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云松:天堂还是地狱——评共产主义

云松

人气: 96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3年06月08日讯】共产邪恶主义一产生,就像幽灵一样在全世界徘徊,给全人类带来巨大的威胁和灾难。近百年来,它经过了由兴到盛、由盛到衰、由衰渐亡这么一个过程。第一次世界大战,催生了第一个红色怪胎—苏维埃政权;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共产势力的扩张达到了顶点,在亚洲和东欧产生了一大批共产党政权,特别是古老的中国也被中共邪党所盘踞。专制、残暴、屠杀、饥荒、贫穷、黑暗是这些共产党国的共同写照,共产社会带给人民的不是幸福,而是无尽的灾难,在中共短短六十年的统治中,就有八千万中国人在中共的迫害下丧生。苏联解体、东欧剧变,共产势力走向没落,土崩瓦解。而当今世上仅存的共产大国—中共党国,也深陷重重危机之中,随时面临着被全体中国人民唾弃而解体灭亡的命运。在中共穷途末路、即将就木之时,一些邪恶的中共党徒,为了手中权力,为了既得利益,还在继续鼓吹什么共产主义是“宇宙真理”,要求其党徒像基督徒信仰上帝一样信仰马克思和共产主义,以保持其邪恶的党性,继续蛊惑和欺骗中国人民。那么我们就来看看这个共产主义究竟是什么货色,共产主义社会到底是天堂还是地狱。

共产党宣称共产主义社会是人类社会发展的最高阶段,是人类有史以来最完美、最美好的社会,是所谓的人间天堂。并称其党的最高目标和终极目标是实现共产主义,要求其党徒为其奋斗终生。但是共产主义社会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社会,没有人说的清楚。许多国家的共产党建立了共产政权,也不承认自己是共产主义社会,只说是初级阶段,过度社会,对何时进入共产主义社会,怎样才算进入共产主义社会,用什么标准或者指标来判定等等问题,都没有答案。共产运动已经一百多年,一些国家的共产政权也建立很长时间了,马克思及其徒子徒孙们,无数的所谓的理论家,迄今没有对共产主义社会给出一个明确而清晰的界定。无数吃马列饭的“理论家”企图研究它、论证它、解释它、修改它、完善它、其中的著述可谓汗牛充栋,但始终无法自圆其说,仍然是不知所云。对于共产主义社会的描述,仍然是笼统而抽像,大而化之的一些概念,什么“各尽所能,按需分配”;“生产力高度发达,物资产品及其丰富”;“没有阶级、没有剥削、人人平等”;“高度的集体主义,生产资料公有,人人大公无私”等等。都是一些空洞的口号似的东西,还停留在概念化阶段,对于这个社会的结构、组织、运作、管理方方面面都很不具体。这完全是一个臆想的虚构的社会,充其量只是一种学说,而这个学说是否合理、能不能成立、站不站得住脚,都是一个未知数。一个虚构的社会,最基本的问题都没有搞清楚,却宣称是什么人类社会发展的最高阶段,是人间天堂,是什么所谓的“宇宙真理”,还要求其党徒用生命去为之奋斗终生,是不是很滑稽?很搞笑?

共产主义有一个非常诱人的口号“按需分配”,从字面上理解当然是需要什么有什么了。要什么有什么,多么美好、多么动听呀。正是这句话欺骗迷惑了无数世人。其实这完全是一个骗局,“按需分配”根本不是这么回事。需要什么有什么,可能吗?人人想要一座金山,天天山珍海味,能满足吗?社会也没有这么多财富。人的欲望是无止境的,是不可能满足的。而且共产主义社会是公有制,不允许拥有私有财产,你想多占用物质财富,就是资产阶级思想,不但满足不了,而且要受批判。那什么是“按需分配”呢?人生存的基本需要是什么?无非就是衣食而已。所谓的“按需分配”充其量就是有饭吃、有衣穿,满足人最基本的生存需要而已。就是这一点,在共产世界里都很难满足,而在其他正常社会里,这都不是问题。而且“按需分配”中分配两个字才是问题的关键和实质,这里面是大有文章的。怎么分配呀?谁拥有分配权呀?很明显,即使在共产主义社会里也是共产党垄断著一切资源和产品的分配权,给你饭吃你才有饭吃,给你衣穿才有衣穿,给你房住才有房住,你的生存还要仰仗共产党的鼻息。在共产主义社会里普罗大众依然是一个一无所有的无产者、穷光蛋。

