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孤儿血泪 中共对少年儿童的摧残(一)

在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群体灭绝性的迫害下,在中共对法轮功学员持续十多年的残酷迫害下,当聚焦孩子们的遭遇时,心灵的震撼更加强烈而持久。(合成图片)

人气: 36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3年06月10日讯】

前言:

记得汶川地震后,看到网上一张照片:一长排小小的尸体袋……,让人深受震撼,他们都是幼小的孩子啊!

今天,在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群体灭绝性的迫害下,在中共对法轮功学员持续十多年的残酷迫害下,当聚焦孩子们的遭遇时,心灵的震撼更加强烈而持久。

这些未成年的孩子,有的被迫害致死、有的被非法关押、有的精神失常、有的遭暴打、遭逼供,有的孩子父母双亡,他们或被亲戚收留、或被强行关入孤儿院,不少孩子被迫辍学、还有的流落街头。更有甚者,幼小的孩童因亲眼看到疯狂抄家、父母被绑架、遭毒打而深受惊吓以致精神失常、夭折,还有两岁幼童身陷囹圄、四岁幼儿被劫作人质、更多未成年的孩子被劳教。

灭绝人性的中共对无辜的孩子们,对少年儿童,甚至对婴幼儿触目惊心的迫害,对他们幼小而纯洁的心灵所造成的难以抚平的深重伤害,罄竹难书。这些孩子的遭遇更见证了这场迫害的邪恶。

目录:

一、孤儿血泪
(一)孤儿血泪
(二)没有母爱的童年还有多长

二、遭中共迫害的孩子
(一)被迫害致死的孩子
(二)被迫害导致精神失常的孩子
(三)被非法关押的孩子
(四)遭受毒打、逼供、酷刑折磨的孩子
(五)被无理赶出校门的孩子

三、少年法轮功学员:历经苦难 意志不退
(一)获得国际援救 在自由的国度传播真相
(二)饱经魔难不迷航 风雨过后见彩虹

四、幼小而纯净的心灵

一、孤儿血泪

根据从明慧网查询的部分信息,本文收集到法轮功学员遗孤346人,其中,父母双亡25例。详情参见本文附录《受迫害法轮功家庭的部分孩子情况》及《受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孩子(孤儿)部分补充名单列表》。以下为部分案例。

妈妈被马三家迫害离世 小胖辍学放羊

[[8]]

小胖的母亲张海燕,被马三家劳教所迫害致死
小胖的母亲张海燕,被马三家劳教所迫害致死

王德福,小名小胖,1992年10月19日生。9岁那年(2001年9月),母亲张海燕依法去北京为法轮功上访,被劫持到马三家劳教所非法劳教两年。在马三家黑窝,由于不放弃修炼,遭到毒打、吊铐、绳子捆绑等酷刑折磨。近两年的非人折磨,使她身心受到极大的摧残,最终精神崩溃。

2003年3月,家人被劳教所通知去接人时,张海燕已经被迫害得精神失常、生活不能自理,而且心灵遭受极大摧残,从不敢与人说话,回家后,甚至与丈夫、孩子都没说过话,家里人从来不敢和她高声说话,哪怕是一个小孩在她身边高声说话都会把她吓得脸色骤变,浑身发抖。在极度的痛苦与恐惧中煎熬十个月后,2004年1月18日张海燕含冤离世。十一岁的小胖悲痛万分:“我再也看不到妈妈了!”

妈妈的含冤离世给原本已被迫害得破烂不堪、没有温暖的家,又罩上了一层厚厚的阴影。爷爷身体有残疾,只有一只手,奶奶身患气管炎,遇冷、热经常犯病。张海燕原是这个家的主要劳动力,这几年由于遭迫害,家境越来越差,外债已近万元。家里几间土房年久失修,几乎快要坍塌,却无钱修整,家里四壁空空。

小胖原本是个聪明、懂事的孩子,学习成绩很好。妈妈去世后,小胖被迫辍学,在家跟着爸爸放羊,每天弄得小脸黢黑,在他身上,已找不到往日的活泼快乐,与同龄孩子相比也瘦小许多,“小胖”已名不符实了。

五岁孤儿心灵遭摧残 经常噩梦中惊呼:“不要抓我!”

