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揭秘:朝鲜军方劫持中国渔船的生意经

人气: 7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3年05月28日讯】最近几年,邻近东经124度的黄海海域,每当春、秋两季的捕捞季节,都有架着机枪的朝鲜巡逻艇在此游弋,抢劫捕鱼作业的中国渔船朝鲜军方从抢劫到收赎金都驾轻就熟,而中共则熟视无睹,任由中国渔民自生自灭,当民众把消息在微博上曝光后,中共官方才装模作样表态,跟台湾政府对待台湾渔民的态度形成强烈的对比。

绑架事件重复上演

5月21日凌晨,当大连渔船“辽普渔25222”上的16名船员结束超过15天的扣押,获得自由之时,人们不禁回想起来,一年前的5月21日,3艘被朝鲜扣押的渔船驶进大连市大李家军港码头,28名船员带着伤痛和屈辱登岸。

这两起中国渔船被朝鲜军舰绑架的事件,是由私人在微博上发文曝光,社会舆论逼迫官方介入才得到解决的。

大陆媒体《京华时报》报导,中国渔船被朝方扣押事件今年至少还有两起,最后均以交“罚金”了结,事主虽有报警,但官方并未公开案件的经过和调查结果。

中共官方媒体对中国渔船被劫持事件隐瞒不报

这类事情在捕鱼期屡见不鲜,却很少被公众了解。就在同一区域,在东经123度54分,北纬38度15分的黄海海域,5月2日还发生了一起绑架案。

当天早上7点左右,木船“辽丹渔25395”正在起网,船主兼船长于明龙突然吃惊地看到,一艘开足马力的“高丽艇”(当地渔民对朝鲜巡逻艇的称谓)劈波斩浪,直奔他的船冲来。

附近五六条结伴作业的渔船,见状向西疾驰。于明龙的船只有300马力,跑不过巡逻艇。在123度53分的位置,尾部架着两挺机枪的“高丽艇”逼停了木船。巡逻艇上共有13人,两名手持半自动步枪的军人率先登船,另一些人手持一米长的大棒紧随。

“朝鲜人上来就是拳打脚踢,他们把6名船员赶进小舱,把盖子盖上。”怕挨打的于明龙跳了海,后被朝鲜人拎上了巡逻艇。

于明龙遭劫前10天,即今年4月22日早上5点,丹东的渔船“丹渔捕3059”在北纬38度24分、东经123度53分作业时,也遭遇朝鲜巡逻艇。

“丹渔捕3059”船主柳福春说,他的船被带到朝鲜的席岛上,此地距设有朝鲜西海舰队司令部的南浦市不远。他的船上存有卖蟹的21.5万元现金,被朝方搜刮一空。4月23日,一名朝方官员告知柳福春,因越界要罚他12万。最终,柳福春被迫在越界承认书上签字,朝方拒绝归还多“罚”的9.5万元。

机智船主借互联网发布消息

5月5日,当天晚上11点多,大连船主于学君和他的“辽普渔25222”失去联系。消失之前一个小时,这艘船的位置是东经123度53分、北纬38度18分。

不久,“辽普渔25222”被证实遭朝方扣押。于学君收到朝鲜方面8次电话,催要赎金,金额从120万降到80万,再降到60万。在这期间,当局没有任何营救行动。

船主于学君一直多方努力,营救渔船和船员。5月10日向中共驻朝鲜使馆电话求助无果,大连船主张德昌建议他利用互联网在微博上发消息,让公共舆论替他声援。

原来,去年5月8日凌晨,张德昌、孙财辉等人的3艘渔船,在东经123度57分,北纬38度05分海域捕鱼,被朝鲜武装人员控制,3艘船连同船上的28名船员被扣,朝方索要每艘船40万元的赎金,并威胁到期不交就把船“处理掉”。

张德昌自然不会束手就擒,他连同其他两位船主,先后联系大连和沈阳的媒体,但“没人敢管。”扣船后第九天的上午,张德昌在微博上披露此事,舆论哗然。中国官方迫于舆论压力,不得不向朝方交涉要人。结果,张德昌等人的三艘渔船和28名船员安全返回。

官媒新华网放假消息

于学君的渔船被朝鲜军方劫持的消息在微博上一公布,果然是舆论一片哗然,声讨朝鲜和声援中国船员的声音使中共外交部不得不作出回应。

5月20日,中共外交部发言人洪磊在每天例行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就中国渔船被抓扣一事与朝鲜进行了沟通,已经向朝方提出交涉,要求其妥善处理,维护中国船员的生命财产安全与合法权益。

之后,中共官媒新华网,发表新华社记者杜白羽发自平壤的报导称,中国驻朝鲜大使馆20日据朝鲜外务省通报称,中国被扣渔船及船员已经全部获释返回中国。

然而,于学君在其腾讯认证微博上表示,船员和船只还没有消息。对此,中共外交部未发表声明。朝鲜外务省及其他政府部门也没有证实这个消息。

5月21日凌晨3点50分,船主于学君接到船长电话,称朝鲜释放了船只和船员,已经开始返航,十几天中,朝鲜方面限制船员自由,船上的柴油,大部分被朝鲜盗走。

利用互联网发微博影响舆论,“辽普渔25222”一船16人在拒交赎金的前提下,人船安全获释。这一结果令许多中国渔船船主艳羡,但对亲历者而言,却是万般无奈的选择,他已经令中共官方不快了。

据大陆微博透露,“有关部门”的“有关人员”曾劝船东:“多少交点钱解决事儿算了!”并且打电话给于学君,质问他为什么把这事情捅给媒体?

