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清华学子虞超揭遭迫害经历

人气: 406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3年07月23日讯】(希望之声叶兰、宇童采访报导) 法轮功学员虞超毕业于清华大学精密仪器系,是一位网路工程师,在北京一家外企任职。他的妻子褚彤也是清华毕业,在清华大学微电子所任教。自99年“7‧20”江氏集团开始迫害法轮功后,褚彤、虞超两人遭到公安抓捕、迫害。以下请听“7‧20”采访虞超的报导。(下载收听)

褚彤、虞超先后于1999年、2000年到天安门打真善忍横幅表达心声。褚彤遭到野蛮殴打,2000年年初被秘密判刑18个月。虞超则被当局吊销户口,将其刑事拘留一个月,后又判劳教一年(所外执行)。面对高压迫害和流离失所,褚彤和虞超只得忍痛将当时未满4岁的儿子托给朋友照看。

2002年8月,虞超与褚彤在北京再次被绑架,他们被国安和“六一零”送到北京团河的“北京法制中心”迫害,虞超被非法判刑9年。虞超说:“那个秘密监狱里面,他们折磨很多很多的大法弟子,包括清华的另外一位同学她叫柳志梅,他们对柳志梅残酷的殴打,有性侵犯的行为,柳志梅现在已经精神失常了。”

虞超绝食绝水抵制逼讯、洗脑和暴力殴打,近5个月,虞超一直被捆在木板上,并遭受许多非常残酷的事情,虞超说:“用椅子腿固定住我之后,用方的椅子腿压在我小腿上 一个成年人站在椅子腿上面,左右的玩跷跷板,他们还用手指用力的戳我的眼睛。”“他们做很多非常残酷的事情,包括使用非常大的音量,攻击我的耳膜音量,音量大到什么程度呢?15分钟之内会感到胸闷想呕吐,这样的话他们每天从早到晚轰我大概持续了一周左右。”

面对警察的拳打脚踢与羞辱,虞超表示:“我不认为我遭受这种痛苦是耻辱,因为我觉得做错了才有耻辱,这是我的痛苦不是耻辱,是这样做的人耻辱,是指使他们这样做的那些发布命令者的耻辱,是整个中共政权的耻辱。”“他们这些人敢做这样的事情,却不敢告诉我他的姓名,他们是真正的懦夫。他们脸上很尴尬,他们知道自己做这样是不对的。我觉得他没有自由没有尊严,他透过这种方式来立身来养家,那我觉得当狗都不如,所以我很同情他。”

据悉,在江氏的指使下,“六一零”的头目李岚清亲自蹲点清华,调查、处理所谓法轮功问题,并且用高额度所谓“985工程”等经费为诱惑,以罢免官职为胁迫,迫使清华大学高层听从指挥,积极配合中共镇压法轮功。据香港人权资讯中心报导,清华大学至少有300名师生因修炼法轮功被拒绝入学注册、勒令退学、开除学籍、工作,受到拘留、劳教甚至判刑。

虞超说:“我经历了这些残酷的迫害,我仍然保持自己的信仰,尽管我在长期不多睡眠的时候,不得已写了所谓的转化书,那么我想在藉这个机会声明这所有的转化书都作废,因为我认为那些转化书不能证明他们的成功,只能证明他们的手段暴力和血腥,那个转化书就是那个证据。我希望中共仍然保留我的转化书,以便我在未来向国际法庭起诉你们作为证据,我现在想说的是中共政权已经日薄西山,人命危险,我觉得所有这些曾经做和正在做的人都应该考虑考虑你们自己的未来,因为这个世界基本的伦理道德不容你们曾经做过这个事情和正在做这个事情,我们会把你们以及你们所服务的体制连根拔起。”

评论
2013-07-23 9:11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