周凤林,江苏常州法轮功学员,2000年12月27日,周凤林再次被清潭派出所恶警绑架,2001年1月9日,在常州西林看守所被迫害致死。当局为封锁消息,将周凤林的丈夫、法轮功学员杨产荣非法重判十年。完全不顾及他们还有一个年仅五岁的孩子没人照顾。

2001年1月21日,孩子的姑姑、法轮功学员杨顺娣领着孩子去清潭派出所询问弟媳下落,被连同孩子一起扣留,杨顺娣因此被非法劳教三年。小孩因惊吓尿湿了裤子,在寒冬,穿着湿裤子被关了一天一夜。第二天,孩子的伯伯将其领回家,孩子的心灵受到极大伤害,经常在噩梦中惊叫:“不要抓我!”哭喊着要爸爸、妈妈,一看到警车就说是坏人。

小孩的伯伯向有关部门提出孩子生活、教育的问题。得到的答复是:送孤儿院。死者亲属只要提出要见遗体,就被扣上“参与政治”的帽子。

妈妈永远在孩子的心中

妈妈去世后,永鹤在作文中写道:“听说北山荷花池的荷花开了,吃过晚饭,我急忙拉着妈妈的手去看荷花……”

法轮功学员问小永鹤:想妈妈了?他点了点头,然后用报纸挡住了脸……

他叫朴永鹤,1994年11月5日生,朝鲜族。他曾有一个最幸福的家庭和最疼爱他的妈妈,妈妈崔正淑把所有的母爱都倾注于他。他出生以来的成长日记和记录他每一步成长的照片、录像,都倾注和留下了妈妈对他的爱。

永鹤的父母都修炼法轮功。2002年3月,妈妈因做真相资料被绑架,被非法劳教3年,在长春黑嘴子女子劳教所遭残酷迫害,33天内仅睡了22个小时,被迫害得生命垂危后,四月份被保外就医。但已生活不能自理,行走困难,浑身疼痛,到最后完全不能进食,8月12日含冤离世,年仅35岁。

妈妈去世后,九岁的永鹤不止一次地哭着要妈妈。永鹤后与姥姥生活在一起。七十多岁的姥姥一度为了供小鹤上学,给人打工,每天工作十一个小时。

2010年七月,朴永鹤初中毕业,已达到普通高中入学分数,因家中经济困难只得辍学打工,赚钱养活自己。

[[6]]

永鹤和姥姥的合影。(明慧网)
永鹤和姥姥的合影。(明慧网)

◇“没有妈妈的日子真长啊”

[[2]]

纪亚娃的母亲娄爱卿,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四日被迫害致死。(明慧网)
纪亚娃的母亲娄爱卿,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四日被迫害致死。(明慧网)

2000年12月24日,这个被西方称为“平安夜”的日子,却像灾难一样降临到少女纪亚娃的家,她的妈妈──法轮功学员娄爱卿就是在这一夜被迫害致死。

纪亚娃的妈妈娄爱卿,12月20日晚七时许,与徐冰(同时被迫害致死)在黄岛区贴法轮功真相不干胶贴时,被长江路派出所绑架,遭严刑拷问。4天后被折磨致死,年仅34岁。

25日下午,当11岁的亚娃得知妈妈离世的噩耗时,惊呆了,失声痛哭。

妈妈冤死后,亚娃第一次去劳教所看小姨,小姨问她:你妈妈呢,她好吗?为了不使小姨难过,亚娃对小姨说:妈妈出远门了。说完泪水却忍不住哗哗的流下来。亚娃经常提起妈妈,对姥姥讲:“姥姥,没有妈妈的日子真长啊。”后来亚娃看着妈妈的遗书,看到妈妈被残忍的恶警毒打的经过,泪水哗哗流下。

妈妈去世前,二零零零年十一月,纪亚娃的爸爸被骗去非法劳教三年,关押于青岛劳教所,受尽了折磨。当时,纪亚娃哭着对警察说:“我妈妈被你们抓走了,你们再抓走我爸爸,我怎么办啊?”坚持要与爸爸同去,拉着爸爸的手不撒开,但恶警还是毫无人性的把亚娃和爸爸强行扯开了。

爸爸被非法劳教,妈妈被迫害死后,亚娃经常梦到妈妈。她说,最难过的是在学校里,有时同学的爸爸妈妈去看同宿舍的同学,她就会想起妈妈来。说到这里,亚娃不禁静静的、默默的流泪,她很少笑,很多时间都是沉默着,思索着,她说她妈妈没做完的事,她一直在做着,那就是向人们揭露这场邪恶的迫害。

13岁少年父母双亡 唯一的监护人姑姑被非法劳教 孩子被送孤儿院

吴月庆,黑龙江双鸭山市法轮功学员,2001年12月,吴月庆做资料被绑架,受残酷折磨,被非法判刑12年。5年多的关押迫害,使吴月庆的身心受到巨大的损害,肺部烂了一个大洞,体重下降到只有七十多斤,牡丹江监狱直到最后人不行了怕担责任,才让家人接回。

