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哈佛纪念六四 “中国的良心不会被遗忘”

大波士顿地区六四纪念会6月2日哈佛大学举行

八九学运期间天安门广场担任广播员的吕京花女士(中)在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大礼堂讲述自己当年的经历,并回答听众提问。(摄影:秦川/大纪元)

人气: 2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3年06月05日讯】(大纪元记者秦川麻州剑桥市报导)2013年6月2日傍晚,大波士顿地区六四屠杀24周年悼念会在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大礼堂举行。悼念会由“海外香港华人民主人权促进会”与“中国民主长征基金会”联合主办。当年学运期间在天安门广场担任工人自治联合会广播员的吕京花女士特别受邀讲述自己从一个普通工人变成流亡者的经历,并回答听众有关六四屠杀的提问。参加者在燕京图书馆外进行烛光悼念,并随后到中国城六四纪念碑前继续悼念活动。

悼念会首先放映影片回顾当年学生运动的缘起以及中共政府随后对手无寸铁的无辜学生与市民的血腥屠杀。不顾危险的各国记者用摄影镜头记录下当时的历史画面。影片中,可以看到不断有市民及学生主动保护外国记者,并用英语告诉记者注意安全。

吕京花女士当年是一位普通的女工,也是一位年轻的母亲。她的女儿1988年6月2日出生,事件发生的时候刚满周岁。吕京花因为当时担任广播员,虽然侥幸逃脱屠杀,却被列在通缉名单中,从此走上惊险的逃亡之路。1989年12月,她终于在各方义士的帮助下,辗转来到美国。虽然非常想念自己的祖国,她却没有办法回国。母亲病危期间,她特别申请到中国探亲,虽然签证被批准,但她在中国却时时处处都被监视,有专门指派的国安人员寸步不离的跟在她身边。

有一次,由于过度思念女儿,她试图回国,人都到了北京机场可以远远望到等候自己的母亲和女儿,却被硬生生立即遣返。保安甚至拒绝她将带给女儿的礼物转交的请求。吕京花女士在海外依然积极从事民主运动,虽然历经魔难,她表示并不后悔,也不气馁,因为她希望自己的努力可以帮到国内的同胞。

1989年的学生运动,是中共统治下规模最大的一次学生运动。学生打出“反腐败,要民主”的口号,反映了普通民众的心声,得到各界的广泛支持。学生运动的高潮时期,每所高校的马列教研室往往走在游行队伍的最前列,和学生一起发出要求民主的呼声。警察帮助维持秩序甚至参加游行,北京的小偷也打出支持学生罢偷若干天的标语,老百姓欢欣鼓舞的以为,终于等到了可以自由说话的一天。然而,当时躺在病床上的邓小平以杀二十万换二十年稳定为由,下令对学生与市民大开杀戒,再开动国家机器,反诬市民与学生是暴徒。

虽然在中国大陆,六四成为禁词,中共用尽一切手段试图让人们忘却这段历史,然而在中国大陆以外的很多地区,人们自发的每年组织纪念活动。如同哈佛大学悼念会的序言所言:“我们相信,中国的良心不会因天安门的屠杀而死去。我们今天来到这里,就是要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知道:中国这些勇敢的良心不会被遗忘!”

悼念会序言:中国的良心不会被遗忘

各位,相信大家都关心中国。悼念八九民运死难无辜的百姓,我们仍感伤痛。我们更觉愤怒:这些冤魂,在24年后的今天,中国政府仍然未能还他们一个公道。

八九民运,和当年在全国各地,包括天安门的屠杀,举世震惊。所有文明国家同声谴责。中国政府,这么多年来,只能够抛出一个“稳定压倒一切”的口号为抗辩。这是多么可怜!又是何其心虚?对就是对,错就是错。“稳定压倒一切”。。。是不是要大家打个马虎眼?明明是错了,但为了稳定的大前提,就请大家不要再追究呢?这么多宝贵生命白白牺牲,决定和执行屠杀的权贵,一个都无需负责。24年后,官二代、富二代,照样凭借不公平、轻正义的国家机器,滥取利益。敢问放弃了公平正义,换来的稳定富强,又是所利何人?“稳定压倒一切”…这个口号还不是愚民吗?中国人民在过去90年里,被共产党骗得还不够多吗?

这个追悼会本来是应该在中国的土地上举办的。可惜,中华大地,除了昔日曾是殖民地的港、澳,六四的死者难属,根本无处鸣冤。湖南劳工维权勇士李旺阳,因六四惨案,先后坐了22年牢。刑满出狱后,去年5月22日,接受香港有线电视台访问。访问在当年6月2日播出。四天后,他就在国家的严密监控下死亡了。无论他是自杀,“被自杀”,中国政府都有不能开脱的责任。对这件可疑命案稍有过问的中国国民,不论朋友、妹妹、妹夫,逮捕下狱,更是对所谓法制社会一个莫大讽刺。

其实以今天中国国情,岂止六四?不能说的事情还多的很:

调查汶川地震学生死难情况的谭作人,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5年。黄琦帮助地震死难者家长调查,以“非法持有国家机密文件罪”,判刑三年。而南京师大副教授郭泉撰文批评四川灾区学校“豆腐渣工程”,亦被控“颠覆国家政权罪”,被判刑十年。在文明国家,寻找真相、伸张正义,何罪之有?但在中国,寻找真相,就是颠覆国家政权。伸张正义,就是破坏社会稳定。我们猜想:中国各级政府,大概好像是个大脓疮。面对真相,就好像把脓疮割破。即使不发现病入膏肓之疾,也怕会搞的一塌糊涂吧?如果大半个世纪一党专政,得到的成果,就是中国社会要继续被欺骗,才可以维持稳定的话,那么对敢于揭露疮疤的国民,判处颠覆国家政权罪,也就不令我们意外。

中共本以欺骗人民起家。操控国家公器六十多年,动员三反五反、文化革命,把传统国民的美德,竭力摧残。所谓改革开放二十年,以专政为名,行聚敛之实,为了一党之私,把人性贪婪丑恶的一面,发挥得淋漓尽致。今天,中国已无干净土。我们的家人,吸霾雾的空气,喝污染的河流,做父母要进口奶粉育儿,营商搞出口假药行医。人民已经失去对政府、对事业、以致对人最基本的信任。用不公平的政治制度,纵容位高权重者获取利益;用掩饰残暴的禁锢手段、天安门的屠杀,打压民间仅存的社会良心。这都是中国共产党最大的罪行。

我们主办大波士顿区的六四纪念,今年已是第24年了。要求中国共产党还我们真相,是没有用的。我们认为:一个我们可以认同的中国政府,一定要结束一党专政,一定要还政于民。否则,什么诚实合理的要求,都只会换来天安门镇压的下场。我们相信:中国的良心不会因为天安门的屠杀而死去。我们今天来到这里,就是要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知道:中国这些勇敢的良心不会被遗忘!他们作出的牺牲,也不会白费。总有一天,中国和世界,会因为他们而变得更美好。

(责任编辑:李缘)

评论
2013-06-08 8:3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