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纽约时报找到神秘求救者 马三家劳教所黑幕再被揭

一封求救信从中国东北一个劳教所飘洋过海抵达美国俄勒冈一位居民朱丽叶•凯斯(Julie Keith)的手中。(图片来源:Julie Keith脸书)

人气: 9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3年06月13日讯】(大纪元记者秦雨霏报导)《纽约时报》6月12日报导说,他们采访到一封从中国东北一个劳教所飘洋过海抵达美国俄勒冈一位居民手中的求救信的作者。这封信是去年12月由俄勒冈当地媒体曝出,其中描述法轮功学员和其他囚犯在马三家劳教所受虐待的情况,并请求国际社会营救。

一封神秘求救信

《纽约时报》报导说,一封叠得整整齐齐的求救信塞在Kmart出售的万圣节的玩具箱里,它游历了5,000英里,从中国抵达俄勒冈的一个母亲手上。

在一张半透明的纸上用颤颤巍巍的英文涂鸦,作者说他被关押在中国东北的劳教所,他说那里囚犯们一周七天辛苦劳作,一天工作15小时,还要受到狱卒的虐待。

这封信写道:“先生:如果你偶然购买了这件产品,请好心地转送这封信给世界人权组织。”这封信夹在两块玩具墓碑之间,当去年十月份朱丽叶•凯斯打开包装盒的时候,它掉出来。“这里处于中国共产党政府的迫害之下的数千人,将感谢和永远记住您。”

这封信吸引了国际媒体的报导以及对中共不透明劳教制度的广泛关注。这里关押着轻型罪犯,宗教信仰人士和政府批评者,他们在未经审判的情况下可能在这里关押长达四年。

视频:美民众发现马三家劳教所内受迫害者的求救信

法轮功学员一次成功的行动

《纽约时报》报导说,但是上个月,在他们的记者采访一些中国被劳教人士的时候,一名47岁的曾经关押在马三家劳教所的男子说,他就是这封信的作者。这个男子,一个北京居民以及法轮功信仰者,说曝光的这封信是他在两年时间里秘密书写的二十多封类似的信之一。他之后把它们塞到印有英文字样包装盒的产品当中,以希望它们可能抵达西方国家。

图为美国居民发现藏有求救信的商品的外包装(网站截图)
图为美国居民发现藏有求救信的商品的外包装(网站截图)

“很长一段时间,我幻想一些信件会在海外被发现。但是随着时间推移,我放弃了希望并忘记了它们。”这个男子说。他姓张,由于担心受到报复,他要求只公开他的姓。

他很了解马三家劳教所的情况,这些情况得到其他囚犯的证实。他的笔迹和英文的不熟练水平跟那封信相吻合,但是不可能肯定的知道,是否可能有其他的信件作者,他们的信息可能也抵达俄勒冈。

如果张先生的讲述解释了这封信的来源的话,这个壮举代表着法轮功运动追随者的一个比较成功的行动。法轮功自从1999年被中共当局取缔以来一直高调地揭露当局的迫害。

充满风险的写信过程

《纽约时报》报导说,虽然张先生在2010年已经从马三家释放,但是他生动地回忆了制造这个塑料泡沫墓碑的过程。为了让墓碑看起来老旧,他们用海绵涂色。“这是一个特别困难的任务。”他说,“如果结果不是狱卒们喜欢的样子,他们将让我们重新做。”他估计那一年囚犯们生产了至少1,000个墓碑。

他写信的方法是复杂和充满风险的。由于禁止拥有笔和纸,张先生说他有一天在打扫监狱办公室的时候从桌子上偷了一套。他在他的狱友睡觉的时候写信,小心翼翼地不要弄醒其他囚犯——这些人常常是吸毒者或小偷——他们的工作是监视其他人。他卷起信件,把它们藏在双层床的空心钢管里面。

它们可能留在那里数周时间,直到有出口产品等待包装。“太早了,它可能掉出来。太晚了,可能没有办法把它放进盒子里。”张先生说。他是一个技术专业人士,曾经在大学里学过英文。他对劳教所的讲述跟其他囚犯的讲述吻合,他们说他们也生产同样的万圣节商品。

美国移民海关执法署备案

《纽约时报》报导说,去年12月,购买了这个夹有求救信件的凯斯女士,把信交给联邦移民和海关执法署,该机构说他们将调查这个事件。该机构发言人说,他不能证实是否调查正在进行,但是说这样的案件通常需要很长的时间处理。

去年,美国俄勒冈州当地媒体报导,一封来自中国劳教所的信藏在俄勒冈居民朱丽叶•凯斯(Julie Keith)购买的万圣节用品当中。(网站截图)
去年,美国俄勒冈州当地媒体报导,一封来自中国劳教所的信藏在俄勒冈居民朱丽叶•凯斯(Julie Keith)购买的万圣节用品当中。(网站截图)

对于凯斯女士,Goodwill Industries公司的经理,这段经历是发人深省的。她说她先前对中国所知甚少,除了她的许多家居用品是从中国制造。“当这封信跳出来,我的女儿拣起来之后,我怀疑它是真的。但是当我谷歌搜索马三家的时候,我意识到,‘哇,这不是一个好地方’。”

视频:发现劳教所求救信 凯斯四处寻帮助

中国爆发对劳教制度的公开辩论

《纽约时报》报导说,最近几个月中国爆发了对劳教制度的未来的不寻常的公开辩论,受到这个局势的鼓舞,几十名前劳教所囚犯站出来讲述他们的故事。《纽约时报》采访了十几个曾经关押在马三家劳教所和其他劳教所的人士,他们描述可怕的虐待类型,包括频繁殴打,剥夺睡眠和用锁链固定在令人疼痛的姿势连续数周。

