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横河评论】

横河:法轮功怎样走向世界

5月18日的纽约曼哈顿,旌旗招展,锣鼓喧天,来自世界各地的7000余名部分法轮功学员在此举行庆祝法轮大法弘传21周年大游行(戴兵/大纪元)

人气: 13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3年05月22日讯】横河:听众朋友们,大家好,我是横河。这个星期本来有很多问题想讨论的,包括美国税务部门有一些问题;还有就是思考了一段时间,关于在中国维稳和维权的成本问题,这些都是可以讨论的。

但是这个星期正好是全球有几千名法轮功学员云集在纽约,所以觉得还是来谈谈法轮功问题。对于很多人来说,法轮功主要是一个被中共迫害的,而且坚持反迫害的一个信仰团体,这个当然没有问题。但是法轮功的问题却远远不只是一个被迫害的问题,他还牵涉到很多更深、更广的社会问题。

全球数千法轮功学员在纽约云集,前天是在联合国广场,今天是在纽约曼哈顿的中国城,举行游行和集会。从14年前的4月25日法轮功在北京大上访,到7月20日开始正式迫害,到现在已经差不多快要14年了,那法轮功传出也已经有21年的历史了。

迫害和反迫害

首先谈一谈迫害和反迫害的问题。中共建政之前,一直到建政,再到现在,它迫害过各种各样很多很多的不同群体。最大的就包括刚刚建政以后的地、富、反、坏、右;89年,六四学生和市民,以及这些被迫害的群体衍生出来的天安门母亲群体;现在还有就是对整个民族进行打压,作为整个民族,包括宗教、信仰、文化,被打压,被迫害很厉害是藏人和维吾尔人;一直到去年提出来的新黑五类,就是维权律师、地下宗教、异见人士、网络领袖和弱势群体。

在这么多被中共迫害的群体里面,法轮功可以说是被中共作为头号敌人的一个坚持反迫害时间最长,而且反迫害也最有效的一个群体。如果我们简单的回顾一下,大概有这么几个阶段:在大陆最先经历的是进北京去上访。这个上访,一般认为是讨一个公道,实际上他是争取信仰的权利,就包括1999年4月25日的上访在内。他就打破了在中共统治历史上,传统上访的个人鸣冤叫屈,就打破了这个传统。也打破了中共一个著名的谬论:中共说的是中国人最关心的基本人权,是一个生存权。这个是一个谬论。实际上法轮功在14年前去上访的时候,他就超越了中共所说的,就是只要吃饱了、穿暖了、能生存了,就是最大的人权,就错了。那时候,就提出来,最基本的人权应该包括信仰的权利,这是第一阶段。

第二阶段,以天安门自焚伪案为一个界,就是在这之前主要是到北京天安门去上访、抗议也好、呼吁也好,都是以天安门为中心,以北京为中心,也就是说,以统治集团为呼吁的对象。而自从天安门自焚伪案发生以后,实际上就转而向民众讲真相。这个转变其实非常有意义。

他完成了几件事情,就是第一次在中共统治的历史上,一个被迫害的群体,他不再认可中共的权威。也就是说,不再以平反、伸冤为目标,因为不论是平反还是伸冤,他的前提就是中共是统治者,你要得到它的承认。这是第一次,就不再承认这一点了。

他也打破了中共自从它起家以来,就没有遇到什么对手的宣传机器。这个是起家以来,不仅是夺取政权以来,就在国共内战的时候,国民党的军队,国民政府在战场上可以说还打过一些胜仗、还赢过一些。但是在宣传方面,国民政府从来就没有赢过共产党。这个第二个阶段就是转向民众讲真相,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转变,就是当很多很多人能够向民众讲真相的时候,民众就能听到除了中共的宣传机器以外的其他的内容,就是中共不想让人知道的内容。

然后再发展下去,就到了2004年出的《九评共产党》的《大纪元时报》的系列社论。这个《九评共产党》实际上发表以后就表明了法轮功学员在思想上、在理论上和中共彻底的决裂了,这是中共建政以后的第一次。在中共统治的前30年被迫害者当中,包括中共党内所谓的自己人在内,从来就没有人敢于挑战中共的合法性,当然有个别的先行者除外,我们这里讲的是被迫害的群体,或者是社会的阶层,从来就没有过。

六四以后有一大批人和中共决裂了,但是相对来说他都是作为个体和中共决裂了,虽然说人数的数量不小,但是随着中共的统战和经济发展,经济发展以后它对这些人的统战也加强,曾经和中共因为六四的原因而决裂的人群的数量,随着时间的推移是在减少而不是在增加。唯一的例外是香港。

这是对中共的合法性的挑战。在中共迫害不同群体的历史上,对中共的反思大部分都局限在具体的事件,最大也只是某一场运动上面,几乎没有从共产主义的来源、中共的思想来源、理论来源和它的历史等等,从全方位去揭露中共合法性的问题,就是对这方面的研究和反思,在《九评》以前很少,《九评》出来以后就完成了这个非常重大的转变。

