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真实的江泽民》(24)

江泽民3个绝密文件发动一场个人战争内幕

八十年代江泽民地位不稳,便让江绵恒去美国留学、拿绿卡,观望中国形势。92年江泽民手握党政军大权后,让江绵恒赶快回国“闷声大发财”。于是江绵恒带着全家回来了,1993年1月他在中科院上海冶金研究所工作,四年后担任所长。随着江泽民地位的稳固和权势的增大,江绵恒投入商海,当官发财两不误。(大纪元合成图片)

人气: 25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3年06月09日讯】《真实的江泽民》第三章 因妒生恶的世纪迫害(上)

第四节 个人的战争

2011年2月,经常报导中国大陆政界内部消息的香港《前哨》杂志发表了一篇署名文章,副标题是“江泽民终身后悔的两大事件”。这两大事件分别是美国“误炸”中国驻南斯拉夫大使馆和迫害法轮功,江泽民挑起中国人民对美国的仇恨。对于后一件事,《前哨》杂志的文章的描述很具体:“封杀法轮功的决定从一开始就在政治局常委会内部引起争议。朱镕基、李瑞环就认为对于一种‘功’完全没有必要如此大动干戈,更没必要搞成轰轰烈烈的群众运动。除了政治局常委,江泽民还在自己的家里遇到了反对,因为他的老婆王冶坪、孙子江志成都曾经修炼过法轮功。……但江泽民坚持己见,强行推动政治局通过了取缔法轮功的决议。”【5】

正式迫害前,只有江的三个文件在秘密准备迫害

尽管类似说法在民间流传很广,刊登在被认为有内部消息来源的出版物上还是首次,《前哨》杂志的描述准确的反映了当时的情况。该文内容中需要说明的是,至今仍然没有任何证据表明在1999年7月20日以前政治局曾经通过了一个“取缔法轮功的决议”。按照中共的惯例,任何对政治运动起发动或重要指导作用的政治局决议都会以某种形式向社会公布,如文革开始时的“五一六通知”。【6】而现有的证据都提示,从1999年4月25日法轮功万人上访到7月20日国内发起全面迫害,从各种途径披露出来的只有三份由中共中央办公厅对党内省部级以上部门和官员发出的中央文件,分别是转发江泽民的信件、批示和讲话。这些江泽民私人的东西当时都以绝密的方式传达,没有公开发表。这些文件没有一份是中共政治局或政治局常委的决议,没有一份来自政治局其他常委,更没有来自宪法规定的最高权力机构全国人大或其常委会。

4月27日,中共中央办公厅以中办发14号文件发出了“关于印发《江泽民同志给政治局常委及其他有关领导同志的信》的通知”,要求学习江在4月25日,即法轮功大上访的当天晚上写的这封信,并要求学习贯彻汇报中央。

5月8日,江泽民给中央政治局、书记处和军委成员批示。该批示后来由中共中央办公厅形成中办发[1999]19号文件下发到各地。5月下旬,各地省委召开常委会议传达并形成各省委的相应文件下发,6月上旬传达到市一级并形成相应市委文件。文件内容是秘密准备镇压法轮功的。【7】

6月7日,江泽民在中央政治局会议上作了“关于抓紧处理和解决‘法轮功’问题的讲话”。这个讲话也同样以中共中央办公厅文件形式下发并要求学习贯彻。这个讲话的直接结果就是3天以后成立的“中共中央处理法轮功问题领导小组”及其办公室,后者因其成立时间而被简称为“610办公室”。这个讲话称:“‘法轮功’问题有很深的政治社会背景乃至复杂的国际背景。这是1989年那场政治风波以来最严重的一次事件。我们必须认真对待,深入研究,采取有力对策”。在中国,“政治背景”和“国际背景”的指控并将之与1989年的“六四”相提并论无疑是大规模政治迫害的宣言。

