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兰奇女传(39)

佚名
    人气: 6
【字号】    
   标签: tags: ,

第二十四回 真孝女遭厄刎颈 铁道人遗书诛妖

  却说独手大仙败至关中,康元帅问曰:“军师何以未战先败?”独手答曰:“木兰那匹坐骑,乃是妖蟒附体。木兰仗着妖法,冲杀而来。贫道失于提防,所以先败。贫道有两个徒弟,闻吾在此,明日必来,不愁木兰不来降元帅也。”康元帅但微笑称谢而已。次日,果然有两个年幼道人求见。独手对元帅道:“此吾徒弟来也,命他进来。”两个道人皆是黄衣,向上稽首。独手道:“汝二人来得凑巧,正欲用尔二人,可速驾风云,往湖广西陵县双龙镇,将千户朱天禄夫妇用黑风卷来,元帅重重有赏。”二个道僮领了师命,即驾风云腾空而走。康和阿见了,心中想道:“我为上将,不能迎敌,借此妖人之力岂不可愧?”忽军士报曰:“唐将讨战。”独手又欲出阵,康和阿祇得上城防守。独手出得关来,唐将伍登看见一个矮道人。步行出阵,也大笑起来,挺枪直刺,道人仗剑相迎。约战十几合,道人暗使妖法,飞砂走石,望唐阵上打来,伍登大败而回。

  再说两个小狐,领了独手之命,回至木兰山,另找两个老狐,化作朱天禄夫妇模样,驾起风云,来至玉门关。进账见元帅道:“弟子奉命往提朱天禄夫妇,现在辕门,求元帅发落。”独手曰:“元帅可以赏酒食,令其饱餐,再叫他修书招木兰来降。却将天禄夫妇,剥了衣服,吊在城楼之上。木兰是个纯孝之人,见了父母受刑,必学徐庶回曹故事。破了唐兵之后,再将木兰断其手足,以报木箕三人之仇。”独手说罢,即袖出一稿,命朱天禄誊写毕,差人送至木兰营中。

  却说木兰受军师之命,在营中静养百日,以避灾祸。忽军士报道:“番营差人下书。”木兰曰:“二国相争,我为偏将,番营下书,必有缘故。”即令朱明:“将下书人押至中军。等元帅先拆书看过,我再看罢。”朱明即带番使来见元帅,将书呈上,尉迟恭看了封筒,大惊曰:如何天禄家书先到番邦?”忙拆书观看。内云:
    自尔北征,今十一年矣。予旦夕焚香,呼天祷地,望尔早回。不料国家多难,以迄于今。今又神风刮予夫妇,俱卷至北番。军士认为细作,欲行诛戮,幸康元帅讯得其寔,暂且免死。特修寸楮,尔速降,救予二人残喘。

  元帅看罢,问番使道:“朱天禄是如何来的?”番使将独手大仙并二位小道人之事,一一说明。元帅顿足道:“果如此,木兰危矣。”忙请军师商议。李靖道:“吾已知木兰有一场祸事。料吉人必有天相。且令他进账,看书中真假如何。”木兰进账,参见礼毕,李靖将书与他观看。木兰将书看完,大哭不止,问番使曰:“我父母今在何处?”番使曰:“现在城楼之上。”木兰向元帅讨令,即往城下来看。李靖令伍登、宝林同去,以防不测。木兰同朱明先至关下,见父母双双赤体,吊在城楼之上,放声大哭。朱明也掩面流涕,伍登、宝林亦伤感不已。朱天禄在城上叫曰:“木兰,木兰,尔为国北征,是为尽忠。今十一年,又抢关夺镇,出力报效,亦云足矣。若唐将人人如此,北番克服多年矣。今我二老,被神风吹至此间,汝素孝道,岂忍坐视不救?即不然,学徐庶救母,终身不设一谋可也。予言至此,汝自思维!”杨氏亦叫曰:“木兰,木兰,汝代父出征,是云救父,因何父母今日生死在尔掌握中,尔尚犹豫不决也?”木兰听了父母之言,哑口无言,心血上涌,倒下驼来,气死在地。