共产主义的所谓的“理想”“蓝图”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骗局。共产主义社会实质上是什么?共产魔教的教主马克思以及一些邪恶的党魁是非常清楚的。它们有意思的把共产主义搞得这么玄、这么虚,表述的这么隐晦,模糊而抽像,叫人看不清,摸不着头脑,如坠五里雾中,是有着深刻目的的。它们是有意识的把人的思想搞乱的。如果把共产主义社会的基本构架都说具体了,把共产主义社会的真实面貌告诉了世人,那就是天机大泄,把戏拆穿了,戏也没法唱了。这个社会太具体了,是好是坏,人们就很好鉴别,也就骗不了人了。这是其一。其二,共产社会的国家都不承认自己是共产主义社会,因为它们统治下的社会现实和它们宣扬的人间天堂差的太远了,因此它们告诉人民:这不是共产主义,这只是一个通向共产主义社会的一个过渡和阶段,共产主义在前面,继续跟我走就能达到目标。给你一个虚幻的目标,欺骗善良的人民对未来抱有一个憧憬和希望,麻痹人民,容忍眼前的苦难和共产党的残暴专制统治。那个所谓的共产主义社会理想国只是人们想像中的一个幻影而已。共产邪党就是用这个来诱惑欺骗人民麻木的跟着它的路走,这条路通向何方?是天堂还是地狱?是新生还是毁灭?人们根本就不知道,都是被一些邪恶的因素操控著身不由己。

共产主义社会的本质就是一种绝对平均主义。构成共产主义有三大支柱:绝对平均主义、集体主义和公有制。所谓的共产主义社会就是构建在这三块基石之时。而这三块基石,都是违反人性的,都是反人类的产物。基石都不对,怎么可能建起大厦?违反人性的东西,怎么会有美好的社会?所以共产党描绘的共产主义社会的那种美好生活是注定不会实现的,那都是一种骗人的花招,美好是注定与共产主义社会无缘的。任何一个社会都是由人组成的,人一多了就产生了各种各样的社会关系,有了社会的分工和合作,也产生了各种各样的社会矛盾,就需要社会管理。社会管理的职能是平衡社会关系,化解社会矛盾,使社会稳定,体现公平正义。社会管理又分为法律和道德两个层面,法律是一种外在的约束,而道德是一种内在的一种规范,法律和道德就规范了人在社会中的行为准则。只要能够体现出公平正义的社会都是好社会,这个社会失去了公平正义,那么这种社会制度就失去了存在基础,就需要改变。社会矛盾也会尖锐,这个社会也不会长久,所以社会本身就是一个动态的平衡体。任何一个社会都是在人类文明发展中自然而然形成的,社会的过渡和转变都有其内在的必然性和合理性,都是人类文明进步的产物。

共产主义社会这种社会制度和其他任何社会制度都不一样。其他社会制度都是历史发展过程中自然的产物,都是先有社会形态,后有概念。而共产主义社会是先有概念,然后根据这个概念去打造一个社会制度,它是一种臆造的产物。社会形态千变万化,世界各国也是千差万别,臆造的东西怎么可能完美?又怎么可能适于四海?这种社会制度的形态和以前的社会都没有联系,而且是完全相反,它必须在摧毁现存一切社会社会制度的一切理念、一切基础之上才能建立,所以不可能自然过渡,必须通过外力强加。这就是马克思鼓吹暴力革命的原因。通过暴力强加于人的东西会好吗?