6月13日,中共中央办公厅以中办发电[1999]30号文件发出“关于印发《江泽民同志在中央政治局会议上关于抓紧处理和解决“法轮功”问题的讲话》的通知”。

6月上旬,各地出现了很多警方对法轮功学员和炼功点的骚扰,社会上也出现了很多关于当局要进行打压的传言。在这种情况下,1999年6月14日,即“610办公室”成立后第4天,中国主要媒体报导了“中办国办信访局负责人接待部分法轮功上访人员谈话要点”(两办谈话),否认关于镇压的传言,并再次确认4月25日接待法轮功代表时的讲话精神,即“对各种正常的炼功健身活动,各级政府从未禁止过;人们既有相信并练习某一种功法的自由,也有不信某种功法的自由;有不同的看法、意见都是正常的,可以通过正常的渠道和方式反映”。显然,要么是江的秘密文件否定了党和政府的公开政策(两办谈话),要么就是两办谈话本身就是阴谋的一部分,用以掩盖正在紧锣密鼓进行的大规模迫害准备。无论是否定两办谈话还是将两办作为掩盖工具,只有掌握最高权力的人才有可能做到,也就证明了这是中共党魁江泽民阴谋策划的政治运动。

从上述情况人们可以了解到,中共中央政治局成员从一开始就没有在镇压法轮功问题上同意江泽民的意见,是江泽民强制决定的,这是高层分裂的开始。

尽管公开的迫害是以1999年7月22日的两个部门文件为标志,国内外都以此前两天全国范围大规模抓捕各地法轮功联系人的。7月20日作为迫害的起点。在前一天的19日晚,中共中央召开各省党委主要领导会议,江泽民本人在会上讲话进行动员,题目是“在省、自治区、直辖市党委负责同志会议上的讲话”。【8】党魁在大规模政治迫害前夕亲自上阵动员打气,即使是在中共历史上也是不多见的。

江亲自出面对迫害进行国际公关

国际公关,一般是外交部的工作,不过在法轮功问题上,常规的国际礼仪被抛诸脑后了。

1999年8月13日,江泽民在大连与到访的塔吉克斯坦总统拉赫莫诺夫举行会谈的时候,主动向客人介绍迫害法轮功的情况。【9】

1999年9月在新西兰举行的APEC会议上,江泽民作出了一个很不寻常和很不符合身份的举动:给各国领导人,包括当时的美国总统克林顿送反法轮功的小册子,使与会的各国首脑大吃一惊。【10】

1999年10月25日江泽民对法国进行国事访问前夕,接受了法国《费加罗报》社论委员会主席佩雷菲特的书面采访,早于中共的任何文件和媒体将法轮功称作“邪教”,再次证明江个人作出了镇压的决定和持续的推动。

2000年9月,江在接受美国CBS电视台60分钟主持人华莱士专访时,信口雌黄的编造说法轮功创始人自称是菩萨和耶稣转世再生,又说法轮功已经造成数千学员自杀。鉴于法轮功所有的书籍和影像作品都是公开的,翻遍了法轮功的书籍和讲话,也没有发现任何上述有关菩萨耶稣之类说法,而且凭空捏造出“数千学员自杀”,比中共喉舌媒体1999年捏造的“1400例”死亡总人数还要多出许多倍,充分证明江泽民本人就是中共污蔑法轮功的始作俑者。

系统性,全民性和掩盖性

江泽民把迫害法轮功当作一场个人战争发动起来。不过,个人战争并不意味着这场战争的规模将会个人化。恰恰相反,在一个独裁专制的社会里,独裁者因为个人动机而发狂的后果最是不堪设想,独裁者将会不惜一切代价倾举国之力,使这场战争更加邪恶狠毒且没有底线可言。

这场迫害范围之广,力度之大,持续之久,邪恶之极,反而让人们一时很难看清全貌。如果总结其特点的话,可以概括为“系统性,全民性和掩盖性”。“系统性”体现在建立凌驾于法律之上的“610办公室”,调动一切国家机器实施迫害;“全民性”体现在江泽民和中共以文革政治运动的方式,采用株连政策,把社会各阶层、单位和家人全部动员起来卷入这场迫害;“掩盖性”体现在中共对内封锁所有法轮功的正面消息,对外以经济利益和地缘政治欺骗西方国家,对这场迫害视而不见,这些年更是把迫害从公开转入地下,外松内紧,掩人耳目。

江泽民的个人战争,要让全人类都付出代价。

(节选自《真实的江泽民》第三章;作者:《真实的江泽民》联合写作组)

(责任编辑:肖笙)

评论
2013-06-10 8:0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