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邢天行】中共炮制“伪造酷刑案”隐藏了什么

跟实际的酷刑惨烈与恶警邪恶的程度相比,演示酷刑照片不过是图片示意而已,帮助人了解酷刑实施的大概特点。(大纪元)

人气: 1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3年06月10日讯】前几天,大陆官方媒体高调报导所谓“青岛警方破获法轮功人员伪造酷刑迫害图片案”。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警方的意图是否定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酷刑迫害,让头脑简单的人上当:误以为法轮功学员揭露出来的真实酷刑是伪造的。

中共警方在这个破获的案例里,精心掩盖了一些见不得人的真相。让我们分析来看。

首先,警方早就布置人长期监视法轮功学员的居住,所谓举报人就是拿钱受命的监视人。对平民日常生活的监控,本身是违法侵权,是迫害的证明,所以警方刻意隐瞒。

新闻说:一户农村人家,家里来了一些身份不明的人,怀疑从事不法行为被举报。想想看,一个正常人无意中看到别人家来了一些不认识的人,会无端怀疑他们从事不法行为而报警吗?警察接到报警,仅仅凭一句空泛的“怀疑从事不法行为”,连具体的打架、制毒、贩毒、贩黄等不法行为迹象都没有,就立即调动大批警力火速去现场,冲进屋内。这是一般警察的出警常规吗?即便是哪里发生杀人放火了打110,公安出警也未必如此迅速。上面所述的反常举报和出警,恰说明,警察与举报人之间的预先就串通的合作关系。这种一触即发凭无端怀疑而出动抓捕的模式,只有中共在镇压阶级敌人的时候经常使用。现在,中共眼中第一要铲除的敌人是谁?法轮功。对法轮功学员中共不讲法律地进行迫害,可以任意监视、骚扰、绑架拘禁。

果然,随后报导中法轮功学员出现。不过,新闻强调警方无意中发现了这家儿子是法轮功学员,并从这家屋里搜出了法轮功的书籍资料。这个“无意”也太做作得恶心了!熟悉国情的人谁不知道:中国610系统从上至下,一直到村委会、街道,对法轮功学员的监控是包干到人,99年前练过功的法轮功学员都是黑名单上的监视对象。尤其报导说这家儿子因修炼法轮功被抓捕判刑后释放,中共喽啰们怎么可能忘记了监视?在预先布置好的严密监视下,一旦发现来的人多,就报告,警察立即大规模出动上门骚扰绑架,这才是事实真相。故弄玄虚地假装事先不知情,正说明他们知道这是在迫害人,心虚而掩盖。

事实正如上面新闻破绽中推论的那样,谷歌搜索中发现,海外的圆明网早先报导:“五月二日下午两点,在山东青岛市政法委、“610”指使下,青岛公安局出动便衣恶警七十余人,包围青岛市城阳区流亭街道办事处女姑山村法轮功学员杨乃健的家,先后绑架了杨乃健及其家人、亲友韩正美、刘秀贞、刘秀芳、刘秀芝、杨友欣、袁绍华、王翠菊、江勇勇、盛祥博、 李浩、冯华、陆雪琴、崔鲁宁等人。警察给出的荒唐理由是“法轮功学员之间聚会”。五月十四日,杨乃健姨父江敦生也遭绑架。”

十几年来,中共一直这样非法任意拘禁迫害法轮功学员,这是违反国际法而受到联合国谴责的侵犯人权行为。所以,中共一般也不报导这些抓捕案例。为什么这次高调报导了?因为这次的意外收获,是在现场发现了一些物品,事后得知是法轮功学员演示拍照被酷刑迫害的照片用的。警方于是精心设计剪辑出一桩法轮功学员伪造酷刑照片案,一个月后当新闻抛出来。跟辽宁省警方抛出所谓调查证据、证明马三家劳教所被揭露出来的酷刑是造谣一样,警方在这两件事上的手段可谓异曲同工。

试问:法轮功学员在牢狱里遭受种种非人的折磨与酷刑迫害,在中国没地方说理,想模拟演示拍照以发到海外网站揭露迫害,这不是正当的权利吗?

