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紫凤】走进神韵之场

《释厄传》有言“人身难得,中土难生,正法难遇”,所以,无论你是何种身份,执行何种任务,只要有幸走“近”神韵,便是一段机缘。不妨趁此难得之机缘,以此难得之人身,真正走“进”神韵之场――用空洞的眼去看,用干净的耳去听,用无垢的心去感受,用平和的呼吸与宇宙至正之气吐纳不息。

《释厄传》有言“人身难得,中土难生,正法难遇”,所以,无论你是何种身份,执行何种任务,只要有幸走“近”神韵,便是一段机缘。不妨趁此难得之机缘,以此难得之人身,真正走“进”神韵之场――用空洞的眼去看,用干净的耳去听,用无垢的心去感受,用平和的呼吸与宇宙至正之气吐纳不息。

2013/05/02

【大纪元2013年05月02日讯】凡有幸观瞻过神韵演出的人,想必都有这样的感受,便是大幕一开,即见佛面!满台光明瑞丽,包罗万有:目遇之为五色,耳接之为八音,心会之为气血,神游之得宇宙,更有不可得而形容者,人言难述,强名之曰“神韵之场”!

身临神韵之场,观者不论民族、国籍、年龄、文化,无不倾倒,身心俱化于五千文明神光之下,大凡只要是人类之一,谁又能无动于此大善大美之境呢。而在4月20日晚的纽约林肯中心,神韵演出的观众席上却出现一行形色异样之人,乃中共所派二十余人之艺术专家团,欲偷学神韵,以期山寨之。盖因要务在身,而举动难免乖张,譬之演出中满场肃然时,此一行人耳语窃议指点比划,观众开怀而笑或慨然泪下时,此一行人却埋首做起笔记,幕起幕落间掌声雷动时,此一行人惕然敛容坐如泥胎,演出结束观众鼓掌再四,此一行人匆匆离场惟恐鼠窜不及。

中共觊觎神韵,贼眼相窥久矣。早在2008年时,中共便效仿神韵天幕,于春晚中开始增加屏幕背景运用,只是偷艺不精,几年下来,春晚鼓噪扰攘几如鲁提辖拳打镇关西――色彩上大红大紫之运用,便似“开了个彩帛铺:红的,黑的,紫的,都绽将出来”;内容上庸俗,低俗,恶俗之煽情,便似“开了个油酱铺∶咸的,酸的,辣的,一发都滚出来”;节目之七拼八凑杂烩而成夹以大噪之音,便似“做了一全堂水陆的道场:磐儿,钹儿,铙儿,一齐响”。而春晚向来为邪共所倚重,以为党文化洗脑粉饰太平之前沿,故而不惜花费巨万,资金不可谓不足也,又汇集一线明星,实力不可谓不厚也,更有政府之关照,气焰不可谓不张也,却终不得脱彼三俗之气。

于是中共盗仿神韵,由之初的闭门造车改为临场偷学,欲求速成。数月间在中国西安、吉林等地已组成模仿神韵的山寨版艺术团,而在海外街头也开始零星出现貌似神韵的海报,譬如所印舞者动作与神韵海报分毫无差,想来不仅哑然失笑,中共也算是“偷”有所成,无奈为假恶斗审美意识所限,每每画虎成犬。而我所见识过的一份山寨海报,背景亦效神韵海报采用紫色。且无论其余,只说此背景色即已相去天壤。神韵之紫,清、透、明、亮,望之如紫气之东来,而山寨海报却是紫中带灰,灰中带黑,暗淡阴郁。想来神韵天成,岂是中共宵小可得而偷之,只是种种山寨艺术团,必竟有碍观瞻,惑乱世间,误人不浅矣。

中共两会间,政协委员徐沛东论及神韵票房成功、中共外派演出团惨败之原因,颇有分析,可惜皆不中的。其要在于正邪之不两立,而邪不胜正,道魔之不同流,而道高一丈。于是中共之小雷音寺,哪怕障眼法化出五百罗汉,三千揭谛,却掩不住妖气冲天,亦逃不过孙悟空之金睛火眼。

说起中共之偷学神韵,殊觉可笑可耻可恨,而受中共所指使之孔乙己辈,亦不可不谓可悲可怜可叹。且不论其它,只观者每每掌声雷动,便已令孔乙己们坐立难安,以为此立场鲜明与党性坚定之考验关头,当鼓掌乎,不当鼓掌乎?鼓掌者,是为党性之不坚,如何向组织交待。不鼓掌者,无异坦承自己为人中异类,而中共于人性之扭曲,精神之凌迟,于此亦可见一斑。

想来天有好生之德,恩及九幽鬼类。譬如《画皮》中之聂小倩,殆为老妖所迫使,杀人做恶,而良知未泯,一旦得遇救星,只要改过自新,终有重见天日之时。而一意孤行者,便如《画皮》中诸小妖,当老妖撑不住的时候,倒要先吸了小妖们的鬼气来续命。何况中共魔教之杀人作恶,断尾求生,哪一处不比老妖更甚,故而余每闻有与中共为伍者,心下总希望其庶几能效聂小倩之弃暗投明。

《释厄传》有言“人身难得,中土难生,正法难遇”,所以,无论你是何种身份,执行何种任务,只要有幸走“近”神韵,便是一段机缘。不妨趁此难得之机缘,以此难得之人身,真正走“进”神韵之场――用空洞的眼去看,用干净的耳去听,用无垢的心去感受,用平和的呼吸与宇宙至正之气吐纳不息。

—-<<转自新纪元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