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澳媒:黄洁夫为中共死囚器官移植强辩激起抗议

最近受到抨击卷入中共具有争议的器官移植项目的前中共卫生部副部长,曾经澳大利亚受训的医生黄洁夫为中共使用死囚器官移植的做法辩护,并且对于外界要求剥夺他的悉尼大学荣誉教授的头衔作出回应。资料照片。(网路图片)

人气: 5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3年05月21日讯】(大纪元记者秦雨霏编译报导)最近受到抨击卷入中共具有争议的器官移植项目的前中共卫生部副部长,曾经澳大利亚受训的医生黄洁夫为中共使用死囚器官移植的做法辩护,并且对于外界要求剥夺他的悉尼大学荣誉教授的头衔作出回应。澳洲广播公司报导说,国际上一群医生同行已经呼吁悉尼大学副校长取消给黄洁夫的荣誉教授头衔,因为不道德的从囚犯身上摘取器官的做法被认为是强迫性器官捐献。

中共器官项目激起全世界抗议

澳洲广播公司5月20日报导称,中共的器官移植项目长期以来受到外界的谴责并点燃了全世界的抗议,因为大多数肾脏,肺脏和肝脏来自于被处死的囚犯。

在一个罕见的新闻发布会上,曾经担任中共卫生部副部长12年的黄洁夫对一小群记者谈话回应他的批评者,说被摘取器官的死囚在死亡前必须同意才这么做,会取得死囚本人以及家人的同意。但这一说法被外界驳斥,从死囚那里得到的同意是没有意义的。医学团体,联合国和世卫组织已经批评中共将移植项目建立在死囚器官上面。

器官稳定的供给

澳洲广播公司报道说,随着中共每年处死囚犯的数量相当于全世界其他国家的总和,中国的器官移植总是有稳定的供给。去年在中国有5846例肾移植,超过一半来自于囚犯。在所有的肝脏移植当中,80%来自于死囚。

虽然黄洁夫,一名在悉尼大学学习过的移植医生,说他最近两年没有从囚犯身上摘取任何器官,但是他还继续为这个政策强行辩护。黄洁夫表示,囚犯罪当处死,那是司法的部分,与他的事无关,他尊重死囚最后的意愿。

中国医生回忆摘取死囚器官

澳洲广播公司报导还说到,恩威尔•托蒂(Enver Tohti)是中国维吾尔族外科医生,他在九十年代经历一场创伤之后逃亡伦敦。他说,他被迫从处死的囚犯身上摘取器官。

“这真的是一个可怕的记忆。”他说。“我们外科医生告诉我们等在那个刑场外面,一旦听到枪响你就赶快进来。我们就这么做了。”

“我猜那是一个被枪毙的囚犯。血和泥糊在他脸上,我们的外科主任说,‘好,赶快,你的任务是摘除他的肝脏和两个肾脏。”

托蒂说,在他们摘取器官的时候,那个囚犯当时还没有死亡。

“我注意到枪伤是在他的右胸,所以我猜测这是故意的,以便这个囚犯不会立即死亡,以允许我们有时间摘取他的器官,在他仍然活着的时候。”托蒂说。

黄洁夫不配获得悉尼大学荣誉教授

澳洲广播公司报导说,对于黄洁夫的批评者来说,像这样的做法意味着先前负责这个系统的人不配跟悉尼大学发生瓜葛。

黄洁夫称,他估计两年内中共将“淘汰严重依赖囚犯器官。”但是,辛格教授说,她不相信。

应该立刻停止摘取死囚器官

澳洲广播公司报导说,辛格教授说,“我不相信他们在试图废除这个使用死囚的制度。”

“但是真正的问题是,如果某个东西是不道德的,你不应该表示,你将在几年内停止它,你应该现在就停止它。”

“按照他自己的说法,95-99%的移植器官来自于死囚,包括他本人做的移植。”

“所以我不懂在你知道的情况下,你怎么可以给他荣誉教授头衔。”

BBC曝: 黄洁夫曾电话叫来两个备用肝

原加拿大国会议员,《血腥的活摘器官》作者大卫‧乔高4月30日向BBC介绍黄洁夫的罪行说,2005年9月,他去做肝脏移植的尝试试验,不仅如此,他还直接电话叫了另外两个备用肝脏。他打了两个电话给两个地方,要了两个肝脏,这意思很清楚,有两个人因此被杀了,他们的器官在等着备用。乔高说,大家可以判断,这样一个人是否值得获得西方大学的任何荣誉。

今年2月25日,黄洁夫在人体器官捐献视频会议上高调承认“中国是世界上唯一系统利用死囚器官的国家”,并“感慨落泪”称“我们的移植医生终于可以光明正大、扬眉吐气地在大舞台上施展才能了”。

外界普遍质疑和惊讶,没建器官捐献分配体系之前,中国移植医生做移植手术一直都不能光明正大,而是在偷偷摸摸干,说明器官医生所面对国际谴责的巨大压力。

国际器官学会公开质疑大陆来源不明器官与罪恶相关

时政评论员玉清心刊文认为,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不是因为用了死囚器官,而是移植市场上的器官比死囚多,多出的器官来路不明,无法说清,移植医生涉嫌犯罪,所以才不能光明正大。使用不法器官的中国移植医生,越来越多地被拒之于世界各种移植大会门外。国际性医学期刊上也很少有中国医生的论文,这与中国作为全球第二大移植大国地位极不相称。国际器官学会直接发表文章,公开质疑大陆来源不明的器官很可能与罪恶相关。

此前大纪元报导,统计数据显示,自中共1999年迫害法轮功后,大陆移植一直呈突然上升状态,特别在2003年至2006年间,来自死者的器官暴增,成倍增加,使移植数量呈现蘑菇云一样的爆炸式膨胀。有调查报导,在相对稳定、每年变化不大的普通死刑犯之外,在2003~2006年期间,中共利用偷盗法轮功学员器官,才有了这4年移植量的大爆炸。

玉清心表示,黄在这个位置上坐了十多年至今,他对中国器官移植业的黑幕,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恶是清楚的。但是为中共站台,始终在撒弥天大谎。中国人传统观念是不愿捐赠器官的习俗,捐献器官对于实际中国移植市场的器官用量不过是杯水车薪。

根据大赦国际估计,2000年~2005年这6年间,有四万一千五百宗移植手术的器官来源无法解释。然而到2007年,移植手术突然减少了一半,原因是中共迫于国际社会压力,不得已整顿移植市场而出现的结果。

早在2001年,军医王国齐就在美国国会的国际运作及人权委员会举行的听证会上出庭作证,中共有组织摘取死囚器官贩卖活摘器官

在中共全力开动国家机器迫害法轮功的大背景下,活摘贩卖法轮功学员器官既是“肉体上消灭”的重要手段,更成为中共军队、武警、地方的一本万利的生财之路。

中共动用军队、武警利用各地军事、战备设施建立集中营,大肆扩建、新建大型监狱和劳教所,以军队为核心主导,由政法系统、卫生系统配合,在中国大陆范围内用被绑架、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建立了庞大的活人器官库,统一关押、分配调度、运输、活摘、焚尸灭迹。

(责任编辑:高静)

评论
2013-05-21 4:0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