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史上最牛的零分作文

网文:我愿意生活在“旧社会”(修订稿)

人气: 220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3年06月12日讯】拿到这个题目,我真是非常惊慌,说出真心话需要勇气,这毕竟是一个说真话需要代价的时期,特别是高考,毁的可是一生一世…

汤因比愿意出生在公元一世纪;涵娜愿意生在一世纪以前;伊雷娜宁可生在未来的世纪里。他们都是真话。

我愿意生活在旧社会,就是那个教科书上常说的“万恶的旧社会”,就是鲁迅所指的那个“夜正长路也正长”的旧中国

我愿意当旧社会的一个公民,双手可以自由地创造财富、双脚可以自由迁徙、嘴巴可以自由说话、眼睛耳朵可以自由接收信息、头脑可以自由思维。党库不通国库,我只交国税不交党税。

我愿意当旧社会的一个农民,不必因钱多钱少论阶级,不必斗别人和被别人斗。田多我顾人,田少我帮佣。山青水秀,在小水沟里摸鱼虾、摘把野菜当美味,不担心三聚氰胺牛奶、瘦肉精猪肉、苏丹红鸡蛋、转基因豆腐、激素黄瓜、化学豆浆、神农丹姜、地沟油、毒韭菜、毒大米、毒水源。现在大河断流,小河枯竭,水沟已成平地,野菜和野生小鱼虾成了特供产品,叫我空自回味。

我愿意当旧社会的一个工人,想跳槽就跳槽,想罢-工就罢-工,就算如“省港大罢-工”、“二七大罢-工”那样扰乱社会秩序、破坏国家经济、用实际行动支持了后来的倭寇侵-略,仍然可以写入教科书,只让后人敬仰不让后人学习。

我愿意当旧社会的一个军人,“愿提十万虎狼旅,跃马扬刀入东京”,何等威武,就算牺牲于卫国战场,也无尚荣幸。俺不愿在内战中取胜,自己人打自己人,胜了犹耻。俺只当国军,不当党军,只赴国难,不参党争。一旦党派利益与国家人民利益冲突时,俺毫不犹豫地踹开党派保卫国家。绝不会开着坦克碾和平静坐的学生成肉泥。谁让我把枪对准百姓,我就把枪对准他。

我愿意当旧社会的一个学生,不必在幼儿园时就发毒誓:为自己所不明白的并且大人也不相信的主义奋斗终身;不必被对同胞的仇恨(阶级仇恨)灌入心灵;不必被自相残杀的斗争哲学所洗脑;俺只相信“家和万事兴”的道理;吃得饱饱还可以打出“反饥饿、反迫害、反内战”的旗帜游行,就算不幸成了刘和真君被冯玉祥的部下所杀,也有总统哭倒在地,并终身吃素以自罚。不是说“十三亿人共一哭,纵做鬼,也幸福”嘛。不似后来,只是要求改革,反对腐败,也就是反腐倡廉,就在世界上最大的广场上被碾成肉泥,至今还被冠以“暴徒”、“动乱”之名。

我愿意当旧社会的一个知识份子,想办报就办报,就如《文汇报》、《大公报》等等…想评谁就评谁。想写书就写书,不必什么顾忌。不怕划为右派,被阳谋所诱毙,也不会被污蔑成“臭老九”接受农民的再教育。不像后来,媒体全部被控制,成了党的喉蛇(舌),说话的权利全被收起,只能入作鞋(协)喊万岁才能活命,作鞋真贱啊,既被别人踩还得踩别人。看着言论自由的狗,自叹华人没法比。

我愿意当旧社会的一个市民,想竞选县长就竞选,不像现在想见县长被成了“缠访户”,看守所和精神病院被进进出出。想生几个小孩就生几个,不像现在“还是一个好啊!”的吆喝声中,两户绝一户,这是计划杀-戮,是民族灭-绝。看着自由生仔的猪,我们华人只能羡慕而已。

我愿意生在1912年元旦,死于三十八年九月卅日,哪怕是子弹相送、肝脑涂地、粉身碎骨也含笑九天。我重归天庭,众神簇拥欢迎,羡慕我幸运无比…..

