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15万港人暴雨中悼“六‧四” 大陆游客斥暴政

六四民主运动二十四周年的晚上,香港逾15万人在暴雨中于维多利亚公园举行烛光晚会,悼念天安门的英魂。(摄影:蔡雯文/大纪元)

六四民主运动二十四周年的晚上,香港逾15万人在暴雨中于维多利亚公园举行烛光晚会,悼念天安门的英魂。(摄影:蔡雯文/大纪元)

人气: 13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 ,

【大纪元2013年06月05日讯】(大纪元记者林怡香港报导)香港支联会星期二在维多利亚公园举行“六‧四”24周年烛光集会,雷雨中有15万人参加活动,坚持平反“六‧四”,不少大陆游客首次来港参加活动,为港人的坚持感动,并斥责中共暴政

走过24个年头,不灭的良心烛光再次点燃香港的维多利亚公园,悼念天安门的英魂,为了传承“六‧四”薪火,支联会首次以90后青年主持烛光晚会。

傍晚开始大批市民已陆续进入会场,当中包括许多第一次来港参加“六‧四”烛光集会的大陆游客。

胡先生身旁的很多同学都在89年参与了学运。他说:“我特别感动,而且感谢香港同胞,因为这二十四年香港同胞一直在坚持‘六‧四’纪念活动,其实就在支持大陆的民主运动,也是对中国以后的民主运动的推动。我对他们的屠杀是很愤怒的,当时他们的强权,一种做法和制度,我们当时无可奈何,但是这种制度我们是反对的,我们应该一起来推翻这个专制制度,实现中国的民主自由。”

他相信平反的日子不远了,因为大陆越来越多民众觉醒了,“强权镇压使中国民众的一种反抗无法实现,但是在世界潮流的推进和香港民众的推进下,这个大陆的民众精神会实现,到时候‘六‧四’平反就实现。”

六四民主运动二十四周年的晚上,香港逾15万人在暴雨中于维多利亚公园举行烛光晚会,悼念天安门的英魂。(摄影:潘在殊/大纪元)
六四民主运动二十四周年的晚上,香港逾15万人在暴雨中于维多利亚公园举行烛光晚会,悼念天安门的英魂。(摄影:潘在殊/大纪元)

六四民主运动二十四周年的晚上,香港逾15万人在暴雨中于维多利亚公园举行烛光晚会,悼念天安门的英魂。(摄影:潘在殊/大纪元)
六四民主运动二十四周年的晚上,香港逾15万人在暴雨中于维多利亚公园举行烛光晚会,悼念天安门的英魂。(摄影:潘在殊/大纪元)

六四民主运动二十四周年的晚上,香港逾15万人在暴雨中于维多利亚公园举行烛光晚会,悼念天安门的英魂。(摄影:潘在殊/大纪元)
六四民主运动二十四周年的晚上,香港逾15万人在暴雨中于维多利亚公园举行烛光晚会,悼念天安门的英魂。(摄影:潘在殊/大纪元)

他批评中共专政独裁:“他们的一种特权,他们一种专制,他们不放松,对民主、这制度、运动不放松,所以我们中国人海内外就更加要努力,携手起来,共同推进。”

晚会时他首次点起烛光,感触地说:“我觉得烛光不仅是纪念我们‘六‧四’的死难者,同时我也通过这个蜡烛看到我们的民主之光,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的意思。”又说会把燃点后的蜡烛带回去做纪念。

从事贸易的陈先生自广州赶来参加活动,(背对的)他透露由于去年曾公开参加一些抗议活动,当局施压其单位导致他失业。他也是第一次来参加活动。陈先生说:“这是我心头的痛,在内地没办法表达,也没办法抒发这情感,我来香港,香港的同仁在这二十几年一直在为我做这事情,我很感动,我来感谢……释放自己的情绪。”

他又说:中共没资格平反“六‧四”,“因为它就是反人类的,那它不具有合法性,它怎么有资格来平反。这没有真相大白,这是事实,这没有什么隐藏的,它知道,我们也知道,没有什么真相不大白的,早就天下真相大白,只是它高压、把它压住而已,真相就是屠杀,对不对?”他又鼓励港人一定要挺住压力。

现年58岁的宋时雨89年为重庆党校的老师,在当地参加学运被抓关了2年,目前做生意在加国和大陆两地跑。他称赞当年的89学运:“他们所争取的不是他们个人的利益,是这个国家、这个民族的利益,是让这个国家反官倒、反腐败,是希望这个国家能够走上一个政治文明的一条光明大道,这是无私的、非常高尚的,所以说香港市民每年都来纪念他们,我认为如果说‘六‧四’死难的人是高尚的,那么香港人他们是非常可贵的一群人。”他说:港人对爱国一词反感是有原因的,“那是因为共产党多年来那种歪曲的宣传,就是党把这个国家绑得太死了,所以大家因为讨厌这个党进而讨厌这个国家。”

