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霞状元:乔吉

作者﹕林家玉

(图片来源:Fotolia)

  人气: 543
【字号】    
   标签: tags: ,

生平

乔吉,山西太原人,字梦符,号笙鹤翁,又号惺惺道人,因北方战乱和政争流寓杭州。在元朝统治下,文人地位低落,失意考场的他因而寄情作曲并留连青楼。作品中常表达出对于现实的不满,题材则多为寄情山水和声色诗酒、客居异乡、贫困生活之作。乔吉现存的三本杂剧作品皆为爱情故事。虽文辞清丽,但于题材上仍不脱才子佳人的窠臼。因而有学者认为其作品有“过于纵情的毛病,不免失之浅俗”。然而在他的散曲作品方面,不仅后世评价高于杂剧许多,成就更可与张可久相提并论,作品数量在元曲家中,仅次于曲坛宗匠张可久。乔吉曾于作品中如是写下对自己此生的看法:“不占龙头选,不入名贤传。时时酒圣,处处诗禅。烟霞状元,江湖醉仙。笑谈便是编修院。留连,批风抹月四十年。”由此可看出他内心的悲愤与消极的人生观。

艺术成就与写作特色

元曲大致可分为清丽与豪放两派。作曲家乔吉和张可久并称元曲双璧,两人同为清丽派代表作家。在创作上时常有诗化、词化、格律化的现象,在文藻的雕琢堆砌和修辞的运用方面也多细心经营,还十分讲究用典与音韵。作品风格以雅丽为主,但在功名、成败、借古讽今等题材上,时而瑰丽,时而凄凉,以多样复杂、雅俗兼具的曲风间接表达元朝高压统治下自己的孤寂与矛盾感。

作品简介

根据史料记载,乔吉共有杂剧作品十一本,然今传世者仅剩《唐明皇御断金钱记》、《玉箫女兩世姻缘》及《杜牧之诗酒扬州梦》三本,收錄于《元曲选》内,其中又以《玉箫女兩世姻缘》较为著名,描写书生韦为在求学途中和洛阳名妓韩玉箫相爱,玉箫母亲嫌韦为尚未求得功名,强硬拆散两人。韦为离去后,玉箫相思郁结而终,死后转世为节度使张延赏的义女,在宴会酒席间与顺利考取功名且远征吐蕃而立下大功的韦为见面,最后奉旨成婚的爱情故事。

至于散曲作品,则主要收录在《惺惺道人樂府》、《文湖州集词》、王学奇的《元曲选校注》、李开先的《乔梦符小令》、任中敏的《梦符散曲》及隋树森的《全元散曲》当中。以下选录几首乔吉著名的散曲作品:

【双调】水仙子 寻梅

冬前冬后几村庄,溪北溪南两履霜,树头树底孤山上。
冷风来何处香?忽相逢缟袂绡裳。
酒醒寒惊梦,笛凄春断肠,淡月昏黄。

首三句虽全无动词,但透过“冬前”、“冬后”、“溪北”、“溪南”、“树头”、“树底”表达对于寻找梅花的苦心、热切与仔细。中间先以问句突显梅花之香,再来化用苏轼诗〈次韵杨公济奉议梅花〉“月黑林间逢缟袂,霸陵醉尉误谁何”的典故,把梅花譬喻成白衣仙女,衬托出梅花高洁的本色。接下来的“酒醒寒惊梦”化用隋朝赵师雄夜梦梅花仙子的故事,梅花虽冰清玉洁但终有凋零之时,乔吉于此联想到自己坎坷的人生,年轻时的雄心与抱负,终难敌现实的摧残,句中“惊”字不仅打破前面的喜悦,也开启了末段悲伤的情怀。末句“淡月昏黄”化用林逋〈山园小梅〉诗里的“暗香浮动月黄昏”,象征性的写出自己贫困潦倒、看不见一丝希望的困境。“寻梅”的过程,事实上是作者对于自身理想的追求过程。“断肠”二字,尤其把心情的愁苦突显出来。作品情感迭宕起伏,真实的刻划出作者难以实现理想的感叹,间接反应出对当时社会现实的无奈。

