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真实的江泽民》(20)

贪官给大学生儿子的信 中共官场潜规则大曝光

八十年代江泽民地位不稳,便让江绵恒去美国留学、拿绿卡,观望中国形势。92年江泽民手握党政军大权后,让江绵恒赶快回国“闷声大发财”。于是江绵恒带着全家回来了,1993年1月他在中科院上海冶金研究所工作,四年后担任所长。随着江泽民地位的稳固和权势的增大,江绵恒投入商海,当官发财两不误。(大纪元合成图片)

人气: 102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3年06月06日讯】第二章 江泽民弄权

第四节 江泽民的腐败性制度

共同犯罪–江氏体制的驱动机制

仓促上台又无人的道德的江泽民选择了共同犯罪的执政方式,通过放手腐败、给予官员贪腐机会来换取他们的服从和支持。任何对江泽民有异心的官员则得不到专制权力的保护,不但遭到严厉打击,还起到了为江氏体制脸上贴金的作用,用来继续误导欺骗民众。

就这样,在江泽民的威逼利诱之下,理想缺失的中共统治集团迅速堕落成为一个拥有专制权力的货真价实的犯罪集团。腐败已不再仅仅是中共统治机器的润滑油,而成了中共统治集团的粘合剂,成了共同理想的替代物。共同犯罪成为江氏体制的真正驱动力。

江泽民把共产党带入最坏时期,江泽民的腐败性制度在非常短的时间内,彻底毁坏中共的官吏制度,摧毁了执政党应有的所有起码道德,因此也摧毁了中共执政的合法性。除了党内的阴谋和损害中国人民的利益,别无其他事可做。官吏集团不仅背叛了五千年传统中的吏治规矩,而且背叛了中国人民的根本利益,甚至也背叛了早期无数共产党人引为自豪的“抛头颅,洒热血”的奋斗理想和精神。呜呼哀哉!

真正懂得这一点,就不难读懂江泽民以来的中共历史,就不难读懂江泽民以后,为什么个人道德不像江泽民集团分子那么坏的好人总是无法改变中国的败坏现状,甚至反过来,总是处处受制于江泽民的党的体系,党的制度,党的官吏集团。江泽民的行事方式是,有好人是不安全的,你不坏我不放心,我得用权力和诱惑迫使你和我一样坏才行。这种“共毁”的执政方式,在几千年历史中是从来没有过的现象,也是中共历史上从来没有发生过的情况。江泽民的道德腐败癌细胞已经扩散到整个党的肌体,党的成员身上,以致每一次称为“改革”的政策和措施,都成为腐败性体制和官僚阶层攫取更大利益,吞噬更多社会公权力的机会。

现时的中国盛行的只是赤裸裸的利益关系。对个人而言,要为私人谋利,入党、做官是最短的途径;对中共而言,将更多的人与统治集团捆绑在一起,则必然不断扩大可供谋利的位置。从九十年代开始,在腐败规模空前扩大的同时,伴随着政府规模的不断扩张,公务员及附属于官僚集团的人群收入也明显高于其他工作类别。

下面是互联网上流传的因贪污受贿两千多万元而被拘捕的原江苏省建设厅厅长徐其耀写给他儿子的一封信,全文如下:

孩子:

你的来信我已收到,对你在大学里的表现,我很欣慰,你要再接再励。既然你选择了一定要走仕途这条路,你就一定要把我下面的劝告铭记在心:

1、不要追求真理,不要探询事物的本来面目。

把探索真理这这类事情让知识份子去做吧,这是他们的事情。要牢牢记住这样的信条:对自己有利的,就是正确的。实在把握不了,可简化为:上级领导提倡的就是正确的。

2、不但要学会说假话,更要善于说假话。

要把说假话当成一个习惯,不,当成事业,说到自己也相信的程度。妓女和做官是最相似的职业,只不过做官出卖的是嘴。记住,做官以后你的嘴不仅仅属于你自己的,说什么要根据需要。

3、要有文凭,但不要真有知识,真有知识会害了你。

有了知识你就会独立思考,而独立思考是从政的大忌。别看现在的领导都是硕士博士,那都是假的。有的人博士毕业就去应招公务员走向仕途,那是他从读书的那天起就没想研究学问,肯定不学无术。记住,真博士是永远做不了官的。

4、做官的目的是什么?是利益。

要不知疲倦地攫取各种利益。有人现在把这叫腐败。你不但要明确的把攫取各种利益作为当官的目的,而且要作为唯一的目的。你的领导提拔你,是因为你能给他带来利益;你的下属服从你,是因为你能给他带来利益;你周围的同僚朋友关照你,是因为你能给他带来利益。你自己可以不要,但别人的你必须给。记住,攫取利益这个目的一模糊,你就离失败不远了。