哪怕跳海东游,爬不上海豚岛,淹死也愿意。

很不幸我活得太久太久,跨入了新社会。

在“中国人站起来了”的吆喝声中我跪了下去。兄长耳背动作稍慢被成了反革命立即枪毙。

族兄勤俭持家、经营有道,攒了些家财,被成了地主,连跪的机会都没有便遭谋财害命。他的儿子儿媳,不堪多年同村同宗批斗,于七十年代一同自缢。屈原尚能长歌当哭,我哭不敢,歌无词,只能蒙头呜咽在被窝里。一马不行百马哀,白发人不敢送黑发人,其苦谁知?

小弟多才耿直跪得不够标准被成了右派,中了“阳谋”埋骨夹边沟野地。小弟常说:“君子忧道不忧贫”、“壮士见义忘身”、“岂余身之惮殃兮,恐皇舆之败绩”、“青山处处埋忠骨,何须马革裹尸还”,不幸一言成谶,应了他的豪言壮语。夹边沟路遥地僻,魂招不归,家祭莫及。多少次惊梦中,只见孤身单衣的小弟,在冰天雪地里哭泣,思念故乡的父母兄弟,还有他那娇儿贤妻。年轻美丽的弟妹不肯再嫁,她说:“儿女债,两人共负一人完。能为英雄生育后代是我的荣幸和使命。芸芸众生多鼠辈,小女子何德何能,得随英雄行半道,上天对我不薄啊!”。闻罢此语,我泪与天齐,家门何幸,得英雄与圣女齐聚。“可怜夹边沟里骨,犹是香闺梦里人”。每次运动来了,她都要被拉出来斗一斗批一批。她加入了新社会的贱民群体。

在“农民翻身作主人”的锣鼓声中我被划成了农村户口,被成了二等公民,农民地位处境低城市人一等。幺女由于户口问题,被男方父母棒打鸳鸯,痴愤成狂。我们农民被捆绑于土地,至今苦活累活脏活危险活都是我们农民工干的。农民注定最贫穷、最没知识、最没关系、地位最低,中国农民已经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弱势群体。

在“解放了”的欢天喜地中,我自由创造财富的双手被绑了起来、自由迁徙的双脚被绑了起来、自由说话的嘴巴被绑了起来、自由接收信息的眼睛耳朵被绑了起来、自由思维的头脑被绑了起来,七巧绑了五巧,被成了后天残民,只有两个鼻孔自由地呼吸着污染了的空气。

大跃进跑步进入共产主义,水稻被吹成了亩产20万斤,大炼钢把千年古树砍掉、把家里的锅炼成废铁如泥,大饥荒,年迈的父母在我眼前被活活饿死,那是永远不忘的1961。

苍苍蒸民,谁无父母?提携捧负,畏其不寿。谁无兄弟,如足如手?谁无夫妇,如宾如友?谁无儿女,如瑰如宝?生也何恩,杀之何咎?

文字改革时,当时流传着讽刺:“亲不见,爱无心,产不生,厂空空”,就是说文字改革实际把中国社会改成“亲不见_骨肉分离;爱无心_缺乏爱心;产不生_不许生仔(即计划生育);厂空空_贪官污吏把工厂掏空”。几十年后的社会现实,正是当年文字改革者的精心设计。

文革开始,看着刘打手和武大郎栽了,暗自欢喜,正数着周太监的日子,鬼打鬼总比鬼打人好吧。不料风向突变,红卫兵自己打自己,然后杀向地富反坏右,又是多少无辜家庭被连根拔起。

破四旧中,心爱的文物被红卫兵烧毁,我心急如焚,恨不得献身以替。八国联军、小日本鬼子都没这么狠啊!红卫兵是狗娘养的吗?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玉皇大帝啊、真主啊、上帝啊、佛祖啊,谁来拯救我们这个自毁的民族?你们的信众已被恶-势力所操弄,如此重任如何扛得起?

听说蒋公自九一八后,从故宫搬几十万件文物,从北平到上海到长沙到重庆,到南京,最后到台湾。虽然兵荒马乱,烽火连天,时日绵长、道路艰险,十几年间没有一件遗失,没有一件损坏。我心里莫名感激,没有他,想看中国古董只能到大英博物馆里。

好不容易挨到了改革开放,大孙上大学一阵子欢喜,他却无知,提什么“老爷你袍子脏了,脱下来洗一洗”的意见,在广场上静坐也算不上犯法啊,却被坦克碾成肉泥。白发人送黑发人,其苦谁知?至今我不明白,广场不是战场,坦克好端端开上去干什么呢?

