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历经中共劳教所“地狱般”酷刑 王影坚守信仰

2013年5月,法轮功学员王影在一个庆祝法轮大法传世21周年的活动上。(大纪元)

人气: 1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3年06月10日讯】(大纪元记者周行多伦多报导)中共官媒新华社6月4日刊文:“青岛破获法轮功人员伪造‘酷刑迫害’图片案”,试图说明中共没有迫害法轮功,“酷刑迫害”是这样“制造”的。然而,酷刑却在真实发生。近日,法轮功学员王影接受记者采访,叙述她在中共劳教所里所受到的“地狱般”的酷刑对待。

未经法律手续 被投入劳教所

2000年3月,王影与另外2名法轮功学员一起去北京天安门广场讲真相。王影说:“是因为中共镇压法轮功的依据全都是栽赃陷害、诽谤及谎言。”但她没想到,传播真相会被中共以“地狱般”的酷刑对待。

因为向公众传播真相,王影和千千万万的法轮功学员一样,没有经过正常的法律手续,便被中共的司法机构投入劳教所,因为不屈服于这种非法的劳教,王影的劳教期从1年逐渐被增加到2年。

每天干活18小时“经常有要晕过去感觉”

2000年3月,王影被关押在吉林省黑嘴子劳教所,被强迫做体力劳动,其中一种劳动是将印刷厂印好的纸折成书籍大小,然后装订成书。每天早上5点左右被叫起床干活,7点前吃早饭,然后继续干活,晚上经常被逼着干活到11点多。王影说,吃饭时间很短,不管吃饱没有,都要按时接着干活。“两手不停地折,特别累。夏天闷热时,经常有要晕过去的感觉。”

不过,中共将王影关在劳教所里,不是为了让她干活而已,而是要逼她放弃信仰,放弃修炼法轮功。

变着法施酷刑:整个身体难受的滋味无法形容

劳教所里的恶警们最喜欢用的是电棍。王影说:“那里接待法轮功学员的第一顿杀威棒就是电棍,为了显示她们的淫威,恶警们手里几乎时时握着电棍,稍有不如意就会电棍加身。”

但是,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的酷刑不止电棍。一次,王影和另外6名法轮功学员一起受刑,她们被迫两腿双盘、双手背后,从早晨上班开始一直到下班,中间不许松开、不许挪动,谁变了姿势就会挨打。

“一小时、两小时、三小时……豆大的汗珠不停地从额头、从脸上滚落,由于剧痛导致心慌、气短、头晕、恶心、呕吐……只能依靠身体轻微的不停摇晃才能稍稍缓解一下那种撕心裂肺的感觉。”王影说:“一天下来,我们的腿想分都分不开了。站立、行走都非常困难,每迈一步,都是万分的艰苦,只能扶着墙一点一点地往前挪着;晚上上床都要别人輖上去,一旦躺下就不敢再翻身。”

这个酷刑持续了一周时间。她说:“期间有人倒在了地上,手看起来在痉挛,警察说她假装的,对她连拽带打;有人吐了,有人脚上冒出了一个大泡。但酷刑一直继续。”

这个酷刑没能凑效,恶警们改变了花样。王影说:“他们把我的双手背后,用手铐铐到铁床上,坐在水泥地上,一铐就是半个月。胳膊和身体只要稍一晃动,手膊就被手铐卡的像刀刮一样疼,肩胛骨也像裂开似的钻心的痛,整个身体那种难受的滋味无法形容。”

上死人床:疼得大汗淋漓痛苦至极

后来,酷刑又升级了,这次王影要面对的是“死人床”。她说,恶警把她押到一个阴面的房间,东北的十月下旬已经算是入冬了,天气阴冷,屋里没有暖气,刚刚抹过的水泥地面又潮又湿,墙上贴着冰冷的瓷砖。她还穿着秋衣,没过多长时间就冻得浑身发抖。“我的身体、4肢呈‘火’字形被恶警用皮带紧紧地固定到一张用铁条编制的床上。”

头几天,王影被允许自己起来吃饭、上厕所。但4天后就不允许下地了,二十四小时绑在冰冷的床上,吃饭由犯人喂,大小便由犯人接。又过了几天,王影的身体已经很虚弱。她说:“浑身酸痛、麻木就不必说了,更难以承受的是长时间被紧紧的捆绑,致使胃肠持续不断的痉挛,疼得我大汗淋漓痛苦至极。”

多次灌食伤害体内组织 几天后浑身虚脱

王影吃不下食物,恶警们就给她灌食。她说:“为了增加我的痛苦,恶警用鼻饲。直径5毫米左右的胶皮管被以粗暴的方式插入鼻孔,经过咽喉再到胃里。鼻子里的肉本身就很嫩,插入后很快就水肿充血,恶警全然不顾,还要使劲地往里捅。四肢被捆绑着,几个人把我的头死死地按住,整个的一个人被恶警控制得快要窒息了。每次灌完,满脸都是喷溅出来的鼻血、食水和黏液。”

由于多次灌食导致对体内组织的伤害,王影开始便脓血,几天之后浑身虚脱、呼吸微弱、血压极低。她说:“恰巧又赶上月经期,没有卫生用品,恶警不让上厕所,脓血和经血都便到裤子里,这对于已经被迫害的伤痕累累的我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下身被经血和脓血浸泡得又红又肿、又痒又疼,那滋味真是生不如死。”

“死人床”上被折磨13天:感觉基本是植物人了

王影在“死人床”上被折磨了13天。“最后的时候,感觉基本上是一个植物人了。”她说:“管教要拉我起来的时候,起不来,腰痛得简直无法形容,像裂开了似的。管教看着不行,就几个人把我直起来。让我穿鞋,我穿不了,两腿一点知觉都没有。”

王影被送去劳改医院检查后就被释放了,那是2002年2月初。她说:“那十几天的酷刑折磨使我九死一生,恶警为了摧毁我的意志,把我往死里整,直到他们看着没有什么办法了,才把我释放。”

曾有过九死一生经历 学法炼功获新生

其实,王影在1996年就有过一次九死一生的经历,当时她还不到30岁,因为患有严重的心脏病,心肌大面积出血,上不了班,经常出现心衰,需要急救。为了治病她走遍了各大医院,接受了各种治疗方法都无效。当教师的丈夫不断向学生家长求救,有个学生家长是法轮功学员,借了一本《转法轮》给她,让她试试。

王影说:“我一点力气都没有,书都拿不起来。我就用东西将书的两侧压上,一点一点地看。很快身体有力气了,一遍《转法轮》都没看完,一个多月后能下地了。”

之后王影每天都到公园去炼功,走上了修炼法轮功之路。

经历酷刑 仍坚守信仰

在中共劳教所里经历过九死一生的酷刑,王影仍坚守她的信仰,出来后通过学法炼功,很快恢复了健康。现在她已经在加拿大与儿子团聚,仍然是一位坚定的法轮功修炼者,看起来精力充沛。在周末的多伦多市街头,可以看到王影在向路人发法轮功真相材料,向华人讲真相的身影。

(责任编辑:孙芸)

评论
2013-06-10 12:3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