[[3]]

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吴月庆的儿子吴英奇(寄养在佳木斯孤儿院)(明慧网)
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吴月庆的儿子吴英奇(寄养在佳木斯孤儿院)(明慧网)

回家后,在姐姐吴月霞(法轮功学员)的鼓励和照顾下,身体逐渐好转。然而2007年9月28日,吴月霞被绑架并直接被送到佳木斯非法劳教。无人照顾的吴月庆于2007年12月23日含冤去世。

吴月庆的儿子吴英奇,十岁时母亲就因车祸去世,如今父亲吴月庆又被迫害致死,唯一的监护人──姑姑吴月霞,也因修炼法轮功被非法劳教。过早饱尝人世间苦难的14岁孩子现被寄养在佳木斯孤儿院。

◇大庆法轮功学员:再苦再累也不能委屈了孩子

法轮功学员何华江父子相依相伴,孩子的母亲于2000年因病去世。2002年9月16日,何华江被大庆采油六厂四矿伙同恶警绑架。2002年12月23日,因迫害而身体虚弱的何华江被强行送往大庆劳教所,当晚被劳教所酷刑折磨致死。

江泽民流氓集团只留给何华江的儿子何威,这个14岁的孩子一个冰冷的骨灰盒。

当地法轮功学员纷纷来接孩子,真挚地对他说:“孩子,大法弟子的家就是你的家,你就是我们的孩子。”叔叔、阿姨、爷爷、奶奶们的真挚的慈爱,使孩子很快地安静下来。他不愿意离开曾经和爸爸相依为命的住所,法轮功学员就出钱为孩子雇来保姆,并安排好孩子的学习、生活费用,还经常轮流带着各种食品和用品来看望孩子。

一位退休的法轮功学员把准备给孙子买自行车的钱都留给了孩子。这里的法轮功学员经济条件并不太好,有的无工作,靠子女供养;有的是家属,每月只有五十元收入,但大家都说:再苦再累也不能委屈了孩子,一定要把孩子带好。

二零零三年中考,孩子考入了本市的石油中专兼专科五年制的学校,法轮功学员又为孩子凑了一万多元的经费。

此情此景,令那里的世人有目共睹,有口皆碑。一提起何华江的孩子,知情人都禁不住地眼含泪花:“法轮大法好啊,真是好,就是好!”

(二)没有母爱的童年还有多长

咸宁市温泉法轮功学员周克利全家,包括其子女和儿媳熊春芝等五人先后被非法劳教,家中仅剩一个七、八岁的小孩无人照顾。孩子想妈妈的时候,就用稚嫩的小手在墙上歪歪扭扭地写上:“妈妈,我想你。”

这些孩子,他们的父母都在,却因为坚持法轮功“真善忍”信念而被非法关押,或被迫流离失所,孩子长期与父母分离。有的孩子因此只能自己一个人生活,有的孩子甚至从记事起,就没见过爸爸(妈妈),不知道爸爸(妈妈)长什么样。他们非常想念爸爸妈妈。这些孩子虽不是孤儿,却饱尝孤儿之苦。

◇徐家兄妹苦难中成长

2001年,贵州省盘县法轮功学员徐广道去北京上访时,被抓进东城区看守所,被多次毒打,扎电针。2001年2月被折磨致死。妻子也被迫流离失所,抛下5岁儿子、3岁及1岁的两个女儿由徐广道的弟弟徐启华一家照顾抚养。不久,徐启华被迫流离失所(后被绑架,遭酷刑折磨,被非法判刑四年),妻子陈玉梅被非法劳教,两家五个年幼的孩子只能和年迈的祖父母相依为命。

徐家种水稻的田,被政府征用建火车站,征用款分文未给。两个孙子已转居民人口,应享受国家“低保”,但因家长修炼法轮功而被扣。他们白发苍苍的爷爷和奶奶,种点玉米和小菜维持七口人的生活,还得供五个孙子上学,一家老小在贫困中挣扎。

◇父亲被非法判刑12年 母亲遭摧残生命垂危 五岁小明远向世人求救

孙明远,男,当时五岁,吉林德惠市法轮功学员孙迁、马春丽的独生子。

2002年10月26日,小明远的爸爸孙迁因修炼法轮功被绑架,2004年1月15日被非法重判12年,被非法关押在吉林监狱。2004年12月14日,小明远的妈妈被绑架,被迫害得生命垂危,仍被非法判刑6年,被送往长春黑嘴子女子监狱。

小明远的呼救:“我想妈妈!我要妈妈!
小明远的呼救:“我想妈妈!我要妈妈!