朝鲜武装人员强迫中国船长签署越界认罪口供

据被朝鲜武装人员绑架过的中国船员介绍,这些朝鲜人很专业,一上船就拆卸船上的GPS定位仪。

曾有过如此经历的船主于明龙说,朝鲜军方强迫他写承认越界作业的口供,遭拒绝后就暴打他的头部。于明龙最后同意在123度59分被抓。

签字之后,朝方翻译告诉于明龙,要罚款20万元人民币,于明龙拒绝出钱,对方讨价还价,从18万元谈到16万元和15万元。

5月5日下午2点左右,一条中国渔船带着于明龙家委托的15万元“罚金”来到朝鲜海域。收到赎金之后,朝方释放了于明龙和他的船员。

中朝海疆界限成为当地船主的一大疑团,大连船主孙财辉的办公室墙上悬挂着一张渔业作业地图。孙财辉说,他每次出海前,他都要向船长强调,东经124度以东是禁区。

由于朝鲜军方多次出手劫掠中国渔船,这条界限的位置越发引人注意。然而多名研究中朝关系的学者表示,在目前公开的官方文件中,找不到中国与朝鲜海上的边界,在以往公开的边界谈判记录中,也有部分边界坐标点没有公开。哪里是朝鲜的专属经济区,哪里是中朝渔民共同分享海洋资源的海域,这些都不为民间所知。

柳福春向记者回忆,他参加过1990年代丹东官方组织的渔民教育大会,边防人员强调:中朝海洋边界线在东经124度00分。但此次被扣期间,柳福春以“东经124度是中朝海洋分界线”为由反驳朝鲜官员时,对方居然称,“东经123度22分”才是分界线。

频繁发生的扣船事件显示出朝方咄咄逼人的态势:扣船地点从东经123度59分,逐渐向53分甚至离中国更近的海域“进逼”。

经此事件之后,孙财辉的渔船最远行驶到东经123度40分,再也不敢向东前行。他认为政府应该阻止朝鲜的巡逻艇过界。否则,这个事将会每年重演一次,永远没完。

中朝秘密联合“闷声发大财”

船主缴纳赎金要通过一个中介。张德昌回忆,他的船在去年被朝鲜劫持以后,朝方向3位船主提供了一个手机号,要求将赎金打给对方。这个手机号是丹东的,后来,张德昌等人未能联系上对方,号码也变成空号。

对于其中详情,张德昌似有隐衷。据从旁了解,张德昌等人当时赶到丹东,寻找与朝鲜军方相熟者做中间人调解,但对方不肯帮忙。知情者指出,对方的身份即是“帮艇”公司老板。

“帮艇”,是丹东境内的俗语:帮的本意是傍,艇则指的是朝鲜的巡逻艇。从事渔业30多年的于明龙告诉记者,20多年前,丹东渔民会去朝鲜海域偷渔。到了10多年前,为朝方代理“帮艇”生意的中间人出现,去朝鲜海域打一天渔,要向“帮艇”老板交两三百元。

随着中国海域渔业资源的枯竭,到朝鲜海域打鱼的“帮艇”渔民渐多。按月、按季度代理已成为主流,其价格也水涨船高,捕一次为2500元左右,一张月票价格为5万至6万元,一张季票则高达25万元左右。“有年春季,一个老板搞竞争,价格杠到了28万元。”于明龙说,如果运气好,一个月能赚二三十万。

东港当地人介绍,目前成规模的帮艇公司有3家,分别为朝方代理不同的海域。其中两家独大,一个叫宋老六,另一人叫杨传革,各代理数百条渔船。据介绍,一个叫老森保的人曾是帮艇老板,颇有势力,但去年收钱之后,意外无法获得代理,不但遭讨债者追逐,其旗下的客户也流向宋、杨二人。

说“帮艇”渔船也悬挂朝鲜旗,船主持有专门许可证,可以跨越东经124度,进入朝鲜海域的特定区域作业,遇到巡逻艇盘查时出示证件即可。

“帮艇”公司是早被中共和朝鲜官方认可的。2010年4月,中国远洋渔业协会与朝鲜共同捕捞协会签署《朝鲜东部海域捕捞合作协议》。“帮艇”公司实为“中朝海上联合捕捞项目”的参与者。

据中共媒体《环球时报》报称,此次船只被扣的椒岛,是朝鲜西部较大的岛屿,岛上的驻军“在朝鲜有相当的份量”。多名遭过劫的船主讲述,编号为189的朝鲜巡逻艇,曾多次扣押中国渔船。坊间传闻,189艇是中国的退役艇,系帮艇公司向扣船者提供。

于明龙告诉记者,其船只被朝方扣押后,家属托人找过“帮艇”公司,试图私下和解,但遭到“帮艇”老板的拒绝,理由是他们“报了官”。

于学君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表示,朝方曾要求他联系丹东一家公司,向其支付费用,才能释放船只和船员。但他强调,他不清楚该公司的名字,因为拒绝交钱,对方也没有给出账号。

于明龙告诉记者,他交赎金的方式,即是委托认识的“帮艇”船主,带钱进入朝鲜海域,交给接头的朝鲜人。

(责任编辑:古春秋)

评论
2013-05-28 9:41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