【越调】天净沙 即事

莺莺燕燕春春,花花柳柳真真,事事风风韵韵。娇娇嫩嫩,停停当当人人。

此作品共二十八字,全为叠字。开头用白描手法,写出春天莺燕双双飞舞,活泼可爱。第二句的“真真”,暗用《松窗杂记》里的故事──唐朝进士赵颜曾有一幅美女图,据说画上的女子是叫做“真真”的仙女,只要呼唤她的名字,百日内必复活应声。因而“真真”乃代指天仙般的美女。此句描写佳人在花柳婆娑的美好春光衬托下,如画中的仙女般娇柔清纯。后三句赞美佳人行为举止端庄得体,处处皆富风情韵味,又如此优美娇柔,一切都完美妥贴,恰到好处。此作品音韵和谐,情溢于词,极具清丽派的特点。

【中呂】山坡羊 寓兴

鹏抟九万,腰缠十万,扬州鶴背骑來惯。
事间关,景阑珊,黄金不敌英雄汉,一片世情天地间。
白,也是眼;青,也是眼。

“鹏抟九万”引用《庄子.逍遥游》大鹏鸟“抟扶摇而直上九万里”的典故,比喻人们多渴望顺遂的仕途和飞黄腾达的光荣。接下来两句则化用梁朝《殷芸小说》里的故事──有客相从,各言其志,或愿为扬州剌史,或愿多资财,或愿骑鹤上升(成仙),其一人曰:“腰缠十万贯,骑鹤上扬州”欲兼三者。故此处“腰缠十万,扬州鶴背骑來惯”即指人们希望能同时拥有升官、发财、和成仙三件人间最渴求的事。间关,指艰险不顺利,阑珊,指衰败凋蔽。表达真实生活中充满艰辛挫折,一片困窘残破的景象,与前三句那人人皆希冀追求的美梦强烈对比。末四句作者道出自己的心声:真正的英雄好汉不会为财富金钱所动,即使世态炎凉、人情冷暖,即使得志时人人以青眼(眼睛正视)投以亲近的眼光,阿谀奉承;失意时,立刻改以白眼的鄙夷眼神对待。作者依旧坚持自己的理想和节操,决不动摇退却。“白,也是眼;青,也是眼”简单八字,却鲜明地勾勒出势利小人投机逢迎的嘴脸,传达对社会现实的嘲讽抨击与感慨。

轶闻掌故

(一)流传至今的凤头猪肚豹尾

乔吉曾说:“作乐府亦有法,曰:凤头,猪肚,豹尾六字是也。大概起要美丽,中要浩荡,结要响亮;尤贵在首尾贯穿,意思清新。苟能若是,斯可以言乐府矣。”这是他对于作曲的经验谈,在元代怀才不遇的他,连自己的作品都无法印行于世,却在逝世后影响了无数曲家和作家,“凤头猪肚豹尾”更在现今社会中,广泛应用,成为考场应试作文和商场行销广告的最佳指导。

(二)无疾而终的爱情

据史料考证,乔吉题赠过的歌妓总共十八人,而其中又以送给歌妓李楚仪的散曲最多,可見李楚仪对他而言,绝非无足轻重的青樓女子,而是有着实际交流的恋情。中文教授赵景深于是根据乔吉题赠给李楚仪的七首散曲,试图勾勒出这段无疾而终的爱情故事〈乔吉与李楚仪〉,在此节录片段:

诗人乔吉在维扬席上見到一个亭亭玉立的可人儿,……这时他的靈魂,已被楚仪勾摄去了,……从此兩人卿卿我我,大有相見恨晚之慨。楚仪还馈赠他一只香囊,……谁知好事多磨,賈侯竟夺其所欢,要把楚仪带到扬州去,而楚仪也不得不为金钱所屈伏。乔吉一面替賈侯饯行,一面心中異常不悦。……楚仪臨走的时候,他更說出这样可憐的话:“从今别却文章士。至如小子,十分不是,好处也想些儿!”楚仪虽是“侯门一入深似海”,还是挂念着陌路萧郎的,她托文从周州判來致意。之后还曾探望过乔吉兩次,乔吉虽嘲笑地问她丈夫:“殢酒归未?……今夜何如?”恐怕心儿是苦闷到了极点吧?……而他所受的刺激之深,也就可以由此想見。

乔吉的作品〈歌者为豪夺〉当中虽未明说“歌者”为谁,但由多处推敲,这“歌者”应当李楚仪莫属。至于“豪”者的身份,到底是中文教授赵景深所猜测的賈侯还是另有他人,目前仍无定论,但可以确定的是,作曲家乔吉与李楚仪曾有段浪漫甜蜜的爱情,却终因第三者的介入,使这段戀情终成悲伤凄楚的泡影。@*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他在寺中各处游历了一番,发现有个房门是锁着的,于是好奇的问寺中和尚,这里边是啥?为什么要锁门?和尚说,这是一位祖师的房间,祖师圆寂前吩咐过,除非等到他自己回来,不然门不能打开。
  • 朱宸濠纠集亡命之徒以扩充兵员,号称十万之众,进攻南康、九江,两地以市长(知府)为首的大小文武官僚们“毅然”的作鸟兽散了。此时,王阳明还在去福建平乱的路上,六月十五日,他经过丰城,才得知宁王已经造反了,他马上回到船上,要转道去吉安,可当时正刮南风,船半点前进不得,阳明先生只能“听”天“由”命了,他“焚香拜泣告天曰”:“上天若是怜悯生灵,允许我匡扶社稷,请马上改变风向。如果上天不在乎这些百姓,我也没有活路了(“天若哀悯生灵,许我匡扶社稷,愿即反风。若无意斯民,守仁无生望矣”)。”结果,“须臾,风渐止,北帆尽起。”
  • 宁王宴请江西官员,在宴会上,朱宸濠露骨的贬损正德,一脸忧国忧民的表情,一个帮腔的在旁边跟着煽风点火:“世岂无汤、武耶?”意思是正德是夏桀商纣,宁王就是商汤周武,得给正德来个内部革命。
  • 一拨人突然闯到龙场驿,要来“砸场子”。阳明已经练就了“动忍增益”的功夫,周围的当地民众看不下去了,干啥?欺负老实人?那可不行。
  • 王阳明到钱塘江边去,把自己的帽子、靴子往岸边一扔,布置了一个自杀现场,然后偷偷爬上一条商船,向东海驶去。
  • 所谓“上梁不正下梁歪”,这样的“领袖”身边,自然不是什么好人能呆住的地方,于是,继王振之后,又一个祸国殃民的“著名”太监--刘瑾登台亮相了。
  • 有连格七天竹子的劲头,对付“应试教育”自然不在话下,二十一岁这年,王守仁顺利中了举人。他注定一生都要与传奇相伴,那次乡试考场,半夜里来了两个巨人,穿着大红大绿的衣服,自言自语的叨咕“三人好作事”,然后两人就不见了,看到这一幕的人吃了一惊,却不明所以。
  • 自从十三岁那年生母去世,王守仁对人生价值的思考更深刻了,生与死之间原来不过是一步之遥,世间的功名利禄似乎没什么可追求的了,那么,人生到底是为啥呢?
  • 王守仁的爷爷--王天叙老爷子坚持认为,自己这个孙子将来必成大器,之后的历史似乎也是要向后人宣示,王老爷子的那份淡泊,比起他状元儿子那份对读书登第的热衷,要高明的多。
  • 如同一夜暴富的土财主不能称为贵族一样,“彬彬三代”方可称为世家,王阳明恰恰出生在这样一个“精神贵族”的家庭。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