支撑共产主义制度的第一基石是绝对平均主义。其实绝对平均主义本身就是一个悖论,世界上只有相对的公平,没有绝对的平均,绝对的平均本身就是一种不公平。人有强有弱、能力有大有小、贡献有多有少,强求平均,公平吗?共产党为了实现共产主义,达到绝对平均,就要消灭阶级。共产党是按财富来划分阶级的,有财富就是资产阶级,就成为消灭对象,财富成了原罪。其实阶级是社会分工造成的,社会分工不同形成不同的社会阶层构成了阶级。这个怎么消灭的了。比如共产党消灭了一个统治阶级,它自己又成了一个新的统治阶级,它是不是也应该成为被消灭的对象?共产党辩称现在没有阶级差别,都是劳动者,都是无产阶级。那只是它自己的一种说辞,根本不是事实。阶级是真实存在的,差别还很大,比如工人阶级、农民阶级、市民阶级、知识份子阶级、官僚阶级,这些都是客观事实。共产党把阶级矛盾看成是绝对的,你死我活的,因而搞阶级斗争。其实各个阶级之间固然有矛盾,有区别,但更多的是分工合作,你为我服务,我也为你服务,是一种互相依存的关系,完全是可以共存的。只有这样,社会才可以正常运转。衡量罪与非,只能看个体,不能看群体;只能看具体行为,不能以思想定罪。富人中有好人,穷人中也有坏人,是否有罪就要看他的具体行为。那种搞阶级灭绝,无差别社会,是注定行不通的,也是真正有罪的。

构成共产主义社会的第二块基石是公有制。共产党认为私有制是万恶之源,有私有财产就会有剥削、有压迫,因此要消灭私有制,实现公有制,对社会财富进行再分配,达到公平正义。听起来很有道理,其实一点道理没有,完全是为党牟利。什么是私有制呀?私有就是人人都有。什么是公有制呀?公有制就是人人没有,一党独有。拥有财富是世上人人的愿望,财富既是生存的需要,也是自身价值的一种体现。正因为人有想拥有财富的欲望,所以才去创造财富,才激发了人的创造力,社会的发展才会有动力,才能推动社会发展,才有了整个社会的繁荣。通过劳动、智慧创造的财富—既实现了自身的人生价值,又繁荣了社会,理所当然应该得到保护,也是天经地义的。但是共产党实行公有制,不允许拥有私有财产,完全违背了人的意愿,也扼杀了人的创造力,怎么可能会有社会的繁荣?失去了私有财产,人民也就失去了生存的最基本条件,完全沦为党的附庸,成为党的奴隶。党掠夺了人民的财富,反过来说它养活了人民。

共产主义社会的第三块基石是集体主义。共产主义社会是一个绝对的集体主义社会。个体都要从属于集体,集体就是天,就是一切,离开集体就无法生存。这个集体是靠严密的纪律来维系的,集体的意志高于一切,个人的意愿是很难得到尊重的,个人的行为也会受到集体的约束,在这样一个环境里人是会很压抑的。人天性崇尚自由,都有自己独立的人格,不喜欢约束,在共产主义社会里个人的人格和自由是很难体现的。在共产主义社会里,集体成员是要求同吃同住同劳动的。不但个体会和集体矛盾,更主要的是家庭会和集体发生矛盾。人都有为私的一面,有了小家就会维护自己的小家,就会经营自己的小家,就会把自己的家庭放在第一位,而把集体放在其次。但这是不允许的,共产主义社会要求人大公无私,只能要共产主义的大家庭,不能要自己的小家庭。共产主义讲阶级兄弟、阶级友爱,要求集体中的成员像家庭成员一样友爱。这怎么可能呢?没有那种天然的联系。这是一个极其尖锐的矛盾,而且很难打破,因为家庭成员有婚姻、血缘、亲情联系,是最紧密的社会联系,而且家庭还有其他的家庭成员,构成了更广泛的社会联系,盘根错节在一起。这个问题不解决,共产主义社会的大家庭就无从谈起。要解决这个问题,唯有共产共妻,只有共产共妻,才能切断家庭成员之间那根天然的纽带,才能从根本上颠覆传统家庭。按照马克思原教旨理论,传统的家庭观念和伦理都是要打破的。家庭除了繁衍后代外,似乎就不应该存在。按照马克思的那条路走下去,就是共产共妻。