  却说翼孝明驼,见主人倒地,抬头四顾,见城上有五只狐狸张牙舞爪,即向城上乱扑,朱明牵之不住。忽城上飞砂走石,打将下来,伍登、宝林救木兰回营,仍然吐血不止。元帅同军师不时来看视,木兰曰:“不想今日遭此大逆,天乎,天乎!吾生何为?”伸手取账上宝剑,向喉中一刎。朱明来抢时,其剑已入喉内。朱明将剑夺了,以手探之,幸气管未断,还有可救。即敷上金疮丹药,用白绫包好,扶入账中。到三更时候,木兰悠悠醒来,谓朱明曰:“此事如何是了?我以一死了吾生,尔救我何为?”朱明曰:“将军不记铁冠道人之言乎?言将军出征,如有急难不可解之事,将锦囊打开,自然可解。”木兰如梦初觉,急取锦囊看之,祇见黄纸尺余,上书灵符一道,硃批云:“尔去北方,狐妖为仇,直对妖焚吾灵符,即时可保无难。”木兰省悟道:“今关上独手大仙,莫非即我向日削了前腿之狐也?”到了天明之时,对元帅说明,同朱明来至城下。李靖仍命伍登、宝林同木兰去。看父母仍然吊在城上,又大哭起来。朱明忙请独手大仙军师答话,独手师徒三人齐来城上,劝木兰早降。独手曰:“朱将军,你好不通权达变。就降我番邦,受职不受禄,居客卿之位,终身不设一谋,居此心以报唐主,不可谓不忠﹔居此心以救父母,不可谓不孝。何必自苦如此?子细思之。寿亭侯从曹,徐元直救母,皆从权之道,其势不得不然。吴起为西河守,父死不奔丧,至今尚为人所唾骂﹔况父母被执不救,吾恐千世之后,将军为人所不齿也。”木兰听了独手一片言语,渐渐耳软,有从权救亲之意。朱明曰:“将军不可听他佞语,且焚灵符,看是如何?”即将灵符烧化,忽然电光闪烁,空中霹雳一声,如天崩地裂,吓得番兵伏地不起。伍登、宝林心胆震动,木兰举目看时,祇见城上吊著的不是父亲、母亲,是两只老狐精,被天雷打死。城下打死三孤,内有一只,却无左肘。木兰记起丧吾之言,并机房之事,心下明白,遂同三将回营,去报元帅知道。元帅乘着雷威,率众将一齐抢关。不料康和阿早已在城上俟候,见唐兵浪涌而来,令番兵箭射马上将,砖打马下兵,焦文、焦武、伍登、宝林俱带伤而回。要知后事,下回分解。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湖广木兰山,有一狐精,修了千年道行。昔年曾受朱木兰一剑之厄,削去左肘。自木兰代父出征,他云游北番,思报此仇。一日,行至番都,见四门张挂招贤榜文,便化作游方道人,自称独手大仙,将榜文揭下。
  • 康元帅见风雪大作,传令雅福、康利并一干番将道:“今夜谨防唐兵劫营。”分令众将轮流巡视,如有唐兵到来,放炮为号,使营中皆有准备。三更之后,该雅福巡营,巡至河边,正与伍登军相遇。
  • 木兰见子麻有爱重之意,使附耳轻言如此如此,许以千金为谢,子麻应允,即从偏路来至番都,即到处传说南屏山天降符瑞,并十二字篆文,互相传说。又于各路布散谣言道:“唐公保康和阿为番主,康和阿许为内应。”如此二日,连夜逃回五狼。
  • 康和阿看罢,也差人送宝林回营。尉迟恭却将颉和、额保、保龄囚在营中,对差人云:“你回去上覆康元帅,说三位将军降了我国,元帅不必望他了。”番使祇得回营禀知元帅。
  • 焦武先上城楼,将守烽火军士杀死。外面伏兵不见火起,不敢进城。那十数个番军大叫道:“主将已令出城投降,尔等顺者则生,不降者则死!”城中军民闻知此信,大家投顺。次日天明,城外伏兵见城上遍插唐朝旗号,闻颉和降唐,副将侯密儿领兵攻城,骂颉和卖主求荣。
  • 木兰差人迎接元帅等入城,自己却提兵来接应朱明。正逢朱明被额保、保龄困住,木兰引得胜之兵,一鼓而进。额保来战,木兰一箭射中马头,额保坠马。保龄来救,亦被木兰射中马头,也翻身落马。
  • 一日,秦怀玉同程铁牛在关外叫骂,木箕领兵突出,与怀玉大战,程铁牛拍马夹攻,木箕败走,沿城而回。唐兵赶上,城上乱箭射下,唐兵急退,木箕入关去了。
  • 木兰在五狼镇,闻颉和让帅印与康和阿执掌,料他必然善守,以老我兵。木兰遂心生一计,令手下军士不许埋锅造饭,都在镇买吃,如有妄取民间一物,登时斩首,那镇上番民贪其利息,不论大家小户,都卖酒卖肉。
  • 尉迟恭听罢即令将二将放回,颉和得放,逃回本国,表奏突厥,将帅印让于康和阿执掌,康和阿亦欣然领受。李靖闻之不悦,传令木兰
  • 睡至三更时候,忽然喊杀连天,孛臣急提枪上马,唐兵已抢入寨中,乱砍乱杀,番兵四散逃走,孛臣于火光中见木兰在马上耀武扬威,心中大怒,冲杀而来。木兰命军士团团围住,不可放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