谦逊求精湛 艺界垂典范

作者﹕陆文

图片来源:Fotolia

    人气: 9
【字号】    
   标签: tags:

马伶,是金陵戏班里的一个演员。金陵是明朝的留都,国家在这里设有文武百官。正处于太平盛世,人们容易作乐,那些到桃叶渡、雨花台游玩的男女,摩肩接踵而来。此地以演技著称的戏班,大概有数十家,其中最著名的有兴化部、华林部两家。

有一天,新安地方的商人,聚合兴化部、华林部两家大会演,遍邀金陵的达官贵人、文人墨客与名妓美女,会集到一起观看。兴化部在东肆,华林部在西肆,都演奏有关椒山先生事迹的《鸣凤记》。

等演奏到一半的时候,音乐或悠扬舒展,或低回婉转,音调时高时低,节奏快慢有致。观众们都称善叫好!当演至两位相国争论河套之事时,西肆扮演严嵩相国的叫李伶,东肆则是马伶。在座的宾客,对西肆的表演大加赞叹,他们或大呼上酒,或将坐椅更加移近西肆,连头也不再转向东肆。不一会儿,东肆已不能将全剧演完而收场了。询问原因,乃是马伶耻于落在李伶之后,已经卸装逃去了。

马伶,是金陵善于唱歌的演员。他走后,兴化部又不肯用别人替代他,于是竟然辍止他们的演技,而不再演出了。这样,就只有华林部独步当时,名震整个艺坛。

走后三年,马伶回来了。他遍告旧日的伙伴,请求新安商人说;“今天,希望您大开宴会,招请以往的宾客,愿意与华林部,共演《鸣凤记》,兴化部,华林部再聚对演 (双方两个原戏班打擂台)以奉献一日之欢乐。”

演奏开始了,不一会儿,又演到两相国争论河套之事,马伶又扮严嵩相国出场。…演着演着,李伶忽然失声叫绝,匍匐著向马伶自称弟子。兴化部这一天,就凌驾超出华林部甚远而望尘莫及了。

这天夜里,华林部的人,来对马伶说:“您是天下演技很高明的人,然而没有办法超过李伶。李伶之扮严相国像到了极点,您又从哪里得到师授,而超出于他之上呢?”

马伶说:“本来是这样,天下的人,都无法赶过李伶,而李伶又不肯传授给我。我听说现在的相国昆山顾秉谦这个人,是和严相国极相类似的人。我就跑到京师,请求在他的门下,做了三年差役。我马伶整天在朝房,侍候昆山相国,观察其举止动作,聆听其谈吐言语。时间共三年之久,就终于学会了。这就是我所拜的老师。”

华林部的人,与马伶相互参拜而去。(艺界双魁们的崇艺道德和规范,由“相互参拜”可以想见。他们双方的对擂表演、公平竞争和敬业精神,同属千古绝唱,令笔者叹为观止!)

马伶名锦,字云将。其祖先是西域人,当时人们还叫他马回回。

(出自《续古文观止‧侯方域{马伶传}》)@*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第二年,查伊璜又在西湖放鹤亭下遇到他,见他光着膀子,赤着脚,在那里游荡。
  • 他向自己的学生讲授兄弟间应当相爱的话题,说:“我本身没有兄弟,见到兄弟二人友爱恭敬,我自然欣喜仰慕;即使看到兄弟间争吵,我也怦然心动,我认为他们尚有同根气息,也许可以把乖戾变为和睦的啊!”说罢流下了眼泪。
  • 宣王看看那头牛哆哆嗦嗦害怕的样子,说:“放了它,我不忍心看它这副可怜相。它没有罪过,却要被送去死地,这有悖于仁慈。”
  • 元朝时期,有一位员外郎名叫曹鉴,掌管着湖广地区官员的升迁任免大权,地位十分重要。不少官吏都想拉拢他,以求得晋升或调离贫穷落后的地区的机会。
  • 在元朝的开国元勋中,有一个出将入相的维吾尔族人,名叫廉希宪。他熟读经史,精于骑射,文武兼备,被元世祖忽必烈誉为“廉孟子”。
  • 小鹿慢慢长大,忘记了自己是小鹿,它还以为狗是自己的真正朋友,用头去碰撞它,用身子向它擦过去,亲昵地在地上打滚。
  • 只要专心致志,抛弃外物的干扰,这时,意念就可以达到天人合一的境界,进而让自己的感情、意志与天的意志相通,从而达到无所不为的自由之境。
  • 曹节,向来都很仁义厚道。他的邻居家里,丢失了一头猪,而丢失的猪与曹节家的猪,毛色与肥状都很相似。所以,邻居便到曹节家中认领。曾节没有和他分辩、争执,让邻居把自己的猪带走了。
  • 岂知人有百算,天只有一算。你心下想得滑碌碌的一条路,天未必随你走哩!
  • 当初,汉文帝朝中,有个宠臣,叫做邓通。出则随辇,寝则同榻,恩幸无比。其时,有个神相许负,相那邓通之面,有纵理纹入口,必当穷饿而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