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彭涛:今年‘六四’纪念不一般:社会撕裂,人民绝望!

人气: 13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3年06月03日讯】今年6月4日是北京‘八九学生运动’被中共当局镇压24周年纪念日。与往年一样,在‘六四’前后,中国民间各界人士纷纷以各种不同的形式举行纪念活动,而中共当局则用各种手段打压和封锁民间对‘六四’的纪念。然而,与往年不同是,今年参加和组织纪念‘六四’的民众数量空前增多,其纪念的形式也空前多样,而中共当局对民众纪念‘六四’活动的打击则较往年更加严厉、广泛和精致。据《维权网》称,今年是中共自89年以来在六四前‘对民主、异见人士控制打压最严厉的一年’。另外,民众在政治上对北京高层‘平反六四’和推行‘政改’完全失去了信心,不再把任何希望寄托在中共身上,很多人甚至主张不再提让中共来‘平反六四’,而要求人民起来讨伐和审判‘六四元凶’。

今年‘六四’纪念标志着,大陆民间与中共政府的决裂,社会走向彻底分化,官民分道扬镳,各行其道,要求‘革命’和暴力反抗的呼声亦越发响亮和备受关注。大陆著名剧作家沙叶新在微博里呼吁中共高层,‘莫要逼民揭竿’。天安门母亲撰文称,‘希望已渐渐消失,绝望正渐渐逼近’,‘中国社会如今弥漫着一种普遍的绝望感。有论者指出:这个社会已经没有一种信任了,谁是我们信赖的?领导人,我们不相信,领导人说的话我们不大相信。行业协会,我们不相信。报纸,我们也不相信。网络,说什么的都有,我们也不知道信谁的。知识份子,也是这个样子。所以最后的结果就是,这个国家已经变成了一种普遍的信任丧失状态。’

民间对中共高层的绝望,源自于上台半年左右的习李班子大打左灯和极度往右转的政治倒退。习李班子先后提出的‘三个自信’、‘两个不能否定’、‘不能否定毛泽东’、‘七个不要讲’和‘十六条’等极左主张和政策,以及最近在《红旗文稿》、《环球时报》、《人民日报》与《解放军报》等官煤发文宣称的所谓“宪政属资论”、“党性上帝论”与“宇宙真理论”等讨伐宪政的言论,让民间和体制内外的自由派人士对中共当权者失去了任何幻想,过去官民间残存的一线沟通和对话亦因此而被‘彻底’切断。

另外,北京政府拒绝触及‘六四’问题和近来在全国范围内不断加大的对异见人士的控制与打压(如在全国各地的对多位异议人士实施监控、上岗、强制旅游和拘留等),以及中共当局对互联网进行的大规模监控和攻击(如大搞‘网路焚书坑儒’和以黑客手段对维权和海外网站进行大规模的猛烈攻击,使大陆网民无法登陆和浏览异见网站和信息),也激起了一大批网民和维权人士的对北京的强烈反叛,很多原本对习李体制还抱有丁点幻想的人也决计与中共政权决裂。

面对政北京的政治高压和倒退,‘六四’前夕,无惧中共当局的打压,中国多座城市的民众纷纷申请和组织集会游行,还有网民在网上不断转发当年‘六四’死难者的名单,如推特网民马少方、吴仁华等人公开‘八九六四事件’中遭到当局镇压而死亡者的姓名、年龄、籍贯和死亡原因等信息。另外,外界要求对“六四”进行重新评价的声音也不断高涨。据报导,香港大学公布的民调结果显示,香港市民支持平反八九六四学生运动的比例再创香港政权移交以来的新高,63%的港人支持平反天安门学运,比去年增加两个百分点。李卓人称,在今年纪念‘六四运动’的烛烛光晚会上,香港支联会不会提‘爱国爱民、香港精神’原来计划的八个字。这表明,香港民众对北京政权合法性的否定和对中共这个‘国家’认同的拒绝。之前,5月17日,一批“六四”后流亡海外的学运领袖和知识份子、著名政治异议人士、知名学者、长期关注和支持中国民主与维权运动的各界人士,以网络大学形式将1989年‘六四’期间的‘天安门民主大学’在海外复校。该‘民主大学’的复校在海内外各界引起了非常热烈反应,许多人士纷纷表示愿意加入这所民主大学,为中国的民主事业贡献自己的力量。‘天安门民主大学’的复校,是中共体制外反对派对北京在政治上倒退的一种正面回应和反动,对未来由民间推动中国政治改变的趋向有着标志性意义。

现实的中国面临重重难以应对的问题与危机:经济渐趋下滑,贫富差距和社会不公日益加剧,官场腐败,社会糜烂,环境污染,生活品质下降,强拆强迁频仍和民怨载道,等等。这些问题与危机的主要根源是,中共现行政治制度(即一党专制下的权贵资本主义体制)的僵化与反动。这一后极权主义制度,压制人权,反民主和反自由,让少数特权利益集团掌控、支配和拥有社会绝大部分的资源和财富,制造社会不公平和人群分裂,促成官员贪腐和政府职能的低下,使社会发展日趋畸形和失态。而中共当局却视社会各阶层要求政治改革的呼声于不顾,竟宣示其所谓的‘两个百年计划’和‘中国梦’,拒绝进行任何真正意义上的政治变革,一味坚持现有的僵化体制,甚至要退回到‘毛式正统’的老路上去。北京在政治上的僵化与故步自封(即所谓的‘中国梦的自信’)将加剧中国各种问题与危机的恶化,增大中共当权者与人民的对立和分裂,最终动摇其政权的根基和摧毁其所谓的‘三个自信’。

纪念‘六四运动’是中国人民要民主、要自由、要公平与公正的诉求表现。中共当局严厉打压异见和维权人士、拒不‘平反六四’和变革其专制制度的行为,丝毫不能阻止人们的思想和反叛意志,更不能阻止人们对‘六四’死难者的悼念和追思。北京‘正在失去仅存的对社会大众的恐吓性震慑,老百姓越来越不信也不怕这个政权了,读书人也对它也不再抱幻想了’。北京的政治高压和对‘民主宪政’的抗拒,不仅正在激化政府与民间的矛盾与冲突,而且正在逼迫民众‘揭竿而起’,以自己的行动来改变中国现实的命运。也就是说,中共正在把自己由一个‘革命的党’转化为一个‘被人民革命的党’。

‘六四’是绕不过的!中国社会的民主变革也是躲不开的!

评论
2013-06-04 3:0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