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真实的江泽民》(28)

2001年天安门广场自焚骗局 阴谋提前曝光

八十年代江泽民地位不稳,便让江绵恒去美国留学、拿绿卡,观望中国形势。92年江泽民手握党政军大权后,让江绵恒赶快回国“闷声大发财”。于是江绵恒带着全家回来了,1993年1月他在中科院上海冶金研究所工作,四年后担任所长。随着江泽民地位的稳固和权势的增大,江绵恒投入商海,当官发财两不误。(大纪元合成图片)

人气: 47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3年06月14日讯】《真实的江泽民》第三章 因妒生恶的世纪迫害(上)

第六节 天安门广场的一把火

中共的历史上,要想打倒谁,不出三天就能把谁打倒,从国家主席刘少奇到“六四”学生运动,无不如此。江泽民镇压法轮功之初,也曾宣称要“三个月消灭法轮功”。这一次中共失败了。一年多过去了,已经临近2000年底,江泽民面临着来自各方的压力。法轮功学员没有屈服,作为统治象征的天安门广场几乎每天都有来自全国各地的法轮功学员,或静坐、或打出“法轮大法好”的横幅,或炼功;为历次政治运动鸣锣开道的宣传工具没有新的弹药而只能重复一下骗不了人的套话;广大民众由于早已厌倦了政治运动而并没有像以前那样被煽动起来积极参与;国际上也不顺心,在日内瓦召开的2000年迫害开始以后第一个联合国人权会议上,中共代表团面临着会场内的质问和会场外的抗议,搞得灰头土脸的。眼看2001年的联合国人权会议就要来临,江泽民迫切需要一个重大事件为自己解套,最好是把上述所有问题一次解决。

从2000年底到2001年初,中央级研究对付法轮功的会议就一个接一个。

2000年12月26日,江泽民在中央纪委第五次全体会议上作了关于“法轮功”问题的讲话。但是,在公开发表的讲话稿中只字未提法轮功。

2001年1月5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李岚清(“中共中央处理法轮功问题领导小组”组长)召集总工会、共青团、妇联主要负责人开会,研究部署反“法轮功”斗争。

1月5日前后,中共中央组织部中心组召开学习会,学习中纪委五次全会精神和江泽民讲话。曾庆红在会上强调加强与“法轮功”的斗争。

1月8日,共青团中央书记处第一书记周强主持召开团中央书记处会议,学习传达李岚清1月5日下午在工、青、妇负责人会议上的讲话精神和中共中央“610办公室”关于元旦期间“法轮功”学员在北京的活动情况通报,研究部署贯彻落实措施。

1月10日,共青团中央书记处第一书记周强主持召开团中央书记处会议,学习传达全国处理“法轮功”问题工作会议精神和“中央处理法轮功问题领导小组”关于同“法轮功”斗争的形势和下一步工作意见。

1月15日,人民日报以国务院新闻办负责人答新华社记者问的形式发表污蔑法轮功的长篇文章,并将中共违法违宪的迫害法轮功说成是“中国政府根据群众要求依法处理”。

1月16日,江泽民会见日中友好七团体时,大讲他体重有九十公斤,不怕法轮功。

1月17日,中国全国总工会发动劳动模范和工会干部开会“深入揭批法轮功”。

1月18日,由全国学联组织的首都14所高校学生在京向全国大中专学校的学生发出《崇尚科学,提倡文明,抵制邪教》的倡议书。

1月20日,人民日报发表评论员文章,指称法轮功“其险恶用心就是企图在中国制造混乱,破坏社会稳定,进而实现他们推翻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改变中国社会主义制度的政治图谋”,并且指责法轮功“已经成为西方反华势力的政治工具”。

1月20日,罗干主持全国“严打”会议,指示地方官员要多逮捕,并从严从重判决包括法轮功在内的“境内外敌对势力、少数民族分裂和宗教势力”。

1月21日一早,罗干到北京市公安局刑侦总队特警支队、武警北京总队六支队和北京市公安局国内安全保卫总队慰问公安民警和武警部队官兵。他对前段时间公安民警和武警在天安门广场对法轮功学员的武力镇压表示了充分肯定,并要求民警和武警不怕疲劳,连续作战,执行下一步的严打任务。