《九评》是在海外《大纪元时报》发表的一个系列社论,国内就是《九评》引发的一个退党潮。很多人认为在中国缺少扎实而持久的实际运动,如果你把《九评共产党》出来以后所推动的退党潮来考虑的话,他实际上是一次最持久、最扎实的实际行动。从2004年11月19日《九评》发表到现在8年多,退党的运动可以说是持续、坚持不懈,他的实际效果对中国社会的影响、对中共的命运,可能要很多年以后才能够真正的被人认识到。

《九评》退党这个阶段没有过去,还在持续进行的时候,又开始了下一个阶段,也就是中国国内的各个阶层的民众开始反迫害。他的最显著的标志是以高智晟律师给中共最高领导层写了三封信,和他所遭受的迫害为开始的标记,以后就有一大批的维权律师为法轮功学员做无罪辩护。

这个很典型的,最早的时候出来的是为河北石家庄的王博一家,有6位律师所做的辩护叫“宪法至上,信仰自由。”,最近靖江王全章律师案和11名律师到四川资阳围观洗脑班黑监狱,这只是其中比较广为人知的极少数特例而已,其实这个维权律师站出来的案例非常非常多。

还有就是全国各地有数百成千,甚至上万人按手印来营救当地的法轮功学员,另外就是最近陆续爆光的马三家劳教所的黑幕,包括《视觉杂志》的《走出马三家》的文章和独立纪录片《小鬼头上的女人》等等,这个实际上是中国各个阶层的民众,开始反对中共对法轮功迫害的一系列的活动。这是在大陆可以说是一个主要的几个大的阶段。

从这个阶段我们可以看出来,就是从表面上看,当然我们知道法轮功是一个修炼,他在这些反迫害的行动当中绝大部分是自发的行动,看上去是没有计划,也没有组织的,因为确实是没有这个组织。但是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就看到似乎有一只看不见的手在安排,整个过程看上去实际上是按部就班,很有秩序的。

举个例子“自焚伪案”。“自焚”是中共当权者设计的一个陷阱,或者是一个伪案、一个假案,所以有一部片子叫“伪火”。它的目的,从当时短期来说,它是想阻止法轮功学员到北京和天安门上访抗议,比较长期的目标是通过“自焚伪案”去妖魔化法轮功,以期希望中共的迫害在民众眼中合理化。

要注意了这是民众眼中合理化,而不是合法化,因为合法化你不能通过某一个举动,来策划几个人的自焚来对整个群体打压,这本来就不是法律的一部分。法律只能就某个行为进行惩罚,而不能够就某个,或者几个人的行为对整个群体进行惩罚。这个“自焚伪案”的结果,导致的是遍地开花向中国民众讲真相,所以说这个策划出来的“自焚伪案”,导致的结果却不是策划自焚的人能够掌握,或者能够控制的。从这个转变开始,我们已经可以看到《九评》出来的必然性了。也就是说每个参与的人,很可能他并不知道自己最终的目标是什么,当然也可能知道,但是大部分的人都在这个整体大局里面,起到他自己的作用。

海外的重大事件

在海外也有一些重大事件是值得回顾的。从时间上来说和从不同的角度来说,第一个我觉得是媒体是值得一提的。中共统治期间打压了很多很多的群体,但是因为中共对宣传的控制是非常非常严密的,因此被打压的群体从来就没有机会建立起自己的媒体,来发出自己的声音。而法轮功学员在反迫害当中在海外建立起了报纸、电视、电台等等全方位的传统平面媒体,当然也包括网路,网路是其它的团体也可以建的,大众媒体是他的一大特征,这个在之前从来没有发生过,也就是说中共垄断几十年的宣传,在法轮功学员在反迫害的过程当中被彻底打破了。到了今天可以说中共已经丧失了话语权,中共怎么会丧失话语权的?这个过程怎么发生的?今天不是我们要讨论的内容,但是法轮功学员在海外办的媒体,以及这些媒体向中国大陆的推进、推广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这是媒体部分。

第二个部分就是网路。很长时间可以说海外法轮功学员是在没有任何外力的帮助下,几乎是单枪匹马的发展和维护了突破网路封锁的软件和服务器。当然今天我们可以说参加突破中共网路封锁的公司和个人越来越多,也包括在中国大陆都有很多人在自己发展突破网路封锁的技术。但是一个不可否认的事实,就是在整个突破中国防火墙的过程当中,法轮功学员是先行者,而且在很长的时间是独行者。