马克思和恩格斯有很多的关于婚姻家庭的著述,这些著述都是要放纵人的感情和欲望,破除人类传统的婚恋观,颠覆人类传统伦理道德和价值体系,毁灭人类的道德的。马克思当然不会直接说共产共妻,他如果这样说,就没人相信他了,他才不会这么傻。马克思要达到什么罪恶的目的,都不明说,他都是引诱人类走上那条路,这是他的一贯策略和伎俩。马克思说,家庭是私有制的根源,在共产主义社会里,旧的家庭观念要破除,旧的家庭要解体,要组建“革命化”的新家和共产主义的大家庭。马克思也说一夫一妻,可他从来不讲婚姻的责任和义务,鼓吹的都是个体自由、婚姻平等、婚姻自由等等。马克思说,女人不能成为男人的附属品,女人要独立,女人要自主,什么妇女解放。马克思还说感情是婚姻的基础,没有感情的婚姻是不道德的婚姻,有感情就结合,没感情就分手,爱情至上,从来不讲婚姻中的忠贞和纯洁。马克思的话有些人听起来很入耳,其实都是颠覆传统道德标准,迎合人性中的一些负面因素,破除人的“心法”,放纵人的欲望的。马克思还说过,配偶不是私有财产,不是专属品,否定婚姻的专属性。不是专属品,那就是公用品了,发展下去是不是共产共妻?真到了那一步人类的道德就全完了,荡然无存。今天中国大陆道德如此堕落沦丧,红朝那么多淫官,还有什么婚外情、离婚潮、性解放、乱性等等,都是和邪党信仰马克思这个恶魔有直接关系,这些行为你都可以从马克思那里找到依据。而且马克思还说要消灭国家,解放全人类,实现世界大同。解放全人类就是奴役全人类。毁灭了所有国家,就等于毁灭了整个人类,等于毁灭了世界文明,毁灭了世界各个民族的文化。共产主义就是这么一个反人类的玩意,它绝对是毁灭而不是建设。

共产主义的起源是空想社会主义。空想社会主义的创始人之一欧文是英国的企业家、慈善家、教育家。他比较同情社会底层的民众,针对当时社会的一些不公现象,提出了一些改良的主张。他不但著书立说,宣传他的“理想社会主义”,而且身体实践。1824年,欧文变卖了所有家产,带着他的家人、朋友和一大批自愿者,来到了美国,在印第安纳州买下了一大块土地,开始了他的社会实践,想建设一个理想社会—“新和谐公社”,又名“劳动公社”。这个“新和谐公社”可以称得上共产主义的雏形,生产资料公有,产品统一分配,成员集体生活,同吃、同住、同劳动,欧文想建立一个所以成员相互关爱的新型社会模式。欧文信心十足,认为这个新的道德社会的实践必定成功,这是人类有史以来最好的社会制度,成功后加以示范,必将推动人类社会进步。所有成员都在为开创自己的新生活而努力工作,开荒种地、盖工厂、建医院、建学校等等,很快一个小社会就俨然成型。他们还制定了公约,称为“公社宪法”,来规范这个社会的一些内部关系和行为。外界对这个世外桃源的新社会充满了好奇,参观者络绎不绝,人们也称赞有加。但是没有想到,这个理想社会在不到三年时间就因内部问题而瓦解了。这个看似和谐的小社会产生了很多不和谐的新问题,产生了许多新的社会矛盾,这是欧文没有想到的。比如说:意见难以统一,生产力低下,积极性不高,成员之间互相攀比、抱怨,脏活、累活没人愿干,对艰苦生活不满,成员个人意愿难以实现等等,有成员之间的矛盾,也有成员对集体的矛盾。欧文发现,集体成员还是不可能真正像家庭成员那样生活,没有那样的凝聚力和向心力,最后这个社会就瓦解了,这个社会实践也宣告失败。和欧文在一起的人,都是认同他的理念,有着相同的抱负和意愿,愿意为之共同努力的自愿者。即使这样也不行,这个社会没法维系。小范围实验都行不通,大面积推广能不出问题?马克思的所谓“科学社会主义”只不过是借鉴了欧文的这种社会组织形式,然后用暴力推翻现存的一切社会制度,用思想改造的方式让全社会成员接受这种理念,用专制的手段强化社会管理,以维系这种社会制度。