5、必须把会做人放在首位,然后才是会做事。

这里的做人做事你可别理解为德才兼备的意思。这里说的做人,就是处关系。做事是实际工作,这点会不会都无所谓。做人就是把自己作为一个点编织到上下左右的网中,成为这个网的一部分。记住,现在说谁工作能力强,一点都不是说他做事能力强,而是指做人能力强。呵呵,你看那些把能力理解为做事的人,有好日子过才怪。

6、我们的社会无论外表怎样变化,其实质都是农民社会。

谁迎合了农民谁就会成功。我们周围的人无论外表是什么,骨子里都是农民。农民的特点是目光短浅,注重眼前利益。所以你做事的方式方法必须具有农民特点,要搞短期效益,要鼠目寸光。一旦你把眼光放远,你就不属于这个群体了,后果可想而知。要多学习封建的那一套,比如拜个把兄弟什么的,这都不过分。

7、要相信拍马是一种高级艺术。

千万不要以为拍马只要豁出脸皮就行,豁得出去的女人多了,可傍上大款的或把自己卖个好价钱的是极少数,大部分还是做了低层的三陪小姐。这和拍马是一样的道理。拍马就是为了得到上级的赏识。在人治的社会里,上级的赏识是升官的唯一途径,别的都是形式,这一点不可不察。

8、所有的法律法规、政策制度都不是必须严格遵守的。

确切地说,执行起来都是可以变通的。法律法规、政策制度的制订者从没想到要用这些来约束自己,而是想约束他人。但你要知道,这些不是人人都可以违反的。什么时候坚决遵守,什么时候偷偷违反,让谁违反,要审势而定,否则宽严皆误。

以上这些都是做官的原则。现在要仔细想想,如果你真能逐条做到,你就能一帆风顺,如果感觉力不从心,就马上另外选择职业吧。

现时中共官场流行“50%”的潜规则:只要腐败的官员们能守着“吐出一半、上送三级”的官场“规矩”,把百分之五十以上的贪污款项拿出来,逐级往上送,至少送三级,在遇到风波,或者遇到政治运动的时候,就能安然过关,基本上平安无事。倒是那些“小气鬼”和“清官”,遇到打击腐败的风头来时,反而最危险。“小气鬼”是因为舍不得花钱买平安,一旦有人举报时,上面不会有人出力硬保。而“清官”则是自己太干净,弄得下面的官不敢放手捞钱,断了下面人的“财路”,犯了官场大“忌”,容易遭到他人暗算。苏州市一个姓华的副市长,本人清廉,当了几年副市长,母亲还是乡下户口,没有公费医疗,因为母亲住院花了一万多元医疗费,这个副市长没钱付,请一家乡镇企业代付,被人逮住报了案,结果丢了官,还判了三年刑。

当年创下单笔受贿金额之最、贪污受贿数额之最的苏州市原副市长姜人杰受贿过亿,因有人举报其儿子姜荑的公司注册资金的来源有问题而案发。从他家中抄出的现金来不及点数,用秤来清点,据说有23公斤,几百万元,连地板下藏的都是钱。但在姜人杰得知自己可能被判死刑时,即表示要将功赎罪,“判我死刑?那别人搞的钱比我多好几倍,怎么判?我要揭发。“果然,姜人杰“愤然”一揭,又有不少贪官落网,曾经担任苏州市财政局局长十多年、后升任苏州市政协副主席的赵文娟就是其中之一。

2011年12月23日,中国社科院发布的一份正式报告《反腐倡廉蓝皮书》中都不得不承认:“出现了腐败主体从个体向集团化蔓延,腐败手段从显性向隐性扩展,金融腐败、资源腐败、期约腐败等现象,腐败范围从经济、政治、司法领域浸染到社会、文化、教育领域,并出现了跨国境‘外向型’腐败。”

互联网上有这样的一种评论:“贪官是中国最明白的人。然而,很多人也许忽略了,还有一个群体,虽然也高喊反腐败,但因为身居官场甚至高层,对腐败的体制性根源其实比谁都认识得更清楚,也更加认识到这种体制性根源不可能短期内消除,甚至已经不可能从根本上遏制。也正因为最明白、看得最透彻,所以这个群体只是一边号召反腐败,一边大肆腐败,并极力维护这个腐败根源的存在。”

现在是任凭反腐风暴横扫,贪官该怎么滋生蔓延还怎么滋生蔓延;以至中共总书记胡锦涛也承认,能否遏制腐败“关系人心向背和党的生死存亡”。被江氏腐败体制绑架了的中共业已到了“反腐亡党,不反腐亡国”的地步了。

(节选自《真实的江泽民》第二章;作者:《真实的江泽民》联合写作组)
(责任编辑:肖笙)

评论
2013-06-06 10:27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