可以说很多公司和个人是在法轮功学员突破网路封锁的行动的鼓励下才参与这项工作的,而且不仅是大陆的中国人从中得益,包括伊朗、缅甸等国家的民众都从中受益匪浅,伊朗的Twitter革命当时利用的就是法轮功学员突破网路封锁的软件和服务器;而缅甸当时也是排名在前几名的,除了中国大陆以外,使用法轮功学员发展的突破网路封锁软件最多的国家之一。今天缅甸已经在走向民主。

第三个方面海外就是收集证据和进行法律诉讼。这一点在中国民众反对中共的迫害当中,也是一个里程碑似的。最近中国劳教产品出口、监狱劳教奴工问题,还有海外活动人士维护的酷吏网,和他们所罗列的那些酷吏的名单,陈光诚向美国国会提交建议禁止进入美国境内的40名曾经迫害过他的,包括周永康在内的中共官员的名单,都引起很大的轰动。

但是实际上类似的工作,法轮功学员很早就有系统的开展了,包括向美国政府提交禁止劳教所奴工产品进入美国的提案。对于迫害者来说,从案例的收集、每个案例受害人的名字、迫害者的名字、事件发生的地点等等,都清清楚楚的纪录在案。《明慧网》上至少有几万个这样的案例,根据《明慧网》案例编制了一个法网恢恢网站是一个开放式的资料库,谁都可以用的,而且这个资料库里面,直接参与迫害法轮功的那些凶手的名字都已经打印成册,早就提交给联合国了。

另外就是“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对整个中共迫害法轮功的系统的调查等等。像这一系列的,它不仅是在中共统治时期,从来没有过,就是在人类历史上,一个受迫害的群体,从一开始就持续十多年坚持有系统的收集证据,在人类历史上也是罕见的,如果不是唯一的话。这些搜查证据的工作,就为海外最大规模的针对迫害者的法律诉讼奠定了一个非常好的基础。

中共的最高官员从江泽民往下至少有几十名官员,在几十个国家被起诉。海外诉讼在这之前是几乎没有发生过,我们现在知道的就是“六四”以后,在海外有一起针对李鹏的诉讼,但是他很快的就撤诉了,而且就没有了下文;还有一起是西班牙的人权团体,在西班牙针对中共迫害藏人起诉了5名中共高官,除此以外还不知道有其它的起诉案。

所知道的都是法轮功学员针对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官员进行的起诉,而为什么会造成这样的,就是没有其它的起诉呢?我觉得很重要的一个因素,就是民主运动比较偏向于针对于制度,而不是针对于个人,因为他觉得改变制度是第一位的,这是我个人的看法。

而法轮功学员他对政治没有诉求,所以他不可能去针对一个制度,就说这个制度怎么样,要改变一个制度,他不是。但是对于迫害人权,做为每一个社会上的人来说,他可以利用现有的法律体制、利用社会上现有的主持正义的途径去伸张正义、去争取正义。既然在中国大陆不能起诉,那么就在海外进行起诉,趁他们出访的时候。

在中国大陆实际上是有人起诉过的。北京的法轮功学员王杰和香港的法轮功学员朱柯明,最早的时候,就1999年的时候就在中国大陆对江泽民和“610”系统进行起诉,结果王杰被打死了,朱柯明被判刑5年,现在他回到香港以后继续告中共的官员。所以在中国大陆没有办法进行司法公正的情况下就在海外进行起诉。这个也是没有先例的。

除此以外,第四点,我觉得在海外最重要的,就是一个是刚才提到的一个系列社论,《大纪元时报》的系列社论《九评共产党》,其实还有另外一个社论,一共是两个系列社论,第二个就是《解体党文化》,这两个社论可以说把中共的根完全彻底挖出来了,他的影响和他的冲击力无论怎么讲都是不过分的,而且在将来我们还会看到更大的效应。

第五点,我觉得从时间上来算,那就是“神韵”。“神韵”的演出是传统文化的复兴,如果说我们前面讲的这一系列的事件,在表面上还都是属于反迫害的话,为什么说表面上呢?因为实际上他每一件事情都有更深的涵义,但是由于时间关系,我们没有办法在这里详细讨论,我们以前的节目里面也讨论过一些。就是说如果那些事件还是属于反迫害的话,那“神韵”就远远超出了反迫害的范筹。这里有几个层次,就是说反迫害是在人权的层次;而神韵则是在更高的文化和精神追求的层次上。

中共自掘坟墓

迫害法轮功对于中共有什么影响?我认为对中共来说的话,从江泽民和中共互相利用开始迫害法轮功,实际上它就开始了自掘坟墓。中共从成立,到建政和建政以后,虽然它早期也受到了一些挫折和失败,就是说建政之前,但整体上中共是没有遇到过对手的。在建政前,即使在中共弱小的割据时代,就是说在江西啊,然后在四川的一些地方割据,它还自己杀自己人,杀得不亦乐乎的时候,国民政府也拿它无可奈何,没有办法。