共产主义社会是天堂还是地狱,还是让事实来说话吧!柬埔寨红色高棉政权,是一个标标准准的共产主义社会!它的社会结构、组织形式、分配制度等方方面面都是符合了马克思主义关于共产主义原教旨理论的,是一个标标准准按照马克思原教旨一点不走样建立起来的共产主义社会。正是因为推行了这个共产主义社会,短短三四年时间,就有超过两百万柬埔寨人丧生——沦为这个罪恶的制度的殉葬品,占柬埔寨总人口的三分之一强。波尔布特满心满意想把柬埔寨建设成“人类社会的天堂”,但却真真切切把柬埔寨这个佛国圣地变成了人间地狱。

共产主义社会要消灭阶级,柬埔寨红色高棉做到了:红色高棉取得政权后,没收了有钱人的所有财产,并通过肉体灭绝、下放劳动等方式,将那些资产阶级——商人、业主、知识份子、僧侣甚至城市市民消灭的干干净净,使柬埔寨变成了清一色的无产阶级国家。共产主义要消灭商品经济,因为商品经济是资产阶级的产物,有商品经济就会有商品交换,就会有剩余价值,就会产生资产阶级。这一点赤柬也做到了,红色高棉取消货币,取消市场,完全断绝了商品经济。共产主义社会要成立“共产主义社会的大家庭”,过集体生活,赤柬做到了。红色高棉建政后,建设了许多集体农庄,全国的人口都被驱赶到集体农庄里过共产主义的集体生活,同吃、同住、同劳动。共产主义实行“按需分配”,赤柬做到了,集体农庄吃大锅饭,实行配给制,生活用品由组织分配,“按需分配”。共产主义要消灭家庭,赤柬也做到了,赤柬解散了家庭,将夫妻分开在不同的农庄,分别组成了男劳动队、女劳动队,夫妻由组织批准才可以定期相会。赤柬甚至把城市都消灭了,因为城市是资产阶级的象征,它会腐蚀人民,因此赤柬把城市居民驱赶到农庄,人人拿起了锄头,使柬埔寨变成了一个纯粹的农业社会。在思想文化改造方面,赤柬开展了共产主义教育,取缔了柬埔寨的传统国教佛教,也取消了传统的文化教育和民间艺术。在很短时间内,赤柬就完成了共产主义的社会改造,实现了中共都没有达到的目标,消灭了“三大差别”,把赤柬建成了一个无阶级差别、无城乡差别、无工农差别、无货币、无商品交换、绝对平均、集体主义、按需分配的人类社会,这不是共产主义社会是什么?

中共为赤柬辩解,认为赤柬经济落后,实行共产主义社会改造是超越人类社会发展阶段的超前发展,是极左路线。不左还是马克思吗?哪个左派不是打着马克思的旗号?为什么共党内部右派斗不过左派,不就是左派有马克思这尊保护神吗!其实,共产主义就是这种玩意,任何时候搞都会出现这些问题,和什么经济基础、时间条件并没有关系。因为共产主义社会不可能自然产生自然过渡,必须要进行社会改造,必须要搞这一套,否则就不是共产主义。中共当年跑步进入共产主义,搞大跃进、人民公社、办公共食堂,不也饿死了几千万人吗?前苏联和东欧的共产主义运动,不也是饿死了千百万人吗?中共现在执政六十多年了,经济基础也不错了,号称世界上第二大经济体,应该具备条件了吧,你搞共产主义运动试试?看看会不会出现大倒退?是这个制度本身的问题,并不是什么时间条件的问题。