1月21日,全国妇联开展了以“家庭拒绝邪教”为主题的宣传教育活动。

1月22日,国务院机关管理局传达了中纪委、中组部关于在同“法轮功”斗争中充分发挥基层党组织和共产党员作用的通知和中央国家机关纪工委、党工委组织部的《通知》,并就深入贯彻落实两个《通知》提出了五点要求。

2000年11月,一个以科学界、官办宗教界人士为主的组织“中国反邪教协会”在北京成立,设立在中国科技馆内,名义上挂靠中国科协,实际受中共中央“610办公室”直接领导。该协会成立以后的第一个主要活动,就是在2001年1月发动了一场“百万签名反法轮功”运动。1月11日,由中国反邪教协会发起的“反对邪教、保障人权”百万签名活动在北京大学启动。1月16日,在“中国反邪教协会”副理事长何祚庥等人主持下,发动中科院三百位院士加入百万签名。百万签名活动开始铺开。

这一切紧锣密鼓,正预示着即将到来的又一场狂风暴雨。

2001年1月23日,大年除夕日,天安门广场上游人不多。据新华社声称,下午2点41分,在人民英雄纪念碑的东北侧,王进东首先点燃火焰,“4名警察立即取出灭火器”,“不到一分钟,迅速扑灭了火焰”。几分钟后4名女子在纪念碑的正北侧点火,一分半钟后,火焰被熄灭,整个事件不到7分钟。其中1人当场死亡,4人烧伤。与此同时,还有两人自焚未遂。有两对母女,包括当场死亡的刘春玲和她年仅十二岁的女孩刘思影。中共喉舌媒体着力强调说这些人是法轮功学员,为了所谓的“圆满升天”在天安门广场自焚。

法轮功是佛法修炼,禁止杀生和自杀,怎么可能去自焚呢?海外法轮功学员通过对中共喉舌中央电视播出的有关自焚案的录像进行慢镜头播放和分析时,不仅看见破绽百出,而且霍然发现惊人的秘密藏在放慢速度的镜头中。这个“自焚”事件完全是一场有预谋的骗局,所以该事件又被称为“天安门自焚疑案”、“天安门自焚伪案”。法轮功学员据此制作了揭露这场骗局的录像片,广为散发。2002年3月5日长春电视插播的录像片就包括《是自焚还是骗局?》。新唐人电视台据此制作的新闻记录片《伪火》于2003获得了第51届哥伦布国际电影电视节荣誉奖。

是烧死还是打死?

但是,刘春玲是被烧死的吗?其实不是,是警察在现场用凶器打死的。CCTV录像慢镜头显示出一个非常重要的细节,在灭火的时候,在刘春玲的头部附近出现了一只用力抡起的胳膊,这只胳膊击打刘春玲的头部,造成刘春玲双手扬起,突然倒地,还从刘春玲身上快速弹起了一个条形物。

自焚骗局发生之后,《华盛顿邮报》的记者曾到刘春玲所居住的河南开封采访,邻居们说从来没人见到刘春玲练过法轮功。刘春玲是从外地到河南的,有个老母亲和十二岁的女儿,无依无靠,在酒吧打工为生,而且常常打母亲和女儿。【22】这些都不像一个真正的法轮功学员的行为。

这一组刘春玲被击打致死的慢镜头破绽被揭露出来之后,中共从来没有回应过。

烧不坏的塑料雪碧瓶

中央电视台的自焚节目画面中有王进东的现场大特写,听见他在清晰地呼喊口号,还有一名警察站在他的身边,拿着灭火毯,悠闲地等着王进东表演,机械地把灭火毯盖在王的头上。这些镜头中还有一个非常明显的造假之处,就是录像中那个所谓的“王进东”浑身衣服被烧得七零八落,可是他两腿中间装汽油的绿色塑料雪碧瓶作为道具却完好无损。

明慧网2003年5月14日发表了题为《央视“焦点访谈”女记者李玉强承认“自焚”镜头有假》的报导。报导说,2002年初,央视记者李玉强到河北省会“法制教育培训中心”采访,“法制教育培训中心”实际是中共对法轮功学员洗脑而非法设置的黑监狱。李玉强曾和那里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进行所谓的“座谈”。当时有法轮功学员向她质问自焚镜头的种种疑点和漏洞,包括两腿间夹的装汽油的雪碧瓶子为什么完好无损时,李玉强不得不承认:广场上的“王进东”两腿中间的绿色塑料雪碧瓶是他们放进去的,此镜头是他们“补拍”的,让王喊一句跟法轮功有关的口号。她狡辩说是为了让人相信是法轮功在自焚,早知道会被识破就不拍了。

谁是画面外的摄影师?

