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兰奇女传(43)

佚名
【字号】    
   标签: tags: ,

第二十六回 靖松封书谢故人 太宗赐爵酬将士 (下)

  木兰又问曰:“夫子温、良、恭、俭、让,是尽情乎,是见性乎?”吴大杲曰:“非也。此是门人形容夫子与天地合其德,与四时合其序也。温而和厚,其象如春﹔良而易直,其象如夏﹔俭而节制,其象如秋﹔让而谦逊,其象如冬。恭则壮而严,敬而信,其象如天地。非孔子之德不足以当此,非子贡之才不足以言此。然恭字以处己言为体,温、良、俭、让以应物言为用。恭而安,成己也。笃恭而天下平,成物也。恭之为用大矣哉!”木兰曰:“夫子之道,忠恕而已矣。曾子独不言恭字,何也?”大杲曰:“恭者,公也。恭则不欺,公则无私。恭近于诚,公近于仁。忠恕之道,即恭字所发挥。恭字理微,忠恕字明而显。”木兰曰:“夫子一贯之道,究竟所指何为?”吴大杲曰:“汝善思善问,曷与我往问我兄?”木兰曰:“太夫子令兄在何处?”大杲曰:“吾学兄也,姓陈名含篑,号介庵,庄后一里之地便是。”

  于是,三人同望庄后而来。见松柏交荫,云封烟锁,蔼然仙居。及至庄前,见朱门丹户,壮丽非常。户外牛羊成群,车马罗列﹔户内花木繁植,清香传外。有三四个庄客,见了客来,拱手而迎。大杲问曰:“老员外可在家中否?”庄客答曰:“在池边观鱼。”三人步进园中,大杲叫曰:“兄知游鱼之乐乎?”陈介庵曰:“汝知予观游鱼之乐乎?”吴大杲曰:“鱼游而乐,子观鱼游亦乐也。吾观汝观鱼游亦乐。所乐者不同,而所以乐其乐者,则无不同也。”四人大笑,齐至中堂相见。礼毕,俱通名姓。介庵曰:“远客至此,有失迎迓,祈将军恕罪。”木兰曰:“晚生恐尊翁见叱,故借光而来。少聆清诲,以慰生平。祈尊翁不以武夫见弃之,即为万幸。”吴大杲曰:“适与朱将军谈及《论语》一贯之旨,愚弟对答不出。老兄素明儒术,祈不吝斯道之隐,发一言以示未悟。”陈介庵曰:“吾与尔皆妄人也。吾非夫子,汝三人非子舆,何得言一贯之道?岂不愧死!”吴大杲曰:“圣学备于《六经》,有德者必有言,人能潜心体会,亦可深知其奥。但有言者,未必有德。老兄精通《六经》,试言之,何害于义?”

  陈介庵曰:“一贯之道,予不能知,但其理可测。尧、舜授受以中,孔门授受以一,曾子又教人止于至善。子思承列圣之旨,又教人以中庸。孟子则又道性善,其立言不同,所指则一。一者,理也,贯者,通也。一者,诚也,贯者,明也。一者,明也,贯者,照也。一者,太极也,贯者,四象八封也。所谓一者,无有乎弗具,无有乎弗明。天得一以清,地得一以宁,人得一以灵,侯王得一以为天下贞。故正心诚意,格物致知,中人以上之学问。修身正心,中人以下之学问。治国平天下,为至命之事业。一贯之理,大约不越乎是也。”木兰又问曰:“正心诚意,切要之处在何处?”介庵曰:“畏人知而不为,谓人不知而为之,二者皆羞恶之心也。由此而推极之,自然慎独谨微。参天地,赞化育,皆从慎独谨微做出来。然则羞恶之心非他,天地来复之心也。君子敬以存之,小人肆以失之。故曰羞恶开仁义之源,敬肆为人禽之判。切要之处,可不言而喻矣。”陈介庵恐木兰不悟性命同出于一源,视齐家、治国为二轨,取笔画一图于纸,以示木兰:介庵指而教之曰:“此图虽小,可以悟大。圈中一点,庶士指为身中之心,中士指为心中之性,上士指为性中之命。《易》曰:仁者为之仁,智者为之智,百姓日用而不知。”木兰听罢,侧身下拜。介庵命家人排出酒席,四人共坐畅饮。

