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香港涉梁振英黑帮暴袭市民 全城声讨

青关会暴力殴打为法轮功仗义执言的陈先生后,香港支联会、职工盟、保卫香港自由联盟、社民连、公民党、民主党、街工、工党、新民主同盟、公共专业联盟及民协等11个泛民主派团体招开记者会公开呼吁,当日遇袭的市民陈先生勇敢现身,讲述青关会暴力殴打经过。(摄影:潘在殊/大纪元)

人气: 5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3年06月13日讯】(大纪元记者林怡、李真香港报道)日前在旺角街头发生怀疑香港青年关爱协会(青关会)成员暴力殴打市民事件,引发全城关注。多个泛民主派团体昨日(12日)联合声讨暴行,并批评警方一直纵容这类亲北京组织肆无忌惮地侵扰法轮功和泛民团体,试图造成寒蝉效应,破坏港人的言论自由。

双目仍然瘀黑的陈先生脱下帽子,可以看到头部明显的伤痕。(摄影:潘在殊/大纪元)
双目仍然瘀黑的陈先生脱下帽子,可以看到头部明显的伤痕。(摄影:潘在殊/大纪元)

有议员质疑这类黑帮暴力与行政长官梁振英有关,也有专家指出,只要中共政权一天存在,香港的政治将不可避免黑道化。

记者会由支联会、职工盟、保卫香港自由联盟、社民连、公民党、民主党、街工、工党、新民主同盟、公共专业联盟及民协等11个泛民主派团体发起,当日遇袭的市民陈先生亦勇敢现身,讲述事件经过。

李卓人:警纵容暴力损法治

各团体都强烈谴责暴力行为。支联会主席、立法会议员李卓人质疑事发至今已超过一星期,警方仍未有调查结果。“光天化日之下打人事件竟然一个礼拜拉(抓)不到人,是否警方有纵容暴力嫌疑,令大家以后不敢出声,香港言论自由岌岌可危。每一次他们用暴力,他们就没事,现在我怀疑是不是警方当他们是国保编制的一部分,这一连串的事件,令我们很忧虑香港的法治方面失色,变成给警方纵容下没有法治。”

6日晚上,为法轮功仗义执言的陈先生遭暴徒殴打得头破血流的情况。(网络图片)
6日晚上,为法轮功仗义执言的陈先生遭暴徒殴打得头破血流的情况。(网络图片)

而且,陈先生是受害人,结果竟然被警方拉去警署录口供,而不是第一时间到现场搜证,令人匪夷所思。李卓人表示,已向警方提供资料,并计划向立法会保安事务委员会要求跟进。

民主党副主席蔡耀昌强烈谴责青关会的暴行,要求警方尽快将凶徒绳之以法。他质疑这类组织不但亲政府,甚至是亲北京的,并批评警方一直纵容“爱”字头的亲北京团体,担心这类挑衅行径会出现在占领中环运动中。

他说:“早几日梁振英说和平占中行动不可能和平,因为有人会走来挑衅,甚至可能对和平参与者施加暴力。梁振英已经知道,甚至现在继续纵容有关人士让他们日后的行动更加可行、更合理化,甚至令香港人都觉得习以为常。”

公民党立法会议员毛孟静直斥这次袭击是黑社会行径。“今次真的不同,简直是黑社会的做法,你几个人有武器,是折凳。非常讽刺的是折凳,折凳很多人将它跟梁振英挂勾,他自己说要拿张折凳出来听大家的意见,希望他今日也听到我们对暴力的控诉。”

社民连副主席吴文远要求警务处长曾伟雄公开交代事件。“你见到,西洋菜街发生镪水暴徒之后4年来都有警车长驻街上,到现在警车仍在,说要维持治安。上面有天眼(高空闭路电视),那么多警力。现在几个人用折凳打一个手无寸铁的市民,如果警方不尽快缉凶,曾伟雄不站出来交代的话,我只可以说香港有普通市民被人打死,迟早有一日会发生。”

警方一再偏袒 凶徒变本加厉

街工立法会议员梁耀忠认为,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就是要梁振英转变态度,“因为特区政府本身都不断容许它的部门,特别是警方在过去一直以来一而再、再而三,对这些暴力行为偏袒,至今日现状凶徒变本加厉,我们见到这些团体在早期不断去挑衅法轮功,出现警方偏袒的现象,反而倒过来检控法轮功,将是非黑白颠倒去纵容,但整个特区政府视若无睹,反而一而再、再而三纵容。这些凶徒又怎不会再接再厉或更加严峻地挑衅我们呢?”他要求梁振英返港后一定要公开谴责暴行,否则无法保障港人的言论自由。

特首有江湖联系 议员盼真相曝光

工党的何秀兰议员说:“今次相当专业的一种刑事袭击,近乎黑道行为,我们更担心这与梁振英政府在未上场时已经跟社团人物联络而被质疑有关联,究竟后面还有什么有系统的行动大家未知道。我希望知情人士出来举报,告诉可信的传媒;我希望知情人士把事情告诉可信的议员党派知道,将这些真相公诸于世。警方一方面用白色恐怖,政府用它来维稳。”