用来栽赃法轮功的这一场所谓“自焚”事件,中央电视台的自焚节目里有大量的近距离特写镜头,录下了极有渲染力的现场声音,而且摄像机镜头是跟踪拍摄了整个事件。镜头首先跟着警察,然后随着警察移动到事发地点。自焚本应是突发事件,这些画面和镜头从哪里来的呢?那么,一定得至少有一个摄影师有备而来,而且这个摄影师必须得到了警察的全力配合。警察拿着灭火毯晃悠,等待拍摄王进东喊口号的大特写;在送往医院的紧要关头,还能录下小思影在痛苦中呼喊妈妈的撕心裂肺的声音,为日后嫁祸法轮功提供所谓“生动的素材”。

大家知道,在天安门这样的敏感地带,任何游客、旁观者,更不用说西方记者,如果要在警察眼皮底下近距离拍摄,早就被警察把照相机没收,甚至把拍摄的人都抓走了。中共大肆渲染的所谓天安门“自焚”事件中却有大量的远景、近景和大特写,一切都有备而来。那么画面外的摄影师,甚至是一个摄影团队,又是些什么人呢?

提前曝过光的阴谋

在新华社播报的所谓“自焚”事件之前的两三个月,就已经有中共“610办公室”内部的知情人传出消息,说中共将制造自焚事件来栽赃法轮功。虽然明慧网当时登载了中共策划自焚阴谋的消息,只是心地善良、不问政治的法轮功学员们没有重视这些信息。直到十多年后的2011年2月,才被有心人在明慧网上发现了两篇十多年前有关中共策划自焚阴谋的报导。

2000年10月11号,自焚事件发生前3个月的时候,明慧网就有一条消息,题为《邪恶势力计划制造自焚假相》。

在自焚发生的一个月前,明慧网又有一篇关于自焚阴谋的报导,题为《警惕‘扮演法轮功’的阴谋破坏》,而且明确说出中共将在天安门搞自焚阴谋。

国际上有一个独立的、权威性的“互联网档案馆”,储存有很多网站的网页备份。在“互联网档案馆”的网站上,明慧网的这篇中共计划制造自焚假相的报导备份也有十多年的历史了。【23】

这些自焚事件发生前的报导都进一步从侧面证明,是中共一手策划了这场栽赃法轮功的自焚事件。

自焚事件之后,全国宣传机器重新开足马力,在央视反复播放自焚者中年龄最小的年仅十二岁的女孩刘思影的录像,仇恨被煽动起来,“百万签名”反法轮功运动得以全面进行。到3月中旬,反邪教协会带到日内瓦联合国人权会议100卷签名布匹,重达1吨,主办者声称有约150万个签名。鉴于当时中国政府已禁止跨省的民间团体活动,这项签名运动能在全国主要城市开展,完全依赖于官方的组织和自焚事件的推波助澜。例如,天津市由团市委组织,江西的签名地点在省政府大院,而各高等院校的签名则由国家教委和各地教委统一安排。

天安门广场保持了很长时间实际的戒严状态,法轮功学员不再出现在天安门广场。为了证明当时在自焚现场的灭火器不是事先准备好的,此后灭火器成为天安门警车的标准配置。到再次开放以后,天安门广场逐渐成为访民抗议甚至自焚的场所,只是那些抗议和自焚不再出现于中共宣传机器的播报中。

天安门广场自焚骗局得以让江泽民和中共当局重组力量,把进行不下去的这场镇压迅速升级。

(节选自《真实的江泽民》第三章;作者:《真实的江泽民》联合写作组)

(责任编辑:肖笙)

评论
2013-06-14 8:04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