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周晓辉】奇文共欣赏 中共最高权力更替有禅让色彩?

--驳《求是》奇文之“中共最高权力更替有禅让色彩”

人气: 51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3年05月04日讯】最新一期的中共中央机关杂志《求是》转载了旅法学者宋鲁郑的一篇文章,题目是《只有去中国才能看到未来》(以下简称《只》)。文章实属奇文,除了其所言“目前是1840年以来中国的最好时期”让人贻笑大方外,其所解读的当今中国制度模式特点也让人哑然失笑。

宋先生在文章中如此说道:“今天的制度不仅是100多年来中国最成功的制度,也是60年总体看来全球表现最佳的制度。”原因就在于“中国最高权力更替一方面有‘禅让’色彩,但又打破‘禅让’终身制局限”,“‘一党领导、全国选拔、长期培养’是对传统政治文化的继承,‘年龄限制’是中国独创,‘定期更替’则是从西方的借鉴”。而“一党领导,可避免委托代理风险、制定长期发展战略,全国选拔和长期培养可在产生成本不高的前提下选出最优秀的人才,定期更替则可带来新的血液,避免政治强人出现”。

宋先生的观点是笔者迄今看到的对中共高层所言的“不走老路,不走邪路”的最新创意诠释,只是这里又透露出了他对中国传统文化的一知半解。

上古时期,三皇五帝以“德”治理天下,使人人敬天畏地,重德律己。帝尧年老后,不想让自己的儿子丹朱继承帝位,认为他德行不够。最终在周围人等的建议下,选择了具有非凡品行的虞舜继承帝位,此所谓“禅让”。后来,帝舜又将帝位禅让给了禹。“禅让制”在中国古代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后人借孔子之口评论说“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选贤与能,讲信修睦……是谓大同”。

可见,“禅让”的核心是德行,所选之人不仅要德行高,而且要遵“大道”,要以天下为公,要“选贤与能,讲信修睦”,可以建立“人不独亲其亲,不独子其子”的理想社会。

反观中共领导人的更迭,是以此为基础的吗?毛泽东选择了华国锋,是因为其对自己的忠诚,“你办事我放心”,不是禅让;邓小平背弃对毛的“永不翻案”的承诺,用计谋剥夺了华国锋的权力,从而掌控军政大权,也不是禅让;邓小平选择江泽民、胡锦涛更非禅让,江精湛的马屁功和狠毒才是其爬上高位的根本原因;而从胡到习近平,也不过是中共党内派系妥协的结果,又如何与禅让沾边?而且,按照古人禅让的标准,上述中共党魁有几人是以天下为公,能选贤与能、讲信修睦?

至于什么中国独创的“年龄限制”,从西方借鉴的“定期更替”更是在玩弄文字游戏。毛泽东、邓小平、江泽民哪一个掌权是受年龄限制?所谓的“定期更替”不过是表面上换了面孔,实则背后另有掌权者或者作乱者。江泽民背后的邓小平,胡锦涛背后的江泽民,习近平掌政后江系的一再作乱,哪个与西方定期由民众投票选举出的领导人相若?

显然,宋先生提出这样的观点,就是为一党专政张目。在其看来,坚持一党专政的好处是“可避免委托代理风险、制定长期发展战略”,而通过定期更换则可以“避免政治强人出现”。问题是,此时民众的权利和权力在哪里?难道更换领导人不过是中共自己玩的游戏?诚如一位博友所言:“原来没有人民什么事,这回连民主这块遮羞布都不要了,直接裸奔了。”

中共现今的政治模式到底如何,当今中国民众人人骂中共就是最好的回答。你可以说西方的民主模式有其缺陷,但人民通过选票定期选举领导人足以迫使当政者要考虑民众的权益,而不仅仅顾及自身的利益。而中共领导人呢?没有民众的定期选举,没有独立的政党监督,中共考虑的到底是谁的利益大家已经有目共睹。这样的中共的统治如何担得起“最成功的制度”和“全球表现最佳的制度”?估计中共领导人也没有几人会相信这样的胡言乱语吧。

身在国外、享受着西方民主制度带来好处的宋鲁郑先生,却发出了如此的奇谈怪论,只能让我辈长叹:中国古代士大夫的傲骨和独立精神真的离我们太远了。

评论
2013-05-04 10:4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