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杜斌失踪 民运领袖六四纪念日吁美关注

大纽约地区民运人士中领馆集会纪念“六四”24周年

6月4日,中国民主党各部、中国民主团结联盟、民主中国阵线、中国自由民主党、公民联盟、中国冤民大同盟、北京之春及其他大纽约地区各民运团体五百多人联合在中国驻纽约总领馆前举行集会纪念“六‧四”24周年。(摄影:戴兵/大纪元)

人气: 1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3年06月05日讯】(大纪元记者陈天成纽约报导)《纽约时报》签约摄影师、记录片导演杜斌在“六‧四”24周年纪念日前失踪。在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即将对美举行首次访问之际,多位出席6月4日在中国驻纽约总领馆前举办的“天安门大屠杀24周年纪念会”的海外民运领袖,呼吁美国政府关注杜斌的下落,并在美国总统奥巴马与习近平会面时明确提出中国的人权问题。

6月4日,中国驻纽约总领馆对面的街道上人头济济,许多人身穿白色文化衫,胸前写着“勿忘六四”,头戴写有“人权”、“宪政”等各式各样标语词的布带,文化衫背后印着的红色血迹,提醒着人们不要忘记24年前冤死在天安门广场上的学生与市民。

魏京生呼吁奥巴马政府向习近平质问杜斌下落、提出中国劳教制度问题,而且呼吁每一个人都发声关心这些为社会作出牺牲的人。(摄影:杜国辉/大纪元)
魏京生呼吁奥巴马政府向习近平质问杜斌下落、提出中国劳教制度问题,而且呼吁每一个人都发声关心这些为社会作出牺牲的人。(摄影:杜国辉/大纪元)

“满身流着血的六四学生当年撤出天安门广场时的那种悲愤心情,最让我难忘,这个场面标志着24年前怀抱着希望自己祖国能有公平正义、希望祖国不要那么腐败、希望祖国有民主的那些青年学子的美好愿望,在24年前被坦克和机枪粉碎、镇压了”,中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共同主席王军涛回忆道。

“不忘记!”、“不恐惧!”……

大纽约地区各个民运团体的五百多名代表的口号声震撼着纽约的天空。

“打倒贪官污吏、中国属于人民、结束一党专制、建立宪政民主!”

口号的声浪向街对面的中领馆涌去。

大纽约地区今年举办的“六‧四”纪念活动规模空前,联合了中国民主党各部、中国民主团结联盟、民主中国阵线、中国自由民主党、公民联盟、中国冤民大同盟、《北京之春》编辑部及其它大纽约地区各民运团体,来自香港的立法会议员郭家麒也莅临集会现场,对活动表示支持。

来自香港的立法会议员郭家麒(中)也莅临集会现场,对活动表示支持。(摄影:杜国辉/大纪元)
来自香港的立法会议员郭家麒(中)也莅临集会现场,对活动表示支持。(摄影:杜国辉/大纪元)

在今年的“六‧四”24周年纪念日到来之前,中共当局一如既往地全面收紧言论并加紧了对异议人士的控制,各地发生了大量访民被抓、多位民主运动人士被威胁甚至被软禁的事件。因拍摄《小鬼头上的女人》备受瞩目的记录片导演杜斌,已失踪多日。记录片主角刘华近日表示,连续多天联络不上杜斌。

《小鬼头上的女人》揭露了辽宁省沈阳市马三家劳教所的酷刑黑幕,不仅引起了外界对残酷的劳教制度的关注,更掀起了民众要求终止劳教制度的声浪。

“中共劳教制度下创造的监狱,什么手续都不要就可以随便抓人,把人关进去,这本身就是非法拘禁的,这是中共在犯‘非法拘禁罪’!”中国民主运动海外联席会议主席、著名民运人士魏京生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哪怕按照中共自己的法律来说,中共劳教制度也根本就是违法的。他呼吁奥巴马政府向习近平质问杜斌下落、提出中国劳教制度问题,而且呼吁每一个人都发声关心这些为社会作出牺牲的人。魏京生说:“我们希望美国政府不能采取绥靖政策纵容中共,纵容就相当于培植邪恶政权,要把人权当作基本点的外交政策,施加一个整体的压力,这样才能救更多的人。”

“六‧四”学生领袖吾尔开希对此也呼吁美国政府重视中国人权状况。他认为,二十多年来美国和西方政府对华采取的绥靖政策传达出“只关心经济、不关心人权”的错误信息,姑息、纵容、促成了今天的局面,“我们提醒奥巴马政府,这种政策对民主自由是背叛,更不符合美国利益,如果继续这个政策,美国利益将会毁在这个政策上。”他认为,习近平即将访美,美国政府一定要提出杜斌失踪和中国劳教制度等一系列的人权问题。

公民力量主席杨建利表示,“天安门大屠杀”24年来,中共对法轮功学员、藏人、维族人、强拆维权者、黑监狱受害者等等的迫害都说明,“六‧四”的屠杀还在继续,人权侵害一直延续到今天。(摄影:杜国辉/大纪元)
公民力量主席杨建利表示,“天安门大屠杀”24年来,中共对法轮功学员、藏人、维族人、强拆维权者、黑监狱受害者等等的迫害都说明,“六‧四”的屠杀还在继续,人权侵害一直延续到今天。(摄影:杜国辉/大纪元)

公民力量主席杨建利表示,“天安门大屠杀”24年来,中共对法轮功学员、藏人、维族人、强拆维权者、黑监狱受害者等等的迫害都说明,“六‧四”的屠杀还在继续,人权侵害一直延续到今天,“今天在这里纪念六四,一个是为了自己的良心,一个是为在黑暗的中国不能自由发声的老百姓发声。”

杨建利表示,中国的维权活动一年有20几万起,如果这些抗议活动能够集中起来形成真正的民主力量,就迫使政府开放。“我们不寄望于这个政府的恩赐,但是如果它幡然醒悟改革的话,社会付出的代价会小。一旦如此,共产党就可能垮掉,那么中国就有救了!”

魏京生也认为,现在大多数人都从以前要求平反的认识,转变为“光平反不够,还要追究六四杀人犯的罪责,要求中共认罪。”现在就是给一条路让习近平政权选择,如果他们大刀阔斧改革,把权力还给人民,或许会得到一些宽恕。“不过,一旦进行改革,中共的垮掉是必然的”。

本文英文报导链接: Chinese Dissidents Urge Obama to Ask About Filmmaker

(责任编辑:索妮雅)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