背上背包写着“感谢港人为公平正义抗议”的赵先生,看到《新唐人》和《大纪元》表示深深的感谢,他说身旁的很多人都翻墙在看这些媒体的报导,他估计中共不会再有机会举行“十九大”。赵先生说:“大陆这个情况恐怕没有‘十九大’了,不会有‘十九大’了,真的。”他斥责中共残暴政权:“我觉得希特勒都没有对自己的本民族迫害得这么厉害,太厉害了,到处都是马三家,并不是就东北一个马三家,多了,真的。”

一位从汕头第一次来港参加活动的年青人刘先生对活动表示很感动地说:“反正到了最后就是民主、法治、人权,这真的是最基本的。然后香港相对那边过来说,你们想争取一些东西,你敢去说,有东西你不敢去说,这个是最怕的。有些人觉得沉默是金,其实有时候沉默蛮可怕,如果没有人站起来,这个社会永远没有进步。”

集会上有不少长者,77岁的郭先生已经连续24年来参加活动。他说:“学生们牺牲得很不值得,在如此残酷的政府里,口称自己是人民政府,其实是残杀人民的政府,所以我们一定要坚持,希望为学生平反。我希望把共产党早日推翻,那就有机会。”令他感触深的是香港的人权状况越来越差,“现在我们比十七年前更差,所以香港有本土的人怀念英国,对我来说我都怀念,有人问我,我说我希望英国人来统治,我不希望回归。”一位带着画有司徒华先生遗像灯笼的长者,表示认同华叔所言“革命尚未成功”。

晚上七点多人群已坐满六个足球场,相当于大约9万人。大会因此要开放草地,亦坐满了一半草地。

计划在晚上八点开始的烛光晚会,7时45分突然刮起狂风暴雨,大会音响及灯光一度发生故障。晚会延迟十多分钟才开始,支联会主席李卓人带领成员向民主烈士纪念碑献花,接着穿过六个足球场,两旁撑著伞护着烛光的民众在风雨中,不断高喊平反“六‧四”、永不放弃,场面十分感人和令人振奋。

六四民主运动二十四周年的晚上,香港逾15万人在暴雨中于维多利亚公园举行烛光晚会,悼念天安门的英魂。(摄影:潘在殊/大纪元)
六四民主运动二十四周年的晚上,香港逾15万人在暴雨中于维多利亚公园举行烛光晚会,悼念天安门的英魂。(摄影:潘在殊/大纪元)

六四民主运动二十四周年的晚上,香港逾15万人在暴雨中于维多利亚公园举行烛光晚会,悼念天安门的英魂。(摄影:蔡雯文/大纪元)
六四民主运动二十四周年的晚上,香港逾15万人在暴雨中于维多利亚公园举行烛光晚会,悼念天安门的英魂。(摄影:蔡雯文/大纪元)

大会取消播放已故民运人士李旺阳的胞妹李旺玲、天安门母亲成员和学运领袖王丹的录像讲话。大会带领市民们在雨中高喊口号和高唱民运歌曲。支联会在大雨中致悼辞及宣读大会宣言,强调不怕风、不怕雨,坚持平反“六‧四”。由于大雨,大会宣布提早在8点50分结束活动。部分参加者离去,但仍有部分人不愿离开。

支联会主席李卓人表示:因音响故障及场地积水影响,需要提早结束“六‧四”烛光晚会,“我们亦知道草地水浸,当然是天气关系,但虽然我们觉得可惜不能顺利举行,但那精神,市民的坚持的精神,已经补救了今晚晚会没有完成所有程序的不足。”但他认为:市民坚持平反“六‧四”的精神令人感动,“大家看到这么大的雨,香港市民继续坚持站在维园里,坚持燃点良知的烛光,我觉得这个已经令我们觉得非常感动,看到大家坚持的精神,所以今晚大会虽然要提早结束,但我们的烛光和精神已经让北京政权看到我们坚持平反‘六‧四’,坚持结束一党专政,建设民主中国,我想我们的坚持精神绝对在今晚透过在雨中传达出去。”更可以让北京当局,看到大家可以放下争论,团结起来,战斗到底。

李卓人宣布有15万人出席,他又说,虽然受大雨影响,但晚上9时过后仍然有市民进入维园,因此相信参与晚会的人数跟过往差不多。今次现场有不少大陆游客来参加。李卓人讲:“因为一方面‘六‧四’纪念馆之前已经有很多内地人,今天我来到亦有很多内地人跟我打招呼,告诉我,他们是专程来支持我们香港‘六‧四’烛光晚会,亦觉得这空间很宝贵。”

他还呼吁:今次活动过后大家踊跃参加“七.一”大游行,“看到香港现在中港矛盾一直激化,我们看到香港自己的普选都受到打压,我觉得在高压之下,在如此密集地受到中共否决我们普选的诉求之下,‘七.一’一定会有更多人出来游行。”

明年就是“六‧四”25周年,也就是过了四分之一世纪,李卓人欢迎市民给予意见,再研究明年的活动形式。

15万人冒雨悼“六‧四” 中港市民斥暴政

(责任编辑:乐慧)

评论
2013-06-05 12:2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