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沧海客:“六‧四”二十四周年祭

沧海客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3年06月05日讯】在八九的血与火中诞生的婴儿,如今己二十四岁,有的在求职场上徘徊,有的在海外深造,有的成了网警,正在为中共努力封网,删除一切类似“六‧四”之类的敏感词,为这一代人洗脑,促亲历者遗忘。而他们自己对那场震惊世界的大屠杀罪行,也一无所知。偶而听到,也以为是古代神话传说,与己无关。

纵观世界现代历史,无论是希特勒屠杀犹太人、日本法西斯屠杀中国人、斯大林屠杀本国人和波兰人,以及影响较小的悲剧,如韩国光州惨案、台湾二二八事件、印尼屠杀华侨,非洲的种族屠杀,甚至连美国曾存在过的种族隔离、南非当年的种族歧视,无论在世界,还是在本国,都是作为一种罪行、一种错误、一种历史教训,详细记录在案,记入历史,使人世代不忘,前世之事,后世之师,成为国家和民族的反面教财、一种精神财富。

中国不但历史悠久,而切一直以历史记载信实著称于世。一些史官宁被杀头,也决不篡改历史,独立的史官制度,使干了错事的皇帝们也无可奈何,所以,中国的历史,并非全是皇帝一贯伟光正的颂词。自尧舜以来的比较开明的帝王都知道,以史为鉴,可以知兴替。事关国家民族的存亡,所以有人夸张的说,历史也是中国人的宗教。至少也说明了正史、信史的重要性。连续五千年的中华文明,靠的就是神传文化和一部信史,而这都源于神佛的安排。

中共是中国历史上唯一一个全面篡改、伪造历史的统治集团。因为中共的起家史,就是欺诈、阴谋、残害、杀人、群体灭绝和反人类的历史。蒋介石先生最早看清了中共的特点就是诈欺,但这只是它的外在表面,内在的本质魔鬼附体的邪教集团。认不清这个本质,仅靠常人社会的政治斗争,就无法从根本上战胜它,并清除它在社会的各个层面散布的毒素。

拒绝遗忘

“六‧四”大屠杀,近在眼前,血迹未干,却在中国现代史教材上消失了,在国内各种文学作品、电影、电视、报刊杂志上消失了,连一些亲历者、受害者,多数也被强制保持沉默,为了自身的安全,也怕诛连九族。部分不甘沉默的人,都上了黑名单,被监控、打压、迫害,红色恐怖比雾霾还令人窒息。天安门母亲们,连为被虐杀的孩子清明节的祭拜权利都被剥夺,她们的申请,碰到的都是狱墙一样阴冷的死鱼目光。她们甚至被要求希望维权律师们的言词不要太激烈,这是一种十分卑劣的精神折磨,是不断地往受害人的心头的伤口撒盐。

历史上有过一些残暴的政权,但没有像中共这样摧残和杀害这么多人,而且其中有许多善良的人,满腔改革热情的青年学生,手无寸铁的平民,尤其是信仰真善忍的修炼者。迫害人类成了它的特性,手段可能变,但本质不会变。

五十年代初,以“镇压反革命”的名义,大批地杀害国民与国民政府有关的工作人员,叫作“杀、关、管”;

五十年代末,又以“反右”的名义,打了55万名“右派”,(实际有一百多万,)许多人被迫害致死,更多人在大饥荒中在劳教农场活活饿死、病死。而更严重的是,用邪恶理念的暴力,打断了多知识份子的脊梁,激发出人性的丑恶。

当中国历史上少有的女杰林昭被偷偷虐杀之后,凶手们竟然去向烈士的孤母强要五分钱的子弹费!暴露出中共卑怯、恶毒的蛇蝎心肠。

五十年代末到六十年代初的三年大饥荒,纯属中共制造的人祸,至少饿死三千八百多万人。当国外主动提出要援助中国粮食和糖时,毛却以“饿死事小,失节事大”立即拒绝!只用冷血、疯狂都无法形容这个魔头的滔天大罪!直到今天,这块臭肉,竟依然在毒化著北京的空气、玷污著广场上烈士的英灵。

六六年开始的十年文革浩劫,彻底毁灭了中华神传文化,使人精神疯狂,残酷内斗,自相残杀。一千多万人死于非命。传统道德的破坏和扭曲,使中华民族加速滑向深渊。

七、八十年代,邓小平把人们从政治的疯狂,直接引向拜金主义的狂热。当以学生为首的民众理直气壮地提出反贪腐、反官倒、要自由、要民主的正义诉求时,中共却用坦克。装甲车、和真枪实弹的野战军,公然在天安门广场和北京主要马路上,疯狂屠杀手无寸铁的学生、市民和工人,制造了震惊世界的大血案!从此之后,邓小平、李鹏一伙,将以群体灭绝罪和反人类罪,被永远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而他们罪恶的灵行魂将在地狱之火里煎熬。

九十年代末,天安门广场上血迹未干,江泽民又大规模阴谋污陷、迫害法轮功。精神折磨、酷刑和屠杀,己不足以展示共匪之兽性,大规模、有计划地活摘法轮功学员人体器官贩卖,形成一条龙的国际非法移植网络。这种人类有史以来从未有过的反人类罪行,早己远超人类所能容忍的人性底线,善良的人们甚至不敢面对因而也下敢相信,怎么会有如此残暴的罪行!?