  靖松歌曰:
  月映波心万派清,水天一色共圆明。
  静虚识得本来体,自觉蟾光到处明。

  吴大杲曰:
  心作权衡万事平,中多杂乱失真明。
  镜空祇为无私照,养得心源似水清。

  陈介庵吟曰:
  念从热处性从偏,一段灵明被物牵。
  唤醒主翁频照察,防闲克治最为先。

  朱木兰题曰:
  人禽相判应须知,站立关头莫自疑。
  全受全归为肖子,休教真种入污泥。

  四人题罢,彼此相赏,歇了一夜。次日天明,用了早膳,相揖而别。

  木兰骑了翼孝明驼,赶着元帅大军,缴令而行。行了三十多里,天使捧圣旨迎路升官,元帅率文武官将俯伏听诏。云:
    奉天承运大皇帝诏曰:咨尔赵国公李靖、鄂国公尉迟恭,统率将士,远征北番,辛勤十余年。虽突厥悔悟自新,实卿等以德服力。据卿奏请,按籍加封。

  敕封:
  赵国公李  太傅兼吏部尚书事  加锡
  鄂国公尉迟  太保兼兵部尚书事  加锡
  鄂国侯宝林  领湖广全省节度使
  护国侯秦怀玉  领陕西全省节度使
  鲁国侯程铁牛  领山东全省节度使
  武昭侯朱木兰  领禁卫兼兵部左侍郎
  镇北侯伍登  领雁门关将军
  文德侯焦文  领玉门关将军
  武德侯焦武  领金牛关将军
  英德伯朱明  领界牌关将军
  左将军李怀书
  右将军李英玉
  诏书宣罢,众将谢恩。再行月余,到了长安。太宗率文武出都而迎。君臣相见,虎啸龙吟,自不必说。下文分解。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木兰对元帅、军师道:“末将向蒙山上靖松道人,赠我明驼出征,颇赖其力。今欲往山拜之,更索回书与丧吾和尚。”元帅准令,木兰单骑奔上山来,参谒靖松。那明驼见了靖松道人,也摇头摆尾,叫跳起来,如见故人之状。
  • 康和阿见火光不灭,又是大雾迷天,祇叫军士放箭。比及天色微明,火光息尽,番兵于大雾之中,认草人为真,益发放箭不休。到了辰巳之候,雾犹不散,番兵箭已放完。李靖令军士各各取了车上之箭,然后将鳖甲车堆起如山
  • 尉迟元帅兵败回营,心中思想:康和阿如此利害,此关何日得破?番邦何时可降?我等何日回见天子?思得一夜无眠。次日天明,即来军机帐,与军师商议。
  • 元帅看罢,问番使道:“朱天禄是如何来的?”番使将独手大仙并二位小道人之事,一一说明。元帅顿足道:“果如此,木兰危矣。”忙请军师商议。
  • 湖广木兰山,有一狐精,修了千年道行。昔年曾受朱木兰一剑之厄,削去左肘。自木兰代父出征,他云游北番,思报此仇。一日,行至番都,见四门张挂招贤榜文,便化作游方道人,自称独手大仙,将榜文揭下。
  • 康元帅见风雪大作,传令雅福、康利并一干番将道:“今夜谨防唐兵劫营。”分令众将轮流巡视,如有唐兵到来,放炮为号,使营中皆有准备。三更之后,该雅福巡营,巡至河边,正与伍登军相遇。
  • 木兰见子麻有爱重之意,使附耳轻言如此如此,许以千金为谢,子麻应允,即从偏路来至番都,即到处传说南屏山天降符瑞,并十二字篆文,互相传说。又于各路布散谣言道:“唐公保康和阿为番主,康和阿许为内应。”如此二日,连夜逃回五狼。
  • 康和阿看罢,也差人送宝林回营。尉迟恭却将颉和、额保、保龄囚在营中,对差人云:“你回去上覆康元帅,说三位将军降了我国,元帅不必望他了。”番使祇得回营禀知元帅。
  • 焦武先上城楼,将守烽火军士杀死。外面伏兵不见火起,不敢进城。那十数个番军大叫道:“主将已令出城投降,尔等顺者则生,不降者则死!”城中军民闻知此信,大家投顺。次日天明,城外伏兵见城上遍插唐朝旗号,闻颉和降唐,副将侯密儿领兵攻城,骂颉和卖主求荣。
  • 木兰差人迎接元帅等入城,自己却提兵来接应朱明。正逢朱明被额保、保龄困住,木兰引得胜之兵,一鼓而进。额保来战,木兰一箭射中马头,额保坠马。保龄来救,亦被木兰射中马头,也翻身落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