得知母亲被德惠市公安局及610迫害得生命垂危,姥姥带着他多次去公安局和看守所要妈妈,但德惠市恶警互相推托,不予理睬。在求救无门的情况下,2005年1月31日上午,小明远在吉林德惠市商贸大厦前,胸前挂着一个纸牌站在那里,把心声写在纸板上,渴望善良的世人救救他的妈妈:

“我叫孙明远,今年五周岁,我爸爸孙迁因修炼法轮功被非法判刑12年,我妈妈马春丽也因按“真、善、忍”做好人,于2004年12月14日在马路上被德惠市警察在光天化日之下绑架关押,至今已绝食48天,被迫害得生命垂危。我现在孤苦伶仃,无依无靠,与父母骨肉分离。善良的父老乡亲们,请你们伸出援手吧!我想妈妈!我要爸爸!!我要妈妈!!!”

父母相继被非法判刑后,小明远先由姨姥照顾,后来姨姥回了老家,小明远孤苦伶仃、无依无靠。万般无奈,只得被人带走他乡。

妈妈被送监狱之前 儿子天天爬楼顶看妈妈

辽宁朝阳市法轮功学员楚秀梅被非法判刑六年,在她被送沈阳女子监狱之前,他的儿子每天都站在朝阳看守所对面的楼顶上,看望被非法关押在那里的妈妈。

一天下大雨,孩子和往常一样又按时来到楼下,好心的房管人员告诉孩子,今天下雨了,你就别上楼了,这样不安全。孩子谢过,并说,不行啊,要是今天妈妈看不到我,她会不放心的,我不知道我还能在这看妈妈几天,听说要把妈妈送到沈阳监狱,那样我就再也看不到妈妈了。

虎虎仰着小脸含泪说:“妈妈,等坏人没有了,你就来接虎虎回家。”

虎虎:“妈妈,等坏人没有了,你就来接虎虎回家。”
虎虎:“妈妈,等坏人没有了,你就来接虎虎回家。”

虞归真,乳名虎虎,1998年生,他的父母虞超、褚彤夫妇均毕业于清华大学。褚彤是清华大学微电子所教师,虞超是清华大学精密仪器系九零级毕业生,网络工程师,在北京一家外企担任主要职务,两人均修炼法轮功。

99年10月2日,褚彤和十六位法轮功学员在天安门城楼展开了大法真相横幅,被因此非法拘捕,被非法判刑一年半,2001年夏出狱后被迫流离失所;2000年,虞超在天安门广场打开大法横幅表达心声,被非法劳教一年(所外执行),后被迫流离失所。

面对高压迫害和颠沛流离的生活,褚彤和虞超忍痛将不满四岁的儿子托付给朋友照看,离别之时,虎虎仰着小脸含泪看着妈妈说:“妈妈,等坏人没有了,你就来接虎虎回家。”

2002年8月13日,夫妇俩被绑架,2004年4月22日,褚彤被非法判刑11年,被非法关押于北京市女子监狱,虞超被非法判刑9年,被非法关押于天津市茶淀前进监狱九监区。

可怜的虎虎,还要等多久?

帮助抚养不满五岁的孤女 被诬为“扰乱社会秩序”非法劳教

白鹤,吉林德惠市法轮功学员白瑞松、刘凤云的女儿。2000年的一天,她的父母去北京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回来后被德惠市公安局一群恶警从家中绑架,屋里扔下一个当时不满五岁的她。小白鹤被这群土匪吓得脸色苍白、浑身哆嗦,惊呼着:“妈妈——爸爸——”,恶警置若罔闻,押着白鹤的爸爸妈妈扬长而去。

她的父母被恶警抓走,这对不满五岁的她来说意味着她将被冻死、饿死。在这生死攸关的时刻,法轮功学员惠玉(化名)悄悄把她接走抚养,恶警得知后,追到惠玉家,手指着惠玉喊叫:“你赶快把孩子扔了,不然的话就抓你。”惠玉拒绝后,也被抓走劳教。