可悲的中国人啊,即使你自己没有受到中共的直接迫害,但只要在中国经历过这几十年的历史,如果不变得有些麻木不仁,真的很难存活下来!蒐尽人类创造的辞汇,都无法写尽中共的罪恶,因为在此之前(这一期)的人类历史上,尚未曾出现过中共邪党,还没发生过这么滔天的大罪。

历史上可能某一段史实被恶意掩盖或篡改,但墨写的谎言,不可能永远掩盖血写的事实。人的生命、人的鲜血、人的灵魂、人的作为、不但会记入人间的历史,也会更详细地记入许多不同时空的历史。人在做,天在看,魔在乱,神要菅。

因果轮报,到时兑现。

中共在历史上犯下的严重罪行太多、太重、太丑恶,“六‧四”大屠杀只不过是重大罪行之一。每年六.四前后,中共都如临大敌,不只是北京,全国许多城市都戒备森严,草木皆兵。说明中共对自己犯下的滔天大罪,心知肚明,对老百姓内心的愤怒,也基本了解,所以才表现得如此心惊胆颤。全面的严厉监控,也正暴露出中共的色厉内荏,垮台之前的明显征兆。

正是由于恐惧,中共一边作恶,一边又极力想使民众逐渐淡忘这些刻骨之痛。但是,这是不可能的痴心妄想。人民拒绝遗忘,人们历年来的反复努力,也并不仅仅是为了记住这痛的往事。杀人偿命,欠债还钱,中共欠下的业债,必须偿还,此乃天理。

韩国的“光州事件”,与“六‧四”屠杀,有诸多类似之处,但最终处理得比较完满,使之成为实现民主化的重大转机。他们不叫“平反”,而很确切也称为“清算”。意在理清历史真相,分清是非曲直,判明罪与非罪。当年必须承担主要罪责的总统和军队首长,按律判死刑,他们也认罪忏悔。而由民选的新总统赦免。实现了全国大和解,走上了国泰民安、经济腾飞之坦途。

可悲的是,中共无胆无识,不敢正视自己的罪行,因为它们是一个血债累累的犯罪团伙,惧怕被民众审判,更怕上国际法庭,怕丧失自己非法掠夺的巨额财产和世代传承的幻想。

告别恐惧

中共是一个史无前例的恐怖邪教集团,其统治手段是欺骗加屠杀。所以在六十多年的残酷统治之下,几乎人人心存恐惧。一些人甚至形成一种条件反射,说话和做事,习惯性的会想一下:符不符合党的口径?事关具体的利害关系,而不仅是空泛的口号。这正是中共希望的一种心理状态,即恐惧变成了习惯。从头脑到膝盖都逐浙充满了奴性,是极权统治的恶果,要反抗极权统治,就要从自已做起。

八九年“六.四”前后,我澈夜守在电视机前,急切地注视香港电视北京直播,烈火映着坦克,刺刀跟装甲车,子弹呼哨,尸体狼藉,血肉糢糊,受伤的学生斜躺在三轮车上,地上摊著被辗碎的肢体,喊声冲破浓烟,如人间地狱。我见过巷战战场,但这不是战争,这是疯狂的屠杀!而我,却是一个安全的旁观者,激愤、惭愧、茫然。如果民主运动成功了,我也分享成果;如果失败了,我依然是良民。也要在层层表态中,向烈士们吐口水!

“六‧四”之后,许多民运人士逐渐消沉了,年青人多不知“六‧四”为何事,但许多80、90后,在了解真相后觉醒了,看看海外和香港的情况,必大受鼓舞,民主自有后来人!

中共害怕了,除了打压、封网,还编写假材料,欺骗网民。而且千方百计地分化瓦解海外民运组织和其他信仰团体。捣鬼有效,但有限,因为中共是逆天而行,早己注定了失败的命运。真相总会大白于天下。

一群来自不同国家的法轮功学员,高唱一首《为你而来》,为你来讲真相,讲真相是为了救人。是神佛的使命,所以没有恐惧,坦荡自信。

出版过《天安门广场大屠杀》和《小鬼头上的女人》的杜斌先生,有人问他:你怕不怕?他回答:“不怕,因为我是一个人,不是畜生!”多么简明有力的答案。

评论
2013-06-05 6:2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