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越来越多的人说‘永远不会忘记’”

--伦敦集会 悼念六‧四

6月4日晚,在伦敦中共驻英国大使馆对面的街道上,百多位各界人士聚集在那里,悼念24年前在北京六四屠城中死去的青年学子。(摄影:李景行/大纪元)

6月4日晚,在伦敦中共驻英国大使馆对面的街道上,百多位各界人士聚集在那里,悼念24年前在北京六四屠城中死去的青年学子。(摄影:李景行/大纪元)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3年06月05日讯】(大纪元记者李景行伦敦报导)“……他说他要看一看他的同学,他要去找他的同学,我以后再也没见到他,再听到他的消息,就是‘他已经被打死在西单路口’”……

6月4日晚,在伦敦中共驻英国大使馆对面的街道上,百多位各界人士聚集在那里,悼念24年前在北京六‧四屠城中死去的青年学子。活动组织者之一、曾亲历八九学运和六‧四事件的邵江博士,向大家讲述着他在六‧四屠城中死去的朋友。

“肖杰(音)也是当时我的一位朋友,他当时在人民大学,曾经邀请方励之先生去做讲座,他6月5号买到回家的车票,回成都的车票,他在穿过南市口的入口的时候,被射中,当场死亡。那已经是6月5号的时候,下午两点。……”

89年21岁的邵江,是北京大学数学系学生,“六‧四”学生领袖之一的北高联常委。六‧四之后被关进秦城监狱。前后囚禁十八个月。自从他来到英国,每年的六‧四,他都会出现在这里,他说:“我们坚持的有几个方面,一个是向官方示威,我们不是乞求什么;第二是让民间了解这段历史,公民把历史的重新展示本身就是一种力量。”

与会者为八九六四死难者默哀(摄影:李景行/大纪元)
与会者为八九六四死难者默哀(摄影:李景行/大纪元)

不知六‧四 愧当中华儿女

以前多年的伦敦六‧四集会,以香港的学生为主体,继去年大陆学生开始加入,今年更多的大陆的年轻人加入进来并且在集会中发言。甚至有一位家乡河北的女孩从苏格兰坐整晚的长途汽车赶来参加这个集会。

与会者手捧鲜花(摄影:李景行/大纪元)
与会者手捧鲜花(摄影:李景行/大纪元)

同样来自大陆的朱同学的发言,更让与会者感动落泪。她说:“我到这里一年都不到,有外国朋友聊天的时候,问道六‧四的事情,我完全无言以对,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我就有种愧当中华儿女的感觉,就是自己的国土上发生了这样重要的事情,一点都不知道!”

“有了这种意识之后,我就尝试着,通过各种途径去寻找,……逐渐就建立起了对六‧四的一种认识,原来都是二十几岁的学生,他们在八十年代,做了这么伟大的事情。”

她强调六‧四屠城使她震惊不已,她表示无法想像,在北京首都,“一个所谓的和平时代,竟然发生这种事情!”

铺在地上的图片,记载着24年前的瞬间。(摄影:李景行/大纪元)
铺在地上的图片,记载着24年前的瞬间。(摄影:李景行/大纪元)

了解真相,做对事情,是最重要的

朱同学强调,她认为了解真相,和做对的事情,对个人和整个国家民族而言是最重要的:“我非常感谢我的父母和所有亲戚支持我到这里读书,有一个很好的平台能够了解真相,我们要做的,不是受控于一种宣传或洗脑教育或某个政权,而是要建立起对整个社会,或整个世界的一种认知,然后才能去改进它,才能有更好的明天。就像方励之教授讲的‘民主不是自上而下给与的,是从下往上争取的’我非常感谢一个自由世界带给我的所有这一切。”

朱同学还诚挚的感谢香港同胞:“他们从八九六‧四坚持一直到今天,我能看到香港同胞永远坚守着这一份信念,和六‧四精神,包括他们在网上,一位香港艺术家发起的,说国内很多人由于政治压力的原因没有办法亲身去参加守夜活动,大家只要是穿上黑衣服,我们的心永远在一起。”

作家张朴:越来越多的人说“永远不会忘记”

著名旅英华人作家张朴也来参加集会,他告诉记者:“当时我也是呼唤著民主自由中的一员,每年六‧四都会来。”

张朴先生很高兴看到参加六‧四集会的人越来越多:“虽然20多年过去了,然而从国内到海外,却有越来越多的人关心六‧四,越来越多的人说‘永远不会忘记’,说明大家对中共政权越来越仇恨,就盼著这一天——邪恶政权垮台,只要大家努力。”

“共产党是越搞越糟,它们在国内搞得很糟,在国外也搞得很糟,臭不可闻,不要看到西方有些政客跟共产党勾勾搭搭的,他们就是为了钱,他们一转头,就骂共产党。我经常看国内的网,骂共产党的有多少?铺天盖地,这是海内外一起反共,它倒行逆施啊,不得人心!”

天安门母亲”——人们不会忘记

从大陆来英国的华人郭靖曾于2011年六‧四前夕,在于英国卡迪夫举行的郎朗钢琴演奏会上,向郎朗点戴安娜王妃葬礼上的安魂曲《风中的蜡烛》,以祭奠六四天安门大屠杀中的那些亡灵。他也远从卡迪夫赶来,他沉痛地表示:“我会给丁子霖写一封信,称呼她一声:‘亲爱的丁妈妈。’我的年纪和她的儿子差不多,老人家,失去儿子,这么多年历经风霜,憔悴写在脸上,还为别的难属去奔波,共产党还要打压!”

与会者把“天安门母亲”所搜集的六四遇难者的名字一一念出,表示这些名字永远不会被忘记。(摄影:李景行/大纪元)
与会者把“天安门母亲”所搜集的六四遇难者的名字一一念出,表示这些名字永远不会被忘记。(摄影:李景行/大纪元)

“天安门母亲”在20多年艰难的条件下搜集202位“六‧四”遇难者的名字,现场还有一份地图标示出他们每一个人遇难的地点,与会者把这些名字一一念出,表示这些名字永远不会被忘记。

评论
2013-06-05 10:4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