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真实的江泽民》(23)

朱镕基常委会上一番话让江泽民气急败坏

八十年代江泽民地位不稳,便让江绵恒去美国留学、拿绿卡,观望中国形势。92年江泽民手握党政军大权后,让江绵恒赶快回国“闷声大发财”。于是江绵恒带着全家回来了,1993年1月他在中科院上海冶金研究所工作,四年后担任所长。随着江泽民地位的稳固和权势的增大,江绵恒投入商海,当官发财两不误。(大纪元合成图片)

人气: 90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3年06月09日讯】《真实的江泽民》第三章 因妒生恶的世纪迫害(上)

第三节 妒火中烧

1998年长江发大洪水,政府号召群众捐助,在电视上显示捐助者的名字。很多法轮功学员捐钱不署名,只用“法轮功学员”的名号。江泽民身边的人看见,江泽民在电视屏幕上看到“法轮功学员”的字样,脸就阴沉得厉害;后来江泽民到抗洪前线去视察,看到一队人马昼夜不停地在抢险,江叫随行的人去问问他们是不是共产党员,结果一问原来是法轮功学员。江泽民一听,脸马上就阴沉了下来,非常不高兴,搞得身边的人面面相觑,茫然不知所措。熟悉江这幅德性的贴身随从知其老毛病又犯了,示意周围的人不要吱声。此时江的心里正在翻江倒海,大庭广众下又不好发作,那种五味杂陈的滋味可不好受呢。

早在1993年,“李大师”的名字就在北京传开了。江泽民就常常听别人说起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的大名。江听不得在他面前对别人的赞美之词,心中已然不悦。后来,江的夫人王冶坪在1994年也跟人学过法轮功,七个政治局常委的家属都有人学习法轮功。这哪还能忍受得了,于是江命令老婆不许再练。他的说法是:“连我老婆都信李洪志了,谁还来信我这个总书记!”但是由于学法轮功有奇效,学的人越来越多,这让妒嫉心极强的江泽民越来越搓火。

法轮功学员钟桂春曾在北京公安系统工作,他讲述了他的亲眼所见:“事实上江泽民非常了解、非常熟悉法轮功,熟悉到什么程度呢?熟悉到江泽民甚至自己有些动作,他的讲话,他的走路,都是和法轮功的师父李大师学的。1992年他接见北京公安的警察,我们都在大会堂开会。所有的警察都看着他从里面出来的一个动作,就是走路的姿势,人家出来都是举止正常,他不是。鼓掌的时候手五个手指头是张开的,肚子是挺着的,都是亮白吧,就亮着这样姿势出来。当时我们感到很奇怪,他的手都是乍着,身体就是这样。有些个警察,也甚至有些个老百姓看了电视的就说了,他是蛤蟆。后来我们一联想确实是那个动作,五个手指头乍着,人家这个鼓掌的时候五指都是并拢的,这个手乍开。现在他就不是这样的动作。”

“因为反映到他耳朵里面,他也觉得自己动作不雅观、不好看。他就问身边的工作人员,现在当今全国谁最有名啊?他身边的工作人员就告诉是李大师。法轮功的李大师最有名,李大师的动作最优美、最优雅,说人家李大师都是这样的(比动作),所以从此以后,江泽民就学李大师,那么现在改成这样(比划),这个式的,这都是跟李大师学的。包括他的讲话、他的走路都在跟李大师学。这是内部消息。”

“学也学不像,他一边学李大师,一边又妒嫉李大师。因为身边的工作人员告诉他说李大师往那一站,洋洋洒洒讲上几个小时从来不用稿的,出来就可以编出书来了,说成千上万的法轮功学员去学照着去做,就是拥护,就是尊敬了。李大师受到上亿人的尊重,江听到这个以后就受不了。有些人不理解说那为什么他学李师父?他是在妒忌当中学。”

中共领导人都热衷于搞一个什么理论来为自己树立威信,比如毛泽东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有“邓小平理论”,号召全国人民都来学习。江泽民在1995年也搞起了一个所谓的“三讲”运动,就是要“讲学习、讲政治、讲正气”,这就是后来的所谓“三个代表”的前身,搞了两年也没弄出什么名堂,江泽民受不了这种冷落,于是从1998年11月起,江决定用三年时间在全国县级以上党政领导班子和领导干部中用整风精神开展“三讲”教育。大家都知道,中共的这种认认真真走过场的东西,并不能从内心改变一个人,对于改善社会风气根本不起作用,甚至适得其反。

相比之下,法轮功不追求任何权力,都是学员自愿修炼,是明白了人生真谛之后发自内心的愿意按“真、善、忍”去做好人。自从1994年法轮功遇到一些职能部门的骚扰之后,学员们就用亲身经历,向有关部门反映祛病健身和道德回升的情况。这恰恰触动了江泽民的那个敏感神经——为什么人心向善的这种好事不是归功于那个“三讲”而是归功于法轮大法呢?江泽民对法轮功创始人的妒嫉,可谓愈演愈烈。

法轮功创始人平民出身,讲法时各路教授、专家、留学生云集,许多博士、硕士甚至不远万里飞去听法。江平时总好在人前露两句外语什么的,或不分场合高歌一把,以显示其能耐了得,可要出口成书,那是哭也没门的。这令虚荣、妒嫉、心胸狭窄的江泽民无法忍受。