在“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招牌下,富起来的却是太-子-党和当官的,把当年抢地主资本家的财富和今天我们普通人的钱,都刮到他们的口袋,并掏空国库。他们把钱存到外国银行,全家移民国外,而媒体还在忽悠着我们等待这些裸官裸商带领致富。媒体真是喉蛇啊——毒!

如今我世代耕种的土地被强征、四世同堂的房子被强拆。邻居烈火焚身也保不住他的房子。熊熊烈火,照天耀地,演绎生命的最后绚丽。得到是几声嬉戏:“快点吧,我要收无主之地”。我劝儿孙不可效仿,人员平安已是万幸,“正当权益需要用不正当的手段来争取”,在如此“先进”的制度里,还求什么呢?“哀莫大于心死”,几十年来我已是走肉行尸。可怜一家人保不住祖宗的一点点基业,如何有面目见祖宗?“稳定压倒一切”不是秦始皇用过的政策吗,为何现在还用?老拆房子能稳定吗?社会不公能稳定能和谐吗?为何不提“公平压倒一切”,只有公平的社会才会有稳定,才有资格有稳定。“以正治国,以奇用兵”,为何不懂如此显浅的道理?

“悲剧就是将美好的东西毁灭给人看”,我深深地、不断重复地体味着这句话的深意。不提起便罢,一提起泪满江河。

苦痛家国伤心地,国难家难了无期。中华辉煌五千载,难道现遭众神弃?

有人说“人事凄凉喜命长”,我是嫌命长。很不幸我加入了长寿行列,耳不聋眼不瞎老不猢涂地活到了网络时代。政府搞起金盾工程,拿纳税人的钱封网,封纳税人的耳目和口——封民五巧嘛,“拿人钱财与人生灾”嘛,还要人歌功颂德;黑社会也只是“拿人钱财与人消灾”和“让人敢怒不敢言”而已,为什么不向黑社会学习?

国家是一个村,政府是村长,无论是票箱子选出来的还是当流氓用枪杆子打出来的,都只是村长而已。财产属于全体村民,村长霸占是违-法的,村长只有管理权,没有所属权。为何要歪曲如此浅白的道理?俺还实在不明白:你们天天骂美国,你们的妻子儿女为何偏偏争当美国公民呢?为何不当“先进制度”的朝鲜国民呢?

更不幸的是金盾是豆腐-渣工程,网没封严,以前所坚信的,一觉醒来全部坍塌:

顽固派原来是抗日卫国的中坚力量;

凶狠的刽-子手戴笠原来是卫国英雄;

人民公敌蒋原来却是民族救星;

座山雕如果投共肯定是抗日英雄;

日本兵是无产阶级的队伍——由日本的工人、农民和小知识份子组成。“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实际就是与日本兵勾结,是卖国口号;

抗日战争是一场反革命战争——反对别的民族革掉我们中华民族命的战争,准确应该叫做卫国战争,是正义的;

天安门广场人民英雄纪念碑里没有卫国(抗日)英雄的位置,不予承认与纪念;

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是一场革命行为,是用无产阶级文化革掉中华民族文化的革命行为,反对文化大革命者都是反革命;

“向日寇最后一战”实际是内战的号令;

重庆谈判谈出了一个“四化”: 政治民主化、言论自由化、政党平等化、军队国家化。在中华民国政府所控制的地区早已实现,在大陆,到现在都看不到一点点实现其中一条的意愿;

1948年兵围长春饿杀30万,惨过南京大屠-杀;

美军强奸北大女学生,原来是地下党女学生诱奸美国大兵的游戏;

打赢内战靠欺骗和卧底;

四大家族清廉无比;

国家是调和的机构,不是“阶级压迫阶级的机器”;

消灭阶级是是群-体灭-绝罪;阶级斗争是分-裂民族的诡计;

家和万事兴,矛盾与斗争是事物毁灭的动力;

辩证法荒谬无比,三大规律都不能成立;

唯物主义与唯心主义都不是真理,世界是精神与物质的统一,物质是精神的载体,精神是物质的主人,物质第二,精神第一;

所有的物质都可以用金钱来计价,所以唯物主义就是唯金主义,唯金主义就是拜金主义。中国人这么堕落这么拜金,就是唯物主义指导的;

