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故乡山水雾朦胧,故国明天飘渺中。 哀莫大于心不死,空将忧戚付双瞳。
  • 万里羁旅双留影, 咫尺天涯独行人。 家国山河归不得, 春飘瑞雪亦伤神。
  • 火树银花不夜天,惯吟老句贺新年。 旧习砰然爆竹炸,新年灿若焰花鲜。
  • 长戈瘦马随驴跛, 也敢冲锋斗恶魔。 阿Q借公三寸胆, 旌旗十亿斩阎罗!
  • 夜深衾薄起秋霜,雨打寒窗更风狂 病父榻边谁加被,孤妻枕上泪沾裳。
  • 戊寅年初,余为中共警方羁押驱逼去国,时老父病危,余卑词求恳留侍老父,警方称“不走就坐牢,愿坐牢也得走”。是日大雨倾盆、雷声震震。  
  • 林昭与胡风、聂绀弩,都曾是毛泽东的忠实信徒:胡聂颂圣诗篇天下并一,林昭忠党爱毛地上有双。 胡风赋长诗《时间开始了》四百余行,发表在 1949年11月20日《人民日报》上。胡自诩此诗“镇住了一切人”,摘录几行:“毛泽东!毛泽东!中国大地最无畏的战士中国人民最亲爱的儿子你微微俯着巨人的身躯你坚定地望着前面随着你抬起的手势大自然底交响乐涌出了最高音全人类底大希望发出了最强光”。
  • 本文指向是自然生态,用数字说明。所有数字都有依据,绝大部分源自大陆官方文件、媒体、专著,少数采自海外信息。篇幅所限,基本不列出处。电脑时代,搜索即得原始出处。欢迎指谬、质疑、求证、补充。
  • 中国科学院于1949年11月成立,中科院学部于1955年成立,学部委员233人, 1993年改称院士。本文一律称院士。从1958年至1979年,二十一年间,中科院没有增加一名院士。为什么?折腾阶级斗争了。1949年前中华民国中央研究院院士81人,留在大陆和从海外回归59人,59位院士续选为中科院院士者46人。有中研院院士翁文灏,1951年从法国回大陆,系以战犯身份而非科学家受到中共事先承诺的宽待。故中研院院士留在大陆和从海外归来者是59人,非现行资料中所说的包括翁在内的60人。
  • 资中筠先生最近《余欲无言》的发言既温和又犀利,既浅近又深刻,与竞相争充幕僚自得自诩争宠者、挖空心思发见改革亮点者、积极主动“良性互动顺服配合者”,突显了知识精英中的两极。惜乎此见道之言无论在大陆在海外都是凤毛麟角,与趋之若鹜的过江之鲫不成比例。这正见证了“全社会的腐败 ”其实就是 “学界、文化、新闻以及工商业”的腐败、知识精英集体彻底的沉沦堕落。资之“沮丧”悲观或正缘此。因作俚词以和以赞以记之。(资文《余欲无言》网上一搜即得)。
评论