中国人都讲究个来历,前世今生有没有个出处。最要江泽民命的是,他总想听到自己的来历,可是所有其他政治局常委据说都有不错的身世,而他不就是有个准确的名字,那个“泽民”,水泽里的生物吗。他的妒火都烧到其他人身上去了。

1997年邓小平去世之后,江泽民感到儿皇帝熬到头了,更是急于树立自己的个人权威。看到千千万万的法轮功学员对法轮功师父的发自内心的尊敬,江泽民真是妒心中烧,再也按捺不住。

“四·二五”上访的当天,到下午3点多时,江泽民坐着深色玻璃的防弹车绕中南海一周,观察上访人员的情况。江泽民既没有下车,更没有和法轮功学员交谈。令他受不了的是,他居然看到了几十位肩上有军衔的军人,这些军人竟然会追随法轮功而不去追随他这个军委主席。

当晚,江泽民写了一封信,江泽民在信中说:“此事发生后,西方媒体立即作了报导并加以煽动渲染。(法轮功)究竟同海外、同西方有无联系,幕后有无‘高手’在策划指挥?这是一个新的信号,必须引起我们的高度重视,敏感期已经来临,必须尽快采取得力措施,严防类似事件的发生。”

江泽民说:“对法轮功这种组织,不能低估其带有宗教色彩的号召力,有关部门必须加强研究并制定防范措施;由于法轮功总部在国外,这次行动不排除该组织有境外背景的可能。”“难道我们共产党人所具有的马克思主义理论,所信奉的唯物论、无神论,还战胜不了法轮功所宣扬的那一套东西吗?”

2006年大陆出版了《江泽民文选》,第二卷收录了江的这封信,名为“一个新的信号”。在收入“文选”时,特意在文后加了一行说明——“这是江泽民同志写给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委员及其他有关领导同志的信。”这为江泽民发动镇压记下铁证。

正是在该信中,江泽民第一次提出共产党要战胜法轮功。但是,当时中共中央七个常委中,除了江泽民,其他的六个常委都不认同。据“美国新闻与世界报导”1999年2月的一篇文章说,法轮功祛病健身的效果为国家节省了很多医药费,当时的总理朱镕基“对此很高兴,认为国家可以用省下来的那些钱干别的事情”。【4】其实,法轮功是在“六·四”之后普及开来的,强身健体,提升道德,有力地稳定了社会。不少学员是干部,但不贪不腐,在中共官场堪称奇异。还有的学员是下岗职工,但从不参与下岗群众的“闹事”,对当政的中共来说,实在有利无害,应该感激不尽才是,如何反而要对法轮功大动干戈,必欲除之而后快呢?这正是其他领导人都反对镇压法轮功的原因。

“四·二五”的第二天,政治局常委开会讨论法轮功问题时,朱镕基刚说:“让他们去炼吧……”这时的江泽民已被不断膨胀的妒嫉心折腾到发狂的程度,哪还听得进任何反对的意见,江立即就跳了起来,指着朱镕基的鼻子叫喊:“糊涂!糊涂!糊涂!亡党、亡国啊!”朱镕基心知肚明,不再言语。

《美国之音》2009年9月10日援引香港人权民运信息中心的报告说:“朱镕基两次在政治局常委会上同江泽民进行了争辩,认为如果对法轮功问题不谨慎处理,就会激化矛盾。江泽民认为,‘六·四’十周年来临的非常敏感时期,一定要采取强硬措施对付法轮功,否则会亡党、亡国。该中心说,这个信息来自一个相当可靠的消息人士。”按中共一贯的斗争逻辑,好歹要发动一场运动来扬威立万,“顺我者昌,逆我者亡”。江泽民选择了信仰“真、善、忍”、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法轮功作为镇压的对象。江泽民上纲上线,用“亡党、亡国”来胁迫其他人就范。邪劲一上来,那时的江泽民真是气壮如牛,“我就不信共产党战胜不了法轮功”,他恨不得把这句话说成“我就不信我江泽民战胜不了法轮功”,把政治局的人还都给吓着了。

多少年来,人们都在问,江泽民为什么要镇压法轮功。是因为修炼的人太多了吗?是,也不是。修炼“真、善、忍”的人再多,中共多数领导人也都看到了对稳定社会有利无害,不是越多越好吗。江泽民镇压法轮功的真正原因,说出来人们可能不敢相信,就是他的那颗妒嫉心。

江泽民对法轮功和法轮功创始人的妒嫉,埋下了1999年7月20日对法轮功由妒生恶的杀机,这也决定了江泽民发动的这场迫害,带有很大的个人性质。历次中共的政治运动,中共最高领导人通常是在幕后操纵,很难想像中共党魁会随身带着煽动仇恨的小册子去散发给外国总统。而江泽民却就干着这样的丑事,可谓亲自冲在了迫害法轮功的第一线。缘何如此?也是因为这场迫害完全是江泽民出于妒嫉心而发动的个人战争。

(节选自《真实的江泽民》第三章;作者:《真实的江泽民》联合写作组)
(责任编辑:肖笙)

评论
2013-06-09 8:0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