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林正原:中国公众越洋上访 中共被民众彻底抛弃

人气: 8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3年05月15日讯】“朱令案”最让人意想不到的社会效果,就是十几万中国民众投书奥巴马政府开设的“我们人民”白宫请愿网,要求白宫为中国人民主持公道,引起媒体热议,被认为是中国民众无奈和绝望之举,“充满戏剧性”。有评论说,“绝望的中国公众和网民”“创造了历史”,“在世界文明史上”,还没有A国国民向被官方认为是敌对国的B国政府来主持公道的先例。

真的如此吗?历史是重复的,今天的现实就是历史故事的重演。这种事情,古已有之。

商纣时期,西周在诸侯中的影响,逐渐超过宗主国商朝,成为与商朝对立的敌对国。周文王听从姜子牙“修德以倾商政”的建议,提出 “以德配天、敬德保民、明德慎罚”的德治主张。也就是说,君王要“仁”,大臣要谨慎,子女应遵循孝道,父母要慈爱,人民之间的交往要讲诚信。以“敬天、敬德”的观念教化百姓。

繁荣经济是“保民”基础,他就实行“裕民”政策,宽免租税,使人民蓄积财富。他还让农民助耕公田,纳九分之一的税。商人往来不收关税。罪犯的妻子儿女不受株连。

道德一兴,引得诸侯人心归顺,许多因直谏触怒纣王的贤士,纷纷投奔周文王,如散宜生、南宫适、太颠、闳夭、辛甲等全都受到重用。

虞、芮两国都是商朝西方属国,两国国君因边界问题发生了争执,商纣王是他们的宗主,争讼本应该由纣王裁决。可纣王暴虐失德,这两个国君都不认可纣王,于是,慕文王的威名,求文王裁断。据《诗经.大雅.绵》篇注说:两人“入其境,耕者让畔,行者让路”;“入其邑,男女异路,斑白不提挈”;“入其朝,士让为大夫,大夫让为卿”,一派君子之风。

此情此景,使两国国君内心羞愧,说道,像我等小人,有何面目上君子之堂去评理呢?没等见到文王本人,他们就主动把所争之地让给对方,双方推让不受,这块土地就被闲置起来,后人称之为“闲田”或“闲原”。由此可见,孔子“修明德以来远人”的论述,是有历史依据的。

今天的形势,有与此可以类比之处。只不过中共的残暴,比之于商纣,有过之而无不及。

纣王自以为聪明超过上天,所以不敬上天,不敬祖宗,所以敢亵渎神明;自以为智力和勇力超过一切凡夫俗子,所以自认为有资格残暴百姓。宠幸妲己,造炮烙,焚炙忠良,刳剔孕妇,王子比干直谏,惨遭挖心之难。上天降下种种灾祸,而纣王不知悔改,依然终日沉迷享乐,荼毒万民。

中共同纣王一样,不信神明,亵渎神佛,鼓吹“战天斗地”、“改天换地”的狂妄而邪恶理念,妄自兴修水利,拦河筑坝,致使黄河断流,长江变成第二条黄河。而近年来,中共更以污染环境为代价增进GDP增长,强征土地,强拆民居,使农民丧失土地,丧失宅基地,群体事件逐年上升,共党与民争利,暴力维稳,成为危害中华民族的罪魁祸首。因此,中华大地,天灾人祸,连续不停:汶川地震之后,雅安又震;北京毒雾弥漫,黄浦江死猪漂流,H7N9流感爆发,云南昆明连续四年大旱,广东却普降特大暴雨,积水深达两米,真可谓天灾人祸,连绵不断。

纣王剖开孕妇的肚子,以查验妲己关于男婴女婴的预测是否应验;中共却勾结不良商人,剖了孕妇的肚子,还把她连同她八个月大的婴儿,一起制作成塑化标本贩卖,作商业展览之用。杀了人,还利用人家的躯体来赚钱。这种恐怖行径真是闻所未闻,绝无仅有:有西方妇女看了展览之后晕倒过去,斥责这种行为,无论打着什么美好的名义,都是魔鬼干的事情。

纣王挖了比干的心,可是中共活摘了上万法轮功学员的器官,自1999年以来,在中共酷刑折磨下失去生命的法轮功修炼者,数目惊人。明慧网通过各种艰难渠道,收集到的可以查找的法轮大法修炼者被迫害致死案例有3643宗。这个数字仅仅是显露出来的冰山一角,从中共人性全无,全方位败坏和作恶的不择手段、不计代价、不计后果的疯狂来看,实际情况惨烈到何种程度,我们真的无法知晓。中共掌控了中国所有宣传机器,统一思想、统一口径是它的一贯做法,所有消息来源均遭到这部机器开足马力、倾尽国力甚至超负荷运转的封杀。

一个国家,公民的自组织能力是社会调节的重要功能,是保持社会健康正常运转,以及各阶层和平共处的一个必不可少的环节。中共不允许公民自由结社,民间许多冲突没有协调、商谈、解决的路径,一切权力和权利被操控在中共手里,社会的自我调节能力降低到极限。

中华民族早就明白一个道理:“访民之口,甚于防川”,自古以来,没有一个王朝像中共这样,把人民当作敌人,时时戒备,处处严防,使民众没有任何资源、任何空间、任何渠道表达意愿,加上中共对言论和结社的严厉管制,民众失去了任何组织能力,一个没有组织能力的人民没有任何抵抗力,无法维护自己合理合法的权益。

小人喻于利,君子喻于义。小人把个人私交看得高于一切,把个人恩怨当作比天还大的事情,所以才不惜因私废公。朱令案就是一个因私废公的典型例子。江泽民的秉性如此,把个人私交看得比公共利益、司法公正更加珍贵。据媒体爆出的内幕,朱令案下毒的主角孙维的爷爷与江的私交甚好,江曾专诚请其吃饭。至此,不言而喻,到底是谁在阻扰朱令案的水落石出,一目了然。

也许,他们忘记了今天的时代。这是一个信息交流量爆炸的时代,所谓的信息时代。中国人借助互联网,不再那么容易被愚弄了。而在现实社会被剥夺的自组织能力、自由表达的权利,在互联网得到一定程度的弥补和恢复。尽管有中共的金盾工程和网路长城(GFW)的阻碍和网警疯狂的审查、删贴,关键词过滤等等严密封锁手段,通过自由之门等破网软件,中国大陆民众依然可以翻越封锁浏览境外网站并在境外网站发帖。

商纣王因为残暴,诸侯离心,甚至遭到唾弃,虞、芮两国诉讼不归纣王归遭周文王,反映出当时这种民心的取舍,这种天下大势的走向。历史在中共政权风雨飘摇的今天,这一幕又以一种当今的形式重现了。中国公众已经懒得理睬中共政府,干脆把它一脚踢开,纷纷越过网络封锁,把意愿表达在其他国家的官方网站上。这是中国公众在内心唾弃中共、厌弃中共、摆脱中共的强力呐喊和公开的表态。

对于中共而言,中国公众的这种公开表态释放了一个可怕的信号:中国人民不再认可中共的统治,不再承认中共的合法性,对其统治早已经是忍无可忍,再也不愿意做中共的所谓“臣民”了,他们在内心已经彻底否定了这个邪恶的犯罪集团,以被它愚弄和统治为耻,正在作出正确的选择:做独立自主的中国人,毫不犹豫,抛弃中共!

评论
2013-05-15 4:06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