红色高棉领导人波尔布特是个虔诚的共产主义者,悉心研究过马列和毛泽东思想,并数次到中国来学习深造,受到过毛泽东的亲自传教,对马克思原教旨理论以及毛泽东的阶级斗争学说、武装夺权理论、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理论都很有心得。他对柬埔寨社会的一系列的社会改造都是在马列理论和毛泽东思想的指导下开展的,都有其理论依据。他称自己所进行的事业是一场伟大的革命,人类文明史上的创举。毛泽东对波尔布特也是全盘肯定、赞赏有加,在会见波尔布特时说:“我们赞成你们啊!你们经验比我们好,中国没有资格批评你们。五十年犯了十次路线错误,有些是全国性的,有些是局部性的。你们基本上是正确的。”“你们消灭了三大差别,而我们现在正是列宁说的没有资本家的资本主义国家,这个国家是为了保护资产阶级法权。工资不相等,在平等的口号下掩护的不平等制度”。

波尔布特的试验带来了毁灭性的后果。在这个“纯粹的”共产主义社会,原有的社会结构、经济基础被全面摧毁,国民经济全面崩溃,粮食产量直线下降。城市被清空,几百万城市居民被驱赶到乡下强制劳动,开始了家徒四壁刀耕火种的新生活。有东方巴黎之称的首都金边,在赤柬取得政权后一周就变成一座死城。波尔布特曾经自豪的说:“从金边迁出200万人口这样的壮举,是任何国家的革命都不能办到的”。人民在集体农庄里劳动, 劳动强度极大,每十天休息一天,每天的规定劳动时间是12.5小时,后来增至15.5小时。为监督进度,当局设立了自行车游车队到处巡视,严禁农民聊天、歇息。白天劳动,晚上还要政治学习。一律吃公共食堂,起初规定一日三餐,后来由于粮食短缺改为一日两餐,再后来每餐饭仅供应稀粥和野菜。这套制度很快就使得柬埔寨“浮夸风”盛行,各地“放卫星”,这块曾经富饶丰足、物产丰富的鱼米之乡陷入了大饥荒,饿殍满地。

红色高棉认为,要使革命成功,必须进行思想改造,彻底清除腐朽的旧思想。因此关闭了学校,禁止书籍出版,焚烧了过去出版的旧书籍,进行愚民教育;禁止宗教信仰,取缔了佛教,因为宗教是毒害人民的精神鸦片;取缔了民间文化和传统艺术。全国只在金边保留了一家红色高棉的广播电台,作为喉舌象全国广播,集体组织收听。为了防止反革命串联,取消邮局,禁止通邮。为了防止资产阶级腐朽思想的影响,提倡艰苦朴素,妇女不能留长发,不能穿华丽衣服,不能佩首饰,一律穿黑色的革命装和军装。违反了就可能招来杀身之祸。

更绝的是,为了彻底改变柬埔寨下一代人,红色高棉决定消灭“家庭”这一概念,彻底断绝私有制根源。这是毛泽东想做都没敢做的事情,波尔布特做到了,你说他是不是天下第一牛人。红色高棉规定禁止自由恋爱,婚姻由组织作主,实行“配给制”。谁自由恋爱或男女同行有亲密之嫌,就要在“生活会”上进行批评与自我批评,不服者就被批斗。起初,结婚由“组织介绍”,到了后来干脆发展到由组织按阶级成分及合作社社员等级“指定”(如男学生必须娶农妇)。组织指定后得“绝对服从”,然后举行婚礼。每半年,公社安排一次集体结婚仪式,而仪式前,结婚配偶的姓名是绝密的。对于已婚的夫妇,夫妻二人必须分开编组,各自生活,一到两周才允许团聚一次。孩子们则被从父母身边带走,接受统一的管理和教育。母亲每月获准探视一次,父亲每半年探视一次。孩子们则被要求报告大人的“反动行径”。有一些人为了存活下来,假装不识字,但却被自己的孩子发现私藏了书本,报告给组织。于是,父母被杀害了,而孩子们则得到奖励。