精心策划的大饥荒最少饿死6288万,说“自然灾害”,那是用口放屁;

由于税款使用不当,中国人不应该纳税。中国人也不愿纳税,宁与贪官,不予政府;

在历史上美国多次把中国救起;

中国社会主义的特色——正当权益需要用不正当的手段来争取;

生产资料公有制是社会主义的本质特征和根本原则,现在中国走的道路不是社会主义,而是修正主义或者修反主义;

人大和政协是治理国家的机构,里面却充斥着戏子、歌女和金牌机器人,他们根本没有治国的能力;

马克思讲“法律代表统治阶级的利益与意志总和”,美国的法律并不代表资产阶级的利益与意志,所以美国不是资本主义;

马克思讲“划分阶级的唯一标准是经济标准”。中国号称无产阶级专政、无产阶级当家作主的国家,事实上始终被专政的却是真正的无产阶级——乞丐、盲流、三无人员与囚徒,还有半无产阶级——小贩;

中共让它的专政对象、敌对阶级——资本家入党,中共的党已经不属于无产阶级;

封建就是“封土建国”。中国没有奴隶社会,秦始皇结束了中国的封建制度;

中共对真理的定义是“真理是人们对于客观事物及其规律的正确反映”,这是错误的。真理是客观事物及其规律。真理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真理是永恒的,世界上根本没有相对真理;

实践不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不信请用实践来证明“如果N不等于∞,那么N+1也不等于∞;

中国的动物国宝熊猫,它是熊不是猫,应该叫猫熊,它原本叫猫熊,应该恢复原名;

中国的国家机密是外国人可以知道,只有中国人无权知道的秘密;

人口是否过多应以人口密度来计算,中国人口密度世界排名76,中国人并不多。总人口越多,个人负担越轻,社会效率越高;人口密度越高,社会效率也越高。计划生育理论荒唐无比;

英明领袖原来是昏君、毒君加淫棍;

专政是独-裁加上了暴力;
……
辛辛苦苦六十年,不如一觉睡回解放前。几十年所坚信的事实全是假的,我所生活的大陆原来是大卤之地,是被汗水泪水血水谎言所腌卤的大卤之地,是沦陷区,我是大卤之民、是遗民!“遗民泪尽匪尘里,东望王师又一天”。小马也是熟读“汉贼不两立,王业不偏安”的啊,怎么就忘了呢?“一国一制统一中国”为何不提?

我曾经向人类最大的刽-子手、祸害人间最深的妖孽高喊万岁,现在羞愧交加,情何以堪?死不敢见古人,生不敢见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

《企盼》:三昧天火寝寐求,地狱伪国一烧休。中华民族火凤凰,浴火重生燿全球。

我愿意生在1912年元旦,死于三十八年九月卅日,不见第二天的太阳,哪怕是子弹相送、肝脑涂地、粉身碎骨也含笑九天。我重归天庭,众神簇拥欢迎,羡慕我幸运无比…..

很不幸我活得太久太久……

有诗为证:

《终身误》:它道是先进制度,俺只念辛亥我朝。空对着,伪国文武尽是鬼;终不忘,天上仙人中正公。叹人间,美中不足今方信。纵然是福寿齐天,到底意难平。

注1:广东省2012年的高考题目:

醉心于古文化研究的英国历史学家汤因比曾经说过,如果可以选择出生的时代与地点,他愿意出生在公元一世纪的中国新疆、因为当时那里处于佛教文化、印度文化、希腊文化、波斯文化和中国文化等多种文化的交汇地带。居里夫人在写给外甥女涵娜的信上:“你写信对我说,你愿意生在一世纪以前……。伊雷娜则对我肯定地说过,她宁可生得晚些,生在未来的世纪里。我以为,人们在每一个时期都可以过有趣而有用的生活。”上面的材料引发了你怎样的思考?请结合自己的体验与感悟,写一篇文章。

注2:《高考零分作文:我愿意生活在旧社会》出来后受到大家的热捧,短时间内转贴很多。当时由于受篇幅时间等制约,意犹未尽,并有所保留,又有错漏。现在该文的基础上补充整理完善,不计篇幅,时间充裕,写得更加无遮拦。写时悲苦异常,眼泪不可自持,多少次撂笔长哭。希望读者多转贴。

评论
2013-06-13 3:19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