新闻镜头聚焦的是用什么道具拍照片,难道用道具拍照了就是造假?那么电影中的日本侵略者在南京大屠杀中国民众的镜头,也是伪造侵略罪行了?问题的关键是,法轮功学员到底受到酷刑没有。这次被青岛警方非法抓捕的几名法轮功学员,以前都曾经被迫害过,大都遭受过酷刑。新闻中提到的组织拍照的法轮功学员陆雪琴,警方没敢让她现身讲话,怕什么?无非是怕她讲真话戳穿警方的污蔑。

据明慧网报导,陆雪琴2008年1至2月,在青岛市北分局辽源路派出所遭到警察闵行,和市北刑警三队一个警察殴打,并九天九夜不让睡觉,多次昏死。在第二至第四天,闵行踩住陆雪琴的脚部和腿部狠狠碾压,猛踢她的腿部腹部,用拳头猛捣其头、眼、太阳穴,用手机砍其头部,揪其头发把人提起来反复摔到地上。闵行说:“你知道为什么要给你检查身体?检查证明你有心脏病和高血压,我打死你我没有责任,你是死于心脏病、高血压!”

再看被抓的这一家人:刘秀贞、刘秀芳、刘秀芝三姊妹,母亲韩正美(77岁)、刘秀贞的儿子杨乃健,从中共迫害开始,没过上一天安稳日子。洗脑班、罚款、抄家、扒房子、非法拘留、强关精神病院、非法劳教、非法判刑,这些事就像走马灯一样,轮流发生在每个家庭成员身上。仅举两例。刘秀芳曾与2000年被绑架到李村中韩精神病院,被一位男大夫揪著头发拖上床,身体呈“大”字形捆绑着。在捆绑过程中,她被一位男大夫用膝盖顶住心口窝,并用拳头猛击她的太阳穴。刘秀芳被绑在床上输了七天破坏中枢神经的药。2006年5月12日晚八点多钟,流亭边防派出所的七、八个人在杨乃健的家门口绑架他和刘秀贞、杨友芬,将他拖到马路上并当众殴打,猛踢下身。在派出所,警察毒打母子俩。其中一恶警用脚上皮鞋猛踢刘秀贞的下巴和前胸;派出所司机白蒙豪用膝盖猛顶杨乃健小腹部位,致使他当场大小便失禁。警察袁喜道用橡胶棍疯狂毒打他的后背、前胸、大腿,并用拖鞋狠抽脸部。袁喜道还毫无人性地问杨乃健:“我当着你的面把你妈打死了,你恨不恨我?”

跟实际的酷刑惨烈与恶警邪恶的程度相比,演示酷刑照片不过是图片示意而已,帮助人了解酷刑实施的大概特点。各种酷刑迫害的演示照片早就存在于海外揭露迫害的媒体上,正常人都不认为那是现场酷刑实照,哪来“伪造”一说?

中共对法轮功的打压,从一开始就是以谎言和污蔑开路,至今十几年了,对法轮功学员的的污蔑不断根据需要产生。这次抛出伪造酷刑案,是中共面对国际社会酷刑迫害批评的侧面回应。也就是说,中共对信仰人群等的酷刑迫害已经在国际社会声名狼藉,联合国大量的中国人权迫害案例以及新近马三家劳教所酷刑在国际上的曝光,都让中国的警察公安形象与魔鬼禽兽为伍,中共警方迫切需要洗清自己。

用栽赃的墨汁能洗清自己吗?到今天,全世界都知道法轮功学员遭受中共的迫害,不仅仅是一般的洗脑和酷刑,更有活摘贩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恶发生。中共再怎么欺骗,也挡不住真相的传播了。

评论
2013-06-10 4:2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