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天怒人怨 大陆访民赴港 汇入七一游行

人气: 47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3年06月27日讯】引言:六月飞雪,中共治下,天怒人怨。大陆民众有冤无处诉,近年来纷纷组团到香港上访。七一前夕,大陆首批访民已经率先在25日到港,准备参加七一大游行,并带备访民们的大批材料和状纸,控诉中共统治下种种暴行。

(大纪元记者李真香港报道)首批到港的两名访民,分别是河南焦作马村区的李玉凤,和江苏南京市鼓楼区的居小玲,两人因为长年到北京上访而成为访友、难友。上访路上,他们无数次被中共关押、劳教、拘留,受尽折磨,有冤无处诉之下,到香港来控诉,就成为他们共同的心愿。

“可怜我这个含冤人,贪官强盗到我家,推倒了我的屋,贪官横行,逼死我父亲,可怜我老娘被迫住他乡,寒冬刺骨,走头无路去上访;公安更流氓,非法拘禁把我关在劳教所,精神受折磨,皮肉受伤害。”年过半百的李玉凤,昨日接受本报采访时,一开口就唱了一段自编的冤情歌,声泪俱下,令来往的香港民众亦为之侧目。

李玉凤一家十几口人,因为房屋拆迁问题上访20多年,88年和97年分别被强拆两次,2000年打赢官司,要求当局赔偿,但法院和当地政府拒绝赔偿,更开始对他们打击报复,2002年她被非法拘禁,2004年又被关劳动教养所一年多,2007年被判刑2年,2009年又被刑拘1个月,无数次被关黑监狱、非法拘留,令她身心受损。

酷刑折磨 强逼劳动

比如07年她被关在焦作市看守所2年,当时她身患三级胸水,继发性结核和肺炎等,按规定监狱不能关押,但一样身受迫害。因为抗议被非法关押,拒穿牢服,受尽酷刑折磨。她含泪控诉道:“带着30公斤脚炼在看守所,倒背扣(一种酷刑)15天。他们把我和死刑犯关在一起,让死刑犯、重刑犯等几个人打我,用擦厕所那个布擦我的嘴,倒厕所的棍子来打我的牙,牙刷撑到肚里,这都是他们做的事。就这样虐待我。”

而且他们还要被迫干重活,“糊纸盒,那个纸和胶有毒,长期呼吸那个空气,特别对女性伤害很大,女孩子容易不怀孕。我提出意见后,后来停了,但就因为这样,他们才叫我带脚炼。后来改成磨锡纸,不到30平米住20个人,碗呀筷子呀都在外面放着,我又抗议,锡对人体有害,他们就说:做什么活对你没有害?看守所所长说,看守所有百分之二的死亡率给了我。因为我有这样的病,按道理说是不应该关起来的,政府要把我关起来就是让我自生自灭。”

控诉肉体精神伤害

本身是基督徒的李玉凤,强调如果不是信仰的支持,自己肯定已经被迫害死亡,“我们含冤这么多年,他们不但给我们肉体上伤害,在精神上给我们也伤害了。中医学上有明文规定,人要生活在低潮和压抑的时候,能引起各种的疾病。”

在看守所,她还目睹好几位法轮功女学员,包括张萌芸、刘软萍、张春等都受尽迫害,“也是上脚炼和倒背扣”,目前被关押在新乡监狱判刑8年。提起这些法轮功学员,她深感敬佩,“这是我第一次接触法轮功学员,他们总是想着别人,无怨无恨,家里寄的衣物和钱,舍不得穿,舍不得吃,都是给别人。我非常敬佩她们。”

来到香港,李玉凤第一次踏上自由的土地,说出自己的冤屈,她感觉心情都放松,“没有一个人敢替我说话,香港的记者能够把我的冤屈报道出来,能够让全世界都知道我的冤屈,我都值了。”

带冤民材料来港盼曝光

另一位访民居小玲,则是大学毕业,学法律专业,原在工商银行工作,有一份令人羡慕的好工作,但因为单位违反聘用合同,06年她去北京上访,也是无数次被关押,被关黑监狱。她特别带了身边好几位冤民的材料,“希望媒体关注我们的遭遇。”

她说,很多访民都想来参加七一游行,访民张福英回辽宁办港澳通行证,但等证件的过程中,就被北京国保和当地公安勾结,将她抓捕。她相信,即使中共拦阻,但仍然有大批访民会在七一前后,陆续来香港,控诉中共暴政。“以前我们现在是从希望到失望,到绝望,所以才来香港。我们来香港,是来感受一下香港的民主,看看人性的释放这一面,起码香港人能够喊出自己的心声,希望大陆也有这一天,我相信这一天不远。”

评论
2013-06-27 5:33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