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黄洁夫为不道德获取器官辩护 -欲盖弥彰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3年05月21日讯】(大纪元记者何蔚综合报导)被撤职的前中国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日前在中国的一个新闻发布会上,为中国系统性获取死刑犯器官的制度辩护,说“我不反对用死刑犯的器官,如果他或她自愿表示捐赠,这就是他最后的愿望。”。但澳洲媒体澳广却以维吾尔族医生的经历表明,死刑犯在中弹未死之时便被活体摘除了器官。而澳洲医学教授辛格则表示,黄洁夫是中国不道德获取死刑犯器官体系的责任人,是不配荣誉教授之称的。

长期以来,中国的器官移植一直备受谴责,并引发了世界各地的抗议活动,因为大多数的器官供体-肾脏,肺和肝脏都来自死刑犯。而在澳洲悉尼大学接受培训成为器官移植医生的黄洁夫,因其在中国参与活摘器官和不道德器官移植,并对整个系统和体制负有责任而受到各方谴责,一些澳洲和国际上资深医学界人士已向悉尼大学提出撤销授予黄洁夫的荣誉教授的称号。

澳广5月20日报导说,在一个鲜见的新闻发布会上,曾任中国卫生部副部长12年的黄洁夫向一小群记者回应了(国际上)对他的指责,他为自己辩护说:“我不反对用死刑犯的器官,如果他或她自愿表示捐赠,这就是他最后的愿望。” 当有记者提出若非被强迫摘除器官,死刑犯为何会同意的问题时,他回答:“这些囚犯在临死前良心发现,希望自己做一些事情来回馈社会,你为什么要反对?”

他还说:“我们的政府对获取死刑犯的器官是有规定的,中国的罪犯必须在他们死之前同意捐赠他们的器官。要有囚犯(他或她)自己的书面同意,以及他或她的家人的‘同意’”。

澳广引用加拿大人权律师麦塔斯的话说,要求被判死刑的犯人表示同意(捐赠器官)并不具有实质的首肯意义。医疗团体,联合国和世界卫生组织都指责中国系统获取死刑犯的器官的做法,并且,没有人认为从死刑犯身上获取器官是道德的。

澳广报导提到一位维吾尔族医生恩维尔•托蒂(Enver Tohti)对自己从尚未咽气的死囚身上摘取器官的可怕经历的回忆。

恩维尔托蒂(Enver Tohti)是从很远的中国西部逃到伦敦的一名外科医生。他在20世纪90年代被迫参与了摘除死囚器官的手术。他回忆说:“我们的外科医生告诉我们,‘在刑场外面等候,只要你一听到枪响,马上就进去。’我们就照着他说的做。”

一次,托蒂的负责外科医生要求他摘除一个被枪击的犯人的内脏,他对托蒂说:“快,你去切除他的肝脏和两个肾脏。”托蒂说:“我注意到他的枪伤是在右胸上,所以我想这是故意使该囚犯不会立即死亡,在他还活着的时候让我们切除他的器官。于是,就在这个犯人还没死的时候,他的器官被摘掉了。”

悉尼大学医学教授玛丽亚•辛格认为,黄洁夫于1987年在悉尼大学接受了器官移植技术训练后回到中国,就直接参与监管了中国的器官移植系统,该系统基本上依靠从死刑犯身上获取器官, “按他(黄洁夫)自己的话说,95%〜99%的移植器官来自死刑犯,其中包括他自己做的移植手术。从人性的角度看,很难理解怎么有人能自称是医生,却做出这样的事。所以我不理解你怎么可以给一个参与如此不道德行为的人以名誉教授之称。” 辛格说。

辛格还表示,黄洁夫所谓的中国将在两年内消除对囚犯器官的严重依赖的说法是没有说服力的,她说:“如果这是不道德的,那么你就不是建议你要在几年内才能改变它,而是现在就停止这样做。”

辛格在本月初发表公开请愿信,呼吁悉尼大学当局撤销黄洁夫的名誉教授称。加拿大人权律师马塔斯支持说,死刑犯器官摘除作法不道德,作为主要负责人,黄洁夫应为这个不道德的系统承担责任,他的名誉教授荣衔应被剥夺。辛格的呼吁还获得美国、澳洲、德国和以色列等国医生和律师的响应。

评论
2013-05-21 10:44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