她指出,警方有很多线索可以查到真凶,“既然已经那么多天,那么多目击证人甚至有眼镜可以验DNA,我看不到为何警队那么久仍未拉到人,我希望全民一整提供证据,亦把他们知道的事举报出来。”

当日遇袭的市民陈先生则说,6日下午6点前,他抵达旺角行人专用区,准备参加由支联会等团体举办的李旺阳悼念会时,途经法轮功学员的真相点,看到三、四个男人举起一条很长的横幅,刚好遮住整个法轮功摊位,当时摊位上一位约40岁的妇女没有出声。

他基于正义感,看不过眼,于是走过去按下横幅,结果遭对方用粗口辱骂。陈先生质问对方为何不让他拿法轮功的资料,结果一名青关会成员用力撞他,令到他撞到桌子,“有3至4个他们(指青关会)的人,因他们穿制服肯定是他们的人,就前后左右包围住我,中间基本上跟我身体距离一寸,好有挑衅性和恐吓性,其中一个怀疑是他们主脑,无穿制服,穿灰绿的,一边用粗口挑衅我,引我打架,说:你打我吧,打我吧!”

仗义骂青关会 市民随即遇袭

画面中身穿黑衣者(右)是青关会头目林国安,正在与市民争论。(网络图片)
画面中身穿黑衣者(右)是青关会头目林国安,正在与市民争论。(网络图片)

当时法轮功学员劝他离开,他想自己没做错事为何要走,其间与青关会人员再发生拉扯。法轮功学员再次劝他离开,说青关会有十多人会打他的,后来他就离开了。约6点40分他再次折返回来,见到有其他市民骂青关会成员,也走上前去一起骂。其后因有人报警,警方将双方隔开,“一般市民就继续骂他们说他们不对,是汉奸,影响香港、乱港。”

扰攘一段时间后,青关会成员开始收拾东西离开,陈先生见悼念李旺阳活动尚未开始,便到附近逛一下。当时约7点,他向豉油街方向走去,接着转进女人街(通菜街),“刚走进去不够10至20步,我的头被重击了一下,我第一个反应,立即转身看什么事,已经见到一个中国籍男人穿着白T恤,平头装,拿着张折凳继续向我攻击。我另外见到一人拿折凳,另外约2至3个人手拿东西,同一时间没讲任何话,不停地向我攻击,主要向我头部。”当时他一直向后退,试图保护自己,情况很混乱,期间他后退失足撞开门跌入一间食肆。

他说,幸好自己当时还很清醒,赶快拿起一张折凳保护自己,接着找自己的眼镜,又返回行人区打电话报警,旁边也有7、8名途人帮忙报警,帮他敷伤。他之后在医院里住了几天,头部缝了几针,警方重案组也找他录口供。

极端暴力 挑战香港法治

陈先生直斥青关会徒众的暴力行为,“极端暴力,都是集中向我头部攻击,绝不是拳头架那么简单,拿武器不作声在我背后无任何警告之下,集中向我头部攻击,这些已不是政治团体,是暴力团体。他们向香港政府法治挑战,向警方挑战,向市民挑战,而非政治问题那么简单。”

在记者会上,陈先生向传媒展示伤势。他透露自己是生意人,并坦言事后很担心对方会报复,伤害自己的家人。

北京专制令港政治黑道化

针对旺角发生青关会袭击市民事件,美国华府中国问题专家石藏山对本报表示,类似这样的刑事攻击案件其实非常简单,对警方破案也并不复杂,而香港警方的拖延态度,只能说明这种黑帮行为有“政府背景”。事实上,这样的事情在中国大陆非常普遍,因此不能不让人想到香港政治大陆化的问题。“作为香港政府行政长官,梁振英本人是否和黑道有关系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只要北京的专制体制存在,香港的政治就不可避免黑道化。”

他说,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是孤立的,任何人受到不公的压迫,迟早都会延伸到所有人身上。从青关会的问题上可以看到,法轮功在香港的存在,关系到香港自由体制是否能存在的问题。

另一方面,以梁振英具有江泽民派背景,在江派势力消亡的过程中,扮演这样一个走狗的丑角,无疑是政治上的自杀行为。这同时也证明一件事情,香港已经不可能孤立于中国大陆政治之外,“香港真正的民主自由,必须建基于整个中国的民主自由之上,否则一切都是水中月镜中花。”◇
[[7]]

6日晚上,为法轮功仗义执言的陈先生遭暴徒殴打得头破血流的情况。(网络图片)
6日晚上,为法轮功仗义执言的陈先生遭暴徒殴打得头破血流的情况。(网络图片)

6日晚上,为法轮功仗义执言的陈先生遭暴徒殴打得头破血流的情况。(网络图片)
6日晚上,为法轮功仗义执言的陈先生遭暴徒殴打得头破血流的情况。(网络图片)

[[11]]
受害人陈先生最后竟遭警方录口供(网络图片)
受害人陈先生最后竟遭警方录口供(网络图片)

评论
2013-06-14 12:3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