几个前囚犯讲述了一些狱友的死亡,要么自杀,要么患病得不到治疗。

“有时候狱卒抓着我的头发拖我或者用电棍长时间电我皮肤,肉皮烧焦的味道充斥着房间。”55岁的陈申春说,她被判两年劳教,因为拒绝放弃旨在要求发放她在国营工厂作为会计的被扣工资的上访行动。

根据前囚犯讲述,大约一半的马三家劳教人员是法轮功学员或者地下教会成员,其他的是卖淫女,吸毒者和上访人士。

对法轮功学员的虐待最恶劣

《纽约时报》报导说,所有人都同意,最恶劣的虐待是针对那些拒绝放弃信仰的法轮功学员。除了电击,他们说,狱卒还把他们的四肢分别绑到四张床,并逐渐地把这些床往外踢。一些囚犯被这样留在那里多天,不给吃、不给喝,躺在自己的排泄物上。

“我仍然不能忘记那些恳求和惨叫。”51岁的刘华说。她曾经被三次关进马三家。“那个地方是人间地狱。”

即使他们发现工作令人精疲力竭,比起虐待或者数小时的“再教育课堂”,许多囚犯形容在马三家车间还是一个喘息的机会。在课堂里,他们被迫站在烈日下没完没了地背诵监规或唱爱国歌曲。

许多工作涉及为国内市场制造服装或者为解放军制造制服。但是囚犯们说,他们也为韩国拼装圣诞节花环,为美国生产绢花。

在劳工短缺的时候,囚犯们说,马三家官员就从其它城市大规模购买小型罪犯,以800元人民币的价格购买六个月的劳动。这些人包括张玲,一个25岁的来自东部大连市的女子,在一次打击非法传销计划当中,她去年五月跟其他50名年轻女子一起被警方抓捕,然后被卖到马三家。在那里,她为军队制服缝扣子,在她哥哥付钱之后,她被提前十个月释放。

马三家没有回应《纽约时报》要求采访的传真和电话。最近一个下午,当《纽约时报》记者试图接触六个站在女子劳教所外面的警卫的时候,他们拒绝回答任何问题。但是一个警卫纠正记者的问题说:“这里没有囚犯,他们都是学生。”

揭露马三家黑幕的前纽时摄影记者杜斌被抓捕

此前,媒体广泛报道,马三家劳教所惨绝人寰的反人类酷刑被大陆传媒《财经》旗下《LENS视觉》曝光后,前《纽约时报》摄影师杜斌推出长为99分钟的口述纪录片《小鬼头上的女人》。

杜斌形容:“马三家”教养院内群魔乱舞,鬼魅魍魉,是建在一片坟墓上的劳教所。新纪录片就叫《小鬼头上的女人》。被劳教的女人说:“下面小鬼住的是阳间,我们这些女人住的是地下的阴间。阴间和阳间混合住在一起。我们就是住在小鬼头上的女人。”

与《LENS视觉》杂志长文滤掉了核心重点——法轮功不同,这个推出的纪录片没有回避这个问题,并清晰地描述了十位受访者的肉刑折磨。

“这是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反人类的战争,这些被劳教的女人,讲述了马三家女子劳教所如何超负荷制造出口到境外的商品、如何超负荷制造保家卫国的部队的军服、如何超负荷制造最后不知道跑到谁的腰包里了的利润。”

“这些被劳教的女人,讲述了马三家女子劳教所如何用抻刑、十字吊、悬空挂、老虎凳等酷刑对待反迫害的女人、用子宫扩张器插进女人的嘴里强行灌食数月、以死人床将束缚的女人扒光衣服像死人一样,躺着灌食、躺着睡去、躺着大便、躺着醒来、躺着数月不洗澡、躺着撒尿、躺着数月不刷牙、躺着阴道炎、用电棍放电来击打乳房和生殖器官以及用电棍插进阴道里电击。”

杜斌披露了57岁的法轮功学员刘霞的遭遇:“酷暑被捂着棉被,在烈日下长时间奔跑;酷寒被逼穿单衣,在冰雪上长时间蹲坐;被关禁闭室,大小便,有时长达半年不给卫生纸……嘴里流血,阴道里流血……血牢。”

杜斌表示:“这作品记录了中国劳教制度犯下的滔天罪行,也是反人类的罪行,永远都不能被人类所接受。”他又说:“我想这些受害者的声音通过我传达出来了,并且被外界的人知道,我想那些当权者应该会心惊肉跳,因为马三家女子劳教所发生的事情,将是中国劳教制度的活化石。”

近日,大陆著名维权人士胡佳证实,前《纽约时报》摄影师杜斌5月31日被北京市公安局秘密抓捕,目前下落不明。

追查国际:马三家劳教是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重点场所

4月15日,追查国际(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发表关于马三家劳动教养院的调查报告。该报告提供中共官方证据证明,马三家劳教所是江泽民集团中央一级迫害法轮功的重点场所和典型。在中组部、中央处理法轮功问题领导小组、中央政法委、中央“6.10”办公室、司法部的直接指挥和干预下,马三家设计实施了针对法轮功学员的各种洗脑转化和酷刑方法,并由以上中央部委向全国推广,后来更从针对法轮功学员扩展到了普通上访民众。

海外人权组织报导,2000年10月,马三家劳教所的警察将18位坚持修炼不转化的女法轮功学员扒光衣服投入男牢房,任他们强奸,导致至少5人死亡、7人精神失常、余者致残。据一位被关押在那的女学员对亲友说:“那里面的情景是想像不到的邪恶。”

2001年2月联合国人权委员会在妇女酷刑特别调查报告中指出:中共前政法委书记罗干了解2000年10月在马三家劳教所将18名女学员扒光投入男室的行径。

(责任编辑:高静)

评论
2013-06-13 3:3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