发布会上,曾于2009年10月期间,遭受马三家劳教酷刑的王春英女士以亲身经历指证:时任马三家女子教养所的政委王乃民对被关押的另一位法轮功学员信淑华怒吼,你们法轮功信仰真善忍,那你把心脏捐出来。信淑华不同意。而立即回呛“行不行不由你”的王乃民,还马上就拿起电话打给苏家屯医院。试想,是怎样的一种习惯成自然,才会让劳教人员如此轻易的脱口而出强要活人器官的冷血行径?

中国器官移植的主力是军队医院,作为全军器官移植中心的大头目,石炳毅可能与OTC掌门人、前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一样,都掌握了被活摘器官的法轮功学员的许多明细资料。

黄洁夫与红十字共同推行的器捐试点、OPO、COTRS系统,旨在消除国际社会对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挞伐。可是在黄洁夫宣称今后器官皆可溯源之前,红十字从2010年在全国启动的器捐试点后,寥寥无几的结果,还让黄洁夫在2012年3月无奈表示,器捐试点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今年初,黄洁夫却说年内将可摆脱对死囚器官的依赖,以至目前宣称COTRS系统启用后,用于移植的器官来源终于可以“清白”。

稍早之前,国际组织“医生反对强摘器官”(DAFOH)对参与组建COTRS系统的港大玛丽医院王海波,曾以声明指出:王海波称“死囚有权捐赠器官”的言论,有违全球公认的医疗伦理,令人担心王海波的话或隐寓中共仍将暗地延续之前摘取死刑犯器官的做法。因此,没有理由相信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将停止。

而对于红十字的COTRS系统,DAFOH的声明亦指出:在缺乏国际社会的监督下,这个器官捐赠电脑系统,可能以假身份把关押的法轮功学员登记为捐献者,纳入国家器官捐赠制度。

所以,黄洁夫引入已毫无公信力与透明度的红十字会,进行对器捐和移植过程的全程监督和见证,黄洁夫自己信多少?但对于民众而言,活摘器官再加上红十字的黑箱,说有多恐怖就有多恐怖。

评论
2013-05-14 1:47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