国际社会理解不了,红色高棉统治柬埔寨短短三四年时间,就屠杀了二百多万柬埔寨人,灭绝了全国三分之一的人口。其实这正是波尔布特红色高棉推行共产主义社会改造的必然结果。不幸遇难的柬埔寨人,有几种情况。一种是城市居民迁移过程中造成的死亡,如不愿迁移的就地枪决,迁移沿途也是枪声不断,遗尸载道。另一种就是阶级屠杀,波尔布特认为资产阶级的思想是难以改造的,他们是新政权的潜在敌人,最好的办法就是肉体消灭,斩草除根、永绝后患,因此那些曾经为旧政权服务过的人员,还有商人、知识份子、僧侣等资产阶级不长时间就被红色高棉有计划的屠杀的干干净净。还有就是那些对新社会有不满情绪的人,被认为是反革命杀掉了。还有就是红色高棉的内部情洗,波尔布特对红色高棉内部有不同意见的人,开展路线斗争,进行残酷清洗,屠杀了大批曾经的同志。著名的s—21集中营,处理的大部分都是这些人。最后就是饥荒等造成的人口大量减员。这几部分加起来就是二百多万,其中包括三十多万华侨。因为华侨在柬埔寨大部分经商,受教育程度也最高,属于资产阶级,被屠杀的比例也是最高的。整个红色高棉处于暴戾的状态,越专制、越不满、越高压、越恐怖,弥漫着一片死亡的气息,那一座座农庄就是一座座集中营,整个红色乌托邦完全变成了一座人间地狱。波尔布特红色高棉政权很快就陷入内外交困之中,在越军的进攻下,在柬埔寨人民的反抗之下,土崩瓦解了。

波尔布特晚年在丛林中接受美国记者采访时声称:“我对得起自己的良心”!他认为自己在为理想而奋斗,是在为柬埔寨人民建设一个美好的社会。波尔布特也否认自己杀戮,他说他是在和阶级敌人战斗。波尔布特很有两面性,他受过很好的教育,也有良好的教养,平时待人很温和、谦逊有礼,表面上看不出有多么残暴。而且生活很简朴,能够以身作则,和士卒同甘共苦。但是他又是马克思和毛泽东的忠实信徒,有很强的党性,只要一遇到他认为违反了马列和毛主义的原则问题,就立马变得狰狞可怕,毫不留情,宛如魔鬼。正是他信仰的共产主义给他灌输的一大通反人类的理念,才使他完全泯灭了人性,犯下了滔天大罪。

共产邪党的一切理念都是反传统、反人类的。那些邪恶党徒声称自己信仰的是“宇宙真理”,其实,它们才是真正反宇宙的邪恶势力。它的一切理念都是和人类正常理念相反,难怪共产邪党这么害怕普世价值,因为普世价值是宇宙的理在人类这一层世间法的体现,是人类普遍遵循的公理,是人类千百年来文明历史发展过程中形成的价值体系、价值标准以及道德标准,是人类文明的真正结晶,也是人类繁荣进步的保障。共产邪党反对普世价值,那不是与全人类和整个文明世界为敌吗?它难道不是反宇宙、反人类的邪恶势力吗?马克思说共产党的终极目标是实现共产主义,马克思说的很明白,只是那些邪党的党徒根本不懂!什么是终极目标呀?实现了所谓的共产主义人类难道就不发展了?有发展就不能说终极。终极就是毁灭!共产魔教的真正目的就是要毁灭人类,这才是共产邪党的终极目标!将来邪党的称号是全人类最耻辱的称号,比法西斯还要耻辱万倍。那些加入邪党组织的人,为什么要与这个邪恶为伍呢?为什么不声明退出,摆脱它的控制,为自己选择一个光明的未来呢?

评论
2013-06-08 3:23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