后来,更是用一个什么“抗日统一民族战线”来捆住了国民政府的手脚,藉日本入侵之际大力发展自己,最终夺取了政权,所以它是没有碰到对手的;建政以后更是指谁打谁,随便罗列罪名。即使后来六.四发生以后出现了真正的反对派,也没有对中共造成实质的威胁,就说在中共党文化的这个背景下,权术和斗争的手段在中共来说是“登峰造极”了,你要是用中共这一套来对付中共的话,没有人是它的对手。

那问题是什么呢?法轮功他不是一个政治团体,他们没有政治诉求,所以他不在那个系统里面,就是说他是在这个系统之外的。要说得更细一点的话,就是修炼人他本来就是要放弃执著的;而中共它是一个彻底的唯物主义者,它只能用权力和金钱来拉拢别人也好,来压迫别人也好,它的基础就是这些东西。而这些东西对于不追求政治权力、不追求金钱的人是没有用的。

法轮功是属于信仰,这信仰者的力量持续了十几年。这个“持续”和“坚持”是非常重要的,他让人、让全世界刮目相看。有很多人是看到法轮功学员在全世界的(中)领馆前面打坐、抗议,一天两天没有什么,一年两年没有什么……,可10年以后,看见他们还在这里,没有人不佩服的。

我前几天还听到一个说法,说法轮功持续不停的讲,讲得都让人“不信了”。其实这个说法很有问题,信和不信不是看别人讲的多还是少,而是看你本人对这个真相接受的程度。反右的时候右派没有讲话,他们没有为自己辩护的机会;六.四以后,学生和市民们没有讲话,因为他们没有为自己辩护的机会,在中国大陆的情况下。那么他们没有为自己辩护,没有去讲他们这边的话,他们被迫害的程度减轻了吗?一点也没有减轻。中共迫害任何一个群体,从来没有一个群体能够为自己讲话的,但是也从来没有一个群体因为没有为自己讲话,迫害就减轻了。面对中共妖魔化铺天盖地的宣传,不讲别人能知道吗?不可能知道!所以这个实际上是一个个人能不能够承受真相的问题。这也是法轮功学员十几年来坚持讲真相的一个最重要的动力,就是说他的一个基本的概念,就是给每个人在真相面前选择的机会。

从法轮功的发展和反迫害方面,很多在历史上都可以找到类似的行为,比如说遭到了迫害没有被迫害倒,而坚持下来了,你在基督教早期被迫害的时候,可以找到类似的情况;而法轮功学员的非暴力抗争呢,也可以在历史上找到,像印度的甘地啊,和美国的民权运动啊这些非暴力的抗争,找到他类似的地方;而收集迫害者的证据和进行法律诉讼,你也可以在战后对迫害犹太人的纳粹追踪行动当中找到影子。

但是法轮功又不仅仅是如此。在中共建政以来它彻底的破坏了中国的传统文化,消灭了宗教信仰而扶植起了受中共控制的宗教团体,这里只是团体,他并不是信仰本身的问题,又彻底的摧毁了中国人的道德。也就是说中共就做为共产主义的一个在中国的特例,实际上它的一个特征就是“毁”,它毁人类的道德、毁人、毁文化,也毁自然。法轮功除了他的信仰层次属于中国传统文化的这一部分,直接就有对抗中共对道德文化的摧残作用以外,他还给人们一个反思的机会,就是更深层的一种人和自然的关系、人和神的一种关系。

很多法轮功教导所提的问题,他不仅仅是中国的问题,其实也是世界性的问题,也就是说在高度物质发展的社会,人究竟应该怎么生活?人究竟应该追求些什么?这些问题已经远远超出了迫害和反迫害的范围,而在更大的程度上,人们说世界需要像法轮功提倡的真、善、忍,这是国际社会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这一点。

这里另外观察到一个现象,就是从这一次,14年以后在纽约举行的活动,今天在纽约曼哈顿游行的人数可能就达到7千人左右,也就是说他这修炼的人越来越多。和历史上被中共迫害的群体很不一样的,就是法轮功既没有在大陆被压倒,更是在全世界广为传播。今天在纽约参加集会、游行来自世界各地的法轮功学员,仅仅是全世界上亿修炼者当中很小的一部分。

作为在大陆被打压了14年的信仰团体,却被全世界广泛接受,这本身就是个奇迹。以前中共有一个做法,就是把民主人士强迫的流亡到海外去,它的企图就是切断他们和中国大陆的联系,而民主运动离开了本土民众以后就像失去了土壤,这就是中共的计划。而信仰就不一样,像法轮功信仰,他就是可以落地生根,到了哪个国家,因为信仰本身没有民族和国家概念的,没有国家边界的概念,所以他就可以落地生根,所以现在的法轮功属于世界的。好,谢谢大家!

下载收听

──转自《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

评论
2013-05-22 10:1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