十余年来,小白鹤与父母聚少离多,过着漂泊不定的生活。如今,爸爸妈妈虽然脱离牢狱回到女儿身边,可是,德惠市恶警仍然没有善罢甘休,还是经常的去骚扰迫害。

吉林延边小德和小义:姥爷姥姥被迫害致死 父亲被诬判五年 母亲被迫害得精神失常

吉林延边有这样两个孩子小德和小义,他们的爸爸李光石、妈妈杨丽娟,和他们的姥爷和姥姥因为修炼法轮功,被中共江氏集团残酷的迫害。姥爷和姥姥先后被迫害致死;爸爸被抓进监狱;妈妈被迫害精神严重失常。

2008年10月20日左右,延吉市法院以莫须有的罪名,将孩子的父亲李光石非法判刑五年,并在没有通知家人情况下,把人送到吉林监狱。2002年5月,孩子的母亲杨丽娟被劫持到牡丹江爱河看守所,被输入不明药物以致精神开始失常。后被送到哈尔滨女子戒毒所,杨丽娟继续被打毒针,致使杨丽娟精神严重失常、疯疯癫癫。

妈妈杨丽娟无法照顾幼小的孩子,延吉孤儿院因为得不到民政局的许可,不敢收留孩子,六岁的小德住在七十多岁的独身老爷爷家中,二岁的小义无处可去,只有和精神严重失常的妈妈住在一起,由认识他们的法轮功学员轮流帮忙照顾。就是这样,延吉市中共警察还要对帮助杨丽娟的法轮功学员进行迫害。

一夜之间 四名幼儿失去父母呵护

法轮功学员金有峰、姜春梅夫妇和刘知渊、申春花夫妇都是黑龙江省牡丹江师范学院令人尊重的老师。2003年10月22日晚,恶警突然闯入这两对夫妇家,强行把他们带走。当时家里没有其他人,四个孩子无人看管。恶警便威逼他们的亲属把孩子接走,不接走就要把孩子送孤儿院。

2004年2月14日,金有峰、姜春梅夫妇和刘知渊、申春花夫妇等三十多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五至十四年不等,并且不许上诉。

金盼盼:爸爸妈妈,我想你!
金盼盼:爸爸妈妈,我想你!

金有峰、姜春梅留下了仅一岁多的幼儿金盼盼和十岁的哥哥金禄易。金盼盼的奶奶刚去世,金盼盼和他的哥哥住在齐齐哈尔的姥姥家,姥姥靠拾废品抚养两个孩子,生活非常艰难。金盼盼的爸爸金有峰被非法判刑十一年,妈妈姜春梅被判刑十四年。

刘知渊、申春花夫妇也同时被判刑14年和11年,两人留下了比金盼盼大三个月的幼儿刘双双,和三岁的小哥哥刘成成。
刘双双的父亲刘知渊是个孤儿,家中没有亲人,刘双双和哥哥刘成成在姥姥家。

这四个孩子一夜之间,被江氏流氓集团强行夺走了与爷爷、奶奶在一起的权利,失去了父母的抚养,成了不是孤儿的可怜孤儿。

父母被判刑十四年 十岁孩子九年多未见

赵隆志、罗娜夫妇,西藏纳金电厂职工,38岁,汉族,99年,曾不辞万里欲进京为法轮功上访,被单位带回。2000年六月再次进京上访被非法劳教。

[[12]]

罗娜和孩子
罗娜和孩子

2006年大年初三,夫妇俩被拉萨警察和610不法人员绑架、非法抄家,2006年10月被非法判刑14年,并被单位双双开除。

他们的孩子在内地河南老家与爷爷、奶奶在一起,孩子最后见到父母时才几个月,现在已经十岁,一直没见过爸爸、妈妈,经常问爷爷奶奶,他的爸爸妈妈什么时候回来。为了孩子能够快乐成长,爷爷、奶奶不愿向孩子吐露实情,常暗自悲伤。

14岁好少年被公安土匪逐出家门、流落街头

2000年2月26日,成都法轮功学员祝艺方被绑架关押。最残忍、最让祝艺方心碎的是,她被非法关押期间,公安竟然残忍地把她的孩子逐出家门,任凭他流落街头!孩子父亲已去世,母子相依为命,在成都举目无亲。

14岁的少年被迫在外流浪,不能正常上学,有家不能回,被社会上的流氓地痞欺负、逼交保护费,没有钱就拳打脚踢,被强迫抽烟、喝酒等,每天晚上就只有在网吧、游戏厅过夜……当祝艺方从看守所出来找到孩子时,顿时整个心都碎了:她的孩子正和几个也无家可归的孩子蜷缩在烂棉絮堆里,头上粘满了烂棉花渣,满脸污痕面黄肌瘦,像个乞丐。

(待续)

──转自《明慧网》,有删节

责任编辑 林雨